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艺术家Guoooooog:元宇宙让加密艺术家可以不间断地创作

采访/写作:方沁雨

Guoooooog,新锐的加密艺术家,曾从事博物馆设计、舞美设计、艺术展览设计等工作十多年,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艺术硕士。

在接受元友荟《元连线》采访时,Guoooooog表示,从传统艺术家转型到加密艺术家的路上,遇到最大的阻力是零基础自学编程,而加密艺术要求艺术家既有专业能力又具备编程能力。

“我认为加密艺术放到元宇宙里实现,可以让作品被不间断地创造,而艺术家的‘镜头’将不再具有攻击性。”Guoooooog说。

目前他已经在市场上推出两个NFT系列的作品,《抢NFT》和《时间戳/Timestamp》,用于探讨人性和情绪。

以下为内容专访:


一、元宇宙需要画廊这桩生意


元连线:我和您是在一场元宇宙话题的讨论会上相遇。在您看来,元宇宙、NFT和加密艺术有着怎样的关系?

Guoooooog:我认为元宇宙是NFT的基础设施,而NFT相当于是元宇宙的一个子类目。

加密艺术如果放到元宇宙中实现的话,有助于艺术家进行持续创作,物理世界的很多束缚不再是障碍。举个例子,当一个艺术家在物理世界进行创作和人打交道时,特别是社会性实验创作、行为艺术等,对方可能并不想参与你的创作,而在元宇宙里艺术家可以变成摄像师的镜头,但这个镜头不再具备攻击性。

元连线:在那场讨论会中,主持人认为硬件不是元宇宙体验的充分条件,因为二维三维是用户的选择。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Guoooooog:我对这个观点持保留意见。实现元宇宙还是需要硬件,硬件不仅仅是视觉,还有味觉、触觉、体感等。有硬件基础,才有可能达到物理世界的感受,甚至超越物理世界。这不仅仅是二维还是三维的选择。

元连线:预测2022年国内艺术行业与元宇宙结合的趋势?

Guoooooog:可能物理世界的演唱会、音乐会、话剧、艺术展览等会在元宇宙里举行,现在虽然已经有了,但非常雏形,没有达到很好的效果,下半年可能会好一些。有一些做话剧、实景演出的朋友会咨询我如何与元宇宙结合,我认为在元宇宙这个虚拟空间的体验感要着重于互动性上,更多地开拓物理世界无法实现的部分,这正好又是元宇宙最大的优势。另外我认为艺术画廊和元宇宙结合是有空间的。

元连线:我记得您说过画廊这个模式在元宇宙里面会行不通,为什么现在观点发生了改变?

Guoooooog:我现在不这么认为。画廊相当于中介,在很长一段时间不可能消失。艺术家就算进入加密行业规模化发行自己的作品直接交易,也绕不开一个发行、推广、运营、销售的问题,而艺术家精力有限,做不到又做研发又做营销。如果画廊搬到元宇宙,画廊的角色相对于物理世界会有所调整,但是扶持艺术家,帮助艺术家运营的功能属性还是不变的。


二、传统艺术家转型加密艺术家难点在于编程学习


元连线:我知道您有在做NFT项目,可否介绍一下?以及当前的工作重点、今年的目标。

Guoooooog:我现在做三个不同类型的作品系列,第一个是《时间戳》系列,延续的是我每天爆一个气球的创作思路。在之前的基础上继续探索,并提取气球、激光、爆炸、矩形等元素进行再创作,把那种紧张的危险感通过代码视觉化呈现出来。

Timestamp-部分截图

第二个是《剧场》系列,才刚刚开始。这个系列是情绪相关创作,不管加密艺术还是传统艺术,作品主要是想给人带来一种情绪,情绪分视觉、触觉、听觉和味觉等,是感官层面的。

Theater-Awake#6-视频截图

第三个系列是《加密文本》,我已经创作了《抢NFT》这个系列,就是把我抢NFT的体验写成诗,再用代码的形式视觉化呈现,把互动放到twitter上让大家评论,再从评论里随机摘取内容进行二次创作。

CryptoContext系列之《抢NFT》-视频截图

"CryptoContext" series of “Comments of Grabbing NFT" #arain-视频截图

最近我主要是在更加深入地了解加密社区,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想什么,以便后续创作。

至于今年的目标,我希望继续完善我的系列作品,并得到大众的认可。

元连线:您这段时间的学习有什么感受?

