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销、崩盘、关闭市场、暂停二级......数藏行业迅速降温

在“快”上内卷的道路已经走不通了。

这是数藏之家在6月29日关于光艺数藏平台崩盘的文章中提到的观点。最近一段时间,数字藏品行业无论体量大小均遭遇一定困境,头部平台如幻核遭遇大量滞销,腰部平台如光艺开始崩盘等。如果说上述案例尚未能打消见风使舵者的投机心理,那么接下来的事态发展正逐渐给整个行业降温。

首先是6月30日,在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牵头下,近30家机构在京联合发起《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倡议》,具体内容包含平台应依法具备相应资质、确保区块链技术安全可控、坚持实名制等。

据悉,这是目前数字藏品行业覆盖方最广的自律发展规范倡议。参与各方涵盖文旅产业专业机构和协会、文化央企、IP机构以及蚂蚁、腾讯、百度、京东等互联网科技公司。

接下来是7月3日,赛博艺术和嘉熠元艺分别公告称,收到当地有关部门的通知,要求审核平台有关资质,并临时关闭市场。虽说上述平台并非知名平台,监管行为也属地方部门发起,但这标志着数字藏品行业的监管状态已自监管预期转虚为实。

结合近段时间不少平台无论是在藏品发行速率、二级市场相关以及宣发等方面都在有意放慢节奏,数藏行业的降温已成为事实。数藏平台发展路径中的一个服务器,几个运营以及一个IP便可打响的模式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既然监管加强已迫在眉睫 ,那么无论是平台、从业者还是藏家都需要对现行监管、后续监管可能的方向以及合规的发展路径有所了解。

其一是防范炒作风险。

早在此前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时,“防炒作风险”便成为数藏行业的首要动作,头部平台纷纷对数字藏品交易行为划定红线,把数字藏品二次交易与虚拟货币交易同归为违规行为。

按照数字藏品此前的发展路径看,艺术IP是数字藏品的创作主流。可是艺术品本身存在二次乃至多次交易行为,其二级市场亦是受到法律认可,在保证流通性的同时使艺术品的价值得以被衡量,还需被一定宣传功效。

那为何数字藏品的流通却被视为洪水猛兽?

对此,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在数字藏品如何“守正·创新”规范发展研讨会上表示,金融化并非是数字藏品真正的问题,传统的文化、艺术资产都存在金融化,国家还有文化金融的概念,这说明金融化本身并没有问题,最大的问题是金融价值不能对应实体价值所发生的虚拟化。

这也与此前新华社针对数字藏品的社论中提到的以虚附实的概念相合。

其二是准入门槛。

数字藏品是依托于区块链、云计算等高新技术以及创作者的奇思妙想而生成的,除了艺术审美因人而异外,技术条件便是第一道准入门槛。此前引爆行业的光艺数藏便存在实际未应用区块链技术、无清晰知识产权授权链路、藏品未上链确权便发行流通等问题。

此外还有对应经营资质要求,例如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等。参考近来新兴的新能源汽车、电子烟等行业,数藏行业后续很可能将推出更为细致且精准的对应行业标准以及准入,平台成立需“持证上岗”。

其三是与实体相结合的发展路径。

数字藏品作为NFT的本土化尝试,除了催生了文博艺术类数藏以及营销应用外,部分平台以及藏家仍旧沿袭NFT早期的路径与模式,而这恰与虚拟货币一脉相承,脱实向虚的路径导向下,数字藏品炒作便只能是题中之义。

但是海外的NFT发展已逐渐脱离币圈思维,比较典型的便是NFT头部蓝筹BAYC,其赋予持有者的会员、收益共享、商用等权利以及连接好莱坞推进电影拍摄等IP增值动作,都是与实体相结合,与虚拟货币路径截然不同。

海外NFT完整的产业链路无疑值得国内数藏借鉴,近来行业内也刮起了出海之风,在文化出海的宏大叙事下,数字藏品仍大有可为。

只是,监管以及发展路径变动对行业的影响短时间内应不会重塑行业生态。数藏之家认为,包括藏家在内的上下游都需要为此早做准备。整个行业面目一新,恐怕是一段时间后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