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节败退,理想王者Libra现实历险记

作者:Rachel,来源:鸵鸟区块链


11月27日,几近消声半年后,Libra再次出现在大众视野。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参与Libra项目的三名相关人士表示,Facebook计划最早在2021年1月以有限形式发行加密货币Libra。确切的发行时间点要取决于何时通过瑞士金融市场监管机构(FINMA)的支付系统执照申请审核,但预计最快应该能在1月拿下。

值得注意的是,Libra将以有限方式推出。其中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最初只会发行锚定美元的单一货币,锚定其他货币和锚定一揽子货币的Libra则会在之后推出。

对于,Libra的最新消息,FINMA方面并没有进行任何回应。

而12月1日晚间路透社报道,Libra已更名为Diem,旨在通过强调项目的独立性重新获得监管部门的批准。随后Libra的官方渠道介绍显示已全部更名为Diem。Diem负责人David Marcus也转发更名推特称,虽然Libra更名Diem,但是其任务并没有改变。对于Libra的推出日期,David Marcus之前曾多次声明,无论监管结果如何,Libra都将会在2020年正式上线。

来源:推特


只是更名?为何更名?


Diem协会首席执行官Stuart Levey强调,此次更名是为了强调一个更简单、更完善的结构,即最初的名字Libra与该项目的早期版本联系在一起,但各国监管对于该项目的态度都不太友好。Diem在拉丁语中是“day”的意思,Diem现在的目标是推出单一美元支持的数字货币,这一点与此前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内容吻合。

综合Diem的表态,此次更名意图似乎很直接明了,强调项目的独立性,弱化Diem与Facebook之间的联系,以此减少来自监管的压力继而尽早顺利推出Diem。

未来Diem将继续追求建立一个安全、可靠且合规的支付系统,服务全球个人和企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之前Libra允许任何人加入其网络,目前该计划已被取消。

更名一事或是早有预兆。在今年5月26日,Facebook已经将Libra的钱包供应商Calibra更名为NOVI;10月26日,David Marcus发推宣布Libra进入发展新阶段;11月26日,当时Libra协会宣布聘请前美国货币监理署(OCC)高级律师Saumya Bhavsar担任其支付子公司Libra Networks的总法律顾问,协助Libra Networks启动和管理合规支付系统。Bhavsar曾在多国监管机构任职,对于处理Libra与监管方面的关系自然助力不少,在此之前,今年已有2位政府官员加入Libra,帮助其处理与监管的关系。

经历了最初的伙伴逐渐离队、世界各国监管层联合打压、修改发布白皮书2.0、更名……挣扎博弈一年多之后,终于看到了曾经的Libra将要面世的希望之苗。

而如今的Diem早已不是当初意气风发誓要颠覆全球金融货币体系的理想主义者Libra了。


顽强抵抗2019


2019年6月18日,全球社交巨头Facebook正式发布Libra官网和白皮书,高呼改变当今世界金融体系,实现金融普惠。本以为是一年猜测尘埃落定,原来一切才刚刚开始。在震撼世界的同时高调的Libra引来了全球监管层的质疑和压力,Libra站上风口。

最初Libra白皮书中,这是一个被设计为与多个国家货币挂钩的全球稳定币,其使命是建立一个简单的全球货币和金融基础设施,为数十亿人提供支持,透露出Facebook挑战现有金融体系、跨境支付体系的蓬勃野心。

基于Facebook的强力支撑,带着光环的Libra被视为“牛市之光”。然而牛市没有来,对Libra的漫天批评和监管抵制,已经让Libra难以前行,惨遭全球监管围剿。

白皮书发布当日,美国国会议员公开表态要求暂停Libra开发;一个月之后,美国国会连续两日举办听证会,Facebook因为Libra再次遭到国会围剿,就Facebook保护隐私性,Libra犯罪性、去中心化、是否会威胁原有金融体系展开讨论。

而在听证会之前,Libra就已表态对监管层的半妥协。听证会中Libra负责人David Marcus也表示,在Facebook完全解决监管顾虑并获得适当批准之前不会推出Libra,但是并未有任何要改变Libra的想法。

Libra最初28个成员

基于监管一直不变的严苛态度,Libra协会成员也在10月开始相继选择退出。

就在10月4日,Libra协会发布首个项目路线图,同日PayPal第一个宣布退出Libra协会。同月,Visa、万事达、Stripe、Mercado Pago、eBay和Booking Holdings也选择退出Libra协会,2020年初英国电信巨头沃达丰选择退出Libra协会。虽然巨头们考虑退出对Libra的发展存在一定打击,但庆幸的是不管是机构还是用户对于Libra的热情始终还在,压力与动力并存。

