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藏品:跑赢倒闭,吃到红利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2年5月22日,数字藏品平台数量已经超过421家——而在2月份,数藏平台还只有100余家

平台及藏品发行量暴增带来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相比2022年2-3月,数字藏品市场情绪开始明显疲软,iBox、唯一、幻核等一批头部平台的藏品“行情”开始持续阴跌,“某平台跑路”的声音开始如暴雨前的燕子一样在市场上空盘旋,许多中腰部平台甚至撑不到二级转赠开启,就直接“跑路”。

从2021年到现在,整个数字藏品行业上演的是一出爱斯基摩人猎狼的故事:

刀刃上包裹的血块(行业的红利)已经舔舐殆尽,继续舔下去,最后只能血枯而亡。

如果说是炒家让数藏行业乱起来,那这一说法并不恰当——因为炒家能发展到完全支配一个行业,没有平台甚至巨头的市场情绪传达,是做不到这一步的。但也不能将问题完全归结给平台——炒家来回倒卖,平台只是牟利,市场经济之下,无可厚非。

但在政策当头的时候,纠结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市场的手看不见,但政策的手看得见,不仅看得见,还很有力——平台炒家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2022年5月22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印发了一份对与数藏行业有历史性意义的稿件——《关于推进实施国家文化数字化战略的意见》。

文件中提到了几个重点:

1.鼓励多元主体依托国家文化专网,共同搭建文化数据服务平台。

2.加快文化产业数字化布局,在文化数据采集、加工、交易、分发、呈现等领域,培育一批新型文化企业,引领文化产业数字化建设方向。

3.提供文化资源数据和文化数字内容的匹配交易、支付结算等服务”并“支持法人机构和公民个人在文化数据服务平台开设数据超市,依法合规展开数据交易”

火讯财经为此专访了五位专家,有兴趣的看官可以去参阅5月23日发布的文章《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重磅文件!数字藏品迎来政策红利期?

五位顶级专家有三个非常统一的意见:

1.针对数字藏品行业的具体监管措施,近期就会到位。

2.《意见》的发布意味着在数字藏品、元宇宙+数字化文化等领域将会有国家队入场

3.关于数字藏品的二级市场,必须由持牌机构和类持牌机构,如证交所和文交所来主持,在国家监管的统一平台上进行。

用其中一位专家——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申诉委员肖飒律师的话来说就是: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业务属于持牌业务,并不是寄售平台、发行平台自己或SPV公司就能够做到的。

山雨欲来,吹的究竟是什么风?单纯从市场角度出发,行业是否已经来到假性存量竞争阶段?倒闭潮,是否就在眼前?数藏平台,要如何度过这场危机,成功进入下一个指数级增长阶段?

为了探寻酝酿中的危机核心,火讯财经专访了多位数字藏品行业的资深从业者。

他们将从局内人的角度出发,解读关于假性存量竞争与倒闭潮的一系列关键问题。

 【壹】

危机成型

用户增速放缓,倒闭潮将至

1.数字藏品行业是否进入假性存量竞争阶段?

龙典(火讯财经创始人、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

“目前确实存在这样的迹象。过去无论什么平台,只要推出藏品都需要用抽签等方式来控货,然后秒光。但现在从整体上来看,平台的数量和藏品的数量已经爆发式增长过程当中。甚至于有一些头部平台出现了滞销的情况,即使免费送,可能都很难秒光,需要长达半个小时乃至一个小时才能送光。”

付圣强(造浪元宇宙首席执行官、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

“是,数字藏品市场目前还没有进入真正的存量竞争,也就是正在“假内卷”。虽然近两个月整个市场爆发式增长,不管是大的机构还是企业都在入场,这个行业目前还属于早期,但早期阶段即将过去。如果用分母和分子来对比平台和用户,目前的情况是分母的增速大于分子的增速,新用户入局的速度正在放缓。下一个群雄割据的时代,真正的用户(非炒家)将呈指数级增长。

双方都认同当下在这一阶段,行业新用户增速放缓的事实。按照市场规律来看,在新用户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平台持续增长,供需平衡将立刻被打破。”

2.数字藏品行业平台倒闭潮是否将成为必然趋势?

