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项目的阶段论:军政、训政、宪政

一个加密货币项目,在发展的过程中,应该要经过三个阶段。军政期、训政期和宪政期。

三阶段论灵感取自 1924 年孙中山发表了《国民政府建国大纲》所指出的军政、训政、宪政三个时期政治路线图。

第一个阶段:军政期

第一个阶段是什么?军政期。

在第一个阶段,加密货币项目的创业初期,创始人应该要成为一个四有创始人。

什么叫四有创始人?

有独裁,有担当,有煽动,有气度。

创始人要有独裁,忌过多的民主和争论;创始人要有担当,能够一个人看下压力;创始人要有煽动性和积极性,带头让兄弟们上;创始人要有气度,不因别人的否定而过分纠结。

代表:波场

如果要在这个阶段给一个代表,或者,在第一阶段中做得比较好的,我会给波场和孙宇晨。

孙宇晨独裁吗?当然有。你不见波场的办事效率在加密货币项目里面是多高吗?没有过多的民主,没有过多的争论,才可能让波场在各种合作、升级方向以及兼并上,这么快。

孙宇晨有担当吗?我认为也是有。也许对其他人没有,但如果单指对波场,还是有。尽管网上舆论对于孙宇晨的标签还是很差的,骗子,蹭胚等。不过,有一点倒是大家似乎挺欣赏的,就是 “他在悲观黑暗时期没跑路”。

孙宇晨有煽动力吗?当然有。他虽喜欢借鉴别人的创意,但他永远是处于先行者的一批。同样他也在制造热点上,充分体现了自己的一些牵头能力,就像牵头币安、火币、莱特币等的币圈代表与巴菲特午餐。

孙宇晨有气度吗?还是当然有。波场和孙宇晨的气度其实比大多数的项目要好,他还能勇敢地说出 “Buy my shitcoin”,而币圈大多数的项目,见到一些有创意的恶搞的图片和视频,还自视甚高,给这些创造者以投诉、警告和诅咒。

代表波场是一个好项目吗?不一定,我只是指,它有一些很好的军政期阶段项目的标准,而项目是要往训政期、宪政期地走下去的。你不能永远停留在军政期的,而且在四个方面的过度用力,也许会给波场往后面的阶段进展产生不小的障碍。

第二个阶段:训政期

等一个项目演变成了一个平台,算是站稳脚跟了,这个项目开始进入第二个时期,称之为训政期。

相比于军政期,训政期开始有更多的民主,创始人要开始放权和集思广益,这个项目渐渐从一个人带领的项目,演变为多核驱动,团队的工作积极性要调动起来。项目的担子不是一个人扛,而是下面的人都成长起来,一起举鼎。

代表:以太坊、比特币 在这个阶段的代表,其实在币圈很多。甚至说大多数现在活下来的项目,基本都处于类似于训政期的阶段。

以以太坊作为例子吧,以太坊的团队有经过动荡时期和独裁时期,后面确立围绕 V 神为中心,现在项目更多类似于一种训政期。V 神还是领袖是毋庸置疑,但也并没有那么一言堂,而 V 神也更愿意让权力和社区去中心化。以太坊整体的生态铺得很大,也很鼓励各种尝试的百花齐放,看最后什么能跑出来(当然也滋生了很多圈钱的无用功项目)。

在往训政期进展方面,以太坊做的是比较好的,不过它也有一点的问题,就是前期的强人很多都走了。后期 V 神培养起来的一批核心,比如做 Plasma 的几个,就真的还略显稚嫩。

比特币的话,比特币很快地就从第一个阶段跳到了第二个阶段。不过和以太坊经历的优点不同的是,比特币早期社区的强人太多了,强人太多就导致了容易有群雄割据局面。此方挟教旨以令诸侯,彼方拥算力自重。虽然没有了创始人,但整体上,还算是在第二阶段。

第三个阶段:宪政期

当这个项目慢慢成长起来了,手下都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大家也对项目的价值观和理念都完全认同了,大家也会自己去维护和传播项目的价值观和理念了。大家依照一套认同的治理体系,实现社区驱动的治理模式。项目就会进入第三个阶段,称之为宪政期。

代表:DCR 这个阶段如果要举例,其实还是有点吃力的,我会认为没有一个项目严格意义上经历到宪政期的。不过也可以举个例子,Decred,Decred 有点类似在这个阶段。

它有一套已经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治理系统,项目内部的治理气氛也不错,社区内部对于整体项目的价值观和理念都高度肯定。Tezos 还有很多 PoS 类项目的定位其实也强调治理,但相比 DCR 而言都还算早期慢慢成长。而即使是 DCR,它也是快速地跳到了宪政期,而没有很好的军政期和训政期的酝酿沉淀。所以 DCR 也给人一种温白开水的感觉,项目是好项目,但好像没什么存在感,没什么强势感。

结语

为什么会有加密货币项目的阶段论的想法?

因为看到很多人的极大主义投资者,都有一个极端的想法,认为一个模式就一定比另一个模式好。

比如很多人认为去中心化的就一定比中心化好,比如链上治理的就一定比非链上治理的好,当然也可以反过来认为。

并不是那么绝对的,而是分阶段的,当项目进展到一个阶段,有更适合的的一种模式和治理。

一个项目加密货币项目的发展是要有阶段性的,他需要时间的沉淀,当项目从一个阶段发展到下一个阶段,不断地沉淀和累积,想要一蹴而就,说起来很好听,但很容易就会变成一盘散沙。

中国历史上的辛亥革命其实就是一个很多的例子,最后不仅没有走向民主共和的道路,却走向了军阀强人政治,四分五裂。很大原因就是一蹴而就,没有以训练人民之时间,又不予人民以养成自治能力的时间。旧污未能荡涤,新治无由进行。这是我之前提到过的 DCR、XTZ 甚至说未来如果想要尝试链上治理的比特币和以太坊需要警惕的。当然也不一定非得说未来一定是要链上治理,但你必须未来社区更加理想和有生命力。

一个加密货币项目的发展有阶段性,也是需要不断地往后去进展和尝试的。

今天的币圈鱼龙混杂,甚至有点恶劣,所之谓人人为自己,是个人都也想坑蒙拐骗也不为过。很多项目粉饰旧污,以为新治。发扬旧污,压抑新治。假民治之名,并民治,行专制之实。这对整个行业的未来都是伤害的。一个项目可以在早期阶段实施强人政治,但往后的愿景高度,社会价值以及文化符号才是真正地奠定一个项目长期成败和价值的关键。这也是一些在第一阶段做得比较好,而由一直止步于第一阶段的项目或者是还在很早期的项目需要警惕的。

(完)

写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