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ecoin分叉——一场IPFS矿机的绝地求生

“我们将分叉Filecoin,推出FileCoinCash。”

 

什么?Filecoin要分叉了?

 

不对啊,Filecoin主网什么时候上线的?

 

——相信听到这个消息的朋友,脑海里都会跳出过上面这两个疑问。

但这并不是在开玩笑。

 

9月18日的世矿会(厦门站)上,MIX集团董事长韩卫平细数了Filecoin的七宗罪,并宣布将分叉Filecoin,还透露此举已获得Filecoin推手杜均的支持。

 

而且想分叉Filecoin的不止MIX一家,也有匿名团队也宣布将分叉出Filecoin Vision。

据说后续还会有多个团队将陆续宣布分叉Filecoin。

 

我们再联想到2020年初就有分叉Filecoin的声音冒出,由此可见,这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七宗罪——矿工苦Filecoin久矣?

 

韩卫平在主题演讲《IPFS的理想与Filecoin的现实》中,列举出了Filecoin的七宗罪,并提出解决方案——分叉。

 

七宗罪分别是:

1. 文件Hash值计算,对于Intel存储指令集不友好;

2. 密封过程复杂对计算资源消耗过高;

3. TPS低下,限制网络节点数量发展;

4. 前置抵押过高,有利于投资者不利于矿工;

5. 官方数据集限制存储网络的使用,数据安全不高;

6. 频繁进行重大技术更改;

7. 区块链经济模型不合理。

 

总结成一句话就是——Filecoin让我们矿工很难做。

 

虽然这似乎与头部Filecoin矿机厂商在最近的太空竞赛中的反馈截然相反。

 

在韩卫平的控诉中,Filecoin对矿工非常苛刻。

 

且不说从硬件到带宽处处都有限制,并且还设置了前置抵押和严苛的惩罚机制,动不动就削减算力或者奖励清零。

 

最致命的是矿工一次性只能拿到30%的奖励,剩余部分需要180天时间才能线性释放完毕。

 

“这对于借钱来Filecoin采矿的矿工来说,如此缓慢的回报机制可能会使他们破产。”

 

韩卫平据此判断,“Filecoin的经济模式可能在主网启动后淘汰多达80%的矿工。”

 

而他分叉的FileCoinCash,将是一个矿工友好型的存储网络。

 

说实话,韩卫平所指责的七宗罪统统成立。可我们换个角度来看,这不正说明这种规则有利于Filecoin的长远发展么……

 

那为什么还会有矿工居然打算分叉出一个极有可能并没有什么用处的存储网络(因为Filecoin自身的网络还很不成熟,你能指望由矿工攒局的分叉链解决那些复杂的复制证明和时空证明么?),然后在那上面挖矿?

 

俗话说,百因必有果……

 

Filecoin上线——IPFS矿机泡沫破灭

 

尽管被黑马DeFi抢去了绝大多数的注意力,但Filecoin在这两三年来沉淀下的市场,仍然不可小觑——据说在内地已经销售了几百亿的“IPFS矿机”。

 

——从二十万起步的价格到展销现场上成群结队的大妈来看,这个数据应该不会太离谱。

 

当时“IPFS矿机”溢出了矿圈,大量资金盘和传销盘也纷纷打着IPFS矿机的旗号敛财——反正主网没上线,怎么忽悠都无法验证。

事实证明,当时在没有任何关于Filecoin矿机参数的前提下,一方敢卖,一方也敢买。

 

但即使是薛定谔的猫,在打开盒子的那一刻,人们还是会知道答案。

 

薛定谔的矿机也不例外。

 

随着Filecoin主网即将上线(目前来看得推迟到11月初,当然估计官方也不敢确定上线时间……),该到兑现承诺的回报的时候了。

 

虽然我们目前根据太空竞赛的成绩看不出哪些矿机厂家的产品真正有实力(因为也可能是用数量堆上去的成绩),但从中小矿工们的抱怨来看,IPFS矿机的泡沫该破了。

 

也就是说,那些IPFS矿机、云算力甚至概念空气币届时将无所遁形。

 

所以该怎么办呢?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没有比“分叉”更完美的理由了。

 

冠冕堂皇无可挑剔。

 

所以一场明明走到末路的IPFS矿机,却忽然间绝地求生,不仅能全身而退,甚至还可能再续辉煌——再卖一波矿机。

 

大写的佩服。

 

顺便一提,孙宇晨的BTFS,也是分叉的Filecoin……《BTFS与IPFS,前浪后浪谁抄袭谁?》

所以,有当初买了头部厂商之外的IPFS矿机的朋友么?欢迎评论区说出你的故事~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