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打掉的万亿规模的地下钱庄与币圈有什么关联?

这两天大家都很关注OK、火币两大交易所的事。

昨天有消息爆出,导致两家交易所被调查,是因为李书沸曾先后协助两家交易所在香港买壳,过程中使用了山西地下钱庄的过桥资金。

李书沸本人很快就否认了,表示OK买壳不是他执行,而火币买壳是合规渠道。

李书沸有着深厚的香港金融背景,被称为“中环吴彦祖”。

在担任OKEx的CEO时,徐明星主内,李书沸主外,主管海外市场的扩张及组建团队。

后来闪辞OK又火速入职火币,当时上了微博热搜,他在火币也是负责融资并购及国际业务。

此前火星财经就有爆料,徐明星被调查与去年香港借壳上市时使用了山西地下钱庄的过桥资金有关。

目前来看,两大交易所因为李书沸买壳而被牵连的说法有捕风捉影之嫌。

照这种说法,“始作俑者”李书沸本人目前没事,而两位“受害者”反倒进去了?

不过大概率是与外汇有关,而外汇则大概率与地下钱庄有关。


触及两根红线


如果说交易所是加密世界里的银行,承担着银行甚至所有金融机构的所有业务,那么地下钱庄则是现实世界中的影子银行。

区别在于,交易所的应用场景是投资,而地下钱庄的应用场景则是洗钱、跨境资金转移。

所以地下钱庄涉及的资金往往是博彩、诈骗、赃款等黑钱,然后把黑钱洗白以及搬运。

最常见的方式是虚构贸易和对敲。

虚构贸易的通道在今年因为疫情的原因关闭了。

另一种方式就是对敲。

就是客户在境内把人民币给钱庄,然后钱庄会通知境外合伙人,按照汇率把美元给客户在境外的收款人。

这么看起来,表面上没有任何境内资金的流出以及境外资金的流入。

当然,地下钱庄的境内与境外如何平账就是另一回事了。

前段时间的冻卡潮以及赵东被抓,就是与地下钱庄洗钱有关,不过这和交易所没有直接关系。

可以说地下钱庄触及了两条监管红线——为多种犯罪提供便利,以及外汇。


收网常态化


因为触及两条监管红线,所以近年来地下钱庄成为了重点打击的对象。

2020年以来,打击力度不断加强。

据公安部的消息,截止2020年9月底,警方共打掉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钱庄1400余个,查明涉案资金上万亿元。

强调一下,查明涉案资金上万亿元。

所以今年有好几波冻卡潮,也就很好理解了。

国家外汇局在2020年下半年外汇管理工作会议上指出,要以“零容忍”态度严厉打击地下钱庄、跨境赌博等外汇违法犯罪活动,维护外汇市场健康秩序。

所以2020年下半年,打击力度只会更强。

那么跟交易所有什么关系?

11月3日,香港推出关于修订《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条例》的咨询意见。

建议指出,任何人士无牌从事受规管的虚拟资产活动,即属刑事罪行,定罪可被监禁7年和罚款500万元。

如持牌虚拟资产服务提供者及其负责人,违反法定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要求,可被刑事起诉,经公诉程序定罪,可被监禁两年及罚款100万元。

虽然是在香港,虽然只是意见,但金融监管触及到虚拟货币交易所,这是必然的了。

在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当下,涉及外汇的地下钱庄,难逃覆灭。

只不过,波及到了数字货币交易所。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