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WAIC | 万向区块链王允臻:区块链赋能虚实相生的数字经济

9月3日下午,2022世界人工智能大会“区块链+元宇宙新生态论坛”在上海世博中心成功举办。万向区块链执行总裁王允臻受邀出席活动并发表了《价值元宇宙—区块链赋能虚实相生的数字经济》主题分享。

以下为演讲全文,有不修改原意的删减。

非常有幸和大家分享我们对元宇宙的看法,我将主要围绕价值实现以及已经付诸行动的举措带来一些思考,权当抛砖引玉。也希望提出一些具有建设性和开放性的问题供各位参考,共同交流。


一、什么是元宇宙?


元宇宙是什么、不是什么,这个问题需要讲清楚,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每个人对元宇宙的理解都有所不同。

(1)元宇宙时代,虚拟与现实交相融合,无物不虚拟,无物不现实。对于部分人群来说,元宇宙在部分时间和场合具有取代现实世界的潜力,但这不意味着元宇宙将会取代现实世界。

(2)虚实融合的方式将改变现有社会的组织与运作,但并非替代、边缘化现实世界的组织和运作,而是在治理机制和激励机制方面提供全新的可能性,形成虚实二维的新型生活方式。

(3)现实生活中的人设和在虚拟世界中的人设并非相互割裂、全无关联的;恰恰相反,一旦真的割裂,元宇宙的魅力必将大打折扣。

(4)虚拟经济是对实体经济的有效补充,很难预测相对体量,但相信二者将并行不悖、相辅相成的,相互带来具有建设性的影响。

(5)元宇宙中不是没有规则的,虽然它更多地强调的是分布式的经济逻辑和社会组织逻辑,但是相应的监管和治理依然不会缺位。在元宇宙中可以实践新型的、更加柔性的治理模式,但有效性只会更强,而非更弱。此外,元宇宙也不是中心化政府/机构及其使用者/用户/参与者的零和博弈。相信随着元宇宙的发展,规范制度将进一步健全,并形成良好的治理机制。

通常来说,我们对于元宇宙的直观想象或多或少是与游戏紧密关联在一起的。那么游戏世界中的用户与元宇宙的用户将有何不同?在此特别强调几点:

一、永续性。游戏是不具有永续性的。

二、经济化。本质上讲,游戏是一种中心化的激励机制,并没有经济模式,而元宇宙是有经济模式的。

三、开放性。元宇宙中的内容、交互模式、场景落地以及迭代、演变、社区性、开放性等等是区别于游戏的重要特征。

之所以特别强调这三个特点,是因为元宇宙在诸如社交性、时空延展、沉浸式、AR等方面似乎都与游戏世界有所重合,但在经济性、社会性等方面却相差甚大:由谁来生产内容、为什么要付出劳力和智力形成内容等等,以及由此产生的激励机制、治理机制都是游戏世界所不具备的。

自下而上地看,元宇宙体系架构分别包括技术系统、内容系统、经济系统、协作系统和治理系统。在区块链和互联网世界中,经济模式和商业模式往往被混为一谈,但事实上,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商业模式是高度场景式的,由参与方所分享的业务模式来决定场景中可能产生的红利,是怎么分饼;而经济模式则是更基本的问题:商业模式中各方所分享的红利从哪里来?是饼有多大的问题。大家不妨以此为参照来评价,目前一些所谓的元宇宙案例,是否拥有经济模式和商业模式?

我们看到,技术系统初步形成,内容系统比较有限,而之所以有限,是因为经济模式尚未有效地形成。在内容生成特别是依赖于生态贡献内容、形成场景的时候,并没有形成有效的激励机制。协作系统和治理系统则决定了未来必然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违规行为,这时的治理机制是如何运行的、是社区治理还是中心化治理,这些都是非常有意义的问题。

这些问题也同样可以作为“试金石”,用于辨别各类元宇宙案例、场景成熟与否。如果不能部分或完整地回答这些问题,其考虑和设计仍然是极不成熟的。

为什么人类要发展元宇宙?回归本源,所有的技术演进,包括过去二十年所看到的互联网经济、移动互联网、社交网络,事实上都要回归马斯克需求理论的层次。

众所周知,社交网络是把双刃剑,但它依然如此成功,具有如此庞大的规模,吸引了人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这是因为在温饱之外的生理需求之上,所有更高层次的需求都是通过技术手段以各种各样不同的方式来实现的:安全需求、爱和归属感的需求、尊重的需求、影响力、社区承认、自我实现的需求。人们在真实世界中的失望是否能在元宇宙世界中得到弥补?是否可以找到自己的真实存在?人们往往有一个成为更完美的自己的冲动,认为受制于长相、地域、学历等因素,有一个尚未实现的自己似乎被束缚在有限的物理存在中。

那么,在元宇宙中是否有新的可能性?元宇宙的设计是否能满足这些条件,又将以什么形式来满足这些条件?是否有一种合适的激励机制?能否形成利益的贡献和利益的闭环?以此为标准,也可以辨别各类元宇宙设计成熟与否。

2020年是“人类社会虚拟化的临界点”——对于生活在上海的人们来说,2022似乎是2020年的重现,加深了对2020年人类社会虚拟化临界点的理解。疫情的到来使得很多例外状态都成为了新常态,曾经认为必不可少的交互形式变得不那么“必需”了,因此形成了认知改变和生活迁移,价值评估有所不同。

