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V神点赞,帮黄立成操刀区块链项目,Wilson Huang 创办Steaker让交易更容易

在加密世界的时光轴上,2014年是值得载入史册的节点。

这一年,年仅20岁的Vitalik在Bitcoin Magazine杂志上发表了以太坊白皮书,首次从区块链基础协议上改进比特币技术,为区块链2.0时代打开了一扇门;这一年,世界最大比特币交易所Mt.Gox被黑客攻击,丢失85万枚比特币;这一年,BTCC联合创始人杨林科因比特币币价大跌宣布退出行业……

彼时,加密货币的秩序尚未建立,如今大家眼中的行业老炮还只是探索新世界的“五月花号轮船”上的乘客,寻求“自由的新天地”。彼时,20岁刚出头的Wilson Huang也踏上了这艘新时代巨轮,头顶着名校计算机学霸的光环,告别了传统金融和巨头的橄榄枝,义无反馈的冲进加密浪潮。

如今回头再看,这样的选择,让Wilson这样的90后先锋们创造了更大的可能性。

计算机学霸结缘加密货币

“虽然是学计算机,但我一直对金融和投资感兴趣。”Wilson Huang在接受PANews的专访时说道,这样的技术专业背景和对另类投资的敏锐度也为他All In加密世界埋下伏笔,让这位台湾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的学霸在首次接触比特币后跳入加密货币的“兔子洞”。

据Wilson Huang介绍,彼时他正在读大四,对金融和程序交易都很有兴趣,后来自己的一个研究课题和正好区块链技术相关,也因此认识了比特币,并开始深入钻研其中的技术,这一钻研就钻研到了硕士。

和很多人一样,Wilson Huang对比特币的认识也经历了从“投机”到建立共识信仰的过程。在初次交易比特币时,Wilson Huang称自己散户心态:“我第一笔比特币买入价是225美元买的,结果只过了7天,就涨到了350美元,我当时被这个涨幅吓到了。”获利颇丰的Wilson Huang选择抛售比特币,但他没想到币价很快来到了500美金,极速的涨幅让他按奈不住内心的焦急,选择了再次进场,没想到回调也接踵而至。“赚一下,赔一下,根本拿不住,就跟‘韭菜’一样。”Wilson Huang笑道。

2014年,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火热,一些山寨币也开始出现。“染色币”的研究也逐步进入人们的视野。出于对区块链技术的热情,Wilson Huang和研究所导师一起进行了染色币技术开发。

“染色币让每一种资产都有自己的编号,然后记录在比特币的UTXO上,通过UTXO上的记录,就能识别出对应资产。”Wilson Huang解释道,但彼时由于整体技术不成熟,每个染色币都需要特定的客户端,因此将比特币分叉后,他们开发了自己的代币钱包,并作为案例和某上市公司进行合作。

虽然染色币风靡一时,但比特币代码的瓶颈和出块速度的限制让染色币无法适应灵活多变的资本市场,也无法应对高频的交易环境。以太坊出现后,ERC-20协议代替了染色币发行方式,让其彻底退出加密世界的历史舞台。

初识Vitalik,操刀秘银独当一面

虽然在大学期间结束了染色币的研究,但Wilson Huang始终坚持着自己的区块链理想。以太坊和智能合约的出现,更是让他欣喜若狂,带着对区块链的热情Wilson Huang选择继续在台湾大学攻读硕士。

硕士期间,除了钻研技术,也参与了投资交易,7美元购入以太坊,30美元时全仓抛售,而后眼睁睁地看着币价不断上涨,到200美元时,索性自己当起了矿工,从市场上购买显卡,组装以太坊矿机挖矿,还没毕业便收获了自己的第一桶金。

以太坊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2016年,THE DAO遭黑客攻击,盗走价值6000万美元以太坊代币,社区分歧造成了网络硬分叉;而不久后的2017年,ICO浪潮爆发,以太坊转账速度达到瓶颈,这个以“世界计算机”为愿景的超级网络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泥潭。

“那时候Vitalik经常来台北,和这边的开发者研究一些以太坊技术解决方案,在Beyond Blocks台北峰会上,我就直接找到了他,告诉他我想做以太坊等离子体(Plasma)方面的研究。”Wilson Huang说道。除了自己外,Wilson Huang另外两个同学也在做分片(Sharding)方面的开发工作。

彼时,以太坊等离子体(Plasma)和分片(Sharding)是二层网络(Layer 2)中最火的两个技术概念,虽然技术细节有些不同,但核心目的都是为了降低主链的运算压力,使以太坊主链能够处理更多其他事物。

交谈后,Vitalik认可了Wilson Huang的技术想法,同时创建了一个电报群组给他们提供技术资料,并向其引荐了OmiseGo项目。由于目标一致,Wilson Huang的技术小组开始与OmiseGo合作开发Plasma解决方案,并成功获得以太坊基金会的资助。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发,产品逐渐成型,Wilson Huang将其放入了Github代码库并进行开源,社群成员能够自由使用这套解决方案。

