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KEx Research:单链独大 双链共荣?一文读懂 BCH 分叉的危与机

BCH再次分叉成为了近期的焦点,引发了众多讨论和站队。本文从经济学和分叉历史的角度出发,总结历史规律并应用到BCH此次分叉。


一、 BCH分叉的前因后果


1、 历次分叉回顾

实际上,BCH对分叉并不陌生,其诞生就源于BTC的分叉。2017年8月1日,由于比特币1M的区块大小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在区块高度478558后被分叉为BTC和BCH,BCH将区块扩容至8M。

2018年11月,BCH社区意识产生矛盾,以Craig Wright和Coingeek CEO Calvin Ayre为代表的阵营希望恢复比特币原始协议,不能达成共识后,BCH硬分叉为BCHABC和BCHSV(BSV),前者沿用了BCH的名称。

即将到来的分叉的起因可以追溯到1月22日,《BCH的基础设施融资计划》提出向开发者捐赠区块奖励,引发社区争论最终未果。如果说这次捐赠提议是开发者和普通矿工的矛盾,IFP提议则演变成了BCH ABC团队和其他人的争端。BCH ABC是BCH现今的主开发团队,并在上一次分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BCH ABC不顾社区反对将IFP写入下一次升级,规则包含将8%区块奖励给开发者。为抵制被迫捐款,Bitcoin Node开发了无IFP的升级版本,至此,BCH将在第1605441600块后面临硬分叉。

社区争论的焦点不在于应不应该给予开发人员奖励,而在于以何种方式提供奖励。开发人员对BCH网络的贡献不可否认,但以代码的方式强制收取8%本归属于矿工的奖励导致社区不满,群情激奋,在9月1日Bitcoin.com创始人Roger Ver表态后,对BCH ABC的讨伐之声达到了顶点。

各交易所、钱包宣布为保护投资者,暂停BCH相关业务,OKEx表示价高者将得到BCH的名称,火币表示待社区形成共识后确定BCH名称。

2、社区对IFP的反响

Roger Ver晒出Bitcoin ABC首席开发者Amuary Sechet的言论截图,暗示其追逐个人利益不顾BCH安危,痛斥IFP是“苏联式中央计划”,一石激起千层浪,紧接着许多人纷纷站队。总体来看,反对IFP的声音呈现压倒性优势,认为其违反了去中心化,离比特币的初心越来越远。IFP遭到了开发团队(人员)Bitcoin Node、Bitcoin Unlimited、Knuth、Flowee、Bitcoin Verde、Bitcoincashj、BCHD等抵制。商业组织如Electron Cash、Bitcoin.com、SLP Foundation、Read.cash、Zapit、Membercash、Lazyfox、Cashaddress.org等也反对ABC的方案。Reddit发起了是否支持ABC的IFP投票,多数人投反对票,并且32.5%的人表示ABC在提出IFP后便失去了信任,人心向背可见一斑。下表列出了代表性言论。

矿工及节点方面,越来越多矿工挖出新区块后,在币基参数写下“由BCHN支持”以表明立场。据Coin Dance,已有超过3/4的节点支持BCHN,仅1.1%的节点支持ABC。11月3日期间,BCHN的节点挖出了758区块,ABC的节点挖出了11个区块,BCHN阵营的算力遥遥领先。

市场方面,期货数据显示,BCHA不被看好,仅0.073倍BCH,BCHN价格为0.913倍BCH,是BCHA的12倍。

二、 从历史演变分析BCH分叉


BCH历次分叉底层共识不变,挖矿机制共通,因此矿工可以选择性地进行挖矿,市面上选择性挖矿产品更是为此提供了便利。

1、经济理论:矿工角色和均衡状态

理性矿工作出利益最大化选择

将这种选择性挖矿抽象成一般情形:两种代币A、B的挖矿机制一样,矿工可以自行选择挖矿A或者B,但每次只能选择一种代币进行挖矿。

将矿工角色分为两类:理性矿工和忠诚矿工。理性矿工总会选择最有利可图的链进行挖矿,不会忠于某一条链;忠诚矿工则不考虑收益,会忠于维护某一条链,如开发团队,但此类矿工的占比一般较小。

影响挖矿收益的因素有两个:币价和挖矿难度,收益与币价正相关,与挖矿难度负相关。挖矿算法要控制平均挖矿时间,当全网算力增加,挖矿算法会提高挖矿难度,因此挖矿难度受全网算力影响,并且这种影响滞后了一个难度调整周期。长期来看全网算力越大,挖矿难度越大。

为了简化分析,作出如下前提假设:

(1) 价格不变,且矿工都是价格被动接受者,挖矿行为不影响价格,只会影响全网算力;

(2) 忽略挖矿难度的细微波动和算力的滞后影响,难度调整算法不变;

