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所”接连出事,币圈风声鹤唳

原标题:《币圈风声鹤唳》

等待OKEx开放提币的焦虑在最近的半个月里还没有完全平复,11月2日,火币又陷入了有高管被「协助调查」的消息。尽管刚刚回归火币的联合创始人杜均表示「一切正常」,但恐慌情绪还是反馈在HT的下跌上。

两家拥有广泛华语用户的加密资产交易平台先后引起的行业动荡,将币圈的风声鹤唳推向了高潮,有平台已经暂停了对外推广的工作,「近期实在太难了。」交易平台再次进入对中国监管动作的观察中。

针对加密货币的监管压力并非突然而至,今年6月那波币圈OTC商家及用户的冻卡潮如同先兆,紧接着是各地警方针对借助加密货币实施诈骗、传销案件的打击行动,之后,人人比特创始人赵东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又将监管打击的对象指向加密货币洗钱。

今年10月,更有国家法定数字人民币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在深圳试点落地。如此背景下,BTC、ETH、USDT等这类币圈主流加密货币及相关服务的提供主体被业内自嘲为「匪」。

在数字人民币普及到来前,监管扫清加密货币相关的不法行为、维护金融稳定的动机,就一点都不难理解了,而交易所又是加密资产的主要流通渠道。惶惶不安中,有持币者已经开始将加密资产从交易所转入可自己掌控的个人钱包里。


大所「黑天鹅」事件加剧恐慌


11月2日晚间,业内传出火币集团COO朱嘉伟协助警方调查的消息,恐慌直接反应在火币通证HT的价格上。当天,HT从3.68美元跌最低下跌至3.34美元,跌幅9%。此外,火币法币交易区USDT的卖出价也短时跌至6.2元,后来才慢慢恢复正常。

事发后,刚刚官宣回归火币的联合创始人杜均也回应称,火币一切正常,「欢迎测试充值提现」。火币官方发声也强调了运营的正常。不过,双方都并未直接回应朱嘉伟一事。

火币风波之前,另一家主流交易所OKEx已经半个月无法提币了,「部分私钥负责人配合公安机关调查」而失联带来的市场不利影响无法完全出尽。尽管一周前OKEx恢复了法币交易区,但目前,卖出挂单的页面又空了,低价收USDT的商家也在考量无法提币的周期到底会持续多久。

11月3日,新京报援引多位消息人士说法称,近期山西省吕梁市警方带走了多位涉币案件的人员。其中一位表示,此前10月徐明星被吕梁警方带走调查的原因是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

主流媒体的消息一出,不少交易平台开始变得警惕。有平台停止了近期对外推广的宣发及活动,担心环境「不太平」。从业者再次进入关注中国监管对加密资产动作的观察期中。

OKEx出事后,李林请回了工作生活在海外的老搭档杜均。当时外界就猜测,这一举动是在为一些潜在的监管不可抗力做准备,避免因个人陷入不利而将麻烦传导至集团运转。

杜均对此也并不讳言。他在朋友圈表示,为了保证私钥的分散管理,之前不和李林同坐一个航班,现在不在一个国家。

无论火币是否有高管被带走,两家拥有本土基因和大量华语用户的交易平台,事实上始终处于监管的压力之下,毕竟,加密货币的主要流通场所是交易平台,而这种新兴的资产在中国法律框架内仍有诸多灰色地带,而且已经有不法分子在利用加密资产从事违法犯罪行为。

11月3日,人民网刊登了BSN理事长单志广和红枣科技总经理何亦凡的署名文章《正本清源之三:在中国持有和交易“虚拟货币”的法律分析》, 指出个人在境内购买和持有「虚拟货币」,可以有比较合法的方式实现,但在卖出环节,触犯法律的可能性较高。

其中红枣科技是区块链服务网络BSN(Blockchain-based Service Network)发起方之一,而BSN的发起单位中还包括国家信息中心、中国银联、中国移动设计院这些国字头的机构。

这篇文章也加密资产行业内解读为某种监管动作信号的释放。


警方打击非法涉币行为已持续近半年


信号或许早就出现了。

今年6月起的那波币圈人银行卡冻结潮中,人人比特创始人赵东之后被杭州警方带走的消息足够令人印象深刻。截至10月,涉币相关的网络电信诈骗、传销、洗钱案就一直没有停过。

5 月 31 日,山东当地媒体鲁网报道,「投资数字货币被骗 400 余万,泰安侦破一特大电信网络诈骗案,17 名嫌疑人落网。」

6 月 5 日下午,知名比特币矿工孙小小在微博称,他的银行卡也被冻结了,「这次是被广东省某市经侦冻结,涉及人数有点多,几千人的样子」。在这之前广州日报曾报道,东莞市虎门公安分局反诈中心打击专班共破获电信诈骗案件 82 宗,抓获电信网络诈骗嫌疑人 134 人,打掉 36 个电信诈骗团伙,累计涉案金额约 800 万元人民币。

