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投Coinbase赚了两千倍,我当时怎么想的?

2019年底,溯元刚成立的时候,看遍了市场上所有关于USV的公开和非公开的材料,和他们过去十几年的所有blog,写了USV的详细分析,也是迄今为止我们向市场公开的唯一一个基金解构。

如果你当时认真读完并且投资了USV的portfolio,今天的资产规模至少能够增加10倍。在Coinbase上市的前夜,我们把USV 8年前投资Coinbase的memo翻了出来,并且重新解读了他们当时的投资thesis 2.0。

这一切告诉我们,好的信息和审美素养,不仅能当饭吃,而且能吃一辈子。

今天,让该欢呼的人尽情欢呼,让得反思的人好好反思。就这样。

老早我们就读了中本聪的白皮书,我觉得比特币很牛逼,是未来,一定得投。过去几年来,我们一直在考虑在比特币生态系统中进行投资,并且不断寻找机会。今天,我们很高兴能够公布我们在该领域的第一笔投资。我们已经与Ribbit Capital,SV Angel和Funders Club的朋友一起对Coinbase进行了投资,大家都是家人。

我们认为,比特币代表着一种基础和强大的力量,以一种开放的,分布式的,点对点的协议,提供了强大的交换「购买力」的方式。它使我们回想起SMTP,HTTP,RSS和BitTorrent的体系结构和超级无敌的开放性。像其他底层协议过去所发生的一样,企业家和开发人员现在正在比特币之上构建各种金融技术,赋予其更多的应用场景和效率,使其更易访问且更安全。

Coinbase就是这种趋势的完美例证。它是由Airbnb的工程师Brian Armstrong创立的,他想要一种更简单的方法,将比特币整合到互联网交易系统中。联合创始人Fred Ehrsam是计算机科学家,前货币交易员。他们两个已经迅速将Coinbase建成市场上领先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Coinbase提供了三个重要功能:

1. 一个用于存储比特币的在线钱包; 

2. 允许服务接受比特币付款的商户平台;

3. 以及允许个人和商人将比特币购买/出售为法定货币的服务。 

Coinbase位于旧金山,该公司的详细信息和关键指标可在其“关于”页面上找到。

Coinbase刚融了钱,正在招兵买马嗷!来了就是家人。当然,他们也有一个博客(就像USV一样)。

如果你是中小商户和企业,希望采用比特币作为支付方式,Coinbase可以帮你搞定。比特币本身的接收是免费的,如果要将比特币换成法币,只需要付一点点手续费,而且整个过程都是自动的,没有银行那些繁琐的人工手续。

如果你想购买比特币并在线存储,Coinbase也可以帮你搞定。我自己,Fred Wilson,网络效应、去中心化、无需许可金融基础设施——比特币的信徒,我就用Coinbase购买并保存比特币。Coinbase有适用于iOS和Android的手机移动端原生钱包,并且在移动手机网络上也能很好地运行。

尽管近一段时间随着比特币价格的起飞、崩溃和再次起飞,比特币被各种媒体黑过来黑过去。但我们相信,我们正处在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起步阶段。我们必须要建立足够多的基础设施,才能为数字货币提供良好的功能,让它们支持大规模的业务扩张。我们很兴奋能投资一支非常适合从事这项工作,并在比特币领域建立大型成功业务的团队。

USV一直是thesis driven(投资主题驱动)的基金。我们一直坚持围绕一些关于互联网的具体原则和观点(比如网络效应 / 去中心化),来驱动我们的投资决策。尽管其他一些因素,比如投资阶段和地理位置(影响更小一些)也很重要,但我们的投资主题,或者说观点,才是指导我们做出投资决策的首要因素。

投资回报由溯元育新团队计算

我们对投资主题的重视和坚持几年前就在《thesis 1.0》里写过了,我们搞早期投资,就是由强烈世界观驱动的,而且我们还会强力推动这种世界观的传播。在那篇文章中,我们也试图描述了投资主题的动态机制是什么样的,或者说可以演变进化成什么样的。过去几年,我们明显感觉到USV的投资主题在进化,2015年的今天,我们把Thesis 2.0呈现给你。

