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终止的背后:中心化监管是否将成为去中心化发展的阻碍?

作者:罗滔

 

区块链项目TON将无反转可能

 

Telegram运行着世界上最大的独立区块链项目TON,该项目曾被认为是以太坊最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为全球加密货币的发展搭建了了一个更加开放、自由、去中心化的价值交换的技术基础,受到加密币爱好者的广泛青睐。2018年Telegram为其区块链项目TON进行了前后两轮的ICO融资,缔造了17亿美元的融资奇迹。

然而,Telegram抵挡住了来自国家和竞争对手的压力,却没有抵抗住强有力的监管,最终在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诉讼中败下阵来。

5月13日,Telegram创始人Pavel Durov发布了名为《TON是什么,以及为何它结束了》的公开信,宣布由其支持并开发的区块链项目TON正式结束。

 

Telegram的反复挣扎于事无补

 

2019年10月11日,SEC依据Howey测试将TON发行的Grams代币认定为证券,以违反美国1933年《证券法》的注册发行要求为由,向Telegram颁布紧急禁令,双方由此开启了长达六个月的诉讼程序。

2019年10月25日,经大多数投资者同意,Telegram正式确认将TON的启动日期推迟至2020年4月30日。

2020年3月24日,Telegram在初审中败下阵来,美国地方法院向Telegram发布了初步禁令。

为了维持项目的正常运转,Telegram在上诉中以SEC对海外投资者缺乏管辖权为由,要求法院澄清来自于非美国投资者的逾12亿美元是否应当受美国《证券法》的监管,同时表示愿意对非美国投资者的购买行为施加限制,确保这些代币最终不会落入美国投资者手中,以便继续履行对非美国投资者的义务。该请求在2020年4月2日再次被卡斯特尔法官(P.Kevin Castel)拒绝,这一裁决无疑斩断了Telegram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20年4月3日,区块链协会——美国加密领域的主要行业协会,提交简报表示了对Telegram的支持,并指责SEC在合法发行数字资产方面背离了自己的指导原则,但影响甚微。

Telegram并未马上将项目画上句号。2020年4月30日,Telegram第二次推迟项目发布,将新的上线日期推迟到2021年4月,并表示将返还投资者72%的投资。对于那些同意等待更多时间的投资者,还有一个替代选择,可以将投资借给Telegram作为贷款,并在2021年4月30日前获得原始投资的110%。

尽管Telegram一直在探索可能的生存通道,但终究不堪重负,于2020年5月13日宣布了项目的终结:

“美国法院宣布,Gram代币不仅不能在美国,甚至不能在全球任何地方发行。为什么?因为,它说,美国公民可能会在TON推出后,找到一些访问TON平台的方法。所以,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Gram不应该被允许在世界任何地方发行—即使地球上的其他国家似乎都对TON没有意见。”
 

Durov表示:美国法院破坏了全球司法主权

 

Durov在公开信中对法院荒谬的评判思路表示无法理解,他对此进行了形象的比喻:

“想象一下,几个人把他们的钱凑在一起,建造了一座金矿,然后把开采出来的金子平分。这时,法官来了,他对矿山的建造者说:许多人投资金矿是因为他们想赚钱。他们不想把金子留给自己,他们想把金子卖给别人。因此,你不能给他们金子。”
更荒谬的是,法院不仅禁止了Gram代币在美国的分配,同时,禁止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分配,即便是对Gram友好的国家也不得例外,这实际上破坏了其他国家的司法主权:

“法院的这一判决意味着其他国家没有主权来决定对本国公民来说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如果美国突然决定禁止咖啡,并要求关闭意大利的咖啡店,因为一些美国人可能为了喝咖啡会去意大利的咖啡店,那我们估计这种决定没有人会同意。”

Durov同样表达了对过于集中化世界的担忧,担心美国政府可以轻松的凭借其全球金融体系的霸权地位,对他国进行超出其权力范围的操控:

尽管美国以外的人都可以选举出自己国家的总统和议会,但在金融和技术方面,我们仍然依赖美国 。美国可以利用其对美元和全球金融体系的控制,关闭世界上任何一家银行或银行账户。它可以使用对苹果和谷歌的控制,从应用商店和谷歌播放中删除应用程序。所以,是的,其他国家在其领土上没有完全的主权。不幸的是,我们——96% 的世界人口生活在其他地方——依赖于由 4% 的美国人选出的决策者。
 

17亿融资计划流产的背后

 

随着加密货币行业的迅速发展,中心化的监管趋势不可逆转,合规性将是加密公司面临的首要考验。

不可否认,高效的监管将为去中心化技术的发展扫清阻碍,然而现阶段的问题在于,加密货币作为一种新兴事物,尚未明确定性,现有监管机构对既有制度的生搬硬套,无疑会阻碍加密货币功能的实现,打压加密企业的积极性,区块链项目TON无疑是这种僵硬化监管模式下的牺牲品。

当然,仍有很多项目在合规框架下健康运行,但更多的项目依然游离在监管之外。TON事件告诉我们,即便拥有再美好的愿景、再先进的技术都无济于事。更嘲讽的是,TON最初创立的原因反而成为了被终止的理由。这无疑让更多去中心化项目对中心化监管产生畏惧。

因此,更加明确与透明的加密行业监管规则显得极为必要,有利于平衡规则与技术创新之间的关系,不要让中心化的监管成为去中心化技术发展的阻碍。

Durov在公开信中也希望下一代企业家与开发者能够从错误中学习,并向那些寻求平等权利的人们表达了祝福:

“最后,我想祝世界上所有那些为权力下放、平衡和平等而奋斗的人们好运。你正在进行一场正确的战斗。这场战役很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最重要的战役。我们希望你能在我们失败的地方成功。”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