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步始末:收割1.2亿下沉市场用户,然后金蝉脱壳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10月20日,趣步APP更新版本为“赞丽生活”,宣称以扶贫消费为导向。

关于趣步,想必各位朋友应该都还记得。

2019年凭借“走路即挖矿”的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概念,迅速收割下沉市场1.2亿用户,并涌现出了一大堆仿盘。

趣走、趣赚、趣步行,走路赚钱、没白走,步多多、走多多,步步有奖、步步挣……

突然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趣步,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震惊。

让币圈震惊的是,趣步发行的虚拟货币GHT,用户量都超过了比特币。

让互联网圈震惊的是,在互联网产品的获客成本已经高达上百元的今天,趣步的每个注册用户却需要交1元钱,而趣步号称有1.2亿用户。

趣步也成功地让监管层震惊,这不是传销、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么?于是2019年10月份,趣步被立案调查。

但趣步并未就此落幕——不仅有无数个“趣步系”项目起来了,而且趣步也保持猥琐发育并换了个马甲卷土重来。

链茶馆与你一起探究趣步这两年,“走路即挖矿”的马甲前后的故事。

前传——自己都没想到这么火

在外界看来,趣步发展之迅速以及火爆,来得很意外。

其实,趣步老板也是这么认为的。

否则的话,2018年6月,湖南趣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时,叶壮和郑阳一定会通过复杂的股权魔术隐身背后,而不是让自己直接曝光在工商资料里。

趣步的法定代表人是叶壮,此前曾开过钢材店、生鲜店、单车行等,单车行因经营不善而倒闭了。

作为趣步的灵魂人物的叶壮,背景与区块链甚至互联网可以说毫不相关。

但他的一篇《趣步:想为你窃玉簪》的文章中有介绍他与趣步,也大致能勾勒出过往经历。

叶壮最初从医,但因为不想过一眼看到头的日子,就南下广东。

先学“电脑”,修过取款机,后来又奔赴上海学习“网络”,修过路由器,还有创业开皮包公司,应该是赚了一些钱。

再后来又辗转长沙,“玩过户外(开一家单车行),干过农业”,总之是体会到了创业多艰。

直到2018年,叶壮的茶友们都在谈论区块链,他也开始去了解区块链。

“学着学着,我意识到,这也许是我人生当中最后一次让我动心的机遇。我想我必须干点儿什么。”

那么干点什么呢?

线下流量。

经过四个月的策划,叶壮开始搞趣步,设计了以走路运动为方式的零成本圈粉模式。

在叶壮的设想中,获取流量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要让百万商家入驻,最后引导粉丝进入商家店铺完成转化和交易。

说实话,叶壮设计的这套模式以及愿景,既不互联网,也不区块链,甚至也不够创新,就是一个泛滥的“共享经济项目”的通用模板。

当时已经有无数个三四线城市的中小资金盘在讲类似的故事了,只不过圈粉的方式各有不同——

有优惠的加油卡,有能让人力气变大(并不)的量子能量产品,有手续费能兑换产品的POS机……

当然这些都没有“走路赚钱”来得直接,直接到都超出了创始人的预料。

正传——不崩盘是架不住韭菜多

趣步的注册用户数是呈指数级增长的,1个月就破百万,之后过千万、上亿全在一年内就完成了。

一度是AppStore生活榜第一,总榜第二。

趣步的模式很简单,花1元钱注册,然后每天走4000步就能赚糖果(多走的步数不算),然后糖果可以兑换商品。

这看起来是项目方赔本的买卖,按照互联网运营的经验,一定会被羊毛党给薅死。

我们不能以“经济理性人”来假设资金盘的用户。

没有比羊毛党更理性的“经济理性人”了,但趣步“走路运动”的方式,劝退了大量零撸的羊毛党,而且就算撸下来也没有几毛钱。

所以剩下来的都是想赚大钱的小韭菜。

因为糖果有价值且价格浮动,所以为了获取更多糖果,就需要用钱来糖果,然后再用糖果来买任务卷轴。

说白了买卷轴就是质押挖矿,更直白一点就是给平台借贷。

还有更零成本的方式,那就是拉新用户,然后说服新用户买任务卷轴……

所以很多人开始向身边亲友推广趣步,比如在自己的婚礼上挂出趣步二维码,邀请出席的亲友注册……

还出现了专业的地推团队,用户自掏腰包雇佣团队来穿上趣步LOGO的服装,摆摊设点拉人注册。

虽然趣步后来被人民日报、焦点访谈点名,并被长沙监管部门立案调查,但趣步并未受到多大影响。

趣步的应对方式是——注册地迁往重庆,所以跟长沙监管部门没关系了……

并且趣步确实没有直接收割用户,而是中间还隔了一层虚拟货币,并且趣步并没有像PlusToken那样卷钱跑路,而是今年突然暂停了新用户的注册。

照理说资金盘猛刹车,应该是要崩,但趣步不是。

为了让盘继续下去,趣步的存量用户们开始购买卷轴,然后等待下一个周期(90天)更多的糖果。

只要盘不彻底崩掉,就不算割韭菜。

后传——金蝉脱壳

10月20日,趣步APP更新版本为“赞丽生活”。

其实与其说是换了个马甲,不如说是金蝉脱壳。

赞丽生活是一个承接了趣步数据的新的资金盘,并重新开启了新用户注册。

那为何会有人愿意接盘这么大的迟早要爆的雷?

第一是趣步的用户量够有吸引力。

趣步号称注册用户达1.2亿人,去除夸大的水分,趣步的月活也在百万级。赞丽生活官方预计到今年年底,APP月活跃将达到300万。

第二是接盘者找到了去除泡沫的密码。

赞丽生活宣传的是扶贫消费,号称努力营造参与消费扶贫、购买扶贫产品的良好氛围。

说白了就是引导用户最后把糖果兑换产品。

比如一台标价4880元的空气净化器,出厂价可以是380元,一双标价298元的运动鞋出厂价可以是38元,至于美妆护肤品的利润空间就更没边儿了。

总之赞丽生活的这种方式,比粗暴跑路的PlusToken靠谱太多了,用钝刀子割肉割到用户麻木了最后可能也就真的没什么雷了。

只不过赞丽生活接盘趣步,原本是想再赚一笔的,能否如愿我们拭目以待见证奇迹。

关于趣步的故事结束了,反正是与叶壮和郑阳没关系了。

与此同时,还有无数个趣步系的资金盘在兴起。

比如我有个一个朋友,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搞一个趣啪……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