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扎克伯格期望的元宇宙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马克·扎克伯格的多副面孔


随着Meta对元宇宙的愿景不断扩展,马克·扎克伯格在网上引起了越来越多的批判。

日前,他宣布Meta迄今已斥资近100亿美元开发的VR平台Horizon Worlds已在法国和西班牙正式推出。

该公告附带了一张扎克伯格虚拟自拍,突出了Meta CEO的头像,但该头像面无表情且毫无立体感。除此之外,头像背景中的埃菲尔铁塔和圣家堂的一对不起眼、无比例的模型仿佛掉到了绿色的地平面上。

这一发布立刻引起了推特上的各种评论,更有用户调侃道:“快来Meta工作吧,他们最杰出的技术人员已经达到了1995年的技术水平。”

出现与此类似的负面反应对马克来说并不是第一次。

当Horizon Worlds于2021年12月在美国和加拿大首次推出时,互联网上的网友也并不看好。

用户的虚拟化身被呈现为浮动的躯干,让人想起2000年代早期的电子游戏。这看起来既不是一个声称正在引领数字未来的亿万富翁所期望的美学,也不是大众所期望的标准

社交媒体上的一连串的嘲讽下,扎克伯格及其团队对其元宇宙面貌进行了仅四天的仓促更改,经过精心更新,扎克伯格的元宇宙面貌眼带微笑,面颊红润。

扎克伯格本人补充道:“我们即将对Horizon和头像图形进行重大更新。我将在Connect上分享更多内容。此外,我知道我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这张照片有些过于基础,不过它只是为了庆祝发布而拍摄的。”

Meta这波照片风格和质量的巨大差异不禁让人们质疑元宇宙的实际意图是什么?我们应该在现实中抱有怎样的期待?


元宇宙:先例与期望


2022年之前,我们对IT服务制造商CGI寄予厚望。

在电影中,计算机生成的图形非常复杂,以至于人们都无法将它们与现实进行区分。视频游戏同样可以显示令人惊叹的超高保真视觉效果

当然,当涉及到开放世界和角色扮演游戏时,高保真图形会变得更加难以渲染且容易出错,尤其是像Horizon Worlds中的虚拟现实世界。

早在2003年,游戏第二人生就引入了一个虚拟世界,用户可以在其中创建独特的身份并进行实时互动,但玩家的头像显得生硬且让人觉得别扭。

2017年,多人游戏堡垒之夜正式发布,这款游戏则充满活力的风格化图形和可定制的皮肤。2021年,更新后的NoPixel GTA V角色扮演服务器以其看似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和高度可定制的角色席卷了互联网。


元宇宙与图形


而在确定这些多人“元宇宙”世界的成功与否时,重要的是要考虑同时在线的用户数量,而不仅仅是图形保真度。

随着玩家人数的增加,图形通常画质较低并且更容易出现故障。

堡垒之夜的大逃杀模式需要100名玩家,而其沙盒创意模式每台服务器只能容纳16名玩家。同时,最新的NoPixel服务器一次性可容纳250名用户,自2019年只有32名用户可以加入以来,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让旁观者感到困惑的是马克·扎克伯格的公司似乎并没有为了玩家数量而牺牲图形保真度。

在宣传其元宇宙时,扎克伯格吹嘘其元宇宙将被数亿甚至数十亿用户占据。

不过,这些玩家并不会占据同一个“世界”,自2021年12月在美国和加拿大推出以来,Horizon Worlds最多只能在同一个空间内容纳20人。

2022年2月,Meta声称Horizon Worlds和Horizon Venues的月用户总数为300,000人,用户在游戏中共构建了10,000个虚拟世界


体验马克·扎克伯格的元宇宙


通过VR头显体验时,马克·扎克伯格的元宇宙环境显得生涩且颠簸。

与许多VR游戏一样,玩家的手很难控制,并且在玩游戏时显得非常笨拙。同时,根据玩家的环境设置,音频中充斥大量声音,就像一群人在自言自语。

而它有一些节制的方法,如果有人打扰或冒犯了某个团体,玩家可以民主地投票离开这个虚拟世界,而在一些开放世界中游荡的“巡逻人员”甚至可能亲自发出警告或禁令,且用户必须年满18岁才能进入这个元宇宙。

正如《福布斯》的一位撰稿人所指出的,元宇宙的愿景已经存在,并且正在以多年来广受欢迎的视频游戏的形式受到人们的喜爱

《我的世界》、《侠盗猎车手》甚至Roblox让玩家社区在一个可以无休止地雕刻和定制的虚拟世界中进行社交。但关于元宇宙,也许还有一个尚未开发的社区,他们希望以浮动躯干的身份参加虚拟商务会议。

随着Horizon World的推进,我们热切地等待元宇宙的下一轮更新。

原文摘自designboom,中文内容由元宇宙之心(MetaverseHub)团队编译,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