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攻陷直播间

来源:“AI蓝媒汇”(ID:lanmeih001),作者:伊柒

从2023年的行情来看,如果地球上只有一个周杰伦、一个五月天,那演唱会日程排的再满,照样是一票难求。

毕竟,场地是有极限的、人也是有极限的。

所以,不能做人了。

要做数字人。

“从去年开始,陆陆续续已经有很多明星和主播选择把舞台开到线上的虚拟场景,开到元宇宙:定制虚拟形象,办线上演唱会……只要技术跟得上,舞台就一直有容量”,一位从事数字人建模的工程师告诉AI蓝媒汇(ID:lanmeih001)。

比如五月天在2022跨年夜的TME live线上演唱会,比如今年5月周杰伦的元宇宙官方形象“周同学”。

新专辑一等等好几年,演唱会门票场场抢不上……困扰粉丝许久的“一个偶像不够用”这个问题,放之虚拟空间,将不再是个问题——随着元宇宙概念普及、虚拟形象技术发展,一些数字人站上舞台中央,成为直播间,成为各类镜头前的常客。

2020年终秀,吴晓波说未来每家公司都可能需要一个直播间。今年,他说每一家公司,在2023年都可能需要一个数字人。


数字人会替代什么?


2023年5月22日,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乐华娱乐的直播间。主播身着浅粉色西服,于直播间侃侃而谈。

图源/风平智能

观众当然认识——这是乐华娱乐创始人、CEO杜华本人。

直到,“第二位杜华”出现:“这是我的数字人”——先前这位主播,是杜华的数字人分身,华华子。

一时间,“杜华AI人华华子直播”的词条也登上了微博热搜。

华华子的制作方是风平智能,一家位于北京的AIGC企业。对于风平智能来说,2023是忙碌的一年。

谈及自家业务从去年至今的发展,风平智能创始人兼CEO林洪祥告诉AI蓝媒汇,他的团队在半年多的时间内,达成了过去数年努力都未曾触及的业务量。

“在去年年初的时候,大家还觉得这个事情非常不可思议,觉得AI和虚拟人怎么能替代真人呢?”

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元宇宙”概念逐渐进入了公众视野,作为用户在元宇宙中的载体,大量风格各异的虚拟人应运而生。

据从业者介绍,在元宇宙、虚拟人产业发展初期,数字人仅仅是通过计算机技术生成的具有人类外貌、行为和语言的虚拟形象,可以与人进行语音或文本交互,执行指令或提供服务。

但是,传统的数字人往往只能进行单向、机械的对话,缺乏情感和个性,难以满足用户对于真实、自然、生动的交互体验的需求。

而AI的加入,让数字人拥有了趋近于人的理解能力,对话能力,甚至是肢体动作的表现力:外观形象更鲜活,与人之间的对话更自然,将人机交互从单纯的对话工具转变为真正的沟通交流。数字人可以根据表达内容生成相应的神态和全身动作,输出栩栩如生的拟人效果,也可以识别用户的语种、方言、情感等信息,通过语音、文字、图像等多种方式进行交互,提供更个性化和智能化的服务。

AI叠加数字建模,让无限趋近于真人的数字人,愈发频繁的出现在镜头前。

如今,风平智能公司一楼的会议室总是繁忙——林洪祥和他的团队几乎每天都要面见来自不同行业、不同地区,有着不同需求的客户,他们的共性是,都需要一个能够替代真人的“数字人”——用无限趋近于真人的AI模型、声音甚至是对话逻辑,替代真人完成一些长时间或者繁琐的内容生成。

“真正替代人的,其实不是AI,而是会用AI的人。”


从破圈到繁荣


“这个人其实不是我,这个人是我的一个数字分身,它是一个数字人!”

在《刘润年度演讲2022:进化的力量》中,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分享了自己使用AIGC技术创作内容的经历,“让人工智能去学习,然后生成一个数字人。以后,不管你是闭关在家还是出差在路上,都可以用你的一段音频去驱动数字人,给你生成一段自己的视频。

从刘润发布在短视频平台的内容中,若不是明确告知,或许鲜有观众能看出哪些是真人,哪些是AI制作的数字人。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

近些年,国内外多家企业和机构,都推出了各自的数字人产品或服务,展示数字人在不同行业和场景中的应用价值和创新潜力。

作为国内AI赛道的领先者之一,科大讯飞在去年WAIC开幕式期间安排了旗下数字人“爱加”参与迎宾,另一位AI虚拟主播“小颜”则频繁出现在直播间参与讨论、报道。

中信金控则是在2022年面向金融领域,推出了名为“小信”的AI数字人顾问,为客户提供银行、证券、信托、保险等综合项目服务。

无独有偶,在直播电商这片主播高度聚集的海域同样有着数字人身影——2022年4月17日,快手主播瑜大公子在直播间与自己的数字人形象“周小瑜”连麦对话,不少直播间的观众都惊讶于这位数字人的还原度。

图片来自网络

从传统的客服、播报,到如今娱乐、文旅、教育、公共服务,随着技术进步和场景拓展,数字人走入千行百业,在虚拟空间中推动着社会生产力的变革。

这些形似真人却具备AI算力的主播、歌手、教师们,不仅为用户带来了真实、自然的交互体验,也为企业和机构提供了一种高效、便捷的智能创作方式。


把舞台留给数字人?


数字人的发展,反映了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和创新,以及人类对于数字化生活的探索和期待。虚拟意味想象力,意味着可能性。将舞台留给数字人,或许已是大势所趋。

但在拥抱AIGC应用价值和创新潜力的同时,从业者没有忽略数字人背后“人像叠加AI”可能造成的风险。

从理性角度出发,过于仿真的人物形象,可能会对真实人类的身份、隐私、权利等造成威胁或侵犯。例如,数字人可能会被用于制造虚假信息、欺骗用户、冒充他人等不法行为,或者会被滥用或盗用他人的形象、声音、数据。

而站在感性的角度,一个活在屏幕中,但样貌、声音都神似现实的人像,可能会对真实人类的情感、价值、道德等造成冲击或影响。数字人可能会让用户产生过度依赖、沉迷或错位的情感关系,或者会让用户对真实人类的交流和社会化能力产生退化或缺失。

近期,国外一名23岁的Snapchat网红Caryn Marjorie就利用AI技术,让自己成为“每一位粉丝的虚拟女友”,进行私密语音聊天,每分钟收费1美元。

这项服务名为CarynAI,在5月初推出内测版本后,不到一周就收获了超过1000名付费用户,创造了7万多美元的收入(约合人民币50万元)——AI上线之后,自主运行,本人即使睡觉都可以“躺着赚钱”。

由于数字人、AI产业的规章仍有空缺,很多从业者也无法判定这门生意的是非对错。

但毫无疑问的是,数字人需要有相应的行业标准、技术门槛以及伦理规范来规范和监督其发展和应用,需要有相应的社会责任感和道德良知,以保护真实人类的利益和尊严。

“只有这样,数字人才能真正成为真实人类的合作伙伴和服务者,而不是竞争对手或危害者。”

从业者依旧保持着清醒和警惕,他们认为,数字人应该是真实世界的补充和延伸,而不是颠覆和替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