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周开拓:坚持人工智能驱动,中关村科金深挖数字人商业化价值

每当提到企业数字化转型,“降本增效”成为了绕不开的话题。而数字人作为“元宇宙”时代的新业态,通过人工智能与交互技术的不断演进,在解放真人劳动力的同时,也能赋能企业打造更多创新服务形态,创造更新的利润增长点。

中关村科金人工智能研究院资深顾问周开拓
在WAIC期间,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对话了中关村科金人工智能研究院资深顾问周开拓先生,以行业数字化转型专家的角度分享了中关村科金如何利用数字人技术帮助行业完成数字化转型,以及他对于数字人与人工智能行业发展格局的洞见。
数字人市场升温,助力行业“好、省、能”
2021年,随着“元宇宙”概念席卷海内外,加快了技术之间的融合,也点燃了行业利用数字化技术“以虚强实”的热情。
周开拓表示,元宇宙是一个比数字人更大的领域,包含了一整套可交互的虚拟环境,其中包含了很多的技术,想要实现全面的落地,今天看来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同时,他还表示,中关村科金选择自己更擅长的人工智能领域,以数字人为抓手,挖掘真正能够落地并引起质变的场景,帮助客户实现业务价值。

其中,数字人技术作为元宇宙时代最重要的人机交互方式之一,中关村科金很早便洞察到,越来越多的行业客户开始重视起数字人技术,相关的需求也呈现出井喷式增长。
在谈及数字人技术被业内广泛采用的原因时,周开拓指出,当前行业要做的是挖掘真正能够落地并引起质变的场景,而不是量变的场景,并从 “好与不好”“省与不省”“能与不能”三个维度,阐述了数字人为客户所产生的价值:
在“好与不好”的问题上,得益于近年来数字化技术的快速迭代,数字人能够提供有温度、零失误、低成本的营销服务体验。从形象上来看,数字人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定制,满足客户心目中完美形象的标准;从类脑来看,数字人可植入更加广泛的语料库,汇聚企业最强最完整话术于一体;从服务状态来看,数字人可7*24小时持续稳定输出,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的营销服务。
在“省与不省”的问题上,数字人主要的成本来自开发成本与运营成本两个方面,其中前者相对固定,且会随着技术的规模化应用不断摊薄;后者凭借着数字人优秀的可编程性和可复制性,可以在短时间内,在保证能力水平稳定的同时实现大规模商用,运营成本远低于真人。
周开拓还指出,数字人的成本不是唯一的考量因素,企业更加关注数字人在哪些领域能够帮助客户解决“能和不能”的问题。数字人能够大幅提升人机交互的体验,通过引入写实的人物形象与真实的互动场景,不仅相比手机、PC的图形交互更为直观,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在企业员工培训上,让新员工跟数字人对话训练,处理各种真实场景中发生的业务,并实时对新员工进行评估,既保证了培训效果的统一高效,快速提升新员工能力,也最大程度上避免了因操作不当造成的损失。
新员工试岗期缩短40%,数字人陪练立大功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了解到,目前中关村科金数字人主攻两个大核心方向,其中一个方向是数字人虚拟员工,包括数字人客服、数字人主播(新闻播报类)、数字人警察等,能够实现替代真人进行播报、客户服务等工作。

图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某分行数字人员工小邮
近期,中关村科金基于数字化管理平台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某分行提供的数字人员工小邮正式入职。该数字人具备语音唤醒功能,基于后端可配置的知识库、流程引导等,通过语音交互、问答等形式,为客户提供业务办理辅助、咨询等服务。其中,流程引导可根据多种不同业务场景满足客户个性化需求,辅助客户办理各项业务,提升业务办理效率;意图管理可根据客户需求进行分词匹配,便于在多轮对话中根据意图识别,关联相关业务流程,让客户快速获取到所需服务。
而另一个方向,就是数字人的互动场景,正如之前所提到的数字人陪练。通过充满沉浸的方式,使员工在人工智能模拟真实的场景中进行业务演练,用“以练代教”的方式帮助新员工快速掌握标准话术,显著提升业务技能,再配合不同的升级模式、考核方式、激励机制以及员工之间的对比方式,直观体现练习的成果。

