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追梦再下一站—— Clarion OS

文︱艾森斯

就在加密市场牛市正酣之时,作为站在区块链世界最高处的拓荒者之一,原EOS联合创始人BM(Daniel Larimer)又开启了新征程。

3月2日,BM发布了其新项目 Clarion OS的介绍,并在Github上更新了新项目代码。这是继Bitshares、Steem和EOS之后,BM开发的第四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创业项目。

不过,这在重仓EOS的投资者李越心里,可谓五味杂陈。

早在1月10日,当BM宣布辞去Block.one CTO一职时,多位EOS玩家就对此愤愤不平,认为BM抛弃了EOS,无疑令EOS雪上加霜。分析人士认为,这与他洒脱孤傲、崇尚自由的人设形象如出一辙。

3月12日,BM在其推特上称,已发布了一份EOS社区治理提案的草案。该草稿概述了审查和任命个人以控制EOS代币分配的过程,以及EOS未来的发展方向。此外,他还表示,自己离开EOS社区的报道被夸大了,并期待与社区合作,为EOS实现最初的愿景提供帮助。

这似乎说明,BM并没有与EOS完全切割。而在李越看来,很多投资者已经失去耐心,透支用户势必会失去市场。


以“自由”的名义出走


BM是区块链世界的传奇人物,在币圈亦有着褒贬不一的极高声名。

据媒体报道,BM出身于美国“码农”家庭,其父亲是波音公司的高级工程师。BM毕业于弗吉尼亚理工学院暨州立大学计算机专业,是一个具有创新性思维的天才程序员。他不仅是一个区块链连续创业者,还把Bitshares、Steemit、EOS三个项目曾带到了区块链市值排名榜前五而彪炳史册。

不过,虽然BM主导了这三个项目,但在Bitshares与Steemit开发过程中,BM均选择中途“下车”了。首个项目Bitshares曾困于资金问题,当时BM曾抛出了“增发”的解决办法,招致陷入全社区反对;在Steemit项目期间,BM喜欢给漂亮妹子点赞,引得社区一阵叹息:人性从来就经不起考验。

鉴于此,在EOS 这几年的发展之中,总有一个问题萦绕于投资者耳边:BM是否会离开EOS?每当此时,BM总会亲自辟谣说,“我不会离开EOS。”

“今年1月10日,BM终于又走了。”李越表示,这一天还是来了。

关于BM 第三次与合伙人分手,他发文表示,BTC、ETH、EOS都被监管机构盯上,完全丧失隐私。代币获得资本收益的最大希望是最大化其作为货币的功能,以及其本身做到合规,并努力让机构采用它。我相信,质押池模式会让EOS成为一种更好的货币。如果目标是获得巨额资本收益,那么用监管机构批准的智能合约交易监管机构批准的资产的KYC账户可能是唯一出路。

BM认为,如果社区选择走这条路,那么Block.one是带领EOS朝这个方向发展的理想人选。而我不希望自己的创新受到政府监管机构心血来潮的限制。我们这些想要创造工具,将权力交还给人民的人,需要把目光投向别处。我们的“利润”不是用美元来衡量的,而是用“自由”。

1月16日,BM在推特上为他的新书《More Equal Animals - The Subtle Art of True Democracy》打Call时称,当前社会系统中的激励结构已严重扭曲,应重新调整,并提出了实现民主的主要原则,即包括权利分治、尊重相对权力规则、合约所有权转移理论等。这似乎再次向世人表明了他追求“自由”的立场。

BM新书《More Equal Animals》封面
BM新书《More Equal Animals》封面


与EOS“藕断丝连”


“BM离开之前,EOS早已收割韭菜完毕,只留下一地鸡毛。”李越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之色。他表示,重仓EOS让我错过了整个牛市。

事实上,自EOS主网上线以来,币价上一直处于疲软状态。火币全球站数据显示,EOS价格高点发生在2018年4月29日,为23 USDT。今年EOS的价格高点是2月14日创下的5.6USDT,仅为前者的24.3%。这与屡创新高的BTC、ETH等主流币相较,EOS的价格表现饱受诟病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EOS诞生之初,为期一年的全球募资价值达40亿美元,成为“史上最大ICO”,其高调宣称要“打造一款百万级TPS的区块链操作系统”,风头一时无两。接着,EOS超级节点竞选与一波三折的主网上线,都将币圈的聚光灯牢牢地锁定在EOS身上。

