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个人代币、饭圈安利和IPO传销:未来,这不再是明星专利

未来的工作将演变成金字塔传销,每个人向另一个人「安利」自己钟爱的那个人。 

撰文:Dror Poleg,Real Innovation Academy 联合创始人

编译:Perry Wang


风险共享经济


1997 年,摇滚歌星大卫·鲍伊(David Bowie) 发行了「债券」,「债券」持有人可以在未来十年内从他所发行的唱片中获得一定比例的版权费分成。某人斥资 1000 美元购买「Bowie 债券」,每年可收获 7.9% 的债息。保诚保险(Prudential Insurance)在该债券的第一波销售中斥资 5500 万美元买入。

参考链接:

《Bowie bonds - the singer's financial innovation》

https://www.bbc.com/news/business-35280945

一开始这些债券似乎是一种安全的投资。David Bowie 的歌曲经常在电台中播放,即使专辑发行了几十年后依然卖得很好。他的版权费产生了稳定的收入流,这种收入流可能会持续下去。 「Bowie 债券」获得了知名评级机构穆迪(Moodys)的 AAA 评级,表明它们与美国国债一样安全。

但随着线上音乐共享的普及,David Bowie 的专辑销量下降,债券开始打折交易。债券持有人预期潜在收入流的质量进一步恶化,因此希望卖出这些债券。2004 年,穆迪将 Bowie 债券的评级下调至 Baa3,比其开盘时低了 8 个等级,仅差 1 个等级就会跌入「垃圾级」行列。随后,由于出现了新的合法线上收听和付费音乐方式,债券最终得以一定程度恢复元气。2007 年,原始的 Bowie 债券到期,并已全额偿还。但其一路走来确实经历了跌宕起伏。

参考链接:

https://www.investopedia.com/terms/b/bowie-bond.asp

David Bowie 并不幼稚。他之所以发行债券,是他认识到自己的收入很难保持稳定。首先,摇滚明星身份是一个不稳定的存在。但是 David Bowie 很清楚互联网将使这一身份更加不稳定。他在 2002 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过:

「我完全相信,版权将在 10 年内不复存在,而作者身份和知识产权正在遭受重创……音乐本身将变得像自来水或电力。」

参考链接:

《David Bowie, 21st-Century Entrepreneur》

David Bowie, 21st-Century Entrepreneur - The New York Times (nytimes.com)

发行债券是与那些对线上媒体的未来更加乐观的人分摊风险的一种方法,或者他们有足够狂热,想拥有 David Bowie 的「一小部分」,无论有多高风险。

假设旧的赚钱方式很快将不再行之有效,这是对通过音乐赚钱的一种新方法的实验。

尽管花费了二十年的时间,但是音乐行业最终还是想出了如何利用互联网赚钱的方法。音乐成为像水一样的流媒体,客户为此付费,唱片公司和艺术家在赚钱(但还不够)。摇滚明星身份仍然危机四伏,但是互联网增加了可以通过音乐赚钱的人的总数,以及可以将自己的才华变现的方式。

参考链接:

《Even famous musicians struggle to make a living from streaming – here’s how to change that》

https://theconversation.com/even-famous-musicians-struggle-to-make-a-living-from-streaming-heres-how-to-change-that-151969

摇滚明星赚钱不成问题。问题是,我们这些芸芸大众该怎么办。


收入分成协议成为主流


音乐不是唯一像水一样流动的东西。其它类型内容和很多商品和服务,亦是如此。在互联网上,每个人都有成为一位明星的潜质——可以触及地球上的每个人。越来越多的人面临着以前摇滚明星独有的焦虑感:担心今天行之有效的方法不过是过眼云烟,担心某人或某事很快就会出现,感觉自己过时或被揭穿为骗子。

