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1金稳委点名比特币挖矿:虚拟货币从“交易去中国化”走向“算力去中国化”

今天的朋友圈,资深区块链人在纪念比特币第一次交换实物的“披萨节”,多数铺天盖地缅怀袁隆平先生,我从中记住了一句话,人就像种子,要做一粒好种子。90岁的袁先生还坚持工作,坚持思考,于是我顶着不惑之年第一场因疲劳而来的感冒流涕和懵圈,就最近监管落下的枪林弹雨,就挖矿这事写一点感受。
看到虚拟货币从“交易去中国化”走向“算力去中国化”,心中多思扰扰,有朝一日回望今日,是否会有遗憾。

2021年5月21 日的深夜10点,518后的第三天,监管毫不意外的又来一刀,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一次会议重点内容,其中的第二条,点名”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币圈应声下跌,比特币价格瞬间下跌7.89%。其他加密货币下跌幅度大多超过15%,22日比特币最低跌至单价33506.19美元,但已经历了连日挫折的大饼很快又爬回38000美元左右。


一、风雨那年今又回


见过那些年的区块链有币无币青年纷纷表示--疯牛自zuo,不算意外。回想2017年9月4日下午3点,中国人民银行、中央网信办等七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要求停止一切的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当日公告一出,各个交易所代币价格一路下跌,其中,通过ICO融资发行的代币跌幅最高,数种代币跌破发行价,最高跌超过90%。

从那以后,币圈皆知在我国境内发币是违法的,涉币的企业都把注册地改到了境外。在国内,区块链使用“链圈”和“币圈”来划分ICO、资金盘的界限,白皮书、空气币早就了1.0时代。围绕价值的存在,人们开始关注“挖”出来的币,因为有了电费为主的基础成本,有了比特币作为数字黄金的核心基础价值概念,币圈有了撮合交易的DeFi,有了ETF期货。四年之后,这次的监管刀锋,指向的重点是--挖矿。也就是比特大陆、亿邦国际、嘉楠耘智这些硬件企业支撑的数字造“币”产业,人称“矿圈”。


二、挖矿就是“造币”


虚拟货币的生产过程被称为“挖矿”,其中涉及的最重要的成本是“矿机”运行消耗的电费。因此,分布在全球各地的“矿场”都聚集在电力充足且电费便宜的地区,例如火电充足的内蒙古和新疆,水电丰富的云南、四川、贵州。

为了降低电费支出,挖矿业一直在寻求使用可再生能源,澳洲的矿工发现使用太阳能电池板可大幅降低成本,不仅免除了电力成本的税收,还降低了75 %的挖矿成本。2018 年 11 月,CoinShares的关于比特币挖矿的趋势、成本和能耗表明,大多数比特币挖掘是在全球拥有可再生能源地区进行的。其中,约80 %的挖矿活动由可再生能源提供动力。这个曾经的数据或许让马斯科拒收比特币的理由虚弱了不少。


三、“疯牛”激怒监管


但是由于币圈火爆,国内外的社交媒体炒币获上不断宣扬“炒币财富自由”。明星带货、机构囤币、黄金替代,金融市场的焦点从股市跑到币圈,“疯狂牛市”下的币价催生疯狂挖矿,用电已经不似当初一样小心谨慎、精打细算。在高回报的欢呼中,贪婪的市场已极尽所能获取可得的电力和资源。闲置的数据中心,稳定可持续的火电,都是矿圈用以“造币”的目标。

2019年11月,在推进区块链技术发展的背景下,国家发改委将挖矿从淘汰产业目录中删除,一切仿若隔夜。众所周知,火力发电能耗大,用来挖矿显然与近期提出的“碳达峰、碳中和”明显违背。5月18日,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公告称,为进一步拓宽虚拟货币“挖矿”企业问题情况来源渠道,充分发挥群众监督保障作用,特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举报主要范围有四项: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伪装成数据中心享受税收、土地、电价等方面优惠政策的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为从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提供场地租赁等服务的企业;通过非法手段获取电力供应,从事虚拟货币“挖矿”业务的企业。与此同时,各地的数据中心也纷纷自查澄清,撇清干系。


四、矿池、矿工、矿场的未来


2017的9.4之后,虽然币圈依然时时闪耀着熟悉的中式名字结构,但起伏几轮的整治之后,除了孙宇晨,交易平台都普遍低调了。出海成了交易平台的集结号,为了方便交流,很多在近处的海岛安了营。518之后,矿场纷纷表态关停国内业务,粉丝开始祝福和展望北美等境外业务。购买矿机虽然遇到“不可抗力”,但多数卖家给了选择性方案,去留自愿。无论是否继续和矿场一起玩,多数情况下的风险收益模式都有的选择。态度上,也是走的无怨无悔,不抱幻想。

币圈在我国境内从交易去中国化走到了算力去中国化阶段,但资本的逐利并不会因此结束。如果没有可用的电,没有数据中心资源,没有明确的法律界定,还存在未知的监管风险,矿圈在国内也的确无法好活。在找到有效新出口之前,作为造币工厂的矿场,撤离才是上策。这对币圈稳定同样意义重大。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第五十一次会议第三条是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其中提出进一步推动利率汇率市场化改革,、加快资本市场改革、深化金融机构改革、遵循绿色理念开展投融资行为和继续扩大高水平金融开放。 对于我国境内的虚拟货币,监管和市场之间一直存在着互相困扰的局面,出海或许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困扰。

继交易出海之后,矿场也要出海了。算力和交易,在数字化时代的能力不仅体现在数字货币中,只是金融的能量放大了一切。万语千言,互联网已经加速了信息和资金的流动速度,金融科技不断给资本服用加速兴奋剂,如何寻找为疯狂的资本寻找一条静心欢喜的从良之路,是全球金融市场在数字化时代都要面临的问题。

作者简介:

王娟,教授、西安交通大学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系统工程博士后;OECD区块链政策专委会委员;海南绿色金融研究院院副主任;海南绿色发展国际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