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巴胺分泌的DAO治理协议的综述——引言(2021版)

DAOrayaki DAO研究奖金池:
资助地址: 0xCd7da526f5C943126fa9E6f63b7774fA89E88d71
投票进展:DAO Committee  6/7 通过
赏金总量:150 USDC
研究种类:DAO治理协议
贡献者:DAOctor,義理の姉
编者按:你撑起生活,赛博朋克撑起你

想做DAO治理机制专题研究的心愿由来已久,决定赴DAOrayaki之约,但在打开电脑那一刻,却沉思了,如何开始这篇研究;

像往常一样:

一个启发式引言

一个焦虑式引言

一个“高逼格”引言

思来想去

“写文章、做研究”本应是一个“轻松”的事情,如果这个过程无感情、无多巴胺分泌,不如放下。

最终,由心。简单说一说,为什么做这个专题研究及研究问题,然后进入正题。

为什么?

“Standing on the Shoulder of Giants”,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大多数人认为这句话出自牛顿之口。但这一概念可追溯到12世纪伯納德(Bernard of Chartres)提出的 “Nos esse quasi nanos gigantium humeris insidentes”。我们都像坐在巨人肩膀上的矮子。应通过以前的发现來发现真相,利用以前的主要思想家所获得的理解来取得智力进步。这句话仍可在沙特尔大教堂看到。

沙特尔大教堂玻璃花窗局部(左),众人所熟知的牛顿给胡可的一封信(右)

治理本身是一个难以捉摸的概念,查看以往文献会发现关于治理的争议颇多。一个流行词、一种时尚、一种框架工具、一个过渡、一个总括性概念、一个描述性概念、一个空洞的符号、一个狡猾的词、一个迷信、一个领域、一种方法、一种理论和一种观点等等。"治理 "是一个关于秩序与无序、效率与合法性的跨学科议题,是在不同控制模式交叉的背景下进行的,这些控制模式使得国家内部、国家之间和国家之外的碎片化和多维度的秩序得以产生。管控模式的多元性反映并重塑了新的政治产生方式,反映了对国家和国家之外的制度的新理解,促使我们探索控制风险、公民权赋予及促进新的实验性民主决策形式的新道路。

治理的概念在20世纪80年代之前很少使用,甚至难以理解,现在却出现在无数的书籍和文章标题中。这表明,治理已经成为一个重要且广泛的概念,实际上是新制度主义在社会科学中兴起的最重要表现之一。治理之所以成为社会科学中如此重要的概念,原因之一是它承载着变革的历程和意义。通常发生在一个动荡且变化的时期,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也就不足为奇。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对新的概念、研究方式和问题会变得更加开放。这种新与变的关系,在罗茨(Rhodes)对于治理的定义中,得到体现。“治理意味着政府含义的改变,指的是新的治理过程,或社会治理的新方法,或改变了原有有序统治的条件”。

治理的兴起,恰好与人们的普遍共识相吻合,即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变革的时代,甚至是转型和范式变革的时代。在对治理的研究中,对治理中的 "转变 "的观察以及对其方向和影响的争论最能体现这一点。这些转变表明,权力被制度化了,或者至少可以在不同的领域中被制度化,并且意味着这些领域可以相互竞争、讨价还价或协调,或者相互忽视。这种转变被概念化为三个不同的方向:向上(区域、跨国、政府间和全球)、向下(地方、区域和大都市)和横向(私人和民间权力领域)。


思考治理转变的一些最主要的方式包括:从政治向市场转变,从社区向市场转变,从政治家向专家转变,从政治、经济和社会等级制度向去中心化的市场、伙伴关系和网络转变;从大政府向小政府转变;从国家向区域转变,从国家向全球转变;从硬权力向软权力转变,从公共权力向个人权力转变。

基于这一转变的过程,Levi-Faur将治理界定为决策中的“变化符号”。通过标志决策中的不同变化,为决策提供了一个全面的视角,即决策受制于 "行动者之间互动和关系模式的持续变化”。这一视角和理论也许同样也适用于去中心化网络中的治理问题的研究。

