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乡民”疑云:助农?坑农?

1月2日,“深入实施数字乡村发展行动,推动数字化应用场景研发推广”写入了国务院《关于做好2023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中,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也要求“大力推进数字乡村建设,推进智慧农业发展”。

在这之前,赵乐已经当上了“数字乡民”。他是一名数字藏品玩家,“数字乡民”的新鲜身份是他从淘宝阿里拍卖数字资产市场里获得的,“99一份,我买了好多。“除了投资和助农的心态之外,吸引他的还有“数字乡民”的实体权益。

公开信息显示,2022年基于区块链发行的“数字乡民元宇宙艺术卡”除了能收藏外,买家享有“全国所有签约村委的到村陪同参观服务”、品尝农家饭等权益。项目的发起方汇文天下(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宣称,取得全国100+村委的授权后,由青年艺术家门根据“真实的村”情况创作、形成数字艺术作品即”数字乡民”。

《元宇宙日爆》调查发现,汇文天下与各村签署的2022年协议中,“数字乡民”卡的全部拍卖所得费用双方“各享有50%”。这也是村委能为买家履行实体权益的前提。截至2月17日,上架的147个村的9000多份“数字乡民”卡已被售出,按付款人数统计的销售总额超91万元。那么,这些款项是否按约定分给了各村?

2月15日前,《元宇宙日爆》联系到的、授权发售 “数字乡民”卡的9个村子中,有4个并不知道该项目和售卖情况;剩余5个村子中,仅1村表示收到款项,其余均表示没有收到50%的拍卖费用。

“有一些村我们没有给到我们账户信息,”面对质疑,汇文天下的CEO陈西称,留了收款账户的村委绝大部分已付款。在《元宇宙日爆》致电汇文天下的2天后,有村委称,收到了转账;另有村委收到了新协议书,其中,分成比例变为10%。

99元当“数字乡民”享村委接待?

由于实地距离原因,“数字乡民”赵乐还没机会到村体验村委接待和品尝农家饭的权益,另一位数藏玩家李莎则发现,她买完贵州某村的“数字乡民元宇宙艺术卡”后,通过店主添加的只有6个人的淘宝群解散了,“感觉上当受骗了。”

李莎好奇,“数字乡民”赋予的实体权益要如何兑现?

按照项目发起方汇文天下(北京)文化传媒(以下简称“汇文天下”)的宣传,购买数字乡民卡的买家拥有“视村委设定的权益而定”的农家饭、农产品、文旅门票甚至“村域云投资”的实体权益,买一个即可“享有全国所有签约村委的到村陪同参观服务、村委全城接待”的观光体验。

数字乡民卡带“实体权益”

汇文天下在”阿里拍卖“的店铺数据显示,数字乡民卡涉及的村庄包括147个,位于河北、辽宁、陕西、山东、内蒙古、河南、贵州等多省内,按官宣说法,有这147个村任何一村的数字乡民卡,都可获得实体权益。

此外,以各村提供素材制作的数字乡民卡的发行量并不一样,比如,北京通州宋庄村的“数字乡民”卡分5批各发行了99份,河南马驹岭村、贵州崇学村等地的卡为299份,河北大理寺村、辽宁白庙子村等乡村的卡为999份,甘肃三联村、陕西神泉堡村等村的卡发行量更大,为2022份。

高发行量之下,只要某个数字乡民卡处于在售状态,买到一份并不难,除个别卡存在拍卖价外,直售价均为99元。

赵乐没觉得99元有多贵,“真能吃顿农家饭也能回本了,还助农呢。”他做好了5年内不会获得投资回报的准备,因为数字乡民卡附着的实体权益是它与其他数字藏品的重要区别。但这些权益真能兑现吗?

