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流动性挖矿和NFT的“联姻”是不可避免的

为什么如今非同质化代币(NFT)和去中心化金融(DeFi)会出现“联姻”的情况呢?究其原因,众说纷纭,但你大可以说,因为它回到了DeFi最喜欢的智能投资顾问收益领域:Yearn.Finance。

最近,关于DeFi的一切似乎都在某种程度上连接回了Yearn.Finance。

DeFi热潮已经转移到了NFT市场,随着各个团体不断打造出需以独特方式获得的稀有数字文物,并金融化其所有权,这一热潮现象有增无减。而这一切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线上收藏者中那些创作者的不懈努力

大量奇怪的新创造都是在一个名为MEME的项目的引导下发起的,而其灵感只是来自于ConsenSys的员工Jordan Lyall的一条推特。不过,要解释MEME的话,我们还需要先了解一下其他发展历程。

 

NFT的基础

 

NFT是基于以太坊的ERC-721标准的独一无二的代币。该领域是由CryptoPunks开创的,随后在CryptoKitties的影响下变得流行且标准化。一开始,加密收藏品就像是游戏卡牌(可以生宝宝的那种,至少CryptoKitties就是这样),但就其预期,它们总是比棒球卡更有潜力。

自Napster(一种在线音乐服务)以来,数字形式的知识产权的所有权和权利一直是个问题。

以太坊初创公司OpenLaw的运营副总裁Priyanka Desai在电话中告诉CoinDesk:“要拥有这种媒体很难,但你可以采用代币相当利落地做到这一点。”

Desai最近一直在与NFT的先驱们交谈,因为她帮助组建了一个名为Flamingo的新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而其该组织的投资者主要关注的就是NFT。

NFTs直到最近才引起投资者的注意,因为借贷和风险管理,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DeFi,在2020年已经吸引了以太坊所有的注意力。所以有一段时间,Ethereans对NFT失去了很大的兴趣,不过这能责怪他们吗?你可以购买并出售NFT,有时游戏甚至可以结合在一起,但它们很少能长时间吸引玩家的注意力。因为,在NFT之外,还有更有活力的市场。艺术固然好,但钱就是钱。

某些项目即使在有过一些讨论,也会逐渐消失,而这也暴露了NFT规范中的一个弱点。例如,在世界杯期间启动的一项体育纪念品项目早就不复存在了(随即,便出现了专注足球的Sorare项目)。

同样消失的还有:Panda Earth和CryptoJingles等。而其中各种各样的艺术品也使NFT不再只是以太坊钱包里的一串奇怪数字(目前,团队正在使用永久数据存储解决方案Arweave来解决NFT的非永久性问题)。

 

NFT与流动性挖矿的结合

 

为推动NFT发展已经有很多年了,但不知何故,今年夏天由流动性挖矿引起的热潮在秋天的时候来到了NFT领域,那么,就已经准备收获吧。

当DeFi网关创建Y.Insure(一种对任何加密资产进行无KYC验证的保险)时,它用的是NFT来代表承保人保单,而这就是Yearn对NFT领域的帮助。

“保险政策有独特的属性,所以ERC-20没有意义,因为它需要包括覆盖地址+金额+持续时间,”Yearn的首席开发者Andre Cronje通过电报告诉CoinDesk。(ERC-20是一种发行代币的标准。)

因此,一旦受到DeFi Chad关于ERC-721的存在的提醒,整个行业就都跟着走了。

这真的是一种因果关系吗?谁知道呢。NFT和DeFi聚在一起的更大意义在于不断高涨的情绪,而不是一连串明确的事件。DeFi表明了了开放性金融可以变得更加有趣,而有趣就需要玩具,所以NFTs就来了。

Blockade Games是一家旨在寻找一切方法推动代币化游戏资产的属性至其极限的公司。其首席执行官Marguerite deCourcelle在电话中告诉CoinDesk“人们想玩。”被称为“货币艺术家”的她最近也发行了自己的NFT。她说:“加密社区一直试图成为游戏。”

 

NFT的金融化

 