如果说和Vitalik建立联系,拿到以太坊基金资助是Wilson Huang在区块链领域崭露头角的伊始,那协助台湾中央银行旗下票据交换所搭建区块链清账系统,以及和黄立成一拍即合,联合创立区块链社交平台Mithril秘银则展现了他在区块链领域的领导力。

2017年,Wilson Huang于攻读硕士期间,同步深度参与了台湾中央银行旗下票据交换所的项目研发。“社会上每天都会有很多人办理汇款业务,或是单位给职员发薪水,银行之间也可能会有流水进出,所以央行底下票据交换所每天都会做清算工作,将旗下六十多间银行的账目理清。”Wilson Huang说道。

为了节省更多的人力和时间成本,彼时台湾中央银行决定引入区块链系统解决对账问题,而Wilson Huang则在项目中负责协助搭建工作。

同年,在17直播任职CTO的学长找到Wilson Huang问道:“黄立成想要做区块链的项目,你有兴趣么?”彼时黄立成的17直播风头正盛,超过3000万注册会员,月活高达百万以上,在亚洲泛娱乐行业拥有极强影响力。

和这位台湾嘻哈圈鼻祖见面后,Wilson Huang将加密货币行业形势仔细讲解给了对方听,从以太坊挖矿,到比特币技术发展,再到区块链行业变迁面面俱到。黄立成听后一下就确定了Wilson Huang就是他希冀完成区块链布局的那个“关键先生”,迅速将其招揽为头号合伙人。

Wilson Huang也没有辜负黄立成的期望,团队搭建、产品设计、白皮书撰写、智能合约部署、交易所洽谈等均由其领导团队完成。在Wilson Huang的产品设计中,秘银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成为用户的私有数据确权和保护中心,使数据不再被社媒平台运营者掌控,成为完全属于用户的“私有财产”,同时产品鼓励用户进行社交,当发布的内容被他人点赞或传播后,将会得到秘银币奖励。

基于黄立成的个人流量,17直播的平台导流,以及产品设计中扎实的区块链技术功底,秘银产品一经上线便火爆亚洲。Wilson Huang也获得了业内空前的声望。

从“韭菜”投资者,到量化职业玩家

作为加密货币早期的投资者,Wilson Huang享受到了丰厚的行业红利。币价的暴涨和加密衍生品的发展让他看到了这片蓝海市场巨大的潜力。期货、期权的出现,让职业交易者能够更好把控交易风险;跨市场的币价差,让流通性提供者能够获得稳定的套利利润;而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出现,则撬动着传统金融市场中的腐朽大门。

对投资有着敏锐嗅觉的Wilson Huang在这个领域中如鱼得水。周围朋友看着自己不断赚到丰厚利润时,也纷纷前来询问。

“这个领域对大众来说门槛仍旧很高,大家都听过比特币、DeFi,但是下载钱包,保存私钥对他们来说都太困难了。虽然我们有透过撰写文章,开设课堂来做市场教育工作,但仍需要时间。”Wilson Huang无奈说道。

2019年,随着加密货币市场的持续低迷,各类代币资产流动性将至冰点,业内借贷业务、量化对冲等开始兴起。在场外资金枯竭的情况下,加密货币二级市场存量博弈成为重中之重。

作为计算机科学背景出身的Wilson Huang敏锐地察觉了这个契机,拉来了一名联发科技的分析师做加密行业量化策略研究,同时成功挖角曾经雅虎的一名技术同事,负责搭建量化交易系统,而Wilson Huang自己则负责跟踪和研究市场行为,把握β趋势。三人作为核心成员共同成立了Steaker资产托管平台。

“Makes Crypto Investment Easy(让加密投资更容易) ”正是这个新兴资产托管平台的愿景。

凭借着敏锐的市场嗅觉和扎实的量化策略,Wilson Huang带领的Steaker平台迅速开发出了几个“拳头产品”,其中高达36%年化收益的高利率理财方案和17%的浮动利率方案迅速吸引了机构和散户的目光。

据Wilson Huang介绍,17%的浮动利率方案背后的投资逻辑主要是借贷生息、市场套利等稳健型策略,而36%的高利率方案则主要基于一些独有的量化策略。稳定的服务让Steaker平台管理的资产迅速攀升,超过5000万美元,单位用户投入资产高达41,667美元。

“其实除了大众策略外,我们还有一些更高收益的α策略,但是因为高收益策略往往容量有限,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公开。”Wilson Huang坦言。除了持续研发策略外,Wilson Huang希望在未来能将Steaker平台走向DeFi化,成为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运营和服务平台。

后记

和很多闯入区块链世界的冒险者一样,Wilson Huang相信着这项技术有更广阔的未来。因为热爱,更让他工作激情满满。从稚嫩的“交易韭菜”到量化职业玩家他用了6年,这6年的沉淀与积累,使他的视野逐渐广阔,对技术和交易的思考也更加成熟。

在创办Steaker平台后,由于需要更频繁捕捉市场信号,研究市场策略,Wilson Huang每天更是工作16小时以上。频繁的会议和随时需要做的决策让他几乎没有私人时间。

“我算是一个工作狂吧。”Wilson Huang笑道。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