自USV成立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互联网「应用层」的投资。应用层建造在相对开放和扎实的基础设施之上,而基础设施让无需许可的连接(permissionless connectivity,借贷、银行、券商等等全部不用KYC,这只是地下室那一层)成为可能。

一开始,我们把所有和应用层相关的投资都叫做「大型网络效应」——它们有广大的用户基础、大部分面向消费者、能够或者有潜力触达许多人(至少成百上千万,很可能更多)。

几年前,Brad把这个投资主题浓缩到了一条推文里:

这篇thesis介绍了Twitter,Tumblr,Etsy和Soundcloud这类最大的网络公司。到目前为止,它们已经证明了网络效应的护城河效应。

久而久之,新的社交网络扩大规模变得越来越困难,甚至不太可行,因为在大网络公司的格局下,新公司需要抢走用户花在现有社交网络上(如Facebook)的时间精力。

结果是,我们将注意力转移到了那些支持大型网络商的服务上,即所谓的「赋能技术」,这些服务本质上是平行的,但考虑到可以支持的网络数量之大,还是有很大的空间的。这些技术是为大量新兴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基础服务。

这些投资,包括Twilio(通信服务),MongoDB(数据库服务),Cloudflare(云安全供应商),SiftScience(诈骗保护)和Firebase(数据同步服务),以及最近的一个投资——Clarifai(图像和视觉识别)。

投资回报由溯元育新团队计算

然后,大概2012年左右,我们也投入注意力去思考针对特定市场的网络效应:高价值、高差异、高防御的细分市场中的网络效应,部分原因是它们基于特定的领域。这些领域的网络效应更加不容易被发现,因为它们涉及的领域更加具体和紧密。

这些投资通常可以归为特定类别,例如教育或学习(Edmodo,Codecademy,Skillshare,Duolingo,Quizlet,Stack Exchange),金融市场(Lending Club,Funding Circle,Circle Up,C2FO),医疗保健和药物(Figure 1, Human DX, Clue),科学与工程(Science Exchange,SimScale),法律(Casetext)和公司股权管理(eShares)。

这些更细微的网络效应还包括用户端的迁移,例如网页到移动端(Amino,Fugure 1或Duolingo),场所转移(云企业安全服务,例如Cloudflare)以及数据网络(例如SiftScience,该网络通过汇总数千个域名的数据点提供数据保护)。

最后,最近我们一直在思考和谈论区块链和比特币。我们分析大型互联网平台的网络效应时发现,它们一部分的壁垒似乎是通过数据集中而积累的,其中包括用户数据、交互数据和交易数据。

我们开始看到,区块链这种基本上去中心化的数据层,随着时间的流逝可能会逐渐削弱这些优势(老一代的网络效应,比如FB/twitter)。

因此,我们的thesis开始寻找大型网络效应的破坏者:围绕着去中心化这些已有平台的数据资产,这些去中心化网络能够疯狂搞事情颠覆一切。显然这个领域还很早期,但我们已经在去中心化的领域投了一些公司,包括Coinbase(银行和交易所),OB1(基于数字货币的商户交易市场)和Onename(去中心化身份)。

最后,随着基础设施提供商涌向应用层,在需求增长和新技术可用的同时,他们对连接性本身的投资不足。由于互联网本身是创造力和创新的推动力,因此我们认为,像Veniam(“移动物联网”)之类的企业以及我们所做的另一个还未宣布的投资将成为下一代技术的基础层。因此,我们还对那些采用创新技术或商业模式(Access 2.0)的电信基础设施公司进行了一些投资。

重要的是,我们对thesis 2.0的对立面进行投资的方式也是有累积效应的——我们不会因为发现了对立面的投资机会,就粗暴地停止当前这个领域的投资。这张图看起来就像在展示USV 2004年至今进行的主动投资的成果:

为了把张图放到我们最新的投资thesis中,我们今天再次把它浓缩成140个字符: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