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秀区块链肌肉,原生军机会何在?

7月,中国央行、证监会两大金融管理部门先后发布有关区块链技术应用在金融领域的规范性文件和建设函件时,区块链行业内外将此视作政策利好信号。

具有监管指导性意义的文件一即出现,最先快速反应的是阿里、腾讯、百度等国内的互联网巨头。

7月23日,刚刚明确将在A股和港股上市的蚂蚁集团快速对外发布了蚂蚁链;7月24日,大本营在深圳的腾讯与当地龙华区决定共建区块链产业联盟;7月28日,有消息称,百度将在8月4日发布超级链白皮书。

当大厂们纷纷开秀自己的区块链肌肉时,国内的区块链原生创业大军将何去何从?

央行「规则」即出  蚂蚁「上」链
 
据说「蚂蚁链」这个名字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起的。他很少给产品命名。这次,蚂蚁内部传出了马云对蚂蚁链赋予的希冀,「大家要热爱这个名字,养育它,这个决定不亚于我们2004年决定成立支付宝。」
7月23日,蚂蚁区块链更名蚂蚁链,以蚂蚁科技集团的全新品牌对外亮相,甚至已经有了一个独立的官网。

蚂蚁链官方公布的应用场景

蚂蚁链的出炉,就发生在蚂蚁集团宣布将在A股和港股两市上市的消息之后。这个消息结合着中国出现区块链政策利好的背景,再次将互联网巨头阿里的野望展现给外界。

7月10日,中国央行发布了《区块链技术金融应用评估规则》,这一规则在10天后伴随着央行向各金融机构下发《关于发布金融行业标准推动区块链技术规范应用的通知》而备受关注。

紧接着,证监会也发布了《关于原则同意北京、上海、江苏、浙江、深圳等5家区域性股权市场开展区块链建设工作的函》。主流媒体披露,上海股交中心已成立专门的工作小组,完成了中心区块链系统(股权登记托管)项目立项,下一步将梳理上链数据与数据结构,推进项目招标工作。

一系列具有政策性的指导性文件出现,区块链技术在中国正在从技术理念走向应用落地。具备技术和金融业务实践的商业巨头最先动作,大秀自己的区块链肌肉。

「未来的互联网将是价值互联网,未来的社会将是高效、透明、协作的世界,我们正致力于通过区块链技术, 让信任发挥更大的价值,推动这样的新契约时代到来。」蚂蚁链官网如此介绍自身。

「价值互联网」,这是前几年区块链原生创业军团最爱用的词,如今,传统互联网也开始如此看待区块链了。

支付宝安心捐赠平台上链被蚂蚁链列为它的区块链大事记开篇,时间是2017年3月。那时,因比特币价格上扬而开始引发圈外人关注的区块链概念,才刚刚冒出市场热点的火星。

2018年年初,互联网创投界的大咖们曾因言论及思维的保守与开放,被区块链原生军分为了古典派与新兴派。「大佬」们逞口舌之快时,蚂蚁区块链技术已经在食品安全和正品溯源上应用。

接下来的两年里,蚂蚁区块链技术已经在跨境汇款、电子医疗票据、司法存证、BaaS服务、供应链金融、甚至“天猫双11”上进行了应用。

蚂蚁链亮相后,芯动科技副总裁Alex认为,把区块链与实体经济相结合是国家鼓励的一个发展方向。拥有庞大用户基础和应用场景的公司,他们无论从政策上、资金上、技术上和市场份额上都具备近水楼台的优势,从区块链的技术发展和市场生态角度看,无疑非常有利。

巨头早已蓄势,就等政策落地了。

不仅是阿里旗下的蚂蚁,腾讯、百度均在政策利好后释放了各自的区块链产品和动作。

7月24日,总部在深圳的腾讯与当地龙华区合作,共建产业区块链联盟。龙华区已经选取了区块链+企业数字化管理、区块链+公共健康、区块链+BIM(信息模型)3个场景「先行先试」,腾讯的加入,无疑将为地方政府部门提供强大的技术支持。

