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支付宝NFT被喷?真不至于

6月份最火的NFT项目是哪个?

国内,当然是支付宝发布的“NFT版付款码皮肤”,其热度空前。

而海外,则是被 Axie Infinity 和 Bored Ape Yacht Club 霸榜,这俩的交易量在过去30天拿下了第一名和第二名。甚至超过此前爆火出圈的 NBA Top Shot

而本月火的这几个NFT项目,刚好是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分别属于国内大厂试水、链游、加密艺术收藏品。

所以今天的文章就借着这些项目,分享一下我对于当前NFT市场、NFT投资的看法。


支付宝的NFT,侮辱了NFT?


6月23日,支付宝的NFT一下子爆火。

简单来讲,这个NFT就是一款限量的付款码皮肤,基于蚂蚁链发行,每一个NFT都有蚂蚁链专属的唯一编码。

支付宝和敦煌美术研究所、知名国漫《伍六七》合作,一共发布了4款则样的NFT皮肤,每款8000个,定价均为「10个蚂蚁积分+9.9元」。

NFT皮肤遭疯抢,闲鱼上甚至还挂出了好几万的二手价(目前已经全部被下架),足以见得热度之高。

这次,支付宝给大众科普/教育,让大众接受/参与,鉴叔认为这是给币圈带流量的好事儿。

但是却遭到了很多圈内人的抵触,他们认为:

支付宝的NFT根本不是真正的NFT,只不过是蹭NFT概念给自家的蚂蚁链打广告。

说白了,噱头大于实际,侮辱了NFT的概念。

那么到底什么是NFT?

Non-Fungible Token,发行在区块链上的非同质化通证,具有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的特点。

根据这个定义,支付宝的皮肤显然具有NFT属性。

而对支付宝NFT最大的质疑,则集中在版权。

支付宝申明「NFT的版权由发行方或创作者拥有,用户拥有的NFT不能进行任何商业用途」。

很多人看到这一条直接跳脚了。他们认为「用户不拥有版权=用户没有使用权=这压根不是NFT」,这显然是错误的认识。

你在现实中买了一幅实体的画,并不代表你可以把这幅画印在衣服上去卖,不是吗?因为你并不拥有这幅画的版权。

而NFT本质上就是一个虚拟商品。

所以同理,一般情况下你买一个NFT的艺术收藏品,买到的并非版权,而是这个NFT的所有权,可以自由展示、转售这个NFT的权利,但是不能商用。

去年加密艺术圈就有买家私自印刷作品,或者想要在线下展出自己的NFT,从而和原作者产生争端的案例。

当然,现在也有艺术家在出售NFT的时候,会同时出让商用权利。所以,NFT是否拥有版权,其实取决于发行方是否愿意出让这种权益。

而支付宝NFT关于版权的做法完全合理,没什么好喷的。

而对于圈内来说,其实没必要非说人家不是正宗的以显得自己专业。

支付宝做了尝试,鉴叔相信未来国内会有更多公司去做尝试,也许我们的第一反应会是「这和币圈原生的NFT很不一样」,但是请不要急着去否定,因为更多探索才是对NFT最好的发展。


Axie Infinity ,乘着元宇宙的风口起飞


根据据 CryptoSlam 数据显示,Axie Infinity 最近30天NFT 交易量已经突破 1 亿美元,排名第一,甚至是排名第二Bored Ape Yacht Club交易量的两倍多。

Axie 最初是一个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区块链游戏(现已经迁移到侧链Ronin),主要有三种玩法:宠物繁殖、卡牌对战、土地交互。而所谓的NFT即游戏中的各类道具。

Axie 已经在链游领域深耕三年多了,而最近其游戏中的NFT交易量迅猛增加,可能主要还是归因于元宇宙概念的爆火。

目前NFT主要有两大应用:加密艺术品和游戏道具。

加密艺术品当前存在很大的泡沫,很多作品也都是一波流。可以预见的是,当泡沫退去之后,它只会属于一小群人,甚至成为富人的游戏。

但是NFT+游戏则不一样,我反而相信它在未来更有可能去收获大量的用户群。


Bored Ape Yacht Club,这群丧猴怎么就火了?


Bored Ape Yacht Club,就是一群表情忧郁的丧猴。

5月1日,10000只丧猴NFT正式发售,以盲盒的形式每一只定价0.08ETH。然而到今天,丧猴的成交均价为1.7ETH

短短两个月,均价翻了21倍。总交易额高达24200ETH,可见其流动性非常好。

为什么这群丧猴能这么火?

一方面,是因为丧猴的价格足够低。同类型的东西买不起贵的就去买便宜的,相比于 CryptoPunks、Meebit 动辄几十上百个 ETH 的成交价,丧猴的价格确实更吸引普通人。

另一方面,则是社交网络的名人效应。有很多大V、加密艺术家都在推特上讨论这个项目,比如Beeple、Flow 的创始人 Roham、888、J1mmy.eth 、Pranksy ……

大家对海外的大V可能不太熟悉,但是总知道余文乐、陈柏霖、吴建豪、柯震东这些港台娱乐明星吧,他们也纷纷在六月份把自己的社交媒体(Instagram)头像换成了这些丧猴。

丧猴、Meebit、Hashmask、CryptoPunks,其实都属于「头像类」NFT

而这类的NFT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很难保持热度,容易火也容易凉

(从上至下:Meebit、Hashmask、CryptoPunks)

任何炒作都需要曝光,NFT尤其是。

对于头像类NFT来说,大家在社交媒体齐刷刷换同一风格的头像,无疑是最好的曝光和宣传,所以大V喊单的效果往往立竿见影,火得快。

而为什么周期短,就是因为头像是“消耗品”,大家时不时就要换头像,很容易火一阵就没了。比如Meebit、Hashmask就是最好的例证。

再比如丧猴,6月19日推出 Bored Ape Kennel Club,形象是狗子,总量也是10000只,全部空投给丧猴的持有者。

最近一周,狗子NFT的交易量跃居第一,一周增长288%,而丧猴则一下子掉了60%的交易量。是否有点讽刺呢?


NFT市场现状


讲完了三个具体的项目,下面我们看一下NFT市场的整体情况。

从交易量来看,NFT从去年12月开始起势,今年2月份突然升温,3月达到巅峰,市场热得发烫。但是随后4~6月,交易量则一路下滑。

大家有没有发现,NFT市场的周期和币圈的周期大致重合。但是即便整体市场行情转凉,爆款NFT项目依旧频出,尤其是六月份不少项目走出了独立行情。

这一点和炒币不太一样,当币圈大行情不好的时候,很难有币种可以独自美丽。

所以说,即便现在行情不明朗,NFT依然有机会。

但同时鉴叔也必须提醒大家,NFT最大的风险,是低流动性。

同为投资和炒作,卖币和卖NFT完全是两个概念,一些NFT项目可能你想卖的时候根本卖不出去,这样就完全砸在自己手里了。


鉴叔总结


NFT的前景大吗?当然。

NFT的泡沫大吗?当然。

鉴叔非常同意Coinbase联合创始人Fred Ehrsam说的「NFT走在了区块链世界的“前沿”,但90%的NFT最终将变得一文不值。」

尤其是很多币圈原生的NFT项目,难以保持热度,也很难保值。

那么现在的NFT即然都是炒作,有风险就不玩儿了吗?当然不。

面对新事物,多关注多参与是鉴叔的态度。

最后,我想把Fred Ehrsam的话倒过来说「也许我们处于一场大泡沫的边缘,但我们一定处于一场大创新的启始。」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