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元宇宙直播间,辣眼睛还是新爆点?

来源:生活佳选

作者:佳佳

在习惯了倒数“321,上链接”的嘶吼式直播带货、极致拉扯的砍价套路后,直播间迎来了新的花样,只要佩戴VR眼镜,就能3D全景观看直播,与美女主播聊天互动、“身临其境”欣赏热舞。

直播间花样百出,你以为美女VR直播这波在大气层,殊不知“元宇宙直播”紧跟其上,凭借“技术”杀入战局,现在的直播间都这么卷了吗?


元宇宙直播间,长什么样?


早在今年双十一,淘宝直播就在自己的“未来城”虚拟空间,打造了一条元宇宙商业街,率先打开电商元宇宙大门。

最近,还有消息称淘宝正在测试国内首场元宇宙直播,并将在原有的元宇宙商业街基础上,搭建年货大街、上线春节氛围等场景。

据佳佳观察,淘宝推出的“元宇宙直播间”其实内嵌在“未来城”的虚拟空间,通过“淘宝直播——搜索‘直播未来城’”即可进入,用户则是以自己“淘宝人生”的虚拟形象在这座“未来城”进行活动。既可以沉浸式逛街购物,也可以娱乐探险、参与抽奖活动,甚至可以与其他用户聊天互动。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元宇宙虚拟空间里,官方会在屏幕下方弹窗引导用户前往各大品牌的虚拟店铺。当用户靠近品牌虚拟店铺时,会自动播放该品牌直播间的实时介绍。而这,就是淘宝正在测试的“元宇宙直播间”。

在品牌的虚拟店铺里,用户可以通过虚拟展台上的屏幕实时观看直播,也可以点击虚拟直播屏幕跳转至平时的淘宝直播画面观看

与此同时,部分品牌还会在虚拟店铺内陈列四到五款商品,用户点击商品可跳转至平时的下单页面购买

某品牌陈列的虚拟商品,点击将跳转至购买页面

就佳佳的体验而言,淘宝此次推出的“元宇宙直播间”,更像一个跑酷虚拟社交游戏,选购商品只是附带行为而已。

首先,目前入驻的品牌数量较少,不是所有的淘宝店铺都能在这座“未来城”中看到,真想在虚拟空间里购物的用户,“跑断腿”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商品。

其次,虚拟店铺内展示的商品数量有限,手机端观看虚拟直播屏幕,屏中屏的体验感,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能有多好。想看清品牌直播,还得跳转至平时的页面,那么问题来了,用户到底是为什么非得进入这个虚拟空间?

虚拟直播屏中屏

总体而言,淘宝的“直播未来城”目前还在测试阶段,细节仍有待完善。至少,先让画面流畅起来,试问谁想逛着逛着就被挤下线?


元宇宙直播,彻底火了?


元宇宙爆火后,无论是互联网大厂还是普通创业者,纷纷押注“元宇宙”赛道。从数字藏品到数字人,从线下VR体验馆到线上直播,元宇宙离用户的日常生活似乎越来越近。

比起淘宝大手笔搭建起一座“未来城”来做元宇宙直播,更多人光是靠着一部手机、一个手机模板就能玩起元宇宙直播,甚至开始赚钱。

在互联网大厂搭建虚拟空间之外,元宇宙直播目前的主流玩法分为两种,一种是游戏互动直播,一种是数字人直播。

最早出圈的元宇宙游戏互动直播,其实是“云蹦迪”。早在2020年年初,上海TAXX酒吧“在线打碟”的抖音视频刷屏,直播间更是“屠榜”抖音小时榜,此后便掀起一阵“云蹦迪”风潮,“云蹦迪”也从真实的DJ秀逐渐演变成虚拟形态的娱乐直播。

