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桌实录丨Web3: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愿景

7 月 14 日,首届“全球 Web3 生态创新峰会・新加坡”(GWEI 2022 - Global Web3 Eco Innovation Summit -Singapore)在新加坡滨海湾金沙会展中心举行,由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SUSS)及其普惠金融科技节点(SUSS NiFT)、巴比特海外新品牌“DeFi 之道”联合主办。本次峰会由全球领先的 Web3 生态建设者欧易 OKX 总冠名赞助。

在下午举行的圆桌《Web3:实现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愿景》上,德勤东南亚可持续发展和气候变化负责人 Yvonne Zhang,世界厕所组织创始人 Jack Sim,Bluejay Finance CTO Raymond Yeh 以及 MetaLife Foundation 联合创始人 Pang Soh Har 进行了精彩对话。本场圆桌主持人为 ICG 新加坡首席执行官 Wade Azmy 博士。

以下为圆桌内容,由 DeFi 之道整理(有部分调整和删减):

Wade Azmy:我们知道 Web3 技术正在推动去中心化并带来机遇。今日我们要探讨 Web3 如何在发展和支持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真正发挥关键作用。首先我的第一个问题是,Yvonne 作为一个可持续发展领导者的角色,你认为支持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向前发展的关键技术主题是什么?

Yvonne Zhang: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都致力于解决持续存在的问题,我们面对的都是很实际的问题。去中心化是一件必要的事情,我们别无选择。当我们谈论可持续发展时,它不仅仅是为所有人创造一个更光明的未来,还要为我们的国家安全考虑。新加坡长期缺乏能源,粮食危机目前在世界蔓延,并且我们仍在与疫情作斗争,面对供应链混乱问题。当我们处理技术主题时,不能只在数字世界中解决它的问题。还有很多现实世界的问题需要去解决。如果技术不能解决现实世界的问题,它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我们面对很多技术问题,例如去中心化、互操作性、连接真实世界、没有文档记录、没有网络通讯等,我们都具有在没有文档记录和没有网络通讯的环境中处理问题的经历,这些问题过去存在,未来也可能存在。我们如何帮助这些人?例如,我们如何通过代币,让那些得不到银行服务的人也能得到银行服务?

很多技术对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我们都是创新者和创始人,不以营利为目的。我想分享我们的丰富经验,去中心化并不仅仅是关于用 Web3 去取代 Web2,而是利用这个世界的有限资源去保护我们已有的东西,不伤害未来。

Raymond Yeh:我们需要思考在哪里可以创造真正的价值。例如贸易信任,这实际上是新加坡政府 IMDA 的倡议之一,我们如何更好地解决贸易融资问题,如何将事物数字化?这有两种不同的路径。一种是法律协调,如何让法律在 DeFi 领域行之有效?另一部分是关于真正的技术,技术已经存在,比如在几秒钟内发送 100 万美元的提货单等。回到底层技术,新加坡政府使用的底层技术是什么?当我们讨论现在的 NFT 标准时,很多人认为 NFT 是价值不菲的漂亮头像,争论是否应该为这张图片花钱。但是我们应该讨论的是,如何利用 Web3 领域的创新并将其应用于现实世界。

Jack Sim:刚才有讲者提到,无论什么技术,都会有人让它回到财富集中的局面。我认为这个问题不能仅通过技术手段解决,必须在文化层面解决。年轻人将亿万富翁定义为改善了 10 亿人生活的人,而百万富翁则是改善了 100 万人生活的人。那些想要获得金钱的人,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其实他们不是真的想要钱,他们想要的是认可。

我认为可以用 Web3 把新加坡变成穷人的世界贸易中心,让大部分是穷人的农民直接与市场交易,而不是通过中间商,并用他们的大米来估价。在这个过程中,可以削减多个中间商。比如,你喝了一杯咖啡,在星巴克的售价是 6 美元,但其成本可能是 5 美分的咖啡豆,这意味着农民的劳动价值不到 5 美分的一半,所以我认为应该重新调整这个分配过程。Web3 可以做到这一点。

Wade Azmy:正如大家所言,去中心化是 Web3 的一个重要特征。Soh Har,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你们公司在非洲许多地方生产的产品似乎提供了以往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价值。你是否可以向大家解释整个概念以及它是如何服务的?

Pang Soh Har:每个人都在谈论普惠金融。但这是什么意思?今天有很多技术,例如区块链、Web2、Web3 和分布式中心化技术。不幸的是,这些技术仍然依赖于一个最基本的互联网。在互联网不可用的情况下,如何将这些神奇的技术带到那些需要科技来发展数字经济的地方?MetaLife 主要工作专注于此,连接未连接的人,为这些地区带来真正的经济发展,所以我们整个生态系统真正关注的是这一点,我们专注于建立点对点网络,利用社区的力量来传递数据。

Wade Azmy:我们很想知道,支持这项创新的财务模型是什么?