7月28日,有消息称,百度在8月初以线上直播的形式召开《百度超级链开放网络白皮书》发布会,议程海报中同样用到了「价值互联网」这样的描述。

原生军继续唯「币」是图
如同楚河汉界、泾渭分明一般,当中国的互联网巨头应政策利好闻风而动时,区块链原生行业的创业大军们依然围「币」而行。

「币」并非贬义。在区块链原生军的世界里,「币」更准确的叫法是「通证」。过去的几年里,在区块链底层技术上构建的加密资产世界中,被翻译成通证的Token既是权益凭证,也是资产凭证,它能用于链上治理,也在广泛交易流通。

也是从7月开启的下半年,区块链原生行业的金融领域正在经历一场由去中心化金融应用DeFi引发的市场小高潮。

传统互联网公司也会拿来研究的以太坊区块链,正是这场金融高潮的演武场。

以智能合约功能展现区块链技术应用的以太坊,如今也正在经历2.0版本的升级,它试图将网络的共识算法由高耗能、低性能的PoW(矿工工作量证明)机制转向PoS(节点权益证明),还计划引入区块链网络的跨链协作,以实现不同共识算法网络上的价值相互流通。

大厂们也开始提的「价值互联」在区块链原生世界中的介质便是Token。DeFi金融应用中,一些加密资产的爱好者们也正在利用Token和算法,实现点对点的交易、借贷、清算、结算。

与科技金融巨头们不同,区块链原生世界的创业者们,一切都在以「去中心化」为理念,试图以此构建出一个免去中间成本、自由交流交易的新一代互联网。

芯动科技副总裁Alex对区块链原生公司的定义为「大致是指那些围绕虚拟货币为主要产品的公司」。他发现,美国最近把一些虚拟货币已经定义成「货币」,在他看来,这是在观念上和法律上出现的重要突破,「当然,中国对虚拟货币还比较保守。」

Alex认为,区块链原生公司对区块链的某些技术和观念并不亚于互联网大厂,「应该主动拥抱与实体相结合的应用开发,这些公司聚集了一些敢想敢干、善于接受新生事物的年轻人,这是他们的竞争优势。」

他也同样看到了原生行业中的一些乱象,「一些年轻人也容易陷入到赚快钱、赚容易钱的习惯中难以自拔,再加上在技术和市场方面没有所谓正规军的现存优势,转型有难度,但并非不可能。」

近日,澎湃新闻等主流声音也开始关注到区块链行业的DeFi金融应用。万向区块链与PlatOn首席经济学家邹传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传统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是资金融通,过程中伴随着风险的转移、资源的配置、价格的发现,处理的是法定货币的事;DeFi和实体经济无关,也和法定货币无关,更多的主要是加密货币领域的事。

在处理效率、安全和系统性风险上,DeFi的确还存在很多问题。不过,邹传伟也认为,DeFi对主流金融可能会有一些启示,「用智能合约实现金融是一种什么形态?将来比如像Libra或者像央行数字货币的话,将来如果附加上智能合约的话,应该怎么去设计?也许能从DeFi里面找一些借鉴。」

原生军与正规军能否正面交锋?
 
未来,区块链原生军将与互联网正规军遭遇正面对决,还是相互补充?这就涉及到大厂们和区块链创业者们各自存在的优、劣势了。
知密大学发起人、北京大学经济学博士刘昌用总结,经过了2017年加密资产的牛市,一些区块链原生企业已经成长为大型公司,但绝大多数还是中小企业,尤其是初创企业,「他们的优势和劣势基本上跟正规军截然相反。」
他向蜂巢财经表示,传统领域,尤其是互联网领域的大型企业,进军区块链领域的优势体现在技术力量强、资金实力强、政商关系好、用户规模大、社会影响广泛,这些优势能够让正规军比较容易设计完成区块链项目,并获得政府和市场的支持。