不仅如此,得益于中关村科金丰富的泛行业数字化经验,数字人陪练还可以模拟一些频次较低、但重要性很高的特殊场景,例如与企业董事长、CEO进行高阶商务谈判,这些几乎不会让新员工去主导的项目,如今都可以利用数字人模拟,在人工智能的驱动下,得以身临其境的体验。
周开拓透露,在与客户共同调试数字人陪练的过程中,发现有数字人参与的学员,学习投入度、兴趣都得到了显著提升,新员工试岗期缩短了40%+,这一振奋人心的数据也让周开拓及他的团队坚信这条路是正确的,并持续和该客户一起去孵化这一产品。
速途元宇宙研究院发布的《2022虚拟人产业研究报告》中指出,工具型数字人是数字人技术率先与现实产业联动,解决行业痛点,实现场景占位最主要的形式。且随着虚拟人专业能力的不断增强与使用成本的降低,其经济价值将进一步突出,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实现降本增效的首选。
巩固全栈研发优势,发力L5数字人
如今,人口老龄化正成为中国乃至全世界所共同面临的问题,然而人们日益提高的物质与精神需求的推动下,对于社会生产力的需求也日益提升,这呼吁着更多的劳动力进入市场。
因此,在关于数字人与人类之间的关系上,周开拓认为:“未来世界,人工智能并不会完全取代人类,而是互相协同。我们希望未来人去做规则、策略的制定,人工智能则用来扩展人的能力,最终实现人机协同。”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不光把人工智能当做一个技术看待,而是逐渐把它当做一个劳动要素来看待。
如今,入局数字人赛道,既可以选择为中之人量身打造一套“高级美颜”收割虚拟偶像红利,也可以走现成解决方案的捷径快速切入市场,然而,中关村科金却选择了其中最具挑战的路径——坚持技术自研的路径。
中关村科金成立于2014年,致力于以智能科技创新助力中国数字化建设进程,旗下设有人工智能研究院,团队规模超 300 余人,核心成员由清华、北大、中科院博士组成。从人工智能研究院成立开始,中关村科金就坚持自主研发,打造人工智能、大数据、音视频等前沿技术,在人工智能领域形成以语音技术、自然语言处理、机器识别为核心的三大核心算法。
多年的技术自研,让中关村科金积累了厚积薄发的技术能力,截至目前,中关村科金累计申请受理228项专利,获得225项软著及CMMI5国际认证。其中人脸识别、声纹识别等人工智能前沿技术领先行业,屡获国际大奖。这些技术已为500余家金融、零售、教育、医疗、智能制造等行业头部企业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推动了行业数字化进程。
中关村科金丰富的泛行业数字化经验,让其能够深刻的洞察和理解客户的需求,对于即将到来的全新趋势拥有了更为敏锐的嗅觉,从一开始就在数字人方面加大能力投入,并引入诸多行业高端技术人才。
在过去多年应用自研智能科技帮助企业推动数字化升级过程中,中关村科金在人体重建、对话机器人、实时动捕等方面拥有深厚的积淀。全栈AI能力成为了中关村科金的先发优势,能够为数字人提供端到端的技术应用,这些技术能力在运用到数字人上时,会进一步拓宽技术能力本身的应用,推动技术本身的成长。
而另一方面,相比于单纯从技术出发,再去寻找业务场景的路径而言,中关村科金已经服务了500余家金融、零售、大健康、政企等行业头部客户,涵盖了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营销、服务、运营等业务场景,积累了丰富的数字化经验,也使得其数字人技术能够更加有机地与现有业务深度结合,帮助客户提升营销服务质效,实现业务价值。
在与周开拓先生的对话中,速途元宇宙研究院感受到,面对已经取得的成就,在感到自豪与兴奋之余,他似乎并不满足于中关村科技在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成果,而是有着更为星辰大海般的计划。

他指出,从技术角度来看,中关村科金坚定的要用自研AI的方式来做数字人,并以L5级(能够实现在多轮交互中拟人化程度高,能在开放场景交互中主动学习和持续学习,具有多模态感知与表达能力)为目标,只有做到这一点,它的商业化和规模化的价值才会更加凸显。
在数字人的核心逻辑中,包含了三个关键要素:第一个要素是外形塑造,构成了虚拟人的脸和皮肤等;第二个要素是驱动,构成了虚拟人的骨骼与肌肉;第三个是智能,构成了虚拟人的大脑。
而在这三要素中,人工智能参与的程度越高,另外两个要素的成本反而会显著下降。利用人工智能生成智能驱动数字人,取代了传统视频制作过程中真人动捕录制、后期合成等环节,大大减少了人工的参与。
目前,中关村科金已经实现了仅需文字稿即可实现播音的人工智能直播,无需真人主播进行每天内容拍摄,并可快速批量生成海量稿件新闻视频,显著下降企业的运营成本。此外,中关村科金还计划借助人工智能技术,实现2D、3D数字人的构建,它可以自动的引入大量的纹理库、素材库,解决现阶段高精度虚拟人高频需求下使用成本过高的难题。他指出,随着中关村科金在人工智能领域技术探索的不断深入,数字人的使用成本还将进一步降低。
在对话的最后,周开拓还向速途元宇宙研究院表示:元宇宙作为新一次交互革命,数字人是其中重要的一项核心技术,是一个跨多学科的综合的领域。然而在元宇宙的概念之下,数字人技术虽然得到了行业更多的关注,但目前仍然属于“人才洼地”,高端人才依然极为稀缺。他希望,能够看到更多的人工智能等行业人才,投入到虚拟人这一具有发展前景的领域中,推进国内各行各业改革,让我国数字化进程持续走在世界一线,让国人感受到数字化技术的带来的普惠。

元宇宙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