因为加密领域的很多人都很富有,所以那些最好的东西都变得十分昂贵。

就像人们喜欢拥有昂贵的加密物品一样,他们也喜欢拥有可以随时出售的物品(即流动性迷恋)。NFTs曾一度昂贵,但直到有了DeFi思维的介入,它们才有了流动性。

CoinFund的Jake Brukhman表示:“总体趋势来看,NFT虽然很酷,但与代币相比,它的流动性相对较差。”不过Brukhman一直看好NFT,即使其他投资者已将注意力完全转向别处,他也从未失去这种关注。

Brukhman称:“NFT实际上是金融资产类别的,它们需要金融基础设施。”

新产品的出现是金融化涌现的标志。Brukhman举了Ark Gallery的例子,一个CryptoPunks的一个去中心化自治组织(DAO)。Punks在ERC-721标准前就已经出现了,并且非常有价值,因为它出现的早,而且很酷,又很稀有(只有10000个这样的Punks,而且每个都完全不同)。而Ark允许人们众筹资金(即拥有一小部分代币),然后投票决定是否出售。

如果成功售出了,那么每个人都会根据他们所持有的punk数量得到相应比例的付款份额。这使得CryptoPunks的交易价格越来越高,也让更多的人觉得他们已经从中分到了甜头。从NFT数据网站NonFungible.com上的数据来看,很明显,今年的销量峰值要高得多。

而NIFTEX则更进一步。NIFTEX在今年早些时候得到了Digital Currency Group (CoinDesk的母公司)的资助,开始为NFTs创建索引,比如数字房地产或数字卡片。但只有当公司将NFT市场分割成不同分片时(实际上,就是ERC-20代币,即以前单一数字资产的同质化代币),真正的创新才算开始。

分片系统中只有持有代表部分所有权的ERC-20代币的持有者才可以出价,除了这一点,分片系统的工作原理与Ark Gallery十分相似。如果出价在两周内没有收到足够的反对,收购就会自动成功,这是一种惩罚低价竞标的智能策略。

NIFTEX在5月份进行了第一次分片,和Ark一样,也出现了更多的流动性。分片持有者拥有一张分片化且极其罕见的Axie Infinity卡,即Almace。在分片后的一周内,NIFTEX就有了超过1000 个ETH的交易。两位联合创始人之一的Joel Hubert估计,如果不进行分片,该公司全年的流动性可能只会有300或400个 ETH的少量交易。

据NonFungible显示,即使Axie Infinity的交易量只是略有上升,但交易的美元数量却有了显著的增加。

“我喜欢我们所处的位置,因为以太坊完全是关于实验的,”Hubert说。

更重要的一点是,内容在互联网上找到了获得公平报酬的途径。

Flamingo项目的Desai补充到:“当你开始谈论内容创造者如何获得报酬时,DeFi就是答案;而当你开始谈论创造者的财产时,那么它们全都是NFT。”

 

NFT挖矿

 

至于其个人NFT,deCourcelle通过NIFTEX售出了她的一部分分片,并制成了一种叫做COIN的代币。她说,她希望人们把它看作是“玩钱”。

她说:“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最基本的挖矿。”加入Uniswap池的COIN持有者可以质押他们的流动性提供者(LP)代币并获得另一个代币,CRED,这将为其在Blockade游戏中提供优势,并获取额外的COIN代币。

用新的代币奖励流动性就是一种典型的收益耕种,即流动性挖矿。

虽然这并不是数字财产领域唯一的或者第一次的挖矿,但是挖矿却一直是这一领域的主题。DeFi和NFTs的合并,创造出的怪异新收益形式,已经超出了投资者和创造者的想象力。

NFT挖矿的先驱Rarible,是一个市场及代币发行商,并且通过空投RARI代币给任何曾有过一定数量的NFT交易的人壮大了自己的用户群。RARI是一种治理代币,用于把它的市场转换为DAO。

Brukhman表示,Rarible对其平台上交易的用户的进一步奖励,使得该平台上产生了相当大的可疑交易,但是也帮助说服了那些创作者,Rarible是一个上架创作的好平台。

所以现在NFT迷们拥有了部分所有权、拍卖以及销售平台。而所有这些似乎都是建立一个动态市场的正常且自然的组成部分。

然而对于NFT议论仍未衰减,因为人们正在创建一些更奇怪的东西。

 

大胆实验

 

