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借贷危机加剧,DCG 老板“四面楚歌”

来源:彭博社

编译:比推BitpushNews Mary Liu

作为数字货币集团 (Digital Currency Group) 的创始人,Barry Silbert 远非加密货币领域里最高调的人物。

在这个充斥着亿万富翁经理人、死忠布道者以及骗局的行业中,这位 46 岁的首席执行官是那种典型的中高层管理者,彬彬有礼、言谈举止温和谦逊,再加上在比特币领域浸淫已久,这些特质对 Silbert 的事业很有帮助:获得软银等知名风投投资,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业务网络,几乎触及加密赛道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影响力使他成为席卷 DCG 子公司 Genesis Global Capital 等加密贷款机构的风暴中心——不良贷款、挤兑存款和日益增长的不信任,有可能使这个监管松散的行业复刻华尔街 2008 年信贷危机。

这场动荡让 Silbert 陷入了与加密交易所 Gemini 联合创始人 Cameron Winklevoss 不断升级的争斗中,Winklevoss 的客户无法使用或提取 Genesis 的 9 亿美元资金,据说美国当局正在调查 DCG 的内部金融交易,Genesis 警告说,如果它不能筹集到所需的现金,它可能会申请破产。

即使是世界上最大的加密基金--DCG 的灰度比特币信托基金(GBTC),交易价格也一直低于其持有的比特币价格,这让股东感到窝火。

这些不利因素标志着 Silbert 地位的转变,Silbert 是一位前投资银行家,曾参与安然破产案的处理,在加密领域的业务使他的个人财富一度估计为 30 亿美元。随着加密热潮的兴起,他渴望将 DCG 打造成类似于标准石油公司的企业集团,从而主导数字货币世界。

然而,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熊市导致他的净资产跌至不足 7 亿美元。而 Silbert 是一位在监管不透明市场中建立事业的企业家,现在正在应对投资者的信任危机,投资者突然对他们可能看不到的风险感到恐慌,Silbert可谓“四面楚歌”。


艰难的一年


在周二致 DCG 股东的一封信中,Silbert 试图消除这种担忧。

他写道:“过去的一年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年——无论是个人还是职业上......在花了十年时间为这家公司和这个领域倾注一切,并坚持不懈地专注于以正确的方式做事之后,质疑我的诚信和善意是具有挑战性的。”

位于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的 DCG 最近遇到的麻烦是 Gemini Earn,这是 Winklevoss 兄弟的加密货币公司Gemini与 Genesis 合作提供的产品。

凭借一个简洁的名称和前缀,Gemini Earn 为加密货币投资者提供了一个诱人的机会:存入您的虚拟货币并赚取高达 8% 的收益。这种回报类型在利率处于最低点的时代特别有吸引力,当时传统的银行储蓄账户几乎没有收益,Gemini Earn 生意兴隆。

然而,即使在加密货币的巅峰时期,人们也对 Genesis 如何带来如此高的回报产生了怀疑。一位要求匿名的潜在商业伙伴表示,Genesis 未能回答一系列问题,包括要求提供其银行合作伙伴名称及其财务报表的要求。

这些问题现在看来是有先见之明的。11 月,在 FTX 的迅速崩溃给加密货币市场带来冲击波之后,Genesis 突然停止了提款。大约 340,000 名 Gemini 用户无法使用大约 9 亿美元的资金。

从那以后,Gemini 的 Cameron Winklevoss 与 Silbert 展开了越来越公开的斗争。周二,他呼吁 DCG 董事会罢免首席执行官,指控他欺骗 Gemini 客户,并在对冲基金三箭资本倒闭后谎称其对 Genesis 的支持。

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DCG 发言人 Amanda Cowie 称该请求是“Cameron Winklevoss 绝望和非建设性的宣传噱头,目的是转移对他自己和 Gemini 的指责,他们全权负责运营 Gemini Earn 并向其客户营销该计划,” 并补充说,这些指控是“恶意的、虚假的和诽谤性的”。

Silbert 在他的信中说,DCG 并未从其业务中混合现金,并且该公司不知道纽约联邦检察官对其进行的任何调查,正如彭博社先前报道的那样。

Silbert 有与处于危机中的公司打交道的经验。1998 年在互联网泡沫时期从埃默里大学毕业后,Silbert 开始了他在 Houlihan Lokey Inc. 担任投资银行家的职业生涯,在那里他处理了 Enron 和 WorldCom 的破产案。

这项工作激发了他创立 SecondMarket 的想法,SecondMarket 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尚未上市的公司的股票交易中开辟了一个利基市场,这部分业务于 2015 年出售给了纳斯达克。

Liquid Advisors 创始人 Annemarie Tierney 说:“他走在潮流的前列,发现了机会,但我们总是围绕灰色事物制定黑白规则。” Tierney 是 SecondMarket 的总法律顾问,与 Silbert 共事了将近五年。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运营 SecondMarket 时,Silbert 喜欢将其描述为一家从事项目的科技公司,例如构建一种称为匹配引擎的复杂交易技术,尽管它严重依赖于华尔街投行的那套做法。

前同事将Silbert描述为一位企业家,能够在趋势爆发之前嗅出趋势。2012 年,他投资了一家位于威斯康星州的名为 Murfie 的小公司,该公司存储人们的 CD 和黑胶唱片收藏,并以虚拟方式上传他们的音乐,当时音乐流媒体刚刚起步。

Murfie 前 CEO Matt Younkle 说:“他真的从创始人的角度理解事物,他知识渊博,人脉广泛,随时可以提供建议。”

同年,一项更前沿的技术引起了 Silbert 的注意:比特币。根据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采访,他在没有告诉妻子的情况下购买了他的第一个比特币, 他于 2015 年创立了 DCG。


“坚定做多”


像其他早期加密采用者一样,他坚定地看涨。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Silbert 描述了 DCG 投资数字资产的策略:“我们不交易,我们不使用杠杆,我们不做空,我们只是做多”。

DCG 继续控制数家加密公司,并支持全球 200 多家区块链相关业务。它的投资帮助将数字货币合法化为数百万投资者的可靠资产类别。

DCG 还拥有 CoinDesk,一个新闻媒体网站,首度揭露了 Sam Bankman-Fried (SBF)加密帝国的丑闻,Genesis 曾是机构投资者最大的贷方之一,在 2021 年发放了 1306 亿美元的贷款,现在它命运未卜。

随着 Silbert 影响力和财富的膨胀,与其他同行相比他尽量保持低调,2022 年的加密低迷使他重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Houlihan Lokey,Silbert 开始其职业生涯的投资银行,一直与 Gemini 合作,它目前的任务是:收回陷入 Genesis 困境的资金。

从事风险基金的一位消息人士表示,Silbert 试图将提供给 Genesis 的本票描述为“保持一定距离”进行的交易,从而削弱彼此之间的关系,消息人士说:“归根结底,这是一个垂直整合的模式,左手倒右手仍然是同一个人,同一家母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