忠诚矿工的抉择不随外界条件变化,因此本文只分析理性矿工。将两种代币的挖矿难度和币价分为4种情况,如下图所示,在第一象限中,理性的选择是A,在第三象限中,选B更有利可图。但在第一象限中,随着矿工的涌入,全网算力增加,由前文可知挖矿收益降低。当A的挖矿收益和B一致时,便达到均衡状态。

如果A、B价格差距过大,会不会导致A吸引到所有B的矿工呢?由于忠诚矿工的存在,仍会有部分矿工维持着B的运转。

最终两种均衡状态为A、B共存,或者其中一方只有忠诚矿工参与。

接下来再放宽假设条件:

(1) 价格的变化会打破均衡,矿工会再次进行理性选择,并形成新的均衡;

(2) 考虑到难度调整的周期性和滞后性,矿工在短时间未必会做出前文的选择,因此实际情形围绕均衡上下波动,并逐渐达到均衡状态。

囤币效应使币价短期上升

在分叉前,持有原始代币的人预期会得到两种分叉币,由于投资者希望得到分叉币空投,可能会发生囤币行为,新的资金进入导致市场币价上涨。

2、历次分叉带来的启示

分叉链的矿工收益最终趋同

根据前文分析,双链共存的均衡状态是两条分叉链的收益趋同,BTC和BCH、BCH和BSV的历史数据印证了这一结论,尽管分叉初期挖矿收益有所偏离,最终二者的挖矿收益收敛至一致。

短期两条链算力此消彼长

分叉后的短时间内,没有新矿工进入,两条链则发生算力争夺战,下图是短期内ViaBTC和BTC.com两个矿池的算力分布,算力总和较稳定,但两分叉链算力呈现此消彼长的局面。

资料来源:《Bitcoin vs. Bitcoin Cash: Coexistence or Downfall of Bitcoin Cash?》,OKEx Research

实际忠诚矿工占比低于预估

BCH得到社区支持并成功分叉后,一度需要长达4小时来产生一个区块,2017年11月3日曾只有5个矿工挖矿,这种情况直到BCH优化了难度调整算法才有所改善。竞争力较弱期间发生了忠诚矿工的流失,或者说真实的忠诚矿工占比本来较小,市场上占比更多的是理性矿工。

知史以明鉴,尽管BCHN已获得了超过3/4矿工的支持,真正的忠诚矿工可能远低于此。IFP直接损害了矿工利益,理性矿工都会反对ABC,进而支持BCHN,但不代表对BCHN的忠实追随,更多的是出于利益抉择。一旦BCHN遭遇危机币价下跌,理性矿工会立即切换到BCHA挖矿。

技术能力决定分叉链的未来

BCH扭转危机是得益于技术上的升级,修改了难度调整规则,将EDA调整为DAA。BCH ABC作为BCH主开发团队实力有目共睹,自称90%的时间都在开发和研究,而BCHN此次升级方案仅是没有IFP的BCH ABC方案,技术水平未得到证明。因此,目前来看BCH ABC的技术实力更有保障。

Zcash的实践表明将挖矿奖励分给开发者并非不能接受,Zcash投票通过了将20%的挖矿奖励分配至开发基金,并且获得了Vitalik Buterin的言论支持。加之,BCH ABC强调,由于难度调整,挖矿收入仅减少0.2%,社区的观望者或中立者也不在少数。

双链共存还是BCHA势微

根据前文分析,价格会直接影响BCHA分叉后的算力竞争,以期货价格反映的市场预期来看,分叉后BCHA将处于弱势地位,但忠诚矿工和可能存在的理性矿工使得BCHA短时间内不会因缺少算力而无以为继。对于BCHA而言,长久之计是通过技术升级提高挖矿收益,吸引理性矿工的到来。

囤币效应未必是理性选择

BCH的币价近期因为囤币效应有所上涨,然而从历史结果看,分叉前的囤币未必是明智举措。BTC分叉前后币价稳定,并且BCH的价格长期也在上涨。但是BCH第一次硬分叉后币价大跌,整个加密数字货币都步入熊市,即使拥有两种币也不能弥补损失。加之,期货市场价格显示,两种分叉币的币价之和低于BCH本身的价格。

三、 总结

此次BCH分叉矛盾的本质在于利益分配,BCH ABC认为团队的付出应该得到奖励,但却选择了让矿工强捐的方式,损害了矿工的利益,也违背了去中心化初衷遭到其他开发人员的抵制。目前看来,BCHN在社区、开发人员、商业组织、矿工节点、投资者、媒体舆论等方面获得了更多支持。

而从历次分叉的经验看,真实的忠诚矿工数量低于人们的估计,大多数矿工扮演着理性矿工的角色,根据挖矿收益切换分叉链。开发能力对分叉链的未来影响较大,提升挖矿收益的优化升级有利于分叉链的竞争力。此外,BCH分叉在即,风险较大,囤币未必是理性行为。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