7月30日,新华社报道,按照公安部部署,公安机关立案侦办Plus Token平台网络传销案,先后将潜逃境外的全部2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和该案82名骨干成员抓捕归案。这起案件是公安机关侦破的首起以比特币等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的网络传销案,涉及参与人员200余万人,层级关系多达3000余层,涉案数字货币总值逾400亿元。此案也定性了在币圈臭名昭著的Plus Token是一个「盘踞在境内外的特大跨国网络传销组织」。

到了10月,另一个涉币传销案也有了新进展。10月27日,江苏省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有关「WoToken特大虚拟货币传销案二审刑事裁定书」的公开,也让此案尘埃落地。裁定书显示,2018 年 7 月至 2019 年 10 月 8 日期间,Wotoken案件波及人数超70万人,涉案资金超70亿元。

一个又一个涉币违法团伙被警方打掉,已经释放出监管对借助加密资产犯罪的非容忍度,被这些黑产牵连的出入金银行卡被冻结就并不令人意外了。那一批被冻卡者中,至今还有人未解冻,一名用户Tiger(网名)称,他咨询警方何时解冻时得到的回复一直以来都是「不知道,等着」。

不法行为波及加密资产,相关的交易平台也作出过努力。

8月5日,火币全球站更新了《OTC交易规则》,详细披露了买卖双方异常及触发风控的表现以及平台针对异常会采取的处理措施。火币试图从黑产源头就开始建立情报信息,甄别可疑用户信息、输出风险黑地址等。明确了OTC交易区中买卖双方应遵循的原则。风控审核团队承担了对相关黑产账户的审核处理工作。

不止火币,欧克集团旗下的OKLink也推出了「链上天眼」系统,试图通过大数据分析和追踪黑加密货币和黑地址的流向,为「反洗钱等监管、执法场景」提供解决方案。

从交易所及相关企业的动作上不难看出,对利用加密货币进行的黑产及洗钱等行为的积极防控,正是交易所需要重视的监管要求,也是压力来源。


内地严防金融风险 中国香港释放发牌信号


监管对借助加密资产不法行为打击的进行时下,国家背书的数字人民币DCEP(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在研发多年后落地了。

深圳市网信办披露,截至 10 月 11 日 8 时,「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预约结束。总计 1913847 名在深个人完成预约登记,此后中签的个人可以申请 「数字人民币 APP」的使用资格,这意味着,领取到人民币红包的人率先尝试了数字人民币的使用。

DCEP意为应用于电子支付的数字货币,由国家发行,价格直接和人民币挂钩。DCEP国家背书的属性让它和去中心化发行的加密货币有了本质区别。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早在去年就解释过,DCEP的意义在于它不仅是现有货币的数字化,它使得交易环节对账户依赖程度大为降低,有利于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同时DCEP可以实现货币创造、记账、流动等数据的实时采集,为货币的投放、货币政策的制定与实施提供有益的参考。

在币圈,乐观者曾将DCEP的发行视作行业利好。但从发行方式、属性、使用范围、功能看,DCEP从不是币圈习惯的那种币。而当监管对加密资产相关的行为展开打击时,BTC、ETH、USDT及相关服务主体便成为了币圈自嘲的「剿匪」对象。

10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银行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的说明中,强调人民币及数字人民币的法定地位外,确切指出了要「防范虚拟货币风险,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制作和发售数字代币(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

在数字人民币普及前,任何单位和个人背书的数字代币发、售两端,都将成为法律打击的对象。而在整个意见稿及说明中,「防范金融风险」被高频次地提及。

有行业人士指出,特别是今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全球经济不断下滑,国际环境充满变数,中国在求稳的大局观下,金融市场必然也是监管焦点。

金融监管的一击重锤首先落在了全民皆知的蚂蚁集团身上。11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蚂蚁集团原本定于11月5日在科创板上市的动作暂停。

金融类企业被多个主流媒体批评「披上科技外衣入市」。用户广泛的蚂蚁集团也不得不遵守监管规定,遑论币圈呢?

风声鹤唳的币圈,近期迎来的唯一还算不错的消息大概来自中国香港。11月3日,主流媒体报道,中国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欧达礼表示,证监会下午将公布全新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发牌制度,以防止任何类型的虚拟资产平台洗黑钱。其指出,发牌制度推出后,所有于香港营运、或以香港投资者为目标客户的虚拟平台,都必须申请牌照,受当局监管。

欧达礼进一步表示,能否成功申请牌照,取决于平台的财务状况、营运经验、风险管理等,由于考虑到投资的风险,平台只可向专业投资者提供服务。

对于那些一直宣称想要拥抱监管的交易所来说,中国香港提供了一种选择。但无论是在内地,还是香港,法律框架明确还是不明确,加密资产交易服务方都无法逃离监管的眼睛。

交易平台传导的恐慌情绪下,已经有人开始学着将放在交易所的资产转入个人可控的钱包。加密资产的持有者正在被教育,不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资产便不是你的。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