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大军涌入口罩圈:炒币亏了200万,炒口罩挣了6000万

口述:张宸

整理:李玮

编者注:本文作了不改变作者原意的删减。

 
从事区块链,尤其是币圈的人应该早有察觉——身边买卖疫情物资的人突然多了。

一个明显的例证是,以前在朋友圈喊卖矿机、叫嚣梭哈买入的好友们,纷纷干起了口罩和熔喷布的行当。

朋友圈的热词不再是比特币、梭哈、开多、开空,变成了KN95、切片机、熔喷布。

“年前一堆废铁,年后成黄金。”
尔东(化名)告诉深潮DeepFlow,他认识一位做熔喷布生产设备的老板,机器开一天赚 200万。

暴富神话正发生在当下的口罩圈。短短几个月内,熔喷布价格从 1.5 万元/吨 最高涨到 75 万元/吨,翻了 50 倍,

回观币圈,除了合约场上的血腥厮杀的场景,十倍币、百倍币的故事久违流传。

据一位现投身口罩圈的前币圈人士透露,身边在数字货币一级市场被割了 200 万的老板,靠倒腾口罩在 1 个月时间挣了 6000万。

在以一夜暴富而著称的币圈,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暴富故事。

币圈的苍天没了,口罩的黄天起了。

 

当币圈遇上口罩

疫情之下,全民都在做口罩。
“三天回本,月入千万。”
口罩界如是传闻比比皆是。

暴富神话刺激之下,诞生一条关于口罩生产倒卖的产业链,原料、熔喷布、生产设备、口罩机,人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

仅以熔喷布为例。熔喷布作为生产口罩最核心的材料,被称为口罩的心脏,主要原料是聚丙烯(PP),由原油炼制而成。

熔喷布被称为布黄金,其在疫情之下,每吨价格 1.5 万元涨到了 75万元,翻了 50 倍。

在微博找人一栏搜索“熔喷布”,会拉出来十几页的微博账号;在QQ搜索“熔喷“二字,出现数不清的来自天南海北的熔喷布交流群;而在抖音上,关于熔喷布的视频被 3 亿次播放。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 4 月 24 日,我国经营范围含”熔喷“的企业达 4477 家,仅在 2020年以来就新增了 2638 家。

这些入局口罩世界的人来自电子烟行业,来自微商行业,来自外贸、医疗器械行业,还有来自制造业、服装业等传统行业。

而其中最醒目的或者最典型的方阵,则是来自币圈或者区块链行业。

不少来自矿圈、币圈、盘圈的从业者发现,微信群里、朋友圈中时常出没着疫情物质倒卖人员,。

“做矿机没意思。”
一位矿机贩子告诉深潮DeepFlow,一台二手矿机才赚 20 块,出了问题也麻烦,矿机现在不好搞了,跟随客户需求,转业买口罩了。

如果说之前的关键词是梭哈、买入、比特币,那当下流行的是KN95、切片机、熔喷布。

倒卖疫情物质,再加上币圈,仿佛已经释放别样的想象空间。

到底这批转行疫情物质行业的币圈人士或者前币圈人士,做得怎么样?

深潮DeepFlow 调研了几位转行口罩的币圈/前币圈人士,管中窥豹。

 

浪潮下转身

 
“新冠医疗器械行业就是 2017 年的矿机行业,动辄 10 倍。”
廖翔在朋友圈如是说道。这位曾经的BTG(比特黄金)创始人此前想的是分叉比特币和以太坊,如今每天谈论的是复合熔喷布、手套、自动 KN95 机。

“上熔喷布挖矿项目,十天回本。有兴趣,需求的联络我。”廖翔称。

像廖翔这样投身医疗器械行业的币圈人士不在少数。

95后创业者王子健此前一直在币圈创业,今年 3 月开始做一款名为某医疗物资对接交易平台,上线几天后就实现了盈利。

“人性是逐利的,哪块有财富神话,人群就涌向哪方。”王子健告诉深潮DeepFlow,这也是他转型口罩的一个原因。

人人资本CEO 赖梓裕告诉深潮DeepFlow,自己旗下一家纸巾工厂现已转型做口罩生产,此外,他还投资了上述的平台。

赖梓裕介绍,他主要生产一次性民用口罩(KN 95 和一次性医用口罩),靠此挣了超过千万元。

此前,他重仓了 8 位数的比特币和以太坊,挣了近千万。也就是说,这几个月的口罩生产,已经超过他在币圈挣的钱。

那么大多数人靠口罩都挣到钱了吗?