龙典(火讯财经创始人、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

“数字藏品行业一定会面临一个大规模的淘汰和倒闭的局面。以史为鉴,过去的很多行业都经历了大规模倒闭的过程,从最初的几家然后到最最中间的几百家,然后在最后到千团大战的这样一个局面,最后留下来的一定是少数。无论互联网中的哪一个赛道,都存在这样一个发展的曲线。”

付圣强(造浪元宇宙首席执行官、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

“我认为,平台的终局都会出现马太效应,头部平台的边际成本一定比头部以下的低,所以一定会有大批腰部以下的平台倒闭或者转型。
一面是政策的压力,一面是行业的竞争,数字藏品行业的第一波大潮,终于到了退潮的时候。”

【贰】

跑赢危机

平台苦练内功,行业严守底线

1.平台如何跑赢危机?

龙典(火讯财经创始人、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

“平台应该关注的是藏品的质量藏品。藏品之所以能称得上藏品,那一定是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如果经不起时间考验,随便发几张图,粗制滥造,那一定不可能在市场的潮流当中留下来,粗制滥造的一定会被淘汰掉。”

付圣强(造浪元宇宙首席执行官、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

“作为平台,首先需要规范,在现行的法律法规框架里经营,其次是与用户一起,共同创造,共享行业发展红利,不断提高标准,建立标准。”

2.什么藏品,会在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

龙典(火讯财经创始人、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

“一定是能够历久弥新,通过精心制作完成,能够达到艺术品级别的标准,以及一些顶级 ip。只有藏品本身能够做得脱颖而出,独树一帜的藏品才会有价值,平台才能有生命力。我们看到目前的大多数藏品,都是自己画一画,发一个JPG的图片,随便编个故事等。这种都是不靠谱的。
所以, 要想在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一定是要具备创新性,作品本身要有艺术性,能够历久弥新,能够在下在一个周期中存续。”

付圣强(造浪元宇宙首席执行官、中信出版社《数字化引擎》作者):

“我们坚信,真正的“数字藏品”,它能够穿越历史,经历时间的洗礼,赋能不断增加,价值愈发坚挺,百年后依然闪耀。以造浪推出的版权品“浪仔”为例,一万个每个都不一样,长期经营这个IP,联合用户一起生产内容,后续支持商业化做联名,类比传统领域的米老鼠。只有价值的结晶,这才能被真的称之为“藏品”,也能从这个时代脱颖而出。”

一土昊(星愿航天创始人、星愿宇宙创始人):

“优秀的藏品的定义就是:设计+持有赋能+可消耗

从IP设计的角度上应该从美学角度提升人们对美的向往,一眼看过去就很美。美到每一处细节里。

美是外在的,赋能就是IP的内核,价值的体现。比如星愿宇宙发布的每一款数字藏品都带有一些可以参与航天事业的属性,把自己的名字、照片、纪念品发上太空,甚至命名一颗卫星。

消耗则是藏家对藏品价值的认定,比如映客直播用价值2万元的APP钻石来跟藏家置换星愿宇宙创世藏品,有人愿意换,有人不愿意换,这都是取决于藏家自身对藏品价值的自我估值。”

【叁】

拥抱机遇

下一个指数级增长时代即将来临

之所以说,数藏行业处于“假存量竞争”、“假内卷”阶段,是因为数藏行业现阶段用户群体,相对于我国5.5亿人的85后人群来说,实属沧海一粟。

政策也好,倒闭潮也罢,在清退行业劣币的同时,也会将行业引向健康发展的道路。

行业如何拥抱下一个指数级增长时代?

史兴国(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国家科技进步奖获得者、Hyperchain超块链创始人、历任中科红旗Linux公司副总裁、中科院软件所互联网实验室前总工程师):

通过对目前已出台的,涉及数字藏品行业发展的政策分析,我们可以得出,政策除了在加强数字化基础设施方面将作出进一步要求以外,更是肯定了文化数字化的生产消费、协同互通、交易和创新,鼓励文化机构转型,鼓励包括金融和资本层面的多方参与,这意味着文化产业的数字化未来获得了国家层面的重视。
数字藏品行业要拥抱政策和行业发展红利,那就要在国家总体文化方针的引领下有序发展,以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为目的。数字藏品作为数字文化的一部分,应当把握好自己在产业中的定位,充分发挥要素作用,为国家文化建设添砖加瓦。

吴俊杰(哈工大(深圳)区块链发展研究院数字经济研究员):


目前的的战略级政策,我们可以将其视作为国家支持数字藏品行业发展的一个积极信号。细化到数字藏品市场来看,并没有完全限死数字藏品二级市场的意思。所以行业要提前严格地将数字藏品约束在商品属性范畴,以适应未来的监管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