但技术不仅是让风险平摊到芸芸大众头上。它还带来了共享和缓解这一风险的新方法。1997 年时,David Bowie 的得到投资银行家、评级机构和保险业巨头的合作才能发行和出售他的债券。这个过程成本昂贵且费时费力,只有富有的、成绩斐然的艺术家才能完成。时至今日,任何人都可以卖掉一部分未来的收入来支付目前的生活方式。一种方法是通过收入分成协议(Income Share Agreements,ISA)

美国在线编程学校 Lambda School 让学生可以出售自己未来收入中的一部分来支付学费。学校教授诸如网络开发和数据科学之类热门技能。课程可以远程完成,并且非常实用,主要是帮助学生在完成课程后能找到工作。Lambda 的学生们无需支付任何前期费用,但承诺将自己未来的部分收入给学校:

「Lambda School ISA 是延期学费的一种形式,根据该协议,你同意在 24 个月内将自己薪水的 17% 支付给 Lambda School,但前提是你每年收入超过 50,000 美元。ISA 封顶限额为 30,000 美元,因此无论任何原因,你绝不会支付超过此金额的费用。如果你没有找到工作,你永远无需付款。」

参考链接:

《The Lambda School Income Share Agreement》
https://lambdaschool.com/tuition/isa

如果学生们所学的技能被证明一无所用,那该学校最终得不到任何学费。即使学生最终在另一个领域工作赚钱,也是如此。正如 Lambda 的网站所指出的那样,「你只需要在[合格职位]工作时每月付款即可,[这意味着在 Lambda School 学到的某领域的技能帮助你在该领域找到任何职位的工作都可以。」

ISA 正在日益广泛地被采用,不仅局限于科技产业中。Avenify 为追求上进的护士提供了类似的安排。普渡大学和其他传统学校在各种学术课程为学生提供了类似的安排。到目前为止,已有 1,600 多名普渡大学学生签署了该类协议,并支付了 1,790 万美元的学费。

参考链接:

https://avenify.com/

《WORRIED ABOUT HOW TO PAY FOR YOUR PURDUE EDUCATION ? 》

https://www.purdue.edu/backaboiler/

即使他们的大学不提供 ISA,学生们也可以依靠 ISA。诸如 Edly 之类的平台使个人投资者能够为他人的教育提供资金,以换取其未来收益的一部分。世界各地的投资者一直在寻找与传统资产不具相关性、并有望获得稳定回报的另类投资。ISA 是添加到投资组合中的一种新的投资产品。

参考链接:

https://www.edly.co/

这与传统的学生贷款相比是否一样?或者更糟的是,成为学生们的卖身契?事实并非如此。正如帮助企业机构发行和管理 ISA 的软件提供商 Meratas 所解释的那样,ISA 没有本金余额并且不会触发罚款,不产生利息,如果学生最终偿还的金额低于其最初的学习费用也不会触发罚款。

参考链接:

《A Better Income Share Agreement Solution》

https://www.meratas.com/

ISA 并非适合所有人,并且有其不利之处。总体而言,这种方式比较奇妙。这提供了一种共享学习和职业需求风险的方法。比起押注一位摇滚明星的 10 年职业生涯,要靠谱多了。

但是有些人已经在尝试更激进的方式,来为自己的职业生涯谋求资助。


买下我的「一小部分」?


2020 年 4 月 , 法国创业者 Alex Masmej 在 Twitter 宣布:

「我宣布以 20,000 美元的价格出售 100 万个 $ALEX 代币(占总供应量的 10%),以资助我在旧金山的创业生活,下个月我将搬到那里。具体条款待定,但标的应是我未来 5 年的净资产 / 年收入的混合体。」

参考链接:

https://twitter.com/AlexMasmej/status/1235255648453046273

简单解释一下,这意味着 Alex Masmej 销售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代币 ($ALEX)。 这一代币的销售将用于资助其创业之旅。 这一代币的持币者对 Masmej 未来的收入和生涯决定拥有一定的权益。Alex Masmej 在另一篇博文中解释了他打算如何使用筹集到的资金,以及持币者能获取怎样的权益。

