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链项目顾问斩获诺贝尔经济学奖,米尔格罗姆与他的拍卖理论

一经揭晓,这两位“斯坦福师徒”立即获得外界的关注。其中,米尔格罗姆除了在理论上深有研究,在实践领域上也建树非凡,不久前其还受聘成为区块链项目顾问。但很多人不免疑惑,经济学的分支领域如此多,为何看上去并不时髦的拍卖理论会折桂?拍卖机制在区块链又有何应用?

曾因“迷倒”评委女友遭“雪藏”?诺奖终垂青

 

人类历史上的拍卖行为,最早追溯到公元前700年。在古巴比伦时期,每年都会举行适婚年龄女子的拍卖,每逢此时,人们便会将将适婚女子按美丽、丑陋、残疾的出场顺序先后拍卖,出价最高的男子中标。而真正的商业拍卖则是由古罗马时期开创的,在保留奴隶拍卖的基础上,当时出现了专门从事拍卖的机构进行战利品和商品拍卖,拍卖的种类和方式是五花八门,参与的群体有皇室也有平民。

尽管如此,但拍卖理论直到20世纪60年代才被提出。1961年,加拿大经济学家威廉·维克瑞(William Vickrey)开创性地提出的拍卖理论成为信息经济学的先河。他在《反投机、拍卖与竞争性密封投标》一文中将拍卖方式分为四种类型:英格兰式拍卖、荷兰式拍卖、第一价格拍卖和第二价格拍卖,并得出一个对现代拍卖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结论“收益等价定理”。为此,维克里还获得了199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过由于不幸意外去世,当时由米尔格罗姆代替其领奖。

维克瑞跨越式的拍卖理论,使得大批的经济学家加入到研究中。如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杰·迈尔森(Roger B. Myerson)提出的“共同价值模型”。而米尔格罗姆则创新性地拓展和完善了维克瑞和迈尔森的研究维度,在1982年与罗伯特·韦伯(Robert Weber)合著的《拍卖和竞争性竞价理论》中,首次提出具有私人价值信息和共同价值信息的附加价值模型,为拍卖理论提供了基础性结论。

1993年,米尔格罗姆参与的被《纽约时报》称为“历史上最大的拍卖”的频谱拍卖设计使其一战成名。彼时,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总统签署法令,授权联邦电信委员会(FCC)对频谱许可证进行拍卖,且要求在一年内进行第一次公开拍卖会。由于传统的拍卖设计导致效率非常低下,米尔格罗姆、威尔逊等被召集参与拍卖机制的主要设计。而米尔格罗姆提出的“相关评价”、“联系原理”、“同时向上叫价拍卖”的拍卖设计使得五张频谱许可证在整整5天、共47轮的拍卖后,被以合理价格落入最能合理使用人的手中。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称此事件为20世纪微观经济理论研究的主要实践贡献之一。自此,米尔格罗姆成为拍卖领域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在美国经济协会颁发“杰出院士奖”的颁奖词中,其被称为世界上领先的拍卖设计师,对拍卖理论以及现代微观经济理论的范围提供了(而且仍将继续提供)基础性见解。而Google Scholar搜索数据显示,米尔格罗姆的《拍卖和竞争性竞价理论》被引用约10万次。

在过去几年,米尔格罗姆就已被猜测是诺贝尔经济学家得主,但却迟迟无缘。不过,多家媒体的报道都称,坊间一直有个八卦,由于米尔格罗姆太有魅力了,在代领诺奖时让一位评委的女友为之倾倒,由此得罪了诺奖评委会,因而一直被“雪藏”。无论这种说法是否只是个玩笑,但米尔格罗姆总算是实至名归。

而威尔逊在拍卖机制设计的理论与应用的研究也有着重要的成果。1993年,威尔逊的价格机制研究的著作《非线性定价》出版,在业内获得了非常好的口碑和声誉。有意思的是,虽然威尔逊对拍卖理论的兴趣可追溯至20世纪50年代,但在记者提问威尔逊,是否曾在拍卖上买到过什么,他回应称,他实际上并没有正式地参加过拍卖。他和妻子只在ebay上拍过一个滑雪靴。

对于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的获奖,瑞典皇家科学院评价道,两名获奖者研究了拍卖的运作方式,以其深刻的洞察力,为难以用传统方式出售的商品和服务(例如无线电频率)设计了新的拍卖形式。他们的发现和研究成果已经使全世界的买方卖方和纳税人受益。

“拍卖理论”或成区块链发展新视角

 

米尔格罗姆上一次走进加密圈视野时,是在今年9月公链项目Algorand宣布其受聘为公司顾问。

Algorand等项目均采用的是荷兰式拍卖的方式。在这种方式中,拍卖标的的竞价按从高到低依次递减,直到首个竞买人应价(达到或超过底价)时击锤成交,这种方式让拍卖公开透明,解决了定价难的问题,包括谷歌上市时也采用了此方式。然而荷兰式拍卖也存在弊端,如太高成本等,Algorand曾因私募投资者持续砸盘,荷兰拍的投资买单后快跑止损而取消原定的拍卖规则。

实际上,在荷兰式拍卖这种公开出价中,竞标者的策略往往取决于他对其他参与者在拍卖中出价的情况。与此同时,米尔格罗姆认为,采取减价拍卖规则的荷兰式更易导致“赢家诅咒”,也就是竞拍人赢得拍卖后觉得不值的现象。而前文提到的维克瑞的“收益等价定理”,虽然让投标者的价值是完全相互独立的,但迈尔森的理论却赖以成立的严苛条件在现实中却难以满足。而米尔格罗姆构建的“关联评价”让任何买者的报价不仅会显示出他自己关于物品评价的信息,还会部分地揭露出其他买者的私人信息。同时,在引入“关联评价”后,竞拍者赢得竞拍的同时,也可获得其他竞拍者的私人信息,从而降低对自己获得竞拍品的评价。

而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的全新拍卖理论和拍卖形式或可为代币销售或众筹提供一个更好的解决思路。在与Algorand的合作中,米尔格罗姆耶曾表示,其希望能够为区块链的广泛应用提供帮助。

其实,在传统互联网领域中,微软、亚马逊、淘宝等都曾引入邀请经济学家设计拍卖规则,这样才能有效决定客户的广告排序,以改进运行效率和成本。例如,米尔格罗姆曾为谷歌IPO股票方案提供建议、为微软的搜索广告投放和雅虎的销售在线广告拍卖提供咨询服务等。而微软前首席经济学家苏珊·艾希(Susan Athey)就是米尔格罗姆的学生。

在区块链领域中也涉及不少拍卖模式,如艺术品交易拍卖市场、证券等领域往往存在估值、交易难等问题,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市场进一步发展。而一个好的拍卖机制可使得市场交易机制更为完善,减少“赢者诅咒”等问题,为竞拍者提高自身的期望收益。

由此便可看出,拍卖理论凭何获得诺贝尔奖的青睐。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主席彼得·弗雷德里克松所言,今年的经济学奖得主从基础理论开始着手,并将其研究结果用于实际应用中。这些应用已遍及全球,他们的发现和研究成果给社会带来很大益处。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