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智能合约能否解决不完全合同

区块链技术为人类合作而诞生。人类合作面临的一个永恒障碍是人们有着不同的利益,现代经济中,经济学家通过设计合同缓解人们之间的利益冲突,给缔约方提供恰当的激励,以开发合作带来未来收益。经济社会为实现合作收益而必须达到激励相容的机制已相当成熟,现代合同制度在工业化时代取得了有效进化,在分配问题的领域中得到普遍采用。

合同的规范模型除了描述激励提供与风险分担的最优权衡外又增加了信息原则,并且引入动态道德风险、多任务问题和其他关键问题,数字科技通过技术决定这类情形下的决策权配置,为现实世界的不完备合同提供解决方案。财产权利产生谈判权,而谈判权又决定着激励,决策权通常是由财产权利(也就是所有权)决定的。产权是社会普遍认可(共识)的一种记账结果,从工业化时代开始,拥有这种记账权的是代表实体经济的公司,人类财富创造则归功于以公司为核心的记账机制。

交易成本决定了企业的边界是在交易各方间进行最优权力配置,资产高度互补的企业之间的兼并是可以增值的,而资产互为独立的企业之间的兼并却只能减低价值,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方式是通过维持执行人(生产者)的独立性,和在多位所有者之间维持权力。产权的分配,实际上就是对记账权的一种竞争。

区块链诞生于数字经济发展的新时期,区块链让财富的载体发生了新的变化,区块链拥有哈希加密算法独特的产权符号,这是基于共识的价值符号,它让产权的记账机制发生演变。市场经济需要的生产者来竞争记账权,实现价值创造和资源优化配置,区块链技术可以实现交易成本近于零,并且完美突破企业边界,高效、快速实现人与人及机器之间无中介连接并开展点对点的协作。

区块链基于代码、数学算法来执行共识来实现一个分布式、天然的公共信任账本,摆脱传统经济依靠任何信用中介的记账系统。区块链进化形成可基于激励机制发行可量化、流通带有价值权益凭证的数字经济,保证其公共信用的真实性、唯一性并且不可篡改,它可以在全球范围内没有障碍的、快捷、实时的低成本进行传输。数字具有流通性和融资功能,解决不完全市场的信息不对称、交易成本、信用、法治等问题,帮助经济体里的组织结构在数字经济时代的进化,逐渐形成区块链技术支持下的数字经济体。

在可信任的分布式公共账本下,原通过封闭的公司组织掌握价值记账权的生产者得到解放,各种要素资源,产品和客户,工厂、供应商,设备与生产线都可以自由组合,通过把生产资料所有者、工作者、消费者以自由组合的生产关系模型加以对结,形成经济社会的耗散结构,从此突破企业的边界,优化生产要素、资源的组合模型,以最小成本的资源获得最大化的社会生产力,数字经济使经济社会多元化,并以更多维度组合结缔。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分布式市场经济是互联网平台寡头经济的终结者,信息互联网技术建立的平台经济,资本借助于平台,能使其利润倍增,而利益最大化追求使其扭曲了其资源配置功能,主要体现在平台之外的主体的人力资本、信用、数据等无法与资本分享产权。数字经济终将是极端资本主义的替代者,是市场经济最优化结构的科学经济体。

贝纳特流概念源于物理学,泛指一系列远离平衡状态的开放系统,通过与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在一定的条件下形成一种新的稳定的有序结构,贝纳特流理论促使科学家探索各种复杂系统的基本规律,开展研究复杂系统性系统的攀登。在经济系统领域,贝纳特流是一个经济社会的耗散结构,它可支撑一个分布式的协作系统,塑造一个工业级网络平台下的数字经济组织模型。

