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安生:阿币,收手吧,外面全是银行

数字人民币ATM机可提,区块链发展走入七月的安生


数字人民币开始了街头提款机上的赋标,你有数字钱包吗,有幸中奖了吗,e-CNY能在ATM机上取出来崭新的纸钞,你兴奋吗?好久没见纸币,拿在手上的时候,不知是这个过程,还是这个结果,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仿佛多了些什么,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童年的纸飞机又飞回我这里,回家吧,回到当初的美好。

监管风刀霜剑严相逼,币圈的故事自然是不怎么喜乐,但却很刺激。这份刺激像极了王思聪做舔狗的乐趣,互联网没有记忆,币、链、矿们也是如此,明明记得却又故意忘记,他们都一样,总是不甘心。区块链倒是松了一口气,工信部联合网信办发布的《关于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和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中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的字眼,要做落地应用,要守住安全底线,要有创新、生态和协同。在清晰的界定和规划中,有了一条名媛教导和才俊成长路线图,并不复杂,从以前的应用场景里找到一些不会让心跳昏阙、不会让人跳脚骂娘的段落,希望这一次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做,打造名品、名园、名企。关于金融,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


四川水电监管落地 不信命矿场终究跑路离场


不信命,是这个大圈子黑久了以后的常态,当别的地方陆续叫停虚拟货币挖矿时,四川的“矿工”还曾心存侥幸的。因为四川挖矿用的是水电,是一种清洁、可再生的能源,与内蒙、新疆等地挖矿用电是以火电为主不同,挖矿在一段时间被认为是一种双赢模式,因为用的很多水电是直接来源于四川省水电消纳产业示范区的“园区电”的。

雅安市和甘孜州都曾出台鼓励区块链企业用消纳水电的实施意见。提出区块链企业原则在供电公司所辖的上网电量富集、通道容量富余的变电站附近建厂选址,尽可能利用供电企业现有电网供电。所以,监管的靴子落地的时候, 26家的用电大户的组成分布里,8个在雅安,7个在甘孜。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6月2日下发的《关于召开虚拟币“挖矿”有关情况调研座谈会的通知》调研后,雅安的矿场要求6月25日前全部关停,“一刀切”政策包含消纳电和弃水电。过去的已经过去,该来的也都来了。

微博上的

图里,海关寄送了几千台运往的矿机,朋友圈闪出一个一个拔线断电的历史性场景,山边草里的水电站上的一闪一闪的满天星和伴随的噪音一起湮灭了。传说中大大小小的千台到万台矿机规模的矿场停摆了,与之配套的水电站一瞬间没了用处。闲鱼上,产业链的故事开始了,甩卖四川小水电站的卖家应声上线,排排坐着等分果果。


矿机出海前路未卜 不疯魔不可停止


一阵风潮涌动,矿机纷纷出海,但真的有哪里是安定的吗?作为一种数字化金融新型态,全球的本位货币都在本能的抵抗,只不过有的人是干掉,有的人打算收编,还有的人等着收税,不存在一种没有任何利益纠缠的挖矿之路。何况出海前的中国矿工,已经引起了很多海外国家的担忧。2月份的时候,中国的矿工在伊朗挖矿挖,因为那里的电费便宜四倍,于是挖得开心,挖到伊朗出现了断电。谁能预料搬家出海去哪里没有政策风险,出海就能保证获得无底线的用电纵容吗,一切还是未知。

正是这样疯狂的挖挖挖,加速着阿币们在祖国被清理的节奏。无论是用电、还是金融,都是国家核心。国际组织的报告中曾多次提到,全球的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已经广泛参与了比特币等数字货币资产的跨境交易,甚至创造了地下市场和海外应用的渠道,人行央妈约谈也应验了这个研究结果。无论做黑还是做白,作为熟手,大型金融机构从来没有缺席,但是,他们终究是西装革履的。

借某大v的句式道一声:阿币,收手吧,外面都是银行。矿圈已打包跑路,平台也缴械从良。6月17日火币Global挂了官宣公告,中国大陆新用户交易合约停止,原有的用户合约杠杆也从心跳125将为5倍速缓冲落地。

四年一次的疯狂,七月就要走来,如年轻时候的爱情,一段又一段,不问来路、不看终点,愈演愈烈。好像港片里倒在血泊中的梁朝伟,你正留着热泪,还没盈眶的时候,下一集,敬礼转身列队里,走来一个身影,是梁朝伟还是陈冠希。。。anyway,这小子,还是有点意思!

作者简介:

王娟,教授、西安交通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系统工程博士后;OECD区块链政策专委会委员;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