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藏大战下,轻松小镇的IP版权租赁玩法能否真正赋能用户?

7月内放缓的数字藏品行业似乎又开启了新一轮加速。

7月初起,多家数字藏品平台遭遇相关部门严格监管,崩盘跑路、封停寄售市场甚至平台关停等消息接踵而至。数藏之家了解到,当时多家平台开始有意放慢节奏,力求合规。

但是,7月21日上海市人民政府印发《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支持龙头企业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以及商务部等27部门印发《关于推动对外文化贸易高质量发展的意见》等利好消息在原本趋于平静的市场掀起波澜,数藏平台开始探索在合规前提下更丰富的赋能玩法。

8月2日,健康第三数字空间轻松小镇于官方公众号上宣布推出行业内首次IP版权租赁活动。据轻松小镇官方公众号披露的相关信息,该玩法让所有持有李时珍头像数字藏品的藏家有机会为其他品牌方提供自己的藏品使用授权,藏家在授权中获得租金、品牌产品空投等收益,品牌则可在授权时间内使用藏品IP形象进行产品的宣发推广,推出实体联名产品、周边等。

首期藏品租赁将由轻松小镇的战略支持方——健康智能硬件头部企业倍轻松(688793)发起,倍轻松本次将征集30份藏品形象使用授权,并用于打造李时珍数字艺术版权IP X 姜小竹智能明火艾灸盒的联名款产品,本次租赁活动将为30位藏家带来相关实体产品空投的收益。

活动中,轻松小镇首创数字藏品的商业版权租赁,创造性地将藏家、项目方与品牌三者关系进行重构,此次活动是轻松小镇对于国内数字藏品模式的破局试探,标志着国内数藏平台坚持合规导向下对商业模式的进一步探索的开始。

数藏平台为何选择在当下才开始对商业模式的探索?

据01区块链、Forechain不完全统计,2022年初至6月,国内已发行数字藏品达1536.92万件,环比增长551.67%。据中国证券报报道,截止至7月9日,数藏平台数量已达820家。供过于求的下的“千藏大战”或已并非数藏之家曾表达的“假性存量竞争”,而是真实的内卷竞争。

数字藏品作为国内数字经济发展的排头兵,业内外对其商业的模式的质疑直到行业初期的狂热褪去后逐渐显现——用户的失声与缺位

不同于玩儿出花来的海外NFT,国内数字藏品受限于合规,平台与项目方往往力求降本而非增效,曾经大行其道的文博、文旅等雷同的版权衍生品便是其最好例证。

Hyperchain超块链创始人史兴国曾直言:“任何NFT的发行实际是其开始而不是结束,项目方如何让NFT能够跟相应的权益对应起来,如何去运营好则是更大的关键。”这反映了国内数藏行业内,藏家购买的藏品缺乏后续赋能,藏家与项目的关联性薄弱等问题。

轻松小镇基于这一痛点,将藏品映射的权益与第三方品牌、实体产业、实物产品进行链接,希望通过“以虚赋实”的方式实现平台(项目方)与用户的双向赋能,在满足用户对于艺术收藏的基本需求外,进一步升级藏品所映射的权益。

“李时珍数字艺术版权IP X 姜小竹联名款是李时珍数字艺术版权IP合规化运营、赋能实体的开端。”轻松小镇负责人表示,“未来我们将以李时珍数字艺术版权IP为原点,深度结合中医药实体产业,发展中医药健康产业经济的同时,为藏品持有用户带来具有真实价值的权益和福利。”

据了解,李时珍数字艺术版权已与多家品牌进行对接并签订了相关IP战略合作意向书,基于本次版权租赁的经验,未来轻松小镇将推出【版权租赁市场】功能。支持更多品牌方和用户进行租赁合作,通过数字艺术及数字化玩法赋能实体经济,同时实体厂商及品牌方亦可通过版权租赁授权的方式赋能李时珍数字艺术IP版权更进一步发展。

假设版权租赁玩法得以持续推进,对轻松小镇用户而言,数字藏品便自简单的B2C交易中延伸出C2B方向,新权益的映射意味着藏品价值的增值。用户得以通过“持有藏品”而非“交易藏品”获得收益,藏品的消费服务属性增加,同时金融投资属性也有所下降。

在数藏之家看来,激烈的竞争环境终将带来行业革新。数字藏品平台的商业模式探索中,如何通过赋能藏品从而赋能用户,将成为行业革新的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