2月8日,带着与李莎相同的疑问,《元宇宙日爆》购买了北方某村的数字乡民卡,并实地探访该村,村里的干部王洁对访客的到来感到意外,因为这是村里第一次接待“数字乡民”,而他刚好是去年与“数字乡民”项目对接的人。

当日,王洁确认,村委成员可以陪同来访的客人参观,也可以享受农家饭,但对数字乡民卡后续的销售情况并不了解。

与王洁的说法相同的,还有《元宇宙日爆》2月15日前联系到的9个乡村中的4村,这4村分别位于四川、山东、贵州,当地的村干部也表示,知道数字乡民卡及其实体权益,也知道上架销售了,但并不清楚销量和销售额。而地处山东、广东、河南、福建的其他4个村,村干部们表示不知道这个项目及买家权益。

这意味着,不知道数字乡民卡及发售的村干部们,很可能在买家到访时“一脸懵”,这就容易让买家在兑现实体权益时打折扣,从而对项目本身产生怀疑。

藏品卖出 有乡村未收到分成

那么,村委为什么能兑现接待数字乡民卡买家的义务?王洁拿出了一纸协议。

这份落款时间显示为”2022年”的协议书兼顾报名功能,抬头是“数字乡民·百村文化推展计划”,甲方为村委,乙方为汇文天下,该计划宣称是“乙方联合阿里拍卖、杭州国际数字交易中心等多家机构在全国范围内举办”的活动。

王洁回忆,这个活动是他在大学生村官群里看到的,“国家也在倡导数字乡村,又有阿里巴巴公司的背书,我就报名了。”

这份协议除了约定村委授权汇文天下生成数字藏品并拍卖、为买家安排免费的农家饭外,更重要信息明确于第二条:全部拍卖所得费用,甲乙双方各享有50%(附:甲方收款账户信息)。

2022年数字乡民报名/协议书原始版截图

赵乐购买数字乡民卡时提到的“助农”,可以由这个对半分拍卖费用的协议实现。2月17日,《元宇宙日爆》梳理统计,汇文天下的阿里拍卖店铺里,已上架的数字乡民卡共涉及全国各地147个乡村,总发行量109918份,99元直购价的付款人数为9123名,另有部分数字乡民卡以竞价拍卖的方式售出,落锤价从31元到2471元不等,全数统计下来,销售额约为91.46万元。

那么,各个授权数字乡民卡发售的村庄收到50%的分成了吗?

2月15日前,《元宇宙日爆》以消费者的身份联系到了9个村子,其中有5村知道数字乡民卡已经上架销售,仅有1村的村干部称收到了打款,但未告知金额,其余4个村的村干部均表示,没有收到钱,王洁的村正是其一。

“我没有给他们提供账户信息,因为我对这个项目拿不准了。”王洁解释,2022年由于疫情原因,村委签署并盖章的协议以扫描件的形式发给了汇文天下,“但对方并没有发回盖着他们公章的协议,我就有点怀疑这个项目,所以就没给账号,后续也忘了问这笔钱。”

而王洁他们村的数字乡民卡在汇文天下的店铺里已经有20多人付款,按照99元的售价,产生了2000多元的销售额。协议的签署存在瑕疵,但销售已成事实。

2月15日,汇文天下的CEO陈西告诉《元宇宙日爆》,村委发签字盖章的电子扫描件就表示已经授权给他们,去年因疫情原因,快递受阻,纸质版的合同没有寄到村子里,电子版可能因对接村子较多或经手的中间人、代理商没转发等情况,没有到村委手里。

为什么有些村表示没有收到呢?

陈西回应,因为一些村子没有提供收款账户,“当时各村对接的职能部门各式各样,对上百个村收集账户信息很费力,签署合同时我们也提出让村委留下收款账户,有些村没有给。”陈西称,99%以上的村都已经付款,“目前大概只有几个村委没付,这两天核算清楚了会尽快付。”至于打款凭据,他以“涉及村集体收入”为由表示不便提供。

留了账户的村收到付款了吗?

