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硬度的延伸思考:为什么说比特币会涨10倍

原文标题:《货币硬度的延伸思考:为什么说比特币会涨10倍》

作者:Ann Hsu | Chain Hill Capital首席指数分析师

内华达山脚下的淘金热Ballou’s Pictorial Drawing-Room Companion (1856) 期刊
任何物品,一旦被用作价值存储的载体,都会带来供给的增加;任何供给可以轻易大量增加的物品,一旦被选择成为价值存储的载体,都会毁灭存储者的财富。从这一陷阱可以推知,任何成功承担货币角色的物品,必然会有一些自然或人为的限制,限制其流入市场的增量,以保证其保值能力。                                                                                                   ————《The Bitcoin Standard》

 

货币的硬度决定保值能力

 

人们愿意选择某种物品作为货币,本质上是这种物品难以被复制的稀缺性,这保证了其重要的货币职能——价值贮藏能力。一种货币可经复制和生产的难度通常被人们称之为货币的“硬度”,硬度较低的货币称之为“软通货”,硬度较高的货币则被称之为“硬通货”。

纵观人类货币史,货币的硬度与保值能力几乎密不可分。在非洲西部地区曾有几百年将玻璃珠用作货币的历史,这些玻璃珠可被制成锁链、项链或手镯在当地流通。西非玻璃珠在当地的制造工艺复杂,制造成本高昂,供应量有限,按照当今的话说即低通胀货币。玻璃珠在当地人眼里具有极高的货币硬度,具备足够强的稀缺性,是西非地区流通的硬通货,由此保护了西非地区人民的财富购买力。

腓尼基时期玻璃贸易珠来源:网络
欧洲的探险家和商人在16世纪造访西非,他们注意到玻璃珠在当地的高价值,由于欧洲的玻璃珠生产工艺远超西非,且欧洲人很少使用玻璃珠进行贸易,因此开始大量从欧洲进口低成本的玻璃珠换取非洲珍贵的资源。欧洲对非洲的入侵削弱了玻璃珠的货币硬度,慢慢地将其由硬通货变为软通货,逐渐腐蚀了非洲人手里玻璃珠的购买力,将非洲人的财富逐步转移到可以轻易获得玻璃珠的欧洲人手中。玻璃珠的大量泛滥使其保值能力荡然无存,其陨落令西非随之陷入贫困。后来,由于在从非洲到欧洲和北美洲的奴隶贸易中扮演的角色,这些玻璃珠更以“奴隶珠子”之名为人所知。

除了西方,我国也存在着超过4000年的货币史,成百上千种货币在数千年的历史中被应用过,但至今没有任何一种货币幸存。从最开始的原始贝类货币到春秋战国时期的布币、刀币等货币,再到秦始皇统一度量衡后所使用的方孔钱,再到宋朝开创性的纸币(交子)实验、明清时期的“白银纠缠”。其中最有代表性和创新意义的非北宋时期的交子莫属。

交子最早诞生于四川民间,后于宋仁宗时期(1024年)正式发行作为官方货币,俗称“官交子”,官交子初始发行量1880000贯。交子的流动期限以“界”来划分,一般以三年为一界,期满后则更换新的交子。交子原本有稳定的货币发行储备,一般一界发行额度为1256340万贯,并以铁钱作为储备,发行一次交子的铁钱储备为30万贯,以此作为朝廷的兑付储备金。

 

北宋官交子来源:网络
金属的稀缺性相对纸币更稀有,且生产成本更高,工艺更复杂,作为纸币的交子跟铜铁等铸币比,如果没有铸币作支撑,其本身是没有价值的。最初,北宋政权对纸币的使用十分谨慎,严格遵守准备金比率发行,从宋仁宗到宋神宗的几十年间,纸币币值保持稳定,维护了纸币的市场信用。

宋神宗熙宁年间,交子第二十二界即将到期,由于已经安排诸多财政支出事项,以新交子回收旧交子会导致财政困难,朝廷于是增发下一界的交子,但并没有以铸币的作为储备。从此,便有了交子“两界并行”,也为北宋交子的衰败埋下了种子。伴随着王安石的新政与边疆战事的急转直下,交子的流通数量开始膨胀,从1073年至1084年,新增的交子数量几乎是铸币储备金的数倍之多。大量的纸币带来了严重的通货膨胀,交子大幅贬值,民众拒绝接收纸币,手头有纸币的人也尽快兑换成铜钱铁钱或实物。最终,北宋政权在崩溃的货币体系伴随着辽、金以及南方的方腊起义的军事斗争中走向灭亡。

北宋交子的发行实质上没有硬性的约束机制,虽然以铸币作为储备金发行交子,但终究败于人为的干预,这种货币发行成本过低,极易导致货币滥发从而失去货币的保值能力。要保持货币的保值能力,就要在货币的供应难度下功夫,也就是货币的硬度。