参考链接:

《ITaking risks during chaos: Initial $ALEX Offering》

https://medium.com/@AlexMasmej/taking-risks-during-chaos-initial-alex-offering-339883bb7f6d

他的计划是「带着一个小的安全保障回到旧金山,以最大程度地发挥我的潜力。作为能让 Alex Masmej 平和工作的交换,投资者将获得他在未来三年中所产生全部收入的 15%。 上限为 100,000 美元,按季度分配。」Alex Masmej 还承诺向代币持有者定期分享最新动态、概述他的计划和经验教训。

参考链接:

《Introducing “Control My Life”: use my cryptocurrency $ALEX to vote on my life choices》

https://medium.com/@AlexMasmej/introducing-control-my-life-use-my-cryptocurrency-alex-to-vote-on-my-life-choices-8d62471963cd

除了常规收入外,代币所有者还可以从价值增值中受益。随着 Alex Masmej (这个人)变得更加成功和知名,其他投资者可能也希望买进更多的 $ ALEX (代币),来拥有 Alex Masmej 的未来收益。

Alex Masmej 将这一过程描述为「小型 ISA 与个人 IPO 的融合体」。几年后,Alex Masmej 决定采取进一步措施,并赋予代币持有人对其各种人生决定进行投票的权利——例如他是否应该吃肉、每天早晨几点醒来,以及应练习哪种运动课程。

$ALEX 代币的故事听上去轻浮无状,但资助了一个来自法国的年轻人前往硅谷的旅行,并将他独立创业的风险分摊出去。

与 David Bowie 不同, Alex Masmej 不是名人,也不雇用银行家。他使用开放源代码技术(以太坊区块链),创建了地球上任何人都可以购买的金融衍生产品。Alex Masmej 招募了其他人来分摊他早期职业生涯中的风险,并为其提供一部分回报。相同的方法也许很快就能与我们所有人发生联系。


流通期


名人和线上影响力人物已经在使用数字代币将自己的人气变现,并把作为明星的风险分摊出去。例如, Bitclout 使名人能够出售「创作者代币」Creator Coins,粉丝可以购买和转售。

为什么会有人买这种东西呢?Bitclout 解释说:

「Creator Coins 是一种新型的资产类别,它与个人的声誉捆绑在一起,而不是与一家公司或一个商品捆绑。它们实际上是社会将[社会影响力]作为资产进行交易的第一个工具。如果人们理解了这一点,那么某个大 V 的代币价值应与这个人在社会中的地位息息相关。
例如,如果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 Elon Musk 成功成为登陆火星的第一人,他的代币价格理论上将一飞冲天。如果相反,他因为在记者会上口无遮拦爆出种族歧视言论,他的代币价格将会跌入深渊。 因此,如果人们看好某个人的潜质,就可以买进他 / 她的代币,当这个人充分展示出其潜质时,持币者可以随之受益。交易者可以通过利用这些名人代币的价格涨跌进行买卖从中牟利。」

参考链接:

https://bitclout.com/

除了纯粹的低买高卖投机交易之外,粉丝们还可以使用代币来加深与创作者的关系。名人可以设置一个收件箱,只有代币所有者才能向该信箱发送消息。或者让粉丝竞标,胜出者可以在 Instagram 或 Twitter 帖子中提及明星的名字。

通过让粉丝拥有自己的「一小部分」,还可以激励他们支持你的持续成功。如果你拥有马斯克代币,那么安利马斯克并设法吸引其他人购买他的代币就变得顺理成章。通过增加对你已拥有的代币的需求,你可以变得更富有。在你之后买入代币的人会继续安利其他人。只要这个故事令人信服,并且有足够多的新人可以被安利说服,那么代币的价值就会上涨。

