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比特币俱乐部将迎来什么样的审判?

8月14日,纽约南区代理美国检察官和国土安全调查局纽约办事处特别负责人对AirBit Club(空中比特币俱乐部)的主要成员的起诉书被公开。

PABLO RENATO RODRIGUEZ(为方便阅读,将其称为被告1,后同)、GUTEMBERG DOS SANTOS(被告2)、SCOTT HUGHES(被告3)、CECILIA MILLAN(被告4)、JACKIE AGUILAR(被告5)被指控参与跨国诈骗和洗钱,涉及以投资AirBit Club为由诈骗他人。

8月18日的新闻稿称,目前,该案已移交美国地区法官 George B. Daniels负责,5位被告中有4位将在当天出庭,另外一位被告在巴拿马被捕,正等待引渡到美国。

 

老骗局新面孔

 

“正如所指控的那样,被告人对一个古老的投资骗局进行现代化调整,承诺在加密货币投资上给予超常的保证回报率。多亏了国土安全调查局,被告被拘留,并面临严重的刑事指控。”纽约南区代理美国检察官Audrey Strauss说道。

国土安全调查局纽约办事处特别负责人Peter C.Fitzhugh指出:“今天被捕的人不仅被指控进行数百万美元的加密货币投资欺诈和洗钱活动,还涉嫌将受害者的钱花在豪华汽车、珠宝和住宅上。这些被指控的欺诈者不惜一切代价,以诱人的招募活动向受害者推销他们的计划,然后无耻地利用他们计划的收益,通过更具侵略性和奢华的营销手段招募更多的受害者。国土安全调查局纽约的El Dorado特别工作组,将调查各种类型的金融犯罪,并将制止那些以毫无戒心的投资者为目标的人,这些投资者把自己辛苦赚来的积蓄托付给所谓的金融顾问。那些为了个人利益而违反这种信任的人将其行为承担后果。

新闻稿称,被告1现年37岁,来自来自加利福尼亚州尔湾,被控一项串谋实施电汇欺诈罪;被告2现年45岁,来自巴拿马的巴拿马城,被控一项串谋实施银行欺诈罪;被告3,44岁,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纽波特,被控一项串谋银行诈骗罪和一项串谋洗钱罪;被告4现年37岁,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格林斯伯勒,被控一项串谋洗钱罪;被告5现年55岁,来自德克萨斯州普莱诺市,被控一项串谋实施电汇欺诈罪。

串谋实施电汇欺诈和洗钱,最高可判20年监禁,而串谋实施银行欺诈最高可判30年监禁。最高刑罚由国会规定,此处仅作参考之用,被告的任何量刑均由法官决定。

需要注意的是,起诉书中的指控仅仅是指控,除非被告被证明有罪,否则被告被推定无罪。

 

空中比特币俱乐部

 

据指控书介绍,从2015年底开始,AirBit Club通过其创始人RODRIGUEZ(被告1)和DOS SANTOS(被告2)以及其发起人,包括MILLAN(被告4)和AGUILAR(被告5),将AirBit Club推销为加密货币行业的多层营销俱乐部。

推销人员向受害者承诺,AirBit Club会从加密货币挖矿和交易中获得回报,受害者可以通过现金(通常是1000美金一个)购买会员资格,并将获得每日比特币挖矿和交易的收益。

这五位被告走遍了美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如拉丁美洲、亚洲和东欧等,并在这些地方举办了大型博览会和小型社区演讲,主要目的是说服受害者购买AirBit Club会员资格。在受害者投资成为会员后,发起人会向受害者提供访问AirBit Club在线门户的权限,在这个门户网站上,可以查看所谓的会员回报。

然而,受害者在该网站上看到的不断增长的“利润”都是假象,实际上并没有所谓的比特币挖矿或交易,相反,这些被告将受害者的钱挪为己用,如购买豪车、豪宅、珠宝以及资助更奢侈的展览来招募更多的受害者。

2016年,一些试图从AirBit Club在线门户提现的受害者发现,在发起提现时会经常遇到各种问题,如延误、隐藏的费用,这个费用高达提取额的50%。面对投资者的投诉,推销者通常都会劝说受害者不要提现,要加大投入赚更多的钱或者吸引更多的“新鲜血液”进来。

指控书还提到,2017年,被告开始招募第三方比特币经纪人,通过比特币来洗钱。这些经纪人能够迅速将受害者的钱转换为加密货币并转到私人的比特币钱包,再转换为现金。这样可以避开美国合规金融体系,进行洗钱。被告通过多种方法共洗钱了至少2000万美元。

指控书中还列举了很多受害者的案例,较新的案例包括2020年4月,一名受害者在AirBit Club门户网站上收到一份通知,称其账户已关闭,本金投资损失,原因是“由于(Covid-19)引发的经济和金融危机,执行了AirBit Club条款和条件中的财务可持续准备金政策。”

这样的受害者遍及全球各地,中国也是其目标阵地之一。

 

在中国的发展

 

很多币圈的人可能都听过空中比特币这个项目。当时的一些宣传资料显示,2016年底或2017年初,空中比特币俱乐部正式进入中国发展。

国际性组织、世界富豪卡洛斯投资、赞助F1方程式赛车法拉利车队、全球顶级工程师......宣传上极尽“高大上”。熟悉传销圈的内部人士都清楚——只要钱到位,什么包装都可以到位。对项目一无所知的韭菜们,往往就是看着这些“高大上”的宣传而上钩。

官网宣传图片,类似的还有很多

据区块链媒体深链财经当时的报道,投资空中比特币,分为静态和动态两种投资方式。静态只需投资钱,即300个工作日的理财。前7天不分红,周六、周日不分红,1个1000美金的帐户每天收益4美金~12美金,平均每天7美金左右。动态投资则需发展下线,获取静态收益的同时,也获取动态奖金。

网传资料图

动态奖金分三部份,包括,直推奖20%,要对直推的会员进行培训,教他报单等一系列知识;对碰奖10%(即手下直推人数为偶数时,便可获取相对小的单10%的分成);见点奖,每一单提成10美金。

在2017年下半年比特币等加密货币进入疯长的大背景下,空中比特币等一众传销项目趁机炒作宣传,吸引了一大批想要暴富的人。据了解,截至2018年年底,空中比特币共有中国会员近4万人。

不过在2018年早期,就陆续有媒体报道“空中比特币是新型传销项目”。

2018年6月,江西省宜春市人民政府金融办发出风险警示,称空中比特币俱乐部涉嫌非法集资。文中指出该项目存在的风险,其中有一条就是“该俱乐部不能实现比特币直接交易,投资者的资金不能自由进出,且其公司设在境外,归集资金后随时可以关门跑路,俱乐部的行为涉嫌非法集资”。这正是后来空中比特币崩盘的写照。

2018年下半年,国家公布了经司法确认的传销币种名单,其中就包括空中比特币俱乐部。但此时,深陷其中的人们已经停不下来了。

火鸟财经以“空中比特币俱乐部”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网搜索发现,最新的判决是今年5月份的案件,最早判决书发布于2018年11月。

文书内容显示,这些都是关于空中比特币俱乐部上线和下线之间的纠纷。法院基本都是驳回了原告的起诉,主要原因是原存在经济犯罪嫌疑,不属于民事案件受理范围,依法应当驳回起诉,有关材料将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火鸟财经发现,空中比特币俱乐部的官网还可以访问,最新的新闻是2020年8月18日,内容还在宣传空中比特币。

也许空中比特币俱乐部会随着美方对其主创人员的审判而彻底结束。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