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 Buterin、 肖风:这个系统成熟了以后,我们每个人都会更加富有

转自:链闻

整理:GASA

GMIC 在线 Pro 于北京时间 9 月 24 日晚开幕,五位区块链行业大佬和资深观察者隔空对话,共同探讨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的价值及全新未来。

  • Tim Draper,硅谷风险投资人、德丰杰投资基金和 Draper University 创始合伙人
  • 肖风,万向控股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万向区块链董事长兼总经理、万向区块链实验室创始人
  • 梁信军,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高山大学 2017 级班长
  • Vitalik Buterin,以太坊创始人
主持人:吴晨,《经济学人·商论》执行总编辑,著名书评人
  • 后疫情时代,区块链会有哪些颇具前景的应用?
  • 未来跨境支付是否能够用加密货币来实现?
  • 投资数字货币,选择的标准是什么?
  • 去中心化的世界离我们有多远,中心化和去中心化能否共存?
新冠疫情加速了数字化的进程,转型将成为企业发展最主要的希望和出路,创新将成为产业复苏的刚需,而区块链在其中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2020 年产业区块链应用将加速落地。

后疫情时代,区块链会有哪些颇具前景的应用?

梁信军:这次新冠疫情的确催生了很多在线业态,同时也加速了广义货币供应量 M2 的发展。一个地球两个制度,区块链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要建立在两套制度体系下的一个桥梁,建立陌生人之间的交易。

M2 一路狂奔,也促使大家思考什么样的货币是值得信任的。客观上也会加大对数据资产、数字货币的投资,我认为新的业态在这次疫情后一定会浮现出来的。

第一,支付的数字币化。全球范围内,数字法币在商业银行、个人支付、商业支付方面流通性会越来越多。未来几年更多国家的主权数字货币和社区数字货币将会无缝兑换,实现全球支付流通。

第二,资产的数字币化。银行业务全面数字化升级,越来越多的商业银行业务(如储蓄,借贷等)全面应用数字稳定币,越来越多的证券权证化,投资银行、资产管理等业务升级到金融科技 2.0、交易所和银行机构上的 STO+uniswap (一种基于以太坊的协议)等新兴融资模式。

第三,数据的资产化。依托 platON (高山大学 2019 级学员孙立林创办的公司),对接各国隐私保护法规,大力推动数据资产的确权、交易、交割,真正推动全球数据经济生态的升级。

第四,数字金融、数据经济生态和社区高速发展。

肖风:对疫情之后的全球化我是乐观的,接下来将进入全球化 2.0 阶段,一系列数字化技术,包括区块链和数字货币,都是超越主权的。这是无法阻挡的巨大趋势。

说到资产的数字化,在区块链的加持下,金融体系和投资市场会发生重要的变化。金融是时间价值的错配;很多流动性高、增值率强的商品,比如普洱,都具有天然的金融属性。但在过去的技术下,这些商品的时间性无法确认,所以无法金融化。

如今的技术,能将时间标签,比如通过拍照和智能识别,嵌入到区块链里,变得不可篡改。这样一来,很多商品就能实现金融化。我们做金融投资,不再需要透过银行的服务,不再需要受到中介和金融法规的约束,因为买的商品就是金融品。

未来三到五年非常值得期待,依托区块链技术,金融脱媒、实物资产的金融工具化,没有任何中介,也没有任何中心。

目前数字货币的发展形势是什么?未来跨境支付是否能够用这些加密货币来实现?新的融资方式会有哪些?

Vitalik Buterin:远程工作是现在一个重要趋势,不同的团队会分配在不同的地理位置进行合作,疫情让大家逐渐适应了这种方式,这会影响区块链的很多应用。

比如说加密货币,很多在非洲工作的人希望能够将工资带回自己国家,通过加密货币就可以实现。我相信在未来,不仅仅是资金的转换,更多投资人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进行筹资。

同时也会有很多国家会通过发行数字货币来让自己的货币变得更加国际化,扩大国际影响力,同时也能加速自己的数字化进程。这些都会在未来五年的时间内慢慢发生。

我期待这些加密货币资产(如以太币等)都是完全去中心化的,好处很多,可以用于支付,降低每次交易的手续费,也可以只作为资产而持有。这样一来交易的次数反而会上升。

或许明年我们可以看到有更多的交易会以这种方式进行,支付会变得越来越有效率,可以看到这些加密货币已经逐渐形成了生态系统。接下来的几年当中,有几百个加密货币项目都会逐渐开展,越来越多的公司都会使用这些技术。

Tim Draper:我认为加密交易会更加频繁。疫情使人们不得不在家中开展活动,可以去尝试着用这些加密货币进行支付。

如果你们只和家人去交流的话,内容是有限的;但是如果跨境,和更多的人去交流,交流的信息就更加广泛,消费者也是在不断演进升级,我相信比特币钱包会加速发展。

另外,疫情期间美联储大量发行美元,人们会担心出现通胀,就会思考是否要转换为其他的加密货币来保值,疫情的发生加速了他们考虑使用加密货币的可能。

政府目前不介入的原因是还不清楚如何征税。如果能建立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会计系统,能够有效将区块链转换到金融标准委员会,那任何在区块链上的交易都会锁定到某个身份。