四川某乡村的干部杨玲说,她知道他们村的数字乡民卡卖出了很多,“早前接待了几批购买者,但一直没有收到汇文的打款,”2月15日前,她特地向村里的财务核对了账目表,最终确认还没有收到这笔款项。

2月17日,《元宇宙日爆》再次回访“未收到”款项的乡村时,杨玲表示,最近刚收到款项;王洁则反馈,他重新与汇文天下取得联系后,对方提供了2022年的销量表,并称近期会按照协议约定打款,但又给出了一个新项目的协议,“名目是乡村元宇宙,数字乡民卡变成了这个新项目的一部分,村委收益变成了10%。”

按照王洁的说法,新协议中数字乡民卡的销售收益,村委与汇文天下的分成比例由过去的5:5变成了1:9,“如果按这个比例,以去年那个数,我们村只能收到几百块钱,我都不好意思和村里说。”

分成比例变更,汇文天下的新项目正在酝酿,名曰“乡村元宇宙”。

村委分成为何从50%变为10%?

全网检索还未见“乡村元宇宙”的入口,而在这个项目的地方宣传文案中,它是一个“起于线上、落于线下、可实现沉浸式农文旅、元宇宙电商和价值社交”的虚拟场景,虚拟原住民可以智能合约的方式参与村集体的项目投资,“目前,数字乡民&乡村元宇宙项目已在全国签约了200多个村委,涉及到19个省份,已搭建完成并上线乡村元宇宙20余个”。

乡村元宇宙的形态还没看到,王洁还在等着汇文天下给他们结算去年分成费用,面对新协议的内容,他不免担心被“画了饼”。

新项目看上去很大,为什么给到村委的数字乡民卡收益变少了?

陈西回应,前期为50%是因为还未给村委建设元宇宙,也没有其他赋能,筹建乡村元宇宙后,对每个村委投入的成本也较原来高,从几万或十几万不等,所以后期给到村委的收益变为10%,“但是我们也会在这个3D虚拟空间中为村子电商带货,长期收益按10%会比以前按50%比例的收益要高。”他表示,原合同还会按原比例结算,新合同的签署尊重各村委的意愿。

四川的村干部杨玲也收到了“乡村元宇宙”的新协议,但她对此没有太大信心,“我倒不是特别看重数字乡民卡销售的费用,相反,我比较看重对我们村的品牌价值。”她工作服务的村子本身有丰富的旅游资源,此前与汇文洽谈合作时,对方承诺后续会持续给村里做品牌宣传,“但现在时间过去快大半年了,效果没见到,对方也一直没联系过我们,现在在村里又搞起助销农产品,不知道效果会怎么样。”

陈西并不认为数字乡民卡的宣传不到位,他表示“一直在给村子进行品牌宣发”,包括在互联网、报纸、电视等渠道发布新闻,“现场的话,我们会联合中国联通在一些村庄墙体或者广告栏上进行宣传。”

地方对数字乡民的宣传信息

在乡村元宇宙项目的宣传文案中,该项目能通过三个渠道给村里带来收益——宣传、带货、文创。乡村元宇宙的“宣传”确已见诸网络,“文创”产品目前在售的是数字乡民卡,与部分村委的分成结算还在进行中,而“带货”还未具体可见。

乡村元宇宙的各种宣传中出现了“响应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大力推进数字乡村建设,推进智慧农业发展”、“助力乡村振兴”这些宏大愿景,按照新协议的内容,除了数字乡民卡,更多乡村授权的数字藏品将会面向市场,乡村元宇宙还要开启电商带货,项目已然立起 “助农”人设,甚至获得了一些地方的文创奖项。

“助农”也是赵乐他购买数字乡民卡的初衷之一,“因为我发现里面很多偏远地区的村落,都是前两年才刚刚脱贫。”玩数字藏品的他愿意为“助农”买单,但消费者的钱能有多少真的助了农?

据《元宇宙日爆》了解,连同数字乡民卡在内的“乡村元宇宙”项目中,数字乡民的购买者仍能享受到村参观、村委陪同的权益,“品尝农家饭”已经不在列;还有更多的乡村特色将设计成数字藏品,这意味着将有更多与乡村元宇宙相关的数字藏品将进入消费市场,实体权益待定,但乡民卡的比例是确定的,村委仅有10%;至于而元宇宙电商收益如何与村委分配,村委尚无法从协议中明确看到。

(文中的赵乐、李莎、王洁、杨玲均为化名)

互动时间:你认为“数字乡民”能助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