Pang Soh Har:在今天的模式下,互联网用户通过向电信公司付费得到服务。而在 Web3 模式下,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提供这种服务。如果你拥有可以构成社区网络一部分的设备,该设备为你自己提供了连接性,也为社区提供了关联数据的服务,那么你就可以从这项服务中获得收入。所以这消除了对中间人和中心化服务提供者的需求,并将我们每个人都变成一个在社区中提供某种服务的参与者。

Wade Azmy:这是一项很好的创新,Jack 可以聊聊世界厕所组织(WTO)如何将 Web3 和相关技术应用在活动中吗?

Jack Sim:其实,消除贫困的所有解决方案我们都知道。无论是技术、商业模式还是分配、医疗保健、干净水源、住房、小额贷款、农业标签等。全世界 4000 名社会企业家,世界经济论坛和学校论坛的基金会等,他们都已经找到了商业解决方案。唯一的问题是他们的解决方案不能共享,他们在当地社区中使用各自的解决方案。

但如果我们使用 Web3 采纳所有最佳解决方案,每一个解决方案都会用在数千个不同的地方,通过最好的解决方案来整合社区发展。之后,我们可以创建合作模型,去掉中间环节。只有基于市场的解决方案才能使人们摆脱贫困。所以我们需要做的是,通过 Web3 复制所有最好的想法,并将其整合在一起。

Wade Azmy:对于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Raymond 可以为大家介绍一个 Web3 相关创新的优秀例子吗?

Raymond Yeh: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现在真正感兴趣的许多创新是在 Web2 和 Web3 之间架起桥梁的技术项目。行业中有很多企业关注现实世界的融资,例如项目融资,投入资金用于修建公路和铁路等等,从而支持以前没有此类设施的国家或农村地区,改善当地的交通及供应链。现在的 DeFi 领域有大量投机行为,但是投机所得的收益并没有实质的来源。要以一种可持续的方式获得收益,就需要利用这些资金让世界变得更好,例如投入基础设施建设。

Wade Azmy:我们讲了很多好的产品和例子来支持联合国的发展目标,并且提到了技术部分。目前我们处在一个不确定和动荡的时代,与环境或社会可持续性有关的举措通常会因资金问题而面临风险。显然,政府和社会组织都在努力寻找投资回报。如果可以,我们如何在可持续发展的大背景下解决这个问题?

Yvonne Zhang:投资回报是风险调整后的回报。这不是一个绝对数字。风险调整后的回报考虑了广泛的风险。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等监管机构已要求金融系统将气候变化作为其所有决策的核心风险之一。

此外,风险调整回报不仅是指全球气温变化可能对企业产生的影响,还包括企业对其利益相关者、社区以及同行的影响。这些不是未来愿景,而是当下就有的合规要求。在现实世界中。风险调整回报必须考虑到社会、环境、治理、资本等因素。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所以当我们谈论可持续性时,风险调整后的回报将是复杂的,因为你有一套动态的考虑因素。你怎么知道哪些考虑因素是重要的?这就需要进行实质性分析(materiality analysis)。因此,到目前为止,许多可持续性标准、财务治理标准、技术标准,通过数据共享和通讯,已经可以整合在一起。这类标准,在 MAS 的咨询文件和网站上,都可以查到。

计算固定资产、流动资产和无形资产的投资回报率时,必须考虑所有这些因素。否则,没有人会和你一起进行投资。

Pang Soh Har :也许我可以在里面加入一点人性的元素。我和一些组织一起工作,他们在刚果做了很好的工作,把教育带给当地的女学生。但正如 Jack 所说,慈善是不可持续的,所以做捐赠和慈善的最大挑战是我们如何建立一个可持续的系统。但最重要的是,如何让利益相关者参与整个过程。很简单,创造一个 DAO,让所有的捐赠者成为社区成员,使他们可以参与决策。

从技术上讲,可以用智能合约。想一想,让所有这些捐赠者成为会员,然后让他们知道并对例如为一所学校购买电脑而进行投票,这才是真正的参与,即捐赠的价值和回报。

Wade Azmy:我想在这里用一个简短的评论作为结束语,就像在组织和国家的生命中,你需要领导力来推进一个的大目标。我们现在需要的是不同的领导力,基于集体的领导力,基于包容的领导力以及基于充分参与的领导力。作为未来工具的工具性领导力,也是我们应该专注的,并构建这些工具从而领导分布式网络。所以领导力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