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火山引擎,不愿再等字节跳动的大模型

作者|油醋
邮箱|zhuzheng@pingwest.com

直到40多家大模型们千帆过尽,字节跳动这家被认为最具大模型土壤的中国科技公司仍然没有公布自研大模型的日程表。

所有人都在关心字节跳动做大模型的进展,后者沉默不语。最新的消息不过是辟谣了一则用14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70万元)天价年薪挖角OpenAI团队研发成员的传闻。

字节跳动对大模型进展的低调,却更显出火山引擎在同一件事上的张扬。


粗暴的算术题


与所有云计算厂商一样, 大模型竞争是这朵目前存在感不强的云现在最想讲的一个故事。

在前不久今年火山引擎的第一场发布会上,火山引擎总裁谭待抛出一番“七成大模型用户都在火山引擎上”的言论。由于暂时没有同类云厂商做这样的统计,于是不自研大模型的火山引擎,突然成为众人视线中离大模型最近的一朵云。

某种程度上,“七成大模型客户”的表述像极了飞书“先进企业,先用飞书”的口号。而第一次出现在火山引擎发布会上的MiniMax是后者希望树立起的“先进企业”标杆。

这个拥有三个自研foundation model(基础模型),用短短四个月时间完成了Glow——一款面向普通大众的AI虚拟社交APP——的100万用户目标的团队,是被业内人士看好国内少数可以走通大模型甚至AGI的初创公司之一。

它显然是七成里最重要的那些客户,但在谭待的发言中,某种明显的仓促感也显露了出来:“等他们把大模型做好之后,我们会和他一起共同开展对外的服务”。

换句话说,火山引擎招揽大量大模型客户合作的思路类似AWS,尽可能在国内大模型的研究早期揽进客户,等待这中间能出现那个Stability AI或者Anthropic。

只不过所谓的“七成”中,也不乏昆仑万维这样被市场多次警告的“先进企业”。

昆仑万维在4月10日宣布推出大模型“天工”3.5,喊出“对标ChatGPT的”,“中国第一个真正实现智能涌现”的国产大语言模型的口号,却在首次官宣的直播演示里出现表格统计的低级错误。

这家公司持续被市场怀疑有以ChatGPT炒作的嫌疑,并且接连在3月和4月屡次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和监管函。至少从股价上看,近一个月这支股票已经翻了一倍。

国内大模型概念的早期泡沫随着AI智能一起涌现,东方财富上“ChatGPT”板块在2月初只有29支股票,短短两个月时间里,股票数量已经翻到超过60支。

“早期”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不确定性。而这样的背景下,此时火山引擎强调的“七成”更像一个空中楼阁。谭待在解释这个结论的得出方法时也很简单:“把火山引擎上的大模型客户统计出来,拉一个目前市面上的大模型名单做分母,就是70%”。’

但这其中有多少是转瞬即逝的,有多少可以真正为火山引擎的未来增长背书,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答案。甚至以火山引擎对于自身多云架构的力推,是否只要部分使用火山引擎就被算做部署在上面的大模型客户,也并不清楚。


火山引擎在焦虑什么


然而,即便知道今天去做这样的算术题太简单粗暴也为时过早,火山引擎也依然要抓住这个窗口期。

一方面,这来自竞争越发激烈的云市场带来的焦虑。

火山引擎不算云厂商中的老人,也不算新人。但对于一个做中国“第四朵云”的指望,显然还遥遥无期。

中国企业级SaaS市场规模从2018开始迎来持续三年接近50%的增速。这个背景下,火山引擎在2020年上线,从SaaS层产品和营销侧能力进入云服务市场,并在随后几年里快速建立了自己的形象:

2021年火山引擎第一次发布了包括云基础、视频及内容分发、数据中台、开发中台、人工智能等五大类78项服务的全系云产品。这一年火山引擎被提到与抖音、飞书等业务平行的高位,也第一次开始触及IaaS层的云服务。

被提升到字节跳动6大BU之一一年后,2022年火山引擎的云服务涉及领域确定为金融、汽车、消费、文娱、医疗、通信传媒六大行业,而基于云底座推出一系列产品解决方案中,企业上云与智能营销是两个核心方向。

也从2022年开始,火山引擎开始细化“视频云”“内容云”等SaaS产品,并用“火种计划”、“灯塔计划”等来招揽新的长尾用户。

但在这场围绕SaaS的快速布局中,一份艾瑞咨询的研报显示,中国SaaS市场规模增速在2021年已经下降到不足40%,隔年这个数字进一步跌落到9.5%。

虽然国内IaaS+PaaS市场的增速近年也在同步放缓,但在2022年上半年仍然维持了超过30%的增速。这意味着中国的云市场仍然以IaaS+PaaS主导。以SaaS先行,IaaS+PaaS跟进的策略切入云市场的火山引擎,在三年时间里并没有迎来预期中的增长速度。

在IDC关于2022年下半年的云市场调研中,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与中国电信以及AWS合计在中国IaaS以及IaaS+PaaS市场份额里分去73%以上,火山引擎在剩下少于三成的“Others”云厂商里不表姓名。