不同于工业时期的单维平台和信息时代的二维平台,贝纳特流建立人人可自由参与劳动、协作、记账,人人有负债权的数字网络是多维平台,在这个多维平台,最大的财富是人力资本为基础的无形资本,劳动是组织结构价值创造的主体,在区块链架构的价值传输网络下,经济体是由多个人力资本与非人力资本的智能合约组成。贝纳特流是一个基于代码、数学算法共识形成的信任与通证激励机制的分布式协作系统,是基于每一个有利益诉求的参与者组成的整个经济体,其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可以让任何人都可以公平地在这个数字系统创造价值并获得绩效激励。(图1)

(图1)

企业的本质是一系列契约的联结,企业代替市场的实质是一套契约体系对另一套契约体系的替代。传统的公司制就是一套契约体系,包括与员工的雇佣合同,与经销商的分销合同,与供货商的采购合同等。在公司制的框架之下,组织的边界是比较清晰的。但是在数字经济时代,组织的边界实际上是非常动态的、柔性的。人与人之间可以基于项目、基于智能合约、基于通证进行动态协作,不一定要约束在封闭的组织边界之内。

新建基于现有诸多数字资产形态和所有的生产要素,构建一个区块链底层技术的价值交换体系设计流程、规范与框架,并参照比对现有的资产交易体系形成新型的数字经济价值交换体系,通过加密算法数字合约对链式资产进行分配。通过数字创造开启价值传递的新方式服务于数字经济,帮助经济体提交的各类资产整合进区块链中,如股权、债券、票据、收益凭证、仓单等成为链上数字资产,通过数字合约使经济体之间的商业合同、金融服务合同、劳务合同等价值转移实现上链,使得资产所有者无需通过各种中介机构就能直接发起交易。产权模型与多任务模型结合。投资、成本、收益或市场条件等许多变量尽管可能被签约方观察到。

数字经济里最小单个资产包括机器、工具、库存、设备、人员、资金等,它们也是整个数字化供应链的相关要素,它们通过完善资产互联和优化资产利益提升生产效能,现实实时共享产能,与整个供应链和产品开发周期的互联,因此产生大量的代理人与委托人的生产关系,是数字经济最基本的生产因子,通过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处理生产关系的值,是贝纳特流体系的价值交换系统的底层任务。

最优激励合约:在许多类似场景中,绩效结果带有随机性,风险分担成为合约中的关键内容。我们的模型则是利用噪音项ε来反映随机特性,在其他条件相同时,所有人(委托人)偏好较高的Y,执行人(代理人)偏好较低的Y。我们可以把Y解释为代理人的工作努力程度。再假设X和Z都是可微分的,X是凹函数,Z是凸函数。对于任意随机变量s,以E(s)和Var(s)分别代表s的期望值和方差。

假设某个行动Y*∈[a ,ā ]使X(Y)-Z(Y)最大化,如果X是严格凹函数,或者Z是严格凸函数,或两个条件同时满足,Y*将具有唯一解。以符号′代表导数,假设X′(a)>0及Z′(a)=0,可以保证a*>a。为简化起见,再假设Z′(ā)的值极大,使得Y*<ā这样当执行人(代理人)采取行动Y*(Y=Y*)而且不承担风险,即Var(t)=0时,总剩余实现最大化,这个结果被称为最优解,以此建立最优激励智能合约。

整个合约的调用关系:a、委托人发送带有签名的消息给外部账户访问策略;b、外部访问策略调用代码库,进行签名验证,代码库又调用SHA-256代码库,如果验证通过,代码库发送消息给委托人;c、委托人通过代码库获得执行人(代理人)采取行动Y*(Y=Y*)而且不承担风险,即Var(t)=0时,总剩余实现最大化的信息后,合约委托人发信息给代理人获得绩效收益(图2)。

(图2)

通过智能合约管理代理人和委托人的关系,和双方价值的分配原则,其实也解决了现实社会中很多不完全合同,在双方难以解决约定以外的情况下,通过最优激励的框架设计的智能合约,监视代理人的行动和行动结果,是区块链技术应用的一次尝试,是数字世界验证真实世界的搭桥行动,它也是搭建数字经济的基础合约之一。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