王子健介绍,现在只有极少数赚钱了。“2 月初最早入场那批赚了”,他一个朋友靠自己开设生产线一个多月就赚了 6000万,而那位朋友之前在币圈的一级市场被割了 200 万。

“很多人也没亏钱,只是在群里和朋友圈发发信息。”王子健称,不过不到最后无法统计。

王子健总结称,在有行业资源情况下做口罩相对更容易赚钱,而币圈除了头部企业容易外,更多是割韭菜。

 

骗局遍地

 

如同币圈充斥着空气币、山寨币一般,口罩世界也充满了骗局和谎言,其中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最为主要。

熔喷布从业者贾花(化名)介绍,很多人选择花了几十万组装了山寨的熔喷布生产机器,因为整个的熔喷布生产得投资几百上千万,建设工期就得三个月。

但这样的机器在市场还是受到追捧,就如同曾经的比特币矿机一样,预定 1 个月后的期货可能也会面临无货的状况。

据悉,在被被强制停产整顿前,江苏扬中就有涉及上万家从事伪劣熔喷布的小作坊。

赖梓裕介绍,口罩机厂商在生产上的阻碍主要在于两点:一是资质不合规,二是产品质量不合规。

资质方面,国内至少需要营业执照、GB 检测报告、对外贸易经营备案、海关备案,对外出口则要具备 CE 和 FDA 双证以及 P2/P3 检测报告等。

利益之下,一批币圈人士冒着违法的风险顶风作案。

据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一家区块链公司正在倒腾生产假口罩。

“口罩里的熔喷胶只有中石化总产,他们不知从老家哪整的假冒的,然后改红头文件,改为合格企业。”上述知情人士透露,“让设计改红头文件,设计不改,也被开了。”

“人性的黑暗你根本想象不到,玩区块链至多会遇到割韭菜的小诈骗犯,但倒医疗物资的是一群老头子,看着别人去死。”

放大灯团队采访的一位医疗物质的“倒爷”就来自区块链,他从 2 月初就开始关注并从事防疫物资买卖,口罩、额温枪、呼吸机、熔喷布,“都是同一拨人在炒”。

 

黯淡退场

 

市场变了。

赖梓裕发现,这两周的生意不好做了。

如果前段时间还能靠出口国外保持生产线不停工,那现在是彻底”凉凉“了。

”现在更多的是国外的采购。刚开始谁有货谁就能卖出去,现在国内产能上来,光有货还不行,谁有渠道谁才能卖出去。“王子健介绍。

在一众淘金客入场把原料、熔喷布、机器哄抬走高之后,口罩市场开始走凉。

从口罩机厂商而言,当下喷布机器大量上新,但熔喷布的需求又在减少。

与此同时,全国上下都在打击非法熔喷布,即三无熔喷布。

外贸市场也持续走低,除了面临海关查封的风险,口罩出口还得接受进口国家的检验。

当地时间 5 月 7 日,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表示,撤回中国 60 多家制造商向美国出口 N95 口罩的许可,因为他们发现许多来自这些公司的大量低质量产品。

北京时间同日,60 多位中国卖家前往亚马逊深圳办公室维权。他们在亚马逊平台售卖口罩等防疫物质,被平台判定为违规,账号冻结、被删除,款项无法提出,申述无门。

“口罩机厂商,接不到订单,没有合格的布,又不敢做。来的订单都是低价格,到底是出还是不出,是选择亏还是不亏。”贾花称,这是当下现状。

就如同币圈正发生或已经发生的那样,口罩圈也面临着监管的重压,以及前浪收割后浪的陷阱。

贾花透露,最近很多朋友搞熔喷布机器大部分亏本了,“大部分都亏本了,都是不太合格的,又没有技术也没有设备,然后没有好的原材料的,达不到 90 的,亏本的”。

贾花以前身价上百万的朋友破产了,因为布不达标不合格卖不出去,机器都停在这里。

在经历几个月忙碌之后,口罩市场走凉,贾花终于有时间给自己放个小假,给自己奖励了一个限量款名牌包。

接下来,她会继续在其他行业搜寻下一个机会/猎物。

而疫情物资对于王子健来说只是短期项目,他觉得,币圈目前是周期性低谷,在牛市他又会all in 进来,”这样投入产出比会更高“。

“现在的口罩比起之前的矿机像过家家。”矿工尔东介绍,矿机最疯狂的时候,一个人说自己有机器,给对方拍个仓库视频,什么没谈,几十万定金就发过来了,然后再谈价格、聊发货。

“持续了差不多有一年时间,都是暴富。”尔东回忆此前盛况,不免落寞和唏嘘。

 

*深潮DeepFLow 提示各位投资者防范追高风险,本文所提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