10月24日,美国国会再次举办听证会,这次是扎克伯格亲自出席面对监管质疑,为Libra再一搏争取监管信任。虽然这次听证会并没有给Libra带来太大的转机,但是扎克伯格抛出“Libra不做,中国央行数字货币会做”的言论,成功引起了议员对数字货币的重视,转移掉一部分对Libra的过度关注。可以说后来全球各国央行都开始研究开发CBDC要归功于Libra的出现,危机意识促使政府不得不考虑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一场全新的货币竞争已经开始。

在这次听证会之前,将近4个月内,美国与Libra有关的听证会就举办过10多场,而Libra发布白皮书之后没有丝毫实质性进展,还要面临各国监管不断施压,合作伙伴接连退出,来自全球政府的反对声音,层出不穷。

七国集团(G7)的一份声明草案中曾表示,全球七大经济体(美国、加拿大、日本、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的金融领导人将在接下来的会议上反对Facebook推出Libra,直到其得到适当监管时为止。

无论是美国还是其他国家的严厉抵制,与Libra背后的Facebook存在直接联系。如果Facebook的25亿用户为Libra输送引流,那么Libra可能会对美元的主导地位构成真正的挑战,同时Libra又致力于改变跨境支付格局,自然影响到其他国家的利益。

既存在冲击主权货币地位的风险,又具有重塑货币霸权地位的可能,Libra的艰难境遇是一出生就注定的。曾经有人预言,Libra甚至可能永远都无法问世。《乔布斯法案》之父David Weild之前也曾表示,当他第一次听到扎克伯格的倡议时,他就知道政府会马上就会介入,果不其然,白皮书一发布即被叫停。

2019年Libra在全球政府严管之下,被搁浅了,不过所幸是Libra协会并未对Libra的规划、目标有过改动,始终处于与监管的周旋博弈之中。


试图妥协2020


2020,命运多舛,Libra开始选择退步。

今年Libra有两个较大的时间节点,第一个就是文章开头提到的更名一事,这或许为Libra的早日面世提供了一丝可能;另一个大的时间节点就是今年4月Libra发布白皮书2.0。

发布Libra 2.0之前,今年3月就有人爆料,Facebook及其合作伙伴正在考虑重新设计Libra,将Libra重塑为一个可以使用多种代币的支付网络,以改善全球监管机构的态度。其中这些代币可能包括由各国央行发行、由美元、欧元或者其他货币支撑的代币。

4月16日,Libra官方发布白皮书2.0版,这是自去年6月发布Libra白皮书后最大的一次更新,主要有四项关键更新:1. 新增单货币稳定币,原先设计的多币种稳定币将变为由这些单币种稳定币支撑的新代币LBR;2. 以稳健的合规框架提高Libra支付系统的安全性;3. 放弃将来向无许可系统的过渡,同时保持其主要的经济属性;4. 在Libra储备资产的设计中搭建更强的保护措施。

从最初一篮子货币支持的合成代币,到由多个相应法定货币支持的单一稳定币,很显然,Libra最初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的愿景已难以实现,已全面靠拢美国监管要求。Libra 2.0转变为现有法币的数字版,这也就避免了成为各法币的众矢之的。

Libra协会副主席和政策交流总监Dante Disparte之后在一次公开发言中表示,目前Libra发展重点是网络升级和开发锚定单一货币的稳定币,但是并没有完全放弃锚定多种货币的Libra 设计,而且在积极尝试监管机构沟通。

从此次更名可以看出,白皮书2.0发布以来的半年多,Libra依旧没能改变监管的看法。更名后特地强调,Diem现在的目标是推出单一美元支持的数字货币,选择锚定美元的Diem,不仅仅是现有美元货币主权的衍生产品,更具有当前美元所不具备的天生强穿透力,Libra终究变成美元增强国际霸权地位的工具。

必须承认的是,Libra始终难以面世,一家评级机构报告称公众已经在对Libra失去兴趣,85%的美国公众对Libra不感兴趣。Libra如果还是长期不能推出,很难保证公众能够保持最初的热情。

至此,Libra的故事讲完了,接下来想象留给Diem,未来与监管的对峙应该依旧激烈,监管鸿沟依然横在眼前,难以逾越,还看不到Diem的清晰出路。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