当教育行业踏入元宇宙的大门,线上课程能与线下课程竞争吗?

“通过虚拟形式加入我们,参加元宇宙中的研究生课程”,维也纳经济商业大学为那些想学习但不想去外地的人提供了一个诱人的项目。

报名参加维也纳经济商业大学可持续发展、创业和技术专业硕士课程的学生只需通过笔记本电脑登录即可完成整个课程——包括参加讲座、与同学见面喝咖啡等。

该课程是与位于柏林的一所名为明日应用科学大学的教育科技初创大学合作开发的,是商学院采用元宇宙、3D技术、虚拟现实设备和虚拟形象来扩大管理和领导力培训范围的众多例子之一

开设课程“为我们提供更大的平台,使教学更加全球化”,维也纳经济商业大学行政学院院长Barbara Stöttinger解释说。

然而,她很快补充道:“维也纳也是一个很棒的地方,所以来到校园对大多数学生来说仍然很有吸引力”。这也是许多商学院不愿意进入元宇宙进行课程教学的核心问题:在现实世界中学习有其独特的优势。

培养领导力和人际交往能力等技能是研究生管理课程(比如MBA)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最好亲自完成,而且参加线下课程还避免了为购买元宇宙项目中所需的硬件和软件的资金。

与此同时,元宇宙也是一个陷入了“炒作周期”的极端例子,毕竟对一项新技术的狂热往往会变成被大众广泛拒绝,因为它的现实水平未能达到它所声称的那么高。

几年前,元宇宙首次进入公众的视野,特别是当Facebook将自己更名为Meta,旨在“以帮助将元宇宙带入生活”,那个时候多人在线的联机游戏非常流行。

然而,之后大家对元宇宙的热情以惊人的速度减退。事实上,批评元宇宙现在正成为一种流行的消遣,就像早期大家在赞扬它一样。

Meta首席执行官Mark Zuckerberg甚至被迫表示,元宇宙“不是我们正在做的主要事情”。2月份的报告显示,微软在启动“工业元宇宙”项目几个月后就决定关闭该项目。

但由于商学院的运营速度与科技行业不同,许多商学院仍处于测试元宇宙概念的阶段。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一直在寻求与游戏和虚拟现实技术公司的合作伙伴关系,以帮助建立教学平台。

“Meta在元宇宙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游戏行业更是价值200亿美元,但在教育领域,我们没有这些预算,”比利时Vlerick商学院数字化学习副院长Steve Muylle说。

“问题在于技术在不断发展。因此,即使我们确实进行了投资,也会跟不上硬件和软件的迅速换代”

Vlerick商学院是全球商学院联盟中有兴趣开发线上教学技术的成员之一,该联盟被称为管理教育的未来(FOME)。Vlerick商学院目前正在与当地一家游戏公司合作,为Vlerick学生开发一个虚拟教学环境,并希望能够提供像学生们玩游戏时一样的沉浸式体验感,同时控制成本。

“我们必须在元宇宙中为学生提供惊喜的体验,”Muylle认为。

但他承认目前有一部分问题是,虚拟学习应用程序提供的使用感可能会让硕士生“无感”。因为对于习惯于大型多人在线游戏的玩家来说虚拟环境不仅超现实,而且是永久的,这样玩家可以无限次离开或者返回,发现游戏还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开始或存档,这可能就是游戏与课程学习的不同。

另一个FOME成员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商学院,这家学院刚开始为“在多样性环境中工作”课程进行虚拟现实系统的试点,其所有2000名硕士生都必须将这门课作为课程学习的一部分。

一个由20名学生组成的小组正在测试伦敦科技初创公司Bodyswaps提供的科技装备,使他们能够进行虚拟角色扮演。在这种情况下,一名同学或导师会对他人的种族或性别发表不恰当的言论,学生们可以通过观看回放来看到他们的虚拟人反应来研究观察该歧视行为是被如何看待的。

“这真的非常具有挑战性,特别是当你看到了自己和你的肢体语言,”帝国教育技术团队的主要成员莎拉格兰特说。“我相信我们会发现它是有用的,但我想在我们投资应用之前看到更多的有用案例”

格兰特的评论反映了一种担忧,即学生们可能会对虚拟现实设备和虚拟形象感到十分有兴趣,因为它们是一种新奇事物,只是有可能虚拟教学的有用性会随着兴奋的消退而减弱。

格兰特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因为我们需要去发现除了炒作以外更有意义的事情,我认为这项研究仍有必要进行下去”。

原文由Financial Times撰写,中文内容由元宇宙之心(MetaverseHub)团队编译,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