治理的美感,来自于它的主观性,同时又保留了客观性的特质。在“去中心化 ”系统中,任何代码库都可以被评估,任何升级都可以被审查,但是行动者通过协调实现的目标,就变得相当难以衡量。主观方面包括所有交流和讨论,软件的开发实现和投票机制则与客观方面直接相关。主客观的碰撞点或者冲突,有可能造成分叉。分叉包括各种链上升级及因争议引起的分叉。有争议的分叉,会经历一个新的方向,这个过程即要重新制定一些规则,也必须说服社区成员遵循的新的发展道路,包括了领导者和跟随者。这里面包括了,主观方面的社会协调成本和客观方面的开发成本。比如Ethereum和Ethereum Classic。

DAO治理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集体行动问题。集体行动问题与有着共同目标--"改善 "协议但同时又有着相互冲突的微观利益的个人有关。“囚徒困境"经常被用来解释这个概念。参与其中的两个囚徒都有同样的愿望,即服刑时间最少,但由于信息效率低下,害怕其他参与者的决定。与其说两个犯人都保持沉默,只有几个月的服刑时间是最优结果,不如说是两个利己方都在对方身上忏悔,并且服刑时间极长。在DAO治理的情况下,自利方可能会通过采取具有较长负面后果的行动来损害协议的结果。这方面的例子可以在比特币现金等各种硬分叉中看到(最典型的有BTC和BCH,EIP1559)。

治理本身是一个复杂且抽象的概念。业界长期以来,对于DAO的探索,更多的关注于应用实践,而忽略了对DAO治理的基本问题的系统性思考和反推,因此出现科学探索缺失—重复造车轮的局面。在了解Daorayaki所做之事时,欣然赴约,展开DAO治理机制的系列专题研究。一方面是Dora的精神和铜锣烧的确好吃,另一方面是希望以文会友,在这个朋克世界,结识更多希望深刻研究DAO治理机制的道友,共同论道。

研究问题

1、何为DAO的治理,分析框架与维度?

技术的创新对个体和组织的日常行为及互动模式,影响越来越深。区块链是新技术之一,被视为“swiss multi-tool(瑞士多功能军刀)”,为数字身份、数据主权、隐私安全及去中心化决策等诸多新兴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社会的有效治理方式已经发生变化,但是目前采用的治理理论框架并没有以同样的速度进步,甚至落后于其发展。由于全球化、功能分化、技术专业化的的压力,治理过程及治理机制变得越来越去中心化、网格化。决策不再主要依靠单一行为体的力量,取而代之的,由公共和私人行为者组成的网络进行的互动及决策。数字时代,又使得治理行为体之间的竞争环境发生了变化,这些变化有必要对什么是治理概念进行更新,并思考新的技术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促进有效合法的治理机制。业内对DAO讨论已久,但多关注于DAO与传统组织形态、管理模式的对比,却对一些基本问题探讨较少,如什么是DAO的治理,从哪些维度可对DAO的治理进行分析并界定去中心化的程度。

2、DAO的投票手段、投票成本?

投票是民主的手段之一,“民主(democracy)”一词起源于古希腊语,由demokratia演变而来,其基本含义为demos(人民)和kratos(统治),即人民的统治。民主作为一种国家政治从最早出现在古希腊到现在,其精髓及形式不断的被保存和探索。DAO的投票机制如直接民主制、代议民主制、流民主等,不是凭空想象,仍在延续以往探索。对于投票机制的理性认识,我们需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认真思考和研读前人的研究和实践,解决现有的投票难题。如,如何构建衡量投票参与度的指标,解决“one person, one vote, higher participation,  a few 'whales'”的问题。

3、DAO的决策类型及流程

民主不等同于投票。但遗憾的是在谈到DAO时,人们往往把重点放在投票机制的设计上。“Anyone can propose anything”或“Any token holder can propose anything”,看似即公平又民主,也有一些成功的案例,但终究不适用于具有一定规模体量的DAO,也没有考虑到DAO 组织类型及决策类型的多样性。DAO的治理通常以提案为开端,我们可以尝试对DAO的提案类型进行分类,将目光从投票类型及如何提出议案,转移一部分到根据不同决策类型,提出议案的流程,帮助更好的治理。如Grace Rachmany 在柏林区块链周上所进行的决策类型的讨论“Just Go Ahead” and “Must Be Inclusive” 。

放手去做(Just Go Ahead):在不对环境或他人造成太大影响的情况下执行的想法。如开发一些新功能、写一篇博文、举办一次见面会等,如果你的想法可以被买单或者得倒更多的开发者及追随者,那就放手去做吧。

