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C 通过「表情包」落地,又诞生了一家独角兽公司

作者 | 鱼三隹
编辑 | 靖宇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继绘画之后,AI 又瞄上了「表情包」。

2022 年的最后一周,一个名为 Memix-Chat with Meme 的 App 上线不久就登上了美国 iOS 免费总榜第一名,无疑为已经处在「世界中心」的 AIGC 又添一把火。借助AI技术,Memix 可以帮助用户自动将输入的文本合成为特定主题的表情包 GIF,并一键分享至 TikTok、WhatsApp 等常用社交软件的私信对话中。

Memix 登上了美国 iOS 应用商店免费总榜 Top1

Memix 背后的创作团队同样不容小觑,该团队在 2020 年推出的社交应用「IRL」,疫情期间吸引到了超 2000 万用户并实现了 400% 的增长。2021 年,IRL 的优异成绩为创作团队带来了由软银领投的 1.7 亿美元 C 轮融资,团队估值一举达到 11 亿美元,成功跻身社交独角兽。

「表情包」的带动能力真的有那么强吗?这对于 AIGC 未来的商业化落地而言,又意味着什么?


AI 也无法拒绝「表情包」


如今,应当没有几个人能抵抗「表情包」的魔力。

不知道如何回复消息时、难以用语言表达内心的情绪时、想要缓和气氛时,只要「表情包」出场,双方交谈的过程总归不会太尴尬。大多数的表情包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能被阅读和理解,一张适宜的表情包往往能传递出各种难以言明、但又有强大情绪感染力的信息,是快速拉近彼此关系的优质载体。

但随着人们在交往过程中愈发喜欢使用表情包,对于「表情包依赖者」而言,最恐怖的事情莫过于「表情包到用时方恨少」。

试想一下,你正在群组中与朋友聊得火热,对方提到的话题狠狠戳中了你,但你一时无法用文字表达,打开图片收藏夹翻找半天也没能找到适合的表情包,你会怎么做?

一旦这时你决定自己制作一个专属表情包或者二创热门梗图,那你首先需要下载一张合适的图片,之后将其导入图片编辑工具,使用消除笔清理原有文字后再粘贴上自己想表达的内容,最后再导出新的表情包。

群组的话题总是转瞬即逝,在你进行这些繁琐的操作时,朋友们的话题也许早不知道换了几轮。

Memix 正是瞄准这一痛点,试图用一种更简便、快速地方式,利用 AI 技术瞬间为你的文字找到适合的图片并合成为表情包。

Memix 主界面 | Memix

该应用程序的界面十分简洁,主页上列有随机、假日、世界杯、名人等多个主题的 GIF,你也可以通过在搜索栏输入类似「开心」、「庆祝」、「嘲讽」等关键词来选择更贴近自己表达意图的 GIF,随后只需要在文字栏输入文字内容,程序就会自动在 GIF 的合适位置插入文字。你甚至可以直接在 iMessage 设置中启用 Memix,随时根据对话内容生成表情包并发送。

为了方便分享,Memix 还支持用户直接在 App 内将制作完成的表情包分享至 Instagram、Reddit、WhatsApp、TikTok 等社交应用中。当然,你也可以将表情包保存到自己的相册中,以便下次使用。

Memix 生成的表情包可以直接分享至其他应用 | Memix

有了 Memix,制作「应景」表情包不再是难事,沉迷于此的年轻用户能一举将其冲到榜单第一的位置也不难理解。

据 Swyft Media 统计,全世界每天通过通讯应用发送的表情符号超 60 亿,68% 的 18-34 岁的年轻人觉得通过视觉表达情感比通过语言文字表达更自在。

IRL 团队的 CEO Abraham Shafi 同样认为:「表情包已经成为了全球通用的语言,任何人都可以流利地使用。」对于一向以「建立亲密的网络关系」为目标的 IRL 团队而言,自然不会拒绝尝试开发表情包制作这类工具。

人大传播学教授彭兰曾在论文中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互联网带来的虚拟交往,在初期有一个局限,那就是它不能全方位地传达人们的情绪,特别是缺乏面对面沟通中常用的『表情』,因此情绪传达手段的不断创新是虚拟交往进化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线索。」

如果站在技术发展的角度来分析这一进化过程,我们不难发现,从最初用纯字符组合成的颜文字到图形化的表情,背后是通讯技术与图形技术的进步;从官方设定好的 emoji 表情到用户自制的丰富多样的表情包,背后是修图软件等图片工具的普及;而如今,伴随着一众 AI 大模型的开源,在 AIGC 火爆了大半年的背景下,表情包制作领域被 AI「攻占」自然也不足为奇。


技术拐点已至,商业拐点在哪?