与互联网大公司相比,区块链原生军的劣势也十分明显。刘昌用说,技术力量弱,资金实力弱,缺乏政商关系,用户规模小,社会影响小甚至只有负面的社会认知,都是原生军现存的挑战。但他也强调,原生军们具备对区块链产业的丰富经验,被传统产业既得利益的束缚也不大,恰恰是因为生存压力大,所以让他们学会了在市场的高强度中创新探索,也由于数量众多,所以在跟监管博弈过程中,他们是能推动制度创新的重要力量。

政商关系、政策贴近性,已经不仅一次被视作大厂和区块链创业公司实力悬殊的体现。

蜂巢财经注意到,7月10日央行发布的《区块链技术金融应用评估规则》起草单位中,除了各大银行和学术机构外,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百度、华为等科技巨头的旗下相关企业均赫然在列。

《规则》起草单位中包括BAT等巨头帮
被视作「中国区块链技术金融应用标准化」的这份规范文件,已经显示出大厂参与规则制定的优势。

此外,在近期发布的《2019-2020中国区块链专利白皮书》上,腾讯科技与阿里巴巴分别以990件和828件专利数,排在国内区块链专利申请单位的前两位,百度也有183件专利要申请。

巨头们试图以专利数来标榜自身的区块链技术实力。

芯动科技副总裁Alex注意到,此次蚂蚁链调用了平头哥(即阿里旗下的半导体有限公司)的技术力量,以硬件作为对链的支撑,「像早年的朗讯、北方电讯、思科、华为、中兴等等,他们打下了基础,才有了后来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区块链要发展,也一定要有强大的硬件基础,才能谈规模。」

他认为,因为阿里正是因为抓住了硬件和软件的有机结合,才能够达到每秒上十万的并发数,同时还做到日活与用户上十亿的规模,「这是非常了不起的突破,完全是把区块链技术推向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政策优势、技术实力对比看似悬殊的情况下,区块链原生军还有没有机会?

Alex对蚂蚁集团董事长井贤栋那句「云是生产力,链是生产关系」印象深刻,「这说明他们对区块链是有深刻理解的。」不过,Alex认为,风险也正是在生产关系这个环节上,「能不能处理好生产关系,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一个经济问题,甚至是一个政治哲学的问题。」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金融专业特聘导师王彬生也提到了两个领域对区块链的认知差异。

他认为,当区块链被视作下一代的互联网时,从本质上讲,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问题,认知观念革新更重要,「区块链的核心是点对点、分布式、不可篡改,这是三位一体的,未来,区块链原生军(在这种观念上)就会把传统的互联网平台给甩掉了。」

这场博弈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就像中本聪写完白皮书后消失了,他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市场,未来可能都是这种协作式的、开源的方式,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大公司概念。」

王彬生认为,区块链经济很重要的生产方式突破是协作,即点对点、人和人之间直接协作,「这几个要素结合起来,未来的竞争,谁是赢家还很难讲。但是大公司向这方面转型是趋势,对区块链的发展也是好事情。」

区块链原生军团更可贵的力量是人。无论是创业者Alex,还是学者刘昌用、王彬生,他们都提到了在区块链领域创业的年轻人。

这些创业者们早已在7*24小时的区块链工作中被历练,「传统的互联网大佬多是996工作。」王彬生认为,长尾理论或将在从业者方面得到验证,「因为这个群体基数非常庞大,这是传统的互联网公司所不具备的。」

刘昌用更珍惜年轻人的创新能力,他说,区块链是相对传统产业模式的革命性创新,但仍处在早期开创阶段,正规军的进入能够带来大量资源和社会关注,但创新方面仍然需要数量众多的原生小企业去试错,「应当创造自由竞争的发展环境,让各种企业在市场中发挥各自的优势,互补相互的劣势。重点要防止正规军借助非市场力量碾压原生初创企业,堵塞创新源泉。」

「兵法之妙,存乎一心。」Alex觉得,谁也没有什么绝对的优势与劣势,关键还是在于观念和认识上的突破,「那些区块链原生公司原本是观念突破的赢家,应以无所住而生其心。」

互动时间:

区块链原生军具备PK大厂的实力吗?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