其次是会计核算的方式,如果我只接受比特币和以太币,也只用它们来投资创业者,支付工资和给供应商结款,那当我获得巨大成功时,这一切都是通过智能合约来完成的,完全不用会计师。

我正在寻找这样一种商业形态,创建一种会计系统,允许用比特币和以太币来支付税款,并创造一整个会计程序包,这是我们需要去发展的方向。这个系统成熟了以后,我们每个人都会更加富有。

梁信军:中美贸易冲突的长期化肯定会推动区块链,特别是跨境支付的高速成长。

金融战的情况下,全世界第一第二大的经济体供应链不可能完全割裂开,他们需要找到一个桥梁进行交易,假如不能使用 SWIFT (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区块链的跨境支付肯定会得到使用,一定会有市场的。

我们今天已经看到,除了比特币以太坊,我们看到像 USDC、USDT 已经成为 SWIFT 的有力挑战者。中美的冲突假如走向一个地球两套体系的话,会极大促进在两套体系中建立一个桥梁性的区块链跨境支付。

GMIC 在线 Pro 会议进行中

如何看待加密货币和主权货币的关系?在主权货币的强势下,对加密货币的乐观来自哪里 ?

肖风:主权货币是货币,但是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主权货币,另外有一类很大类别的货币叫私人货币。

目前不管在美国还是中国,法律只规定了私人不能发行主权货币,但并不表示不能发行货币,比如说中国的腾讯所发行的 Q 币,就属于私人货币这样一个范围。

另外就是超主权的货币,比特币是超主权的货币,其实超主权的货币的历史比主权货币的历史要长得多,黄金就是一个超主权的货币,他不依赖于任何国家的主权信用。物理上的稀缺性让它得到了全球的认可。

比特币、以太币都是超主权的货币,它依靠着算法上的信任背书,让全球都认可了它。这里的信任靠一套算法保证,它跟黄金物理上的稀缺性和开采的难度,本质上是一样道理。

投资数字货币,各位挑选的标准是什么?

肖风:其实看一个公链和看一个经济体可能差不多,一条公链很活跃,上面的开发和应用很多,一定是更有活力的,它的经济总量和经济价值也会增加,自然也就更有前景。

梁信军:看什么样的数字货币更有投资价值、更有增值空间的话,一个要看这条公链承载的经济总量;

第二要看这条公链本身对整个经济活动有多少赋能,如果这条公链能够让经济活动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话,那么往往他的数字币价值就更大;

第三个标准要看这条公链形成之后,对传统的经济活动的颠覆性和替代性。如果具有替代性的颠覆,那这样一种公链的价值就会更大。

Tim Draper:稳定的币更加有效,能够让人们更加容易地做交易。我们知道法定货币容易通货膨胀,如果想储存价值,加密货币是非常稳定的。

最关键的是发展能够全球化的数字货币,可以在任何地方使用,被全世界信任,不受地理区域限制。

未来我们会慢慢的从法定货币转换到电子货币,那些稳定的货币是法币和电子货币之间的一架桥梁,但是人类会不断地发展走向加密货币,加密货币也将会成为无摩擦的一种交易方式。

去中心化的世界什么时候会来到,其进程中遇到阻碍是什么?

Vitalik Buterin:我觉得整个世界不会只用一种货币,现在用任何东西当成货币都变得可能。我持有 Dai (以太美元),想用 Dai 交易,而你则想接收以太币,我们通过 uniswap (一种基于以太坊的协议)实现交易,各取所需,我们可以拥有很多不同的资产。

这些货币之间的区别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我期望世界是一个多样化的世界。法定货币会继续存在,加密币继续存在,生态系统之间有更多相互联系。

梁信军:之所以现在出现一个去中心化的金融,原因在于我们过往的金融、社区治理都是中心化的,所以需要有去中心化来补充,但是我完全不认为去中心化可以替代中心化,只是因为现在我们过多的中心化了,需要去中心化来弥补,提高效率。

最终的世界我相信是一个中心化跟去中心化相结合的平衡世界。如果完全去中心化,我想这个世界恐怕也很难生存,效率也会降低。

肖风:我把去中心化看成两个层次,第一是去中介。

数字技术把很多物理或者法律的一些中介给取消了,数字世界里的很多经济活动或者社会活动,不再是从自上而下的中心化的控制系统,而是变成一个分布式的治理架构,很多交易因为智能合约而把中介给去掉了。这样理解,我们对去中心化就不会那么反感,他并不是不要控制、不要监管或者不要合规。

第二,去不去中心化取决于成本和效率,你对公平的追求很高,可能就要更多的要求去中心化,如果对效率的要求更高,那就要用一个更中心化的方案来解决。

因为公平和效率永远都是一个矛盾,所以取决于你需要哪一块东西,哪一块对我们人类社会更有价值。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