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数字政府”:构建信任体系,赋能数字治理模式

什么是数字政府?


作为一种新型政府运行模式,数字政府是以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区块链、人工智能、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为支撑,重塑政务信息化管理架构、业务架构、技术架构,通过构建大数据驱动的政务新机制、新平台、新渠道,进一步优化调整政府内部的组织架构、运作程序和管理服务,全面提升政府在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治理、公共服务、环境保护等领域的履职能力,形成“用数据对话、用数据决策、用数据服务、用数据创新”的现代化治理模式。


“区块链+数字政府”的意义


作为一项底层技术,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分布式存储数据库,通过数据协议、加密算法、共识机制,点对点传输等技术的结合应用,从而构建一种分布式、不可篡改、安全可验证的数据库,建立一种新的信任体系。

而基于区块链的治理架构,可以为数字政府治理提供包括分布式的数据确权认定、完整性保护、隐私保护和共享共治等基础数据信任体系架构,以及司法存证、身份识别认证、合同管理、业务协同办理、合规管理乃至经济、社会数据调查统计等一系列信任服务;并且在优化政务服务流程、促进政务数据共享、降低数字政府运营成本、提升政务协同工作效率等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推动“互联网+政务服务”由“信息服务”转型升级为“价值服务”和“信任服务”,有效赋能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建设。


“区块链+数字政府”的应用现状


01 司法领域

以司法领域的区块链应用为例,人民法院正不断挖掘区块链等新兴信息技术在司法领域应用的广度和深度。区块链在司法系统的应用场景主要包括网上立案、证据交换与质证、诉讼申请、庭审等,主要功能是对法院司法业务数据的存证和核验。2018年9月,杭州互联网法院宣布司法区块链正式上线运行,成为全国首家应用区块链技术定分止争的法院。同期,北京互联网法院设立了天平链电子证据存证平台。

司法领域区块链通过利用区块链本身技术特点以及制定应用接入技术及管理规范,不仅可以实现电子证据的可信存证、高效验证,还能降低当事人的维权成本,提升法官采信电子证据的效率。目前,司法+区块链已获得了从高院、地方中院、互联网法院乃至仲裁委的支持。广州市便有探索区块链在仲裁、破产审理等环节的应用,并推出了“仲裁链”、智慧破产审理系统等。

02 电子证照

电子证照可以说是区块链在政务领域主要的应用方向之一。以北京为例,2021年7月5日,北京市全面推进政务服务“区块链+电子证照”应用。在“北京通”APP的基础上,北京市拓展了微信、支付宝、百度3种移动端办理渠道。足不出户“指尖办”的事项涵盖市公安局、市教委、市民政局、市卫生健康委、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等47个部门。依托全市统一身份认证系统,多渠道用户信息实现了互通互认。也就是说,用户只需在一个平台注册账号,即可同时登录市网上政务服务大厅、“北京通”APP和各类小程序,实现“一次注册,全网通办”。

03 其他

除上述领域外,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及相关单位开始尝试将区块链技术应用于政务服务领域。天津市将区块链技术与跨境贸易业务相结合构建可信的贸易链;贵州省版权登记中心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了数字版权认证登记平台;青岛市北区试点将政府业务“上链”,实现市民“零跑腿”和“无纸化”办理等等。“区块链+政务”的应用不仅提升了服务效率和群众办事满意度,还有效改善了企业营商环境。

此外,在不动产场景下的住房公积金数据管理、不动产登记交易数据管理、不动产租赁数据管理方面,各地政府也均有推出应用项目。在便民服务方面,政府分别将区块链与能源、医疗、养老、社区、公益、扶贫等多领域结合;在商事服务方面,各地政府有在推进区块链与旅游消费、融资、企业帮扶、共享式登记、农产品溯源多领域的结合。


“区块链+数字政府”面临的挑战与建议


尽管区块链技术对建立“数字政府”的作用巨大,但我国区块链技术在数字政府中的应用目前处于初步阶段,仍存在例如政务“数据孤岛”等“顽疾”,并衍生出了城市数据监督不到位、政务数据资源碎片化、政务协同缺乏互信基础等一系列问题及现实挑战。

首先,区块链技术由于其本身的技术特性,它既可以帮助政府推进治理,也可以破坏政府治理。区块链网络中的每个节点都拥有完整的数据历史记录,一旦某个节点被破解或技术崩溃,不仅面临着区块链政务技术失效、无法运行的风险,更面临着所有政府治理记录、政府机要文件、公民隐私信息等被不法分子利用的风险。因此,要持续提高区块链技术的自主创新能力,加强科技投入,完善鼓励创新的政策体系。鼓励加强区块链技术开发队伍建设,为区块链技术发展奠定人才基础。不仅要拓展区块链应用技术的广度深度,更要建立与政府治理相适应的区块链技术安全保障体系。

其次,“区块链+数字政府”的普及仍需更多法律层面的支持。2021年6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人民法院在线诉讼规则》,进一步规范了区块链技术的司法应用,促进区块链存证行业有序发展。然而目前只有三大互联网法院有区块链存证的判例,对于案值较大的案件,公证仍是主流证据保全手段。此外,国家现行立法体系中的相关规定与区块链本身的特性仍存在一定的法律冲突与矛盾。因此,现阶段如何补充完善区块链法律体系则成为了保障数字政府建设亟需解决的问题。

最后,由于区块链技术在数字政府中的发展尚处于初期阶段,区块链仅能解决技术层面的问题,但在业务落地层面,数字政府的深度应用和广度应用在各个地区之间的发展仍不平衡,建设效果还未充分体现,“区块链+数字政府”的相关应用(以下简称“政务区块链”)普及度并不高,一些地方官员、群众对政务区块链仍心存芥蒂。

因此,随着政务区块链技术的日益成熟,政府应当大力开展政务区块链的试点及普及工作,在安全高效的基础上促进政务部门和人民“敢用”、“会用”政务区块链,真正使区块链技术在“数字政府”的建立过程中持续性发挥多方协作、互通互连的高效作用。

“区块链+数字政府”是创新政府治理理念和方式、形成数字治理新格局、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在政府数字化转型的进程中,如何就区块链技术披沙拣金,对加快转变政府职能,建设法治政府、廉洁政府和服务型政府意义重大,区块链如何进一步赋能数字政府,如何助力构建具备“价值服务”和“信任服务”的政府治理体系,仍然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