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艺术家访谈:毛明浩

艺术家均来自:CryptoArt.Ai

作为众多青年艺术家中的佼佼者来说,毛明浩今年也只有24岁,他前锋的艺术理念和对新事物的勇于接纳,让他开始创作加密艺术,也深深的迷恋上了这个市场。对于NFT艺术市场,他对此的态度总是很乐观。采访他的时候,我发现他对NFT艺术市场的剖析很深刻,很有一套自己的见解。也许因为他是上海人,这种骨血关系,让他对上海有一份特殊的情怀。在他未公开的一套作品中,关于上海主题的创作深深打动了我。在NFT艺术市场本着去中心化,全球化的准则来看,也许是因为我也对中国有一份骨血之情,所以我很乐意看到中国的艺术家成为NFT艺术市场上的一名幸运儿。

New Earth

1.你创作数字艺术有多久了?能跟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吗?

毛明浩:我叫毛明浩,叫我Max也可以。我在上海浦东长大,在加拿大读了8年书。在西安大略大学的媒体学毕业,现居多伦多工作。数字艺术今年才开始的,起步比较晚。

2.你在多伦多的生活对你来说最大的改变是什么,他是否影响了你的艺术风格,改变你对艺术的理解?

毛明浩:8,9年前来加拿大读高中的时候,地方比较偏远,在新斯科舍省的一个城镇叫做Yarmouth。整个学校只有5个中国学生。而且那里离省中心的城区开车的话也要3个半小时。毕竟一直在上海长大的,像我这样的都市男孩跑这么远一开始肯定不适应,文化和语言差距比较大,所以拼命去融入。这个融入的过程中一直遇到身份危机,问自己到底是谁,想用视觉艺术来理解自己吧。

所以在西安大略选了媒体学,只学到了媒体的弊端,技术之类的还是靠自学,我在国内暑假的时候也来培训过广告包装。4年本科读完后,对媒体发展现状还是有点失望的,这些有个性一点的视觉艺术很难应用到商业行业。多数商业视觉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特别是视频这一类,看多了有反感。所以我一直在找可以应用到自己视觉风格和创意的客户。也是缘分,真的找到了。是几个在北美电子音乐比较有影响力的艺人。那时候开始就开始做自由职业了。

高维度的对话

3.你怎么看待NFT艺术市场,你觉得它未来的发展前景是什么?

毛明浩:从开始创作不久后就发现个人数字作品完全没有经济价值,可复制性高。商业不尊重艺术作家,可替代性强。我以前有个Instagram账号,曝光度比较高,随便就会被人偷图说是自己的作品,身边朋友也一直有被公司盗作品的事件。我对数字艺术的了解就是除了被画廊认可的实体作品,其他数字作品连作品都称不上。北美把所有电子艺术叫做Content,直接翻译就是内容。内容制作者的作品都是快加工,短寿命,为社交媒体循环存在的。别人用一天给社交媒体做出的东西曝光度比你一个月一发的大作高太多。这对数字艺术来说真的是逆向发展,做出来的东西都太肤浅了。按这个趋势发展就是后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社会复制性高,寿命短。原作到底是谁你都不知道。还有个特点就是社会以视觉为主,视觉的意义却不重要。打个比方,很多不会说中文,对中国文化不感兴趣的人会用中文字符来纹身,为什么呢?因为这个中文字符就是视觉效果,对他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并不重要。这些就是快媒体发展的弊端。

我觉得NFT艺术是对主流媒体平台运作和设计缺陷的解决方案。第一个是真实性高,再怎么流通复制,作品独一无二,保护了原作者。第二个是对艺术家的看法整体有改变,商业圈开始和NFT艺术家合作,而且肯用艺术家的名字。第三个是这样可以给我3个月做出来的作品一次机会。最后一点,NFT可以打破大众对数字艺术被媒体平台灌输的理念,和传统艺术的等级制度。

NFT艺术现在有两个问题比较明显—实用性和流通性。实用性就是展示作品或者应用作品的方法。平台或者艺术家没有找到好方法去加强实用性的话,买NFT艺术的收藏家可能会越来越少吧。实用性不较高。还有的话,多数平台没有二级市场,转手卖很不方便。

怪石

4.nft市场发生过很多重大事件,不拘泥于艺术,给你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事件是什么?

毛明浩:Beeple作品被传统画廊69M美金买下来,对我印象比较深。特别是成交之后他说要去Disney World蛮有意思的。他的多数作品损Disney这样的主流公司,现在又靠这些公司成功了,很有讽刺性。

5.你认为nft艺术,会像其他主流艺术流派一样,被载入艺术史吗?为什么?

毛明浩:从我的认知角度看来已经主流了。不过我发现很多人对NFT艺术理解有点断层,不理解。

6.你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谁,你的作品风格会受他影响吗?能给我们阐述下你自己作品的理念吗?

毛明浩:优秀的艺术家模仿,伟大的艺术家则是剽窃。这句话可以形容其他艺术家对我的影响。有好几个喜欢的艺术家,每个都学一点东西。最喜欢的是一个俄罗斯的艺术家叫做Ave Di Mel (@melnukoff)。他的技术性高,原创性强。摄影为主再开始学CG的人最大的艺术屏障就是怎么样才能把作品结合起来。他就结合的很完美,你看他的人像照和CG的作品一看就是一个人做出来的。这个我真的是捉摸了很久。发现他在NFT上卖作品后,我把自己赚到的一部分,和两个朋友融资2.75ETH买了个他的作品,现在他作品单价起码10个eth了。

我的作品以视觉冲击为主,表达对科技发展的陌生感,特别是上海拍摄后期再多伦多制作的作品,毕竟每次回上海都感觉物非人非,越来越陌生了。但谈这个不重要,每个人对艺术作品的感受和理解不一样。谈理念总觉得局限了观赏者的想象力。

Gate.io 8 Year Anniversary

7.能给我们讲讲,你对自己在nft艺术领域未来的发展计划吗?你会一直坚持创作吗?

毛明浩:个人作品被认可的感觉真的很好,所以我卖出自己作品之后就想分享这个感觉。我一直在能力范围内收集其他艺术家的作品。艺术家变成收藏家的这个体系,也是维护生态圈的义务吧。以后的话希望国内外可以一起发展,比较艺术是跨界的。而且一起发展的话有理由和经济实力多回上海。

NFT在不在我都会坚持创作吧,以前的话是每天我都会拍摄,现在是每天会做个人作品,要是有一段时间没有做个人作品我就会很浮躁抑郁。好像创作已经是我一种维持精神健康的方法了。

* 艺术品均为动态视频因为格式原因不能发布,请点击艺术家个人网站查看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