Guoooooog:对我来说,互联网上的学习非常碎片化,没有体系。但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种子,碎片化的知识会成为种子的肥料,然后成长。在互联网上主要是获取素材,但这其实挺累的,因为有很多东西是没有用的,所以会浪费大把的时间。而对于一个全新的领域,这样的过程是必需的,我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接触最新的讯息、整理并从中获得有价值的知识,然后不断去验证,不断修正,从而形成自己的系统,这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

元连线:我知道您现在做的工作和以前的工作很不同,可否具体展开聊聊不同之处,最大的阻力,以及解决方式?

Guoooooog:进入加密世界后发现很多原来的方法已经失效。加密艺术是另一个领域,必须学会代码。这个时代的生产力就是代码。因为我是文科出身,不是计算机专业,学起来确实比较困难。

解决方式就是以创作为基础,我先构思好要创作一个什么形式的作品,以此去找相关的代码视频教程看,但问题是这些教程会涉及很多代码知识,还是看不太懂,后来我的解决方法是将代码的每一个命令都切碎,每天攻克几个,这样就学得快了。

元连线:这会使你感到难受,为什么还要坚决加入加密艺术潮流?

Guoooooog:因为加密艺术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艺术,现阶段进入的话还有很大的开拓空间。


三、最关注的领域是生成艺术,最欣赏的艺术家是PAK


元连线:您关注的加密艺术家有哪些?为什么?

Guoooooog:第一个关注的艺术家是Matt Kane,近期在ArtBlocks发布的作品《Gazers》,提取了加密市场中大家经常用的一个词”TO THE MOON“,用月亮和时间的概念进行创作,用代码生成了各种不同造型的月亮,而且像人类文明一样一直在进化中运动。以月亮作为隐喻,凝视月亮就像凝视加密市场的各种现象一样,也许可以让观者进行深度思考。Matt Kane在发行作品前还制作了一段关于这件作品的视频讲解,也是很用心。

第二个关注的艺术家是Steganon,他新创作的作品《Autology》在探讨编码与解码、编译与反编译、格式间的转换等,生成的图像反而不是那么重要了,作品探讨的不再是视觉上的事情,而是代码本身被代码解析的问题。

我特别想提的是PAK。他兼具艺术家和程序员的身份,这样的艺术家比一般艺术家厉害。PAK的作品具有交互性。最近他推出的NFT作品《Censored》带有斜杠就意味着Assange还在蹲监狱,而斜杠消失就代表阿桑奇刑满被释放。我觉得这样的作品很有意思。

元连线:您最早什么时候关注NFT赛道?有什么契机和具体事件使得您决心进入这一行?

Guoooooog:去年3月,Beeple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被拍了6900万美元左右,这件事在艺术圈引起了轰动,我看到很多朋友都在讨论,我觉得挺好玩。4月份的时候,参加了BCA举办的一个加密马拉松活动,邀请曹寅、REVA、唐晗等人过来分享,这个时候我对NFT了解的相对深入了一些,才开始慢慢进入这个行业。

元连线:我知道您自己也投资NFT并且小有心得,具体来说买过什么?有没有什么心得?

Guoooooog:主要是两大类,一类是投资,主要是PFP头像类。另一类是兴趣,就是自己关注的生成艺术。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Rivermen河里人,因为这是我买的第一个NFT项目,是开盲盒形式开出来的。

其实我买的很多生成艺术类NFT是我比较喜欢的,反而没有亏钱,还有赚到。而为了投资去买的,有一些已经归零。

再就是生成艺术类NFT跟PFP头像类NFT投资逻辑很不一样,PFP类要快进快出,而生成类NFT要选自己喜欢的。当然如果有幸运的话,你买到1个稀有款就能挣很多,我当时买的一个NFT还不错,比较幸运,收益颇丰。

元连线:您说艺术家在这行也不得不成为KOL,这是否是web3.0的趋势?对于艺术家的您来说有什么思考?

Guoooooog:是的,这个行业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大家都在说去中心化,但KOL其实还是很中心化的,我觉得未来Web3.0应该更多属于创作者经济。现在你作为一个创作者也好,用户也好,你所有的数据基本上都在大厂手里,未来应该在区块链上,相对来说这些数据都是你自己的。

正如安迪·沃霍尔所言,每个人都能出名15分钟,如果在这个圈子里你持续提供的价值、输出的价值能够被大家认可,大家可以看到你,这比传统领域来得更快。

栏目介绍:《元连线》,元宇宙垂直媒体“元友荟”针对元宇宙创业精英推出的人物专访栏目品牌,主理人为财经媒体人方沁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