当下国内核心的几家云服务商中,阿里云有着最完整的产品布局,并且占据着中小企业背后的云市场;华为云在政务领域优势明显;腾讯云的背后有微信的体系优势,并且在火山引擎最擅长的音视频解决方案领域,在2021年就已经完成了对当时国内90%该类型用户的覆盖。

在三年后,火山引擎的标签仍不清晰。

火山引擎遇到的定位问题浮于整个字节跳动ToB策略之上。

字节跳动的ToB业务几乎都是从服务字节跳动自身业务的故事开始讲起,如飞书:

字节跳动成立的最初几年,试用过国内外所有主流的办公软件,但没有一个可以完全满足公司的需求。基于对“生产力工具缺乏变革、工具不应管控人而要激发人、B端产品应具有和C端产品同样友好的用户体验”三方面的思考,字节跳动启动了飞书项目。

也如火山引擎:

字节跳动用过全球几乎每一朵公有云...字节跳动内部的敏捷开发和数据驱动能力通过火山引擎的云基础、开发中台、数据中台、A/B测试等产品开放给企业客户。

这个故事在前期逻辑顺畅,字节跳动的效率标签也足够有说服力。

但字节跳动本身的属性以及业务形态天然的为火山引擎预设了成长框架,现在这些逐渐变成桎梏。

火山引擎在早期选择用SaaS层服务避开一场基础设施的苦战,这也是火山引擎发起时的优势。其云原生技术以及数据驱动的技术路线已经在字节跳动内部得到了大量的验证——以前是头条,现在是抖音。

而这也引出火山引擎更大的焦虑来源:它的困境背后是字节跳动这家公司的变化——它越来越像一家完全由抖音单核驱动的互联网公司。这深刻塑造着火山引擎的业务,成就了火山引擎,同时可能也限制住了火山引擎。

仅用四年就突破6亿日活的抖音今天早已成为字节跳动几乎所有瞩目新业务(直播、电商、本地生活等)的发起点,也同样影响着火山引擎产品迭代的方向,比如侧重营销策能力的汽车云,应对视频化需求的SaaS产品视频云,强调从内容创作到分发以及运营全流程的内容云等等。

但在火山引擎上,从抖音出发的产品策略并没有想象中的优势。

“除非火山引擎有跨越时代的云服务技术,并且恰恰是公司急需的,否则我们不会破坏当前现有稳定的云服务架构。”一位国有上市公司技术部经理曾在去年对媒体表示。他看衰火山引擎的原因在于后者的互联网属性太强,这个回答恰好切中了字节跳动在ToB业务中有些错位的地方。

火山引擎目前吸引的主流客户仍然来自互联网相关行业。无论是近来推动的内容云或视频云,或者在字节跳动内被推崇的A/B测试DataTester,本质上火山引擎做的是完全面向互联网企业的云技术服务,这基于字节跳动自身纯粹的互联网公司背景,但当下云服务的市场增量更多来自传统企业客户。而在一些更泥泞的云服务场景,比如生产场景中的对于产业效率需求,这里没有太多互联网公司视角下技术驱动的精英逻辑,只有务实、谨慎和巨大的迁移成本。

对于这些更“传统”的云业务需求来说,火山引擎的效率标签并没有那么重要,甚至字节跳动本身都是一个没有太多参考价值的公司——跳出一家纯粹互联网公司的概念,火山引擎的业务生长才得解放,诸多云计算同行们在证明着这条道路。对手们纷纷用各种云业务之外的集团其他业务来深入泥土里,干脏活累坏,而火山引擎在ToB领域天然缺少一个后上的抓手。

然而,当火山继续沿用字节一切toB业务的逻辑:体内孵化验证,然后推向市场时,却发现,今天放眼望去,在字节跳动的ToC业务方面,教育版图短期难扩,游戏业务进展不顺,TikTok在云服务方面限制严重,除火山引擎之外的五个BU已削去其四,依然只有抖音可以依赖。

一切似乎陷入了死循环。因此,与依赖抖音去建立自己进入云计算的优势相比,今天的火山显然更期待大模型带来的彻底变革。

但就像缺席火山发布会的字节大模型一样,在国内已经俨然进入百模大战的今天,字节整体却迟迟都没有对外呈现出一个明确的大模型技术和商业思路。

放在过去,当这家公司依然以扁平化组织和快速反应著称的时候,这是难以想象的。但今天的字节已经彻底不同:在2年前的业务线BU化改革后,字节已经形成了一种不再扁平的结构,而这种结构在国内各个较新业务遇到的增长困境之下,逐渐演化成一种以大抖音为超级核心的依附模式,无论重点开拓的本地生活战线,还是并购而来的外部团队,以及遇到困境的已有业务,在寻找解题思路时都把目光转向了抖音,这个建立起高大壁垒的成熟业务,和它以流量为核心的既有资源。

在这个既有堡垒里继续挖掘宝藏的诱惑有多大,快速行动抓住充满挑战的新机遇的动力就有多弱。所以看着微软Azure和OpenAI相互成全、阿里云和百度云争相用自己的大模型产品吸引着新客户的火山引擎,哪怕仓促,也要用一个简单粗暴的算术题来定位自己,通过“催熟”外部标杆的路线来刷存在感。因为它知道只能靠自己抓住这个机会了——别人的延迟满足,就是它的时不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