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空投:1000万红包和14亿潜在用户

随着加密市场的用户和资产规模逐步扩大,各大主流机构甚至海外政体都开始拥抱数字货币,用于弥补法币体系(尤其是美元霸权)下的缺陷,以及作为一种主流投资标的来获取加密世界的高收益。

早在2017年,多个石油产出国就为了摆脱对美元的依赖,开始考虑使用数字货币进行交易。当时获得央视报道之后,在圈内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受SEC监管的灰度投资公司也推出了一系列的主流数字货币信托产品,包含BTC、BCH、ETH、LTC等,其中最受关注的灰度BTC信托在今年不断加仓。9月28日,Casa联合创始人Jameson Lopp发推称灰度已持有45万枚BTC,占当前BTC总流通量的2.4%。

10月8日,美国移动支付巨头Square宣布将BTC纳入财务投资,已投资5000万美元购入约4709个BTC,此投资约占Square今年二季度末资产总值的1%。

 

一、国内法定数字货币的问世

放眼国内市场,虽然各大机构和企业仍对数字货币持观望态度,但央行却先知先觉,自2014年以来一直在研究法定数字货币DCEP。根据央行披露的信息,DCEP是对M0的替代,具有无限法偿性,和传统人民币一样承担了价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和价值贮藏等职能。

DCEP虽为政府主导下发行的央行数字货币(CBDC),但也可算作加密市场的一个重要分支,标志着对数字货币领域的关注已经上升至国家级高度。

我们来回顾一下DCEP的发展历程和重大时间节点。

  • 2014年,央行的数字人民币研究正式开启;
  • 2017年底,经国务院准许,央行组织了中、农、工、建等商业银行和一些相关机构,共同开发数字人民币系统;
  • 2019年8月,在央行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和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均对DCEP的发展进程有所提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介绍,DCEP的研究已经进行了五年,现在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了;
  • 2020年8月,商务部发布了《关于印发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的通知》,其中公布了数字人民币试点地区,深圳、成都、苏州、雄安新区等地及未来冬奥场景成为首批试点城市(新区);
  • 2020年10月9日,深圳市联手央行发放1000万元数字人民币红包。

 

二、解读1000万DCEP红包「空投」

本次数字人民币的红包活动是DCEP首次面向公众的试点应用,由深圳市罗湖区出资1000万人民币,拆分成5万个价值200元的DCEP红包,以抽签方式发放,在深人士均可参与抽签。

公众可在「i深圳」平台登记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对应银行等信息参与抽签,10月11日公布中签名单,中签用户可在有效期内使用红包在罗湖区3389家指定商户中进行消费,不能转让给他人或兑回个人银行账户,超过有效期未使用的红包将会收回。

此次活动一出,立刻在朋友圈刷屏,无论是币圈玩家还是身处深圳地区的公众,都涌向了DCEP的怀抱。不论是在什么行业,免费的羊毛活动受欢迎都是理所当然的,但仔细深究这次活动的逻辑,其并不像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平台的烧钱营销活动一样简单粗暴,反而是一次刺激消费、低成本获客、用户教育的一箭三雕操作。

1. 刺激消费

这次红包并不是发放自由使用的数字现金,而是限定了使用范围的「消费券」。消费券的概念大家都懂,今年的疫情迫使中央和各级地方政府不断出台促销费政策,消费券就是主打举措之一,目的就是让公众重新提起买买买的热情。

本次DCEP红包发放也是一样的道理,中签用户所得的红包只能在限定商户中使用,罗湖区拨出的1000万红包预算,最终会回流到地方商户手中。这1000万既是免费的羊毛,也是消费的推手。

2. 低成本获客

1000万人民币看似很多,但对比今年各地消费券的发放数额来看,这个数字并不大,例如仅成都市政府就发放了超过2亿的消费券。所以这次红包的发放在刺激消费层面的作用,明显小于为DCEP造势的作用。

DCEP红包数量虽然只有5万个,但抽签人数至少会在百万级别,毕竟深圳市1000多万的常住人口和每天250多万的访客人口能够带来庞大的受众基数,这些人将成为DCEP的第一批关注者和用户。除此之外,活动能够辐射到的外地吃瓜群众的数量更是难以估计,这波1000万的低成本预算让小半个中国都沉浸在了DCEP新闻的轰炸之中。

3. DCEP的用户教育

DCEP作为央行发行的国家级项目,获客自然不是为了盈利,更多的是为了用户教育。

在DCEP试行的初期,其必然面临着极高的市场教育成本。无论是商户还是公众,B、C两端都已经习惯了传统的支付方式,新增加的支付选择很难在短时间内让用户主动学会使用,从而大范围应用。当年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移动支付平台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对于它们而言,动用资本的力量,以烧钱为代价换取用户习惯的养成是常规操作。但国家队与企业不同,政府财政不可能去支撑大规模、长战线的营销推广,而且也不能采取强制手段逼迫公众使用。