名人们很幸运可以通过这一方式赚的盆满钵满。但他们也是别无选择,做明星就是一种不稳定的生活,充满焦虑。这种焦虑和危机四伏的感觉未来将不再是名人和企业家所独有。


每个人都是 (流)


人类的工作越来越具有创造力。我们中的更多人会花时间来编写代码或内容。远程工作的能力意味着我们正在更大的人才池中去竞争。为了在这个庞大的人力资源库中脱颖而出,我们越来越依赖于确定谁可以了解我们、以及我们的工作共享方式的算法

参考链接:

《NFTs and the Future of Work》

https://www.drorpoleg.com/nfts-and-the-future-of-work/

《Living on the Tail》

https://www.drorpoleg.com/living-on-the-tail/

《The TikTokization of Work》

https://www.drorpoleg.com/the-tiktokization-of-work/

这意味着更多的人有机会成为各自领域的超级巨星。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行业中的优异人才正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和焦虑水平。正如我在《 10 倍阶层的崛起》 和《幸存的财富》 中提到的那样,技术正在将许多专业从不可规模化转变为可规模化

「不可规模化的职业是必须亲自履职并且受到地理限制的职业。例如,一位医生一次只能在一个地方执业。
可规模化的职业是指不受现实世界制约的职业。电影明星或者作家可以同时覆盖数以百万的观众或读者。可规模化的职业能带来更高收益,但也意味着更多风险。
可规模化职业的奖励分配趋向于遵循幂律分配。与此同时,不可规模化职业的奖励遵循更为正态的分布
在 20 世纪,多数中产阶级职业是不可规模化的。他们必须本人到办公室中履行工作职责。」

参考链接:

《Work, Cities, and Offices in a World of Infinite Choice》  

https://www.drorpoleg.com/surviving-abundance-cities-and-buildings-in-a-world-of-infinite-choice/

随着越来越多的职业实现规模化,以前很稳定的工作正变得越来越危险。远程医疗使得明星医生能够为以前无法进入市场中的客户提供服务。连网的健身设备(例如 Peloton)使明星教练一次可以为成千上万名客户提供服务,本地健身房中的普通教练就变得多余。相同的动态适用于许多其他服务和知识工作。

如何处理所有这些风险?


「安利」生涯


Alex Masmej 的个人 IPO 实验正好符合风投基金 Variant Fund 创始人 Jesse Walden 称为「所有权经济」的新领域。以太坊等公有链使发行和交易代币变得容易,任何实体或数字产品的所有权可以投射在其中。正如我在稍早文章中提到的那样,这些代币不仅仅是「所有权证书」,而是可以将它们预先编程为以某种方式运行(例如,每次发生预定义的事件时就派发红利)

参考链接:

《The Ownership Economy: Crypto & The Next Frontier of Consumer Software》

https://variant.fund/the-ownership-economy-crypto-and-consumer-software/

《NFTs and the Future of Work》

https://www.drorpoleg.com/nfts-and-the-future-of-work/

Alex Mesmaj 的实验进行时是独一无二的。但时至今日,任何人可以轻松发行自己的代币,让其他人交易它。当越来越多的职业变得可以规模化,甚至最为成功的职业也面临经济的不确定性。

处理可规模化职业的风险和不确定性的最佳方法是将风险分摊出去。对未来忧心忡忡的医生或健身教练、作家或投资顾问可以发行自己的代币,并让其粉丝和顾客参与其个人事业的起起伏伏。

就像名人一样,分摊风险只是故事的一部分。通过让其他人投资你,你就是在激励他们安利你的人生故事,并尽最大努力提高代币的价值。

在这种情况下,每个职业都会成为金字塔传销。如果你可以吸引足够多的人购买代币,并且他们可以吸引足够多的人购买更多代币,那么整个企业的价值将继续增加。无论你从实际工作中可以产生多少收入,都会发生这种价值提升。它将延续下去,直到你再也讲不出新故事,或再也发展不了下线或下下线为止。

互联网上有很多很多人。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