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 | 亿邦国际撕开巨额矿机疑案

亿邦国际的一纸诉状,让上市公司隐蔽的挖矿生意公之于众。

8 月 8 日,亿邦国际(EBON.US)在杭州举行新闻发布会上公开实名举报华铁应急,出具 100 多页材料指控对方涉嫌严重信披违规、财务造假,更暗指华铁应急董事长胡丹锋配偶利用外购服务器挖取了 4418 余枚比特币,涉嫌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

9 日晚间,华铁应急召开媒体说明会,董事长胡丹锋与董秘等人对挖矿、侵吞公司资产、财务造假等问题予以否认,并指称亿邦国际及其董事长胡东故意编造虚假信息在网络上散布,已于当日向杭州市公安局报案。

华铁应急是一家主营工程机械及设备租赁业务的上市公司,于 2015 年上市。召开媒体说明会当天,其股价一字板跌停,市值两天急跌近 20 亿。

公开信息显示,这是一场自 2018 年就已经开始的合同。

然而,从 2017 年到 2021 年,比特币及加密货币市场已经经历了整整一轮牛熊转换,比特币价格从 2017 年的 2 万美元高点,经历了 2019 年 3155 美金的低点,又在 2021 年最高突破 64000 美元。

随着比特币价格的波动与趋势,当下股票市场与区块链行业都聚焦于这场矿机之争。


亿邦国际矿机疑案始末


据公开信息整理,2018 年 5 月,亿邦国际(以亿邦通信为合同主体)和华铁应急(以华铁恒安(新疆)为合同主体)签下 8 万台矿机合同,总价为 4.03 亿元 。

亿邦国际称,在 2018 年 5 月到 7 月这段时间里,已经向华铁应急交付了全部 8 万台服务,但 2.82 亿元的尾款至今未结清。

华铁应急则公开回应,亿邦国际于 2018 年 5 月 19 日交付了的 2.4 万台矿机,并按双方合同约定,支付了约 1.21 亿元的 2.4 万台服务器的货款,但剩余 5.6 万台服务器并未交付。

早在华铁应急 2018 年的年报中,就已出现了这场纷争的苗头:

(图片来源:华铁应急 2018 年年报截图)

从双方目前公开表述来看,两者之间对于「 5.6 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矿机)是否交付」存在严重分歧,所涉金额达 2.82 亿元。

这 5.6 万台矿机目前在哪里?

从媒体在说明会上的报道中,华铁应急曾在法庭上表示,双方存在争议的 5.6 万台矿机的实际收货方是浙江纽博实业有限公司。

亿邦国际的说法则是,「在讨要货款时,被对方要求在签收单补充写上「浙江纽博」授权的字样」。

但华铁应急否认了纽博实业与自己公司的关联。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纽博实业成立于 2010 年 7 月,注册资金 1.47 亿元,经营范围包括实业投资,建筑机械安装及租赁等,与华铁应急经营范围相近。纽博实业公司成立时,一位名为「胡月婷」的股东出资 2700 万元,占总注册资金的 90%。

「胡月婷」与华铁应急招股书中实控人胡丹峰姐姐的名字相同,后被华铁应急承认亲属关系,然而 2011 年 4 月,胡月婷已从纽博实业股东名单中退出,目前在法律上,无法明确说明两者的直接关系,华铁应急也否认了与纽博实业之间关联。

(图片来自媒体报道)

8 月 10 日讯,上交所向华铁应急下发问询函。对于媒体报道称「纽博实业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胡丹峰存在关联关系,纽博实业签收的 56000 台服务器系代上市公司签收」,问询函内容包括要求华铁应急补充披露相关信息:

(1)公司与亿邦科技之间签订服务器买卖合同后,纽博实业与亿邦科技产生往来的过程和原因,以及相关交易的款项支付情况;
(2)纽博实业与上市公司及实际控制人之间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纽博实业是否代上市公司签收相关服务器。

在弄清纽博实业与华铁应急的关联之前,5.6 万台矿机货款的去向、责任与追偿问题暂时难有定论。

另一边,华铁应急和亿邦国际方面均发出各自新的证据材料,互相驳斥,两者之间的拉扯在不断升级。


2018 到 2021:踏错节奏,艰难求生?


根据亿邦国际的信息,华铁应急本应按合同约定的 2018 年 10 月 20 日支付剩余的 2.8 亿元货款。这是一个特殊的时间点。

2017 年 12 月,比特币行情走向了当时那场牛市的高潮,一度达到 13000 美元的高位。
2018 年 3 月,华铁应急以主业升级为由出全资 1.7 亿设立的全资子公司华铁恒安(新疆) 。
2018 年 5 月,华铁应急与亿邦国际签订总价为 4.03 亿元的 8 万台矿机采购合同。随后,加密市场转熊,2018 年年底比特币则跌至最低点 3100 美元,全年跌幅达高 70% 。
2019 年 4 月,华铁应急以 1228 万元转让华铁恒安(新疆)。

在签订合同及尾款支付的时间段里,数字货币市场及华铁应急发生了什么?