AI 离普通用户越来越近是不争的事实。

不同于以往资本炒作出的火爆假象,这一轮 AIGC 浪潮可以说是由普通用户切身体验了 AI 绘画、ChatGPT 等产品后,自下而上引发的。

过去一年,在 AI 大模型不断地更新迭代下,AI 生成内容的效率逐渐由 1 个小时缩短至十几秒,对于运行设备的要求却在逐渐降低。以 Stability AI 开发的 Stable Diffusion 为例,只需要一张消费级的 8GB GTX2060 显卡,该模型就能在短时间内生成一张 512*512 像素大小的图像。

Stable Diffusion 生成的图像 | Stable Diffusion

这意味着,技术的拐点已至,AI 再也不只是实验室中遥远的存在,即便是普通用户也能在自己的电脑或手机前,以最近的距离感受 AIGC 的神奇与有趣。与此同时,AI 技术商业化的探索也不再只是 To B、To G 的游戏,而是终于有机会朝着消费端迈出尝试的一步。

随着 2022 年 8 月底,Stability AI 将 Stable Diffusion 模型开源,跃跃欲试的创业者们集体出动,一时间几百家 AI 绘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涌现,draft.art、意间 AI 绘画、Style art、滴墨社区、Uni Dream 等应用纷纷上线,各互联网大厂也瞅准时机发布类似功能。

但火热的局面往往容易掩盖尚未解决的现实问题,直到 Stock AI 宣布关停,泡泡才被戳破。

同样是在 2022 年的最后一周,AI 绘画公司 Stock AI 在 Twitter 上公布了即将关停的消息,先前的用户订阅将被取消并根据账户剩余时间进行退款。

据 Stock AI 的创始人 Danny Postma 表示:「运营一家像 Stock Al 这样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初创公司成本很高,当前的付费用户基础无法支付这笔费用。」在成本没能随着技术迭代降低到更低水平的背景下,面对越来越多同类企业的竞争,从成立到关停平台 Stock AI 只撑过了短短 4 个月。

Stock AI 的关停公告 | Stock AI

目前,大多数 AI 绘画产品的商业模式均为先提供一定次数的免费试用机会,之后再根据试用次数或时长进行收费。但由于 AI 绘画产品同质化严重,普通消费者在试用完相关产品后难以形成持续付费的意愿,相关产品的商业化道路自然难以维系。

经历了各类 AIGC 产品的轮番登场,Memix 还能在 2022 年底脱颖而出,归根结底在于其找到了一个尚未出现大规模竞争的差异化场景。

相比 AI 绘画,表情包的分享属性更强,消费者对于表情包的需求更为长期且刚性,无论是在网络聊天还是网站发帖等场景中,都免不了使用表情包来进行自我表达。

与此同时,由于同一团队旗下的社交应用 IRL 如今已经拥有超 2000 万活跃用户,其中有 75% 都是 Z 世代的年轻用户,因此在绝大多数 AIGC 初创平台还处于积累原始用户阶段时,Memix 已经自带流量优势。

2021 年获得了软银与 Dragoneer 的投资后,其背后团队的估值更是超 11 亿美元,这也使得 Memix 具有暂时免费提供服务的底气。

尽管 AIGC 的技术潜力毋庸置疑,但不可否认的是 AI 行业如今仍处于商业化落地的探索期,在成本并未显著降低、用户付费意愿尚未被培养起来的当下,太多的创业者扎堆单一场景厮杀并非明智之举。

幸运的是,Memix 的出现给出了表情包制作这一新的应用场景,这自然不会是唯一的答案,甚至这条道路也未必能顺利走到最后,但它的出现或许在提醒我们:寻找更多元的应用场景、开发更多差异化的应用,将会是 AIGC 创业者们急需思考的问题。

新的一年,AIGC 的商业化落地也许仍旧是耕耘而非收获的一年,毕竟技术拐点与商业拐点之间,难免有时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