考虑更多人利益(Must Be Inclusive):对许多利益相关者产生影响的决定,应让利益相关者参与决策。如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组织发展重大问题等。

4、DAO 的激励模式及融资手段

激励机制及通证经济作为DAO复杂价值网络的一部分,在经历多次泡沫及误解之后,有回归价值的趋势。目前,更多的平台和协议,探索基于代币的治理系统,希望将自己的治理交给利益相关者,而不是集中治理,以保持“去中心化”的精神。这样一来,就会形成在已经遵守基础协议和自身治理的平台或协议之上的另一层治理。持有代币的利益相关者,可以对合约的部署、升级或基于代币的激励机制设定等方向性发展的事务投票、决策。DAO激励机制的构建需要考虑多个变量因素。因此,希望更多的从智能技术、数学层面,对现有的激励机制及融资手段进行分析、验证、预测。

5. DAO的仲裁模式

对于传统组织而言,激励机制、风险和决策权的分配、剩余债权的分配是通过隐性合约和显性合同共同进行操作管理的。在DAO的情况下,合约是智能合约,是 "无信任 “的。这里有一个关键问题是,智能合约与自然语言书写的合约有什么不同。智能合约通过计算机代码执行,不需要 "信任",而目前构成现代企业基础的自然语言合约,由于自然语言的内在主观性,其监督和执行都需要 "信任"方。因此,智能合约在理想状态下不需要解释、监督和执行。这便使得解决涉及智能合约的纠纷或管理突发事件变得困难,因为没有中央治理或法律框架可用。


为了构建一种更加合法、富有成效、平衡的权力体系,DAO需要被监管和治理。DAO与现实世界法律组织结构的融合,虽然做了很多探索及尝试,但还有多长的路要走,未知。而DAO去中心化司法系统的引入,可以说让DAO的治理趋向闭环。目前去中心化仲裁模式多关注规则、经济奖惩,以奖惩为主导的仲裁模式必会危害到仲裁的权威及客观性。因此,我们需要发现更多的视角去探讨和证明。如流动权力。

6. 去中心化治理工具

去中心治理工具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决策过程的透明度及决策过程中的隐性中心化共识。DAO的发展速度,得益于去中心化工具的完善程度。因此,希望追踪去中心化治理工具,更好的辅助DAO的治理。

穿插话题:

DAO与公司治理,特例or 新物种

自动化治理的政治经济学

代码之外的治理

社区自我治理的变量与参数

参与程度的衡量标准

机器之外的未知风险

……..

写在最后

写文章时,看到一个三八节video:

“你撑起生活,我撑起你”

作为一个社畜,“你撑起生活,虚拟世界撑起你”

参考文献及拓展阅读:

[1] Barkay T. Regulation and voluntarism: A case study of governance in the making[J]. Regulation & Governance, 2009, 3(4): 360-375.

[2] New modes of governance in Europe: Governing in the shadow of hierarchy[M]. Springer, 2010.

[3] Rhodes R A W. Waves of governance[M]//The Oxford handbook of governance. 2012.

[4] Lewis J M. The future of network governance research: Strength in diversity and synthesis[J]. Public Administration, 2011, 89(4): 1221-1234.

[5] Kersbergen K, Waarden F. ‘Governance’as a bridge between disciplines: Cross‐disciplinary inspiration regarding shifts in governance and problems of governability, accountability and legitimacy[J].  [6] European journal of political research, 2004, 43(2): 143-171.

Zwitter A, Boisse-Despiaux M. Blockchain for humanitarian action and development aid[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Action, 2018, 3(1): 1-7.

[7] Rhodes R A W. Understanding governance: Ten years on[J]. Organization studies, 2007, 28(8): 1243-1264.

[8] Lessig L. Code is law[J]. Harvard magazine, 2000,01. https://harvardmagazine.com/2000/01/code-is-law-html.

[9] Murray R. Magnanimity and Rationality: Exploring How the Institutions of International Society Are Implemented[C]//Annual Meet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 Annual Conference “Global Governance: Political Authority in Transition”, Le Centre Sheraton Montreal Hotel, MONTREAL, QUEBEC, CANADA. 2011.

[10]  Grace Rachmany. Proposal making in DAOs: the limitations of “Anyone Proposes Anything” .https://hackernoon.com/proposal-making-in-daos-the-limitations-of-anyone-can-propose-anything-gn3lh35w1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