用户进入直播间后,即可以ID头像或虚拟形象在直播间“蹦迪”,还可以发布评论或刷礼物触发特效,获得镜头特写。

抖音云蹦迪直播间

随着技术升级,头像“云蹦迪”又进阶成了“比舞大赛”,就像当年风靡全网的QQ炫舞。用户在直播间发送弹幕即可登台,以虚拟形象开始跳舞。

而QQ炫舞中的“虚拟变装”也被搬到了元宇宙直播间,用户需要在直播间发弹幕、参与互动等来获取经验提升等级,进而解锁服饰、商店等功能,才能美美完成换装。

此外,用户通过发送弹幕选择阵营,以虚拟人物在游戏中组队的阵营对战游戏;可以通过发送弹幕获得“换装”等特效,在虚拟赛道“奔跑”的虚拟答题闯关游戏,分分钟让各大玩家上头,花钱买“道具”。

元宇宙始于游戏,却又不止于游戏。2021年,虚拟美妆博主“柳夜熙”横空出世,首个作品发布后的24小时内涨粉破百万,让数字人狠狠地刷了一波存在感。

与此同时,数字人逐渐成为元宇宙的入口,越来越广泛被应用在直播领域。常见的数字人直播类型主要分为AI直播和虚拟直播。

AI直播,只要在后台输入文字就可以驱动数字人直播。润米咨询创始人刘润曾对外透露,利用数字人技术,博主不再需要背台本、化妆、拍摄,只要输入一段文本就能输出以假乱真的视频。

另外一种虚拟直播,是用真人驱动数字人来完成直播。通俗来说,就是真人需要穿戴动作捕捉设备,从而在直播间形成数字人。数字人在直播间或是担任主播,或是以以助播的身份配合真人主播互动。

据运营研究社报道,一套同时包含面部表情捕捉与半身动作捕捉的技术套餐价格为7999元。如果是更高质量的虚拟形象定制套餐,光是一套动捕设备价格就约1.5W元。

如@妙善公主-国潮虚拟偶像 这种定制形象,定制公司可以在已有原画形象之上进行3D建模等操作,价格在3W元左右。

依靠技术走进现实生活的数字人,存在感或许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强。作为元宇宙的入口,数字人降低了元宇宙的理解门槛,让普通用户与元宇宙的距离不断缩小。但这并不代表数字人完美到无懈可击,动作卡顿、表情僵硬、缺乏文化内核等通病仍普遍存在。

元宇宙直播到底是大势所趋,还是虚张声势的噱头,仍有待市场对其进行下一步验证。在风口已至时,人们奉承的游戏规则是抢先占领一席之位,尤其是互联网大厂。

事实上,百度、抖音、B站等平台早已盯上了元宇宙直播这块蛋糕。2020年,字节跳动联合乐华娱乐推出虚拟女团A-SOUL,以娱乐为切口杀入元宇宙直播。根据A-SOUL运营方之一的乐华娱乐披露的财报数据显示,该虚拟女团光是在B站的舰长收入,每月营收可超100万元。

2022年,百度希壤联合YY直播打造了首档元宇宙综艺竞演歌会《超能音乐汇》,用户可以观看主播红人们在不同的3D虚拟舞台表演,也可以通过3D限定礼物进行打赏,瞬间“空降”直播现场。据悉,这是YY平台主播演唱会类热度最高的一场活动,总观看人次达1150万。

《超能音乐汇》元宇宙直播画面

同年8月,映客互娱集团正式更名为映宇宙,业务全面向元宇宙进军;前几年还对元宇宙摇摆不定的B站,也在去年对外表示“B站是最适合元宇宙的平台之一,B站将努力成为元宇宙时代的主流内容平台。

然而,现实可能会给互联网大厂们一个大耳刮子。论技术,互联网大厂显然不缺,且还不断升级迭代。论出圈的元宇宙之作,能让普通用户叫上名的有几个?

以元宇宙直播为例,本质上依然是一场直播,“元宇宙”仅是作为一种技术载体。就现阶段而言,互联网大厂所宣扬的3D沉浸式体验,普通用户真的体验到了吗?在没有VR等设备的情况下,隔着手机屏幕的体验,或许离沉浸式还很远。

再者,元宇宙直播仍然需要优质的内容作为依托,没有好内容的元宇宙直播,就像一盘散沙,不用风吹就散了。

元宇宙浪潮滚滚,互联网大厂的“元宇宙之梦”可以做多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