对于购入矿机的目的,华铁应急多次强调是为了「矿机租赁」而非自身用于挖矿,但是大量分析声音认为,从收益的角度出发,很难想象如此大批量的矿机没有被用于自身挖矿。

华铁应急当年的一则公告,似乎能够从侧面看出低迷的币价对于矿工的打击有多大:根据其公告,该公司于 2018 年合计亏损 1.1 亿。但是,其中租赁业务亏损只占很小一部分,大部分为对服务器资产的固定资产减值。

同时,该减值并不是折旧减值或对市场矿机参考价格进行减值,而是依据综合未来预计现金流折现和累积折旧进行减值测试得到的结果。根据公告,该批次服务器减值金额达到 9750 万元,残值不到该批服务器原值的一半。

这意味着,2018 年底,这批以 1.21 亿采购的 2.4 万台「云计算服务器」(矿机)的货款减值高达 50% 以上,成为了华铁应急当年亏损的决定性原因。

2019 年年初,华铁应急在回应 2018 年年报问询函时,披露了资产减值准备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至 2018 年度报告出具日,比特币价格一度跌至 3150 美元/个,上游云计算服务器购买力疲软,其市场价格也继续暴跌,新疆华铁的云计算服务器因比特币价格低于开机价,持续处于关机状态。

时间走向 2019 年,根据公开信息,1  月份,华铁应急拟将华铁恒安(新疆)作价 5975 万元转手。4 月份,再次进行资产减值,华铁恒安(新疆)又被 1228 万元的价格被转让。9月份,华铁恒安(新疆)更名浙江琪瑞,实控人已经是与华铁应急无关联的自然人。

对于这次出售,亿邦国际董事长胡东表示:「新疆华铁(恒安)2018 年 5 月购买这批矿机的单价为 5040 元/台,即便只算 2.4 万台矿机,1228 万元的出售价也意味着单价仅余 511 元/台,远低于当时的市场价。即使到今年,这批老矿机也可以卖到 2000 元/台。」

无论如何,华铁应急初次计划卖出华铁恒安,BTC 价格位于 3700 左右的低谷,之后 4 月份以 1228 万价格脱手,难免被指为将当初过亿市值的资产「贱卖」。

但正在这个时间之后,极具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比特币价格从 4000 美元左右开始了长时间的攀升,2021 年 4 月,比特币最高涨至 64850 美元/枚,是当时华铁应急出售华铁恒安时上涨 1600% 倍以上。

(数据来源:coinmarketcap)

从华铁应急购入及出售矿机的时间去看,实在算不得明智。

另一方面,双方争议中的剩余 5.6 万台矿机,在这几年又会发生了什么?

有一种假设,这 5.6 万台矿机与华铁恒安(新疆)所拥有 2.4 万台的矿机同步运作且同步退出,那么这个时间点可能非常「倒霉」,在没有支付 2.82 亿尾款的前提下,根据华铁恒安(新疆)最终转让时参考价格计算,这 5.6 万台矿机的损失将达到 90%。

这也引发了市场对于华铁应急债务情况的讨论。此前,华铁应急曾公开强调过:「由于已经整体转让华铁恒安(新疆)全部股权,后续债权债务与公司无关」。

另一种假设,倘若这 6.5 万台矿机至今正常开机并挖矿,那么这次挖矿已经完整的经历了一轮牛熊,所挖出的比特币价值完全足以弥补前期的亏损,且收益甚至可能高到难以估量。

参考亿邦国际的举报材料,新疆华铁恒安购买的矿机中,相关疑似账号挖矿所得比特币数量达  4418.895748 枚,按比特币最高市场价计算,最高时价值曾超 18 亿人民币,而这可能仅仅只是一部分矿机的运作成果。

基于这些或「血赚」或「血亏」的假设,市场上抛出更多疑问:5.6 万台矿机下落在哪?华铁应急的「矿机租赁」真实程度如何?华铁恒安的减值是否合理?挖矿所获得的比特币究竟有多少?这些比特币又在哪里?「浙江纽博」收到矿机后续如何处理?

从公开信息上看,截止 2021 年 6 月底,华铁应急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余额为 0.85 亿,其中部分资金受限。短期借款余额高达 10.14 亿,其资金链极为紧张。


上市公司挖矿,「雷区」显现

目前,证券市场极为关注华铁应急的三个争议点主要在于:

1、是否涉嫌严重财务造假;
2、是否涉嫌严重信披违规;
3、华铁应急实际控制人胡丹锋及其配偶是否存在巨额职务侵占「掏空」上市公司资产的行为。

然而,更多人关注点仍在在于,作为上市公司的华铁应急是否参与挖矿。今年 6 月,国家先后出台各种禁令打击挖矿行为,国内大小矿场纷纷被清退。证券市场上市公司的挖矿行为,似乎又在暴露出一些「雷区」和「禁区」。

根据公开资料整理,除了华铁应急,目前仍有一些上市公司公开过参与数字货币挖矿相关概念的行为,主要包括生产矿机及设备、构建矿场、运维管理、云计算服务等等,例如:

新元科技(300472.SZ):2021 年 3 月 15 日,公司与江西世星科技有限公司于签订了《分布式存储中心项目》的销售合同,负责 Filecoin 矿场的建设和维护。 

联络互动(002280.SZ):2021 年 5 月 24 日公告,公司于 2019 年 4 月对 Aoide Capital Limited 公司旗下项目投资 1430.72 万美元。该项目投资方向是:挖矿机、虚拟货币交易以及投资 ICO 公司。2020 年确认公允价值损失 508 万美元,折合人民币 3503.98 万元。 

深科技(000021.SZ):2018 年 1 月公告,公司为国内知名比特币挖矿机产品制造商之一,产量约 15 万台左右。公司从 2017 年 11 月开始导入该项业务,对公司经营业绩未产生重大影响。 

爱康科技(002610.SZ):2017 年子公司新疆爱康慧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积极开展区块链云算力设备的售电及运营维护业务(当年盈利)。

在 6 月底国内各省陆续发布挖矿禁令时,《财新》杂志曾披露过部分监管层对此次比特币挖矿与交易打击的思路,其中就包括这一点:「接近工信部人士表示,部分上市公司不好好干,各种买矿机、投资矿场,包括在外面搞交易所。」

这场由挖矿引发的上市企业之间的拉扯仍在继续,将会如何发展,Blocklike 将持续保持关注。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