1月11日,或因BM辞职影响,EOS节点票数出现超千万票下降。据EOS浏览器bloks.io显示,目前排名第一的节点eosnationftw总票数已减少1065万票,减少2.6%;排名第二的节点atticlabeosb的总票数已减少1881万票。排名前21名的EOS节点投票数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如今,EOS不仅被币圈投资者抛弃,也被BM‘抛弃’了。”李越认为,EOS再难有出头之日。

尽管BM表示,仍然在寻找为EOS社区做贡献的方法,并提供我们许多人想要的自由和去中心化。但多位如李越一般的投资者并不买账,认为这是对EOS的伤害。他表示,

3月12日,BM在其推特上称,已发布了一份EOS社区治理提案的草案。该草稿概述了审查和任命个人以控制EOS代币分配的过程,以及EOS未来的发展方向。根据草案,要成为社区成员,必须请求(或提供)现有会员的邀请,并由另外两个会员确认。最后,新的成员必须获得至少一个民选官员的批准。此外,社区每增长10%,都会自动触发一次选举,并且在选举过程结束之前,任何新成员都无法正式加入。这减轻了选举遭受女巫攻击(Sybil Attack)的风险。

BM在推特上称已发布了一份EOS社区治理提案的草案
BM在推特上称已发布了一份EOS社区治理提案的草案

3月9日,BM还在其推特上称,关于我离开EOS社区的报道被夸大了。我期待与社区合作,为EOS建立一条实现我最初愿景的道路。

这说明,BM并没有与EOS完全切割,但此消息在币圈并没有泛起太多声响。


开启社交“新赛道”


3月2日,BM在Github更新了新项目Clarion代码,并表示Clarion OS刚刚开始,尚处于早期设计阶段。

根据介绍,Clarion OS旨在为所有人提供工具,向每个想听到其消息的人传播消息,而不必依赖于集中式基础设施。它将通过一个抵制审查的“朋友对朋友”网络来实现,该网络将利用朋友和家人未使用的资源来分发你的内容。Clarion OS的最终目标是提供“集中式服务”具备的性能和可靠性,以及逻辑上去中心化网络的自由和独立性。

在Clarion社区的帮助下,人们可以将朋友和家人从Twitter、Facebook、YouTube、亚马逊、苹果和谷歌的“暴政”中解放出来,并创建一个没有操纵和第三方依赖的社交网络。 Clarion OS的核心是朋友对朋友的消息传播协议,支持加密身份之间的实时视频、聊天等功能。利用Web Assembly插件,应该可以在Clarion OS上构建不同类型应用程序,包括代币和智能合约。如果典型的以太坊和EOS智能合约被认为是“第1层”,那么Clarion OS可以被视为“第0层”。

“Clarion OS的抗审查网络特质,印证了BM离开时声称将集中精力创建人们可以用来确保自己自由工具的‘理想’”。李越认为,从BM的新创业项目来看,他对搭建社交平台情有独钟。

资料显示,BM离开Steemit时,认为其只是一个社交应用,功能过于狭窄;在Voice面世之时,BM曾表示,要做到Steemit原本想做但没有做到的一切事情。

2019年6月2日,在EOS上线一周年到来之际,Voice作为EOS官方出品的社交应用平台,被认为是EOS深入实践社交平台的突破口。其官网描述称,Voice 将通过 Token 模型设计,激励创作、分享、发现与推广优质的内容,建立起一个由真实用户,而不是机器人或是僵尸账户组成的社交媒体平台。

分析人士认为, Clarion OS似乎是在继承了Voice社交平台的基本原理,并再次进行了深加工。

同时,由于EOS顶着“史上最大ICO”的头衔,一直遭到投资者的诟病。3月3日,BM在其推特上称,Clarion OS不是区块链,将是免费的开源软件,不需要任何投资。我没有要求投资,也没有计划在未来要求投资。我正在花很多钱来构建使人们能够交流的技术。

BM称Clarion OS不需要任何投资
BM称Clarion OS不需要任何投资

“BM是一个致力于个人隐私与自由的理想主义者,但在其三次与创业项目分道扬镳后,市场会不会为BM的‘梦想’买单,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李越更希望的是,BM这次能“善始善终”。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