这次1000万的红包发放,并非直接发一笔钱,而是需要用户真正去实体消费才能把羊毛薅到手,在不动用大成本的前提下,让公众自发的去参与、了解、使用DCEP,提升了用户、商家、地方政府和各方参与者对于DCEP的认知,从获客到用户教育到消费一站完成。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似乎「红包」的说辞并不符合本次活动的定义,反而更像是币圈的「空投」,尤其接近前段时间DEGO发起的NFT空投,同样是低成本,同样是需要用户的二段操作,也同样是一场对用户的入门教育。只不过前者是数字人民币,后者是NFT。

三、DCEP空投给NFT带来的启示

从DCEP红包活动上继续发散一下,这次的红包本质上是消费券,给予用户的是「提货权」,这一点对应到现有的加密市场,非常接近NFT的概念。

我们以往在探讨NFT时,经常会提及NFT在游戏行业或者加密艺术品上的应用。但除此之外,也不能忽视更具想象力的未来,NFT本身的属性,可以让其与现实世界相连接,实现更多应用场景。

1. 提货权

对照今年流行的消费券,它们如果以NFT的方式发放也没有任何违和感,用户获得代表提货权的NFT,直接去门店兑换商品或服务即可。除此之外,常见的月饼券、大闸蟹券、电影兑换券等,也都可以使用NFT表征提货权。

2. 资产包

用NFT包裹资产并衍生附加价值,在加密世界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DEGO NFT,其使用DEGO代币铸造并提供挖矿等权益。如果应用到现实世界,那么可以用NFT包裹DCEP或者股票、基金等资产,并由此实现理财功能。这不仅仅是简单的资产堆砌,在组合过程中,包裹着资产的NFT也可以作为资产证明或权益证明,实现借贷、抵押等更广范围的金融活动,届时DeFi和聚合器的概念能够真正应用到现实世界中,而非仅在一个存在天花板的加密市场中无限套娃。

3. 实体资产

NFT作为一种非同质的资产类型,可以和各种非同质的实体资产挂钩,尤其是房产这种差异性高、流通性差且存量市场广阔的不动产。如果将差异化的房产对应不同的NFT进行链上确权和发行,那么房地产的流动将不再是问题。

4. 身份认证

身份认证在现实社会中随处可见,如果用NFT表征出生证明、护照、学历证书、信用记录等身份信息,借助区块链的特性,可以保证安全性和真实性,而且能够无缝对接到借贷、保险、融资等CeFi或DeFi业务的某些环节中,同样的,在DCEP的应用中身份认证也必不可少。

5. 防伪、版权等应用

区块链是可溯源、难以篡改的,这对于某些假货、盗版泛滥的产业来说是一剂良药,NFT可以在这些产业中充当验证手段。例如将实体门票、奢侈品、书籍、音乐等产品关联至对应的NFT,达到防伪和版权保护的目的。去年Nike球鞋应用NFT技术的CryptoKick ID专利,以及2020欧洲杯(已推迟至2021年)门票绑定NFT发行的事件,充分证明了这一可能性。

综上所述,NFT的属性决定了其应用场景的广阔,随着NFT的普及,其炒作、泡沫的属性将会被弱化,取而代之的是实际应用带来的全民狂欢。但在目前的蛮荒阶段,这一切还都只是合理的脑洞与幻想,技术的革新只是一切的开始,落地应用才能涌现真正的价值。

四、DCEP和NFT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随着区块链概念在主流视野中风头尽显,以DCEP为代表的各国CDBC的推行或将成为近几年的热门趋势,数字货币也会融入到现实的商业社会和公众的日常生活中,这必然会带来区块链应用层面的快速发展,NFT具备与实体资产及产业挂钩的能力,是其中最易实现落地应用的赛道之一。

无论是DCEP还是NFT,都为我们展现了加密世界未来的样子。但在触摸未来之前,还要给予它们足够的时间来磨平与现实世界之间的壁垒。现在鼓吹价值与意义还为时尚早,当它们像移动支付和5G一样悄然渗透进我们的生活时,故事才能迎来高潮。正如ZEALER中的一句台词:「真正的科技,是让你感受不到科技的存在」。当我们视DCEP、NFT等一众新技术或新事物为平常之物时,或者我们不再特意提及「区块链之新」时,区块链才会迎来属于它的奇点。

文章出自微信公众号,黑氏理论。原本作者黑鳯李,同名微博@黑鳯李,有价值的区块链观点和故事。若想与黑鳯李一对一交流,或是加入「健脑中心」一个探讨本质问题的小群,了解黑鳯李及时发布的、专属于朋友圈的相对领域的突发事件分析,请加微信lurkboy。添加时请注明真实姓名/行业/公司,否则不予通过。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