那么,如何衡量货币的供应难度呢?这就不得不提到一个模型——存量产量比模型。

 

存量产量比模型

 

存量产量比这个模型需要拆开进行解读,所谓存量指的是某种物品现存的数量,产量指的是该物品每个固定期限内新增的数量,存量产量比即将存量与产量两者相除,其表示的含义为以某种物品在每个固定的期限内(通常以年度为单位)新增产量的速度,要生产出目前存量数量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存量产量比越高,则代表需要生产出该物品当前存量所需花费的时间越长,反之则代表越时间较短。

存量产量比模型英文称为:Stock-to-Flow Model(S2F模型),其比值则被称为SF值。S2F模型的理念最早来自于Nick Szabo对物品“难以伪造的成本”的定义,后被一个名为“Plan B”的分析师用于衡量商品及投资品的稀缺性。

SF=现有库存量/年度新增流量

贵金属、古董、珠宝及收藏品由于其开采成本或形成成本太高,通常具有不可伪造的稀缺性(较高的SF值)。以黄金为例,黄金的总存量大约185000吨,其每年可以新增产量大约3000吨,则以每年3000吨的开采速度要开采出目前的存量需要花费大约62年的时间(即SF值为62),在贵金属中其供应难度最大,因此具备很高的稀缺性。

商品的SF值
然而对于钯、铂等金属而言,其SF值仅略高于1甚至低于1 说明其供应难度并不大,不具备较高的稀缺性。这种商品一旦有人囤积它们,价格便会上涨,从而吸引更多的开采者和投资者,促使产量上升,价格将应声下跌。

 

比特币:世界上最稀缺的资产

 

较低SF值的物品由于生产和供应难度较低,财富存储和保值能力也相对较低,若以此类物品充当货币,则货币的硬度较低,容易导致供应量大幅增加,削弱货币的保值能力,因此不是理想的货币载体。

比特币目前拥有约1850万枚存量和每年32.85万枚的新增供应量,其SF值为56,这使比特币成为一种接近黄金的稀缺性资产。至2024年第四次减半后,每个比特币区块产生的新增供应量将下降至3.125枚(即每年产出16.425万枚),与此同时比特币的存量将上升至1,968.75万枚,SF值将上升至119.86,届时比特币的稀缺性将一举超越黄金,成为全世界最稀缺的资产。

比特币发行曲线与通货膨胀率
比特币的总量存在上限(2100万枚),其魅力在于减半机制的存在使其供应量每隔四年左右减少一半,生产难度越来越大供应量却越来越少。另外,伴随着共识群体的不断扩大,用户量的持续增长也在令其需求不断增加。一种需求不断增加,供给却不断减少的物品意味着其保值能力将是优秀的,是充当价值存储最理想的容器载体。事实上,比特币的市值与稀缺性之间确实证明了它是一种非常理想的价值存储容器。

通过采集比特币每个发展阶段的SF值和总市值,以及黄金和白银的SF值与总市值,并将其进行回归分析。如下图所示横坐标代表资产总市值,纵坐标代表资产的SF值,横坐标和纵坐标均使用对数坐标,总价值从10万美元到10万亿美元跨越了10个数量级。

比特币S2F跨资产模型(S2FX)  来源:https://100trillionusd.github.io
SF用对数值是为了更好地显示ln(SF)和ln(总价值)之间良好的线性关系,两个因素之R平方达到了惊人的0.9967,说明S2F模型在衡量资产价值与资产稀缺性层面存在着显著的强正相关关系,两者之间的关系也将是数学关系并非纯粹巧合或偶然,市场价值的主导驱动因素是稀缺(SF)。根据这个模型,比特币的市值价值将在未来四年间趋近于:

市场价值= exp(12.7598)* 56 ^ 4.1167 = $ 5.5T

这意味着每个比特币的市场价格将超越10万美元,并有望达到28.8万美元的历史性高位。

S2F模型通道与比特币历史价格  来源:Plan B
比特币是世界上第一个绝对稀缺的数字资产,它很像数字版本的黄金,具备很高的货币硬度(稀缺性)。同时它又具有可分割性、便携性、耐用性、可验证性等特点,是比黄金更加优秀的价值存储容器。

就像赛菲丹·阿莫斯(Saifedean Ammous)在他的作品《比特币标准 The Bitcoin Standard》中,将货币的供应难度描述为如下的现象:

“任何物品,一旦被用作价值存储的载体,都会带来供给的增加;任何供给可以轻易大量增加的物品,一旦被选择成为价值存储的载体,都会毁灭存储者的财富。从这一陷阱可以推知,任何成功承担货币角色的物品,必然会有一些自然或人为的限制,限制其流入市场的增量,以保证其保值能力。”

 

本文系Chain Hill Capital(仟峰资本)首席分析师Ann Hsu撰写,授权转载请联系Chain Hill Capital官方公众号。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