首先是Aavegotchi,一家获得货币市场Aave融资的小型初创公司。如Delphi Digital最近一份报告中描述的那样,Aavegotchi有着巧妙的可变且稀有的结构。

简而言之,Aavegotchi是一种可以在其公司所建的游戏世界中使用的角色替身,既可以用作协议管理,也可以用来玩真实的游戏。他们有着多种改变和升级的方式(称为“rarity farming”),但是如果太多的玩家以同样的方式“改善”他们的角色的话,它就会失去稀有性。

就像DeFi游戏Based.Money一样,都需要猜测其他玩家如何行动。

然而,Aavegotchi真正有趣的地方在于,每个角色都代表了Aave上的一笔真正质押。所有者可以在任何时候清算,但他们的 Aavegotch也会随即消失。这是一种测试,当角色拥有超过其游戏价值的真正价值时,可玩性会有什么变化。

对Blockade的首席执行官deCourcelle来说,这种连接有着重大意义。DeFi在能够将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以及人们热衷购买的东西金融化前,都只会是一场骗局。

那么人们会用他们的房子来做这个吗?还是会先用有趣的数字产品呢?

deCourcelle说:“所有这些DeFi项目都在寻找所有这些微观经济体的核心经济飞跃。”“作为一名游戏开发者,已经设计了一个有价值的经济循环。”

 

不要购买$MEME

 

众所周知,MEME是由Lyall讽刺DeFi而开的一个玩笑开始的。而Jackson(他坚持使用一个名字,同时也是开发支付平台Flexa的团队成员)则是MEME的内部人员之一(所谓的“大本营”成员)。

他在与Coindesk的一次电话中对MEME做了一个大胆的评价,说到:

“这个项目进展得很好,整个NFD/DEFI都与MEME联系在了一起,从某种程度上说,MEME引领了潮流。”

Lyall的同辈们对Lyall开的玩笑很感兴趣,于是就成立了一个电报小组,并且有一个陌生人编写了制造MEME代币的代码。

Jackson说:“那么我们能做什么呢?”。

Jackson将自己描述为那种典型的坚持从事对他来说有意义且业务案例容易预见的人。但是他说,MEME的感觉完全不同。这更像是先有了氛围和团队,之后才有的目标。

这很像DeFi项目Pulse的Scott Lewis对九月初蔬菜代币的看法和言论,他说未来可能会被一群受形象激励的群体定义,然后再决定以后一起做什么。

“我每天都会深深地思考我从这件事中学到了什么,”Jackson这样评价MEME。

Lyall通过电报告诉CoinDesk,目前MEME还只是一个向艺术家付费(大部分是赔钱的)以创建引人注目的NFT,并提供购买渠道,即锁定MEME赚取收益的平台(MEME并不是真的代币,因为到目前为止它们还不能用作交易)。

如果人们喜欢被锁定在MEME NFTs上的创作,他们就可能想知道拥有它们的方法。“相对于其他热门DeFi项目,我们是更容易接近的,”Jackson说。

人们可以获得内容,无论是电子游戏、艺术、音乐还是文学。人们已经把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做成了NFT。而这也是与我们交谈过的每个人都指出的一点。

Desa说:“DeFi领域目前发生的事情正是媒体艺术所倾向的。”

MEME正在做一些在加密领域还未见过的事情。它先测试产品,如果发现有吸引力的话,就再整理商业计划。在硅谷,这是一个古老的脚本,但在加密技术中,作为一项业务的前身,任何可信的东西在很大程度上都需要有意义,而唯一的问题是是否会有大批受众。

MEME不会是最后一个。另一群加密大师试图以FEW来模仿MEME,但最终皆以失败告终。ROPE项目还存在着,只是除了知道它是依赖于4chan美学之外,我们还不清楚它究竟是什么。

此外,还有SHROOM,一个可能是最不明确的项目。不过,它唯一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提到了去中心化交易所DEX,或许这算是一个暗示。一个编排好谜题的市场可能会是一场骗局,而这很有可能是NFT与DeFi的结合所解锁带来的。

deCourcelle说:“NFT若只涉及艺术,那么其价值只会是一小点。但一旦涉足游戏?那么价值就是游戏固有的了。”

原文作者:Brady Dale

原文链接:https://www.coindesk.com/nfts-yield-farming-defi-buzz-explained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