随着疫情的好转,元宇宙原本看似乌托邦的规划设计理念逐渐变得更加常态化,由此形成对于经济模式、社交模式的全新预期,因此,2021年成为“元宇宙元年”,元宇宙在海内外呈现出超出想象的爆发力。

区块链是元宇宙的“基建”和价值引擎,能够对元宇宙中的身份进行有效确权。万向区块链早在2020年就看到了元宇宙和Web3的全新可能性,并开始着手打造STA“安全可信化身”,通过信息货币、积分等激励机制,提供基于区块链的价值交换场景。

区块链在元宇宙中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组织形式:DAO,即分布式自治组织,形成了有效的激励机制和治理机制,大家约束投机作恶冲动,共同分享社会经济利益,这在一、二线城市当中非常普遍。

DAO的形成取决于两点,一是资质(Credential),即在DAO的发展中不断建立起自己的资质;二是Credit,即信用贡献的计量。Credential和Credit都是通过以区块链为基础的社区身份和社区管理机制来衡量的。小至DAO,大到元宇宙的治理引擎,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为此提供有效的基础工具,降低成本。

举例来说,DAO非常适合在今天的“后教辅平台“时代推进科教资源,为中学生创造价值。例如通过有效组织科研导师、教师、家长、学生等多方参与并建立项目,并在项目发展中考量各方贡献,从而评估资质Credential,和各方为学生科研能力成长做出的贡献。


二、元宇宙与数字城市


元宇宙与数字城市的结合,关键在于“资源”。从资源不公的“折叠城市“,如何演变到到数字时代的Meta City,很重要的一点是资源的再发现和利益的公平分布。在资金、时间、技能、注意力、流量、影响力、算力都可以作为资源的“泛资源化”城市经济中,通过Web3机制设计和DAO组织,能够免于垄断平台和资本的剥削,实现负责任的资源交换。如果我们放下游戏般的渲染效果,这一愿景的呈现形式就是下一阶段的元宇宙实现,人们能够通过元宇宙进入泛资源交换的世界。

数字城市也在不断发展,逐渐与物联网、大数据、区块链和隐私计算方面形成了有效融合。同时,数字城市也正在积极拥抱Web3.0,元宇宙与数字城市相辅相成、协同发展的条件已经基本具备,相信未来5-10年会进一步深化和完善。

元宇宙与数字城市融合后的体验之一就是沉浸体验式的数字城市,其中会有很多场景。万向区块链也打造了元宇宙+数字城市(北外滩)解决方案,结合了现实和个人、参与方、社交圈好友想象空间的元宇宙呈现,并通过AR等技术提供沉浸式体验。

城市数字经济是元宇宙的经济底座。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激励机制——数字货币、数字人民币、积分、工分等等——提供了一种工作量以及资源的准确计量方式,通过化身形象和场景化社交,参与空间设计元宇宙的土地经济。

元宇宙空间与现实空间拥有很多共通性,除了之前提到的泛资源化之外,也同样包括稀缺性的限制。正是由于稀缺,所以价值流转需要遵循特定的经济机制,并在经济机制的基础上建立起相关的商业模式。

举个例子:双碳中的数字元宇宙(碳普惠)

在这一场景中,商户、用户的工作地点、家庭等等都是碳排节点,个人在移动当中选择的移动方式也是碳排节点。需要优化每个人的碳排目标,并在政府、各区县、企业的引导下形成激励机制设计的闭环,建立起有效的商业模式。

在不久的将来,国家会发行碳资产的统一标准,而负责任社交行为的计量和资产化将会是重要的发展方向。如果没有基于区块链和DID的行为计量,碳普惠很难得到准确及可持续的落实。

在这个场景中,碳足迹的追踪以及系统与用户的交互都应用了行为经济学原则,以一种柔性的方式进行细颗粒度的治理。这在双碳实践中是非常直观的。


三、文旅元宇宙


相信大家都体会过具体的文旅元宇宙,例如大理的数字人、数字向导等等。这些看上去很酷、很美好,但对用户来说有什么价值?这是其一。而对于运营方来说,建设、主持和维护元宇宙,其价值又是什么?

你在沉浸式投入元宇宙体验中的时候,元宇宙也在“看”你。现实世界中你的脚步、偏好、关注以及由此形成的用户画像都会被元宇宙所捕捉到。这种捕捉不是实名制的,而是基于DID,除非有个人承诺、个人许可,否则它不会侵犯你的隐私。

在得到授权的情况下,想象一个出行场景:你走在春熙路上,人生地不熟,也不愿繁复地打开各种生活应用,而元宇宙综合了城市生活、旅游生活各种需要的主体,与你进行互动,发布有效的推送,并结合你在Web2.0平台上的不同需求,进行个性化导游。“导游”会基于你在成都的偏好和用户画像更好地满足你的出行需求,而你可以始终保持匿名。此外,你在此进行的一些活动也会得到相应的激励。

元宇宙+Web3.0会有什么不同?虚拟与现实相通、沉浸感、参与感、用户共建。当你在城市中游走的时候,也在无形中为文旅元宇宙贡献内容。在闭环的价值体系中,贡献也会得到计量,NFT承载了虚拟资产的所有权与泛资源化,时间、精力、注意力、社交影响力等都可以通过NFT来承载,进行公允公平的交换。

此外,文旅元宇宙也可以对实体经济进行延伸和补充,这一点也尤为重要,在“坐而论道”之外,推演一些实际的、增益型的体验。

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以下是我们在经济机制、治理机制的积累,以及在DAO社区建设当中的工作总结,希望有更多的DAO友能够加入我们,贡献力量。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