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藏这一年:千团大战落幕,“国家队”入场探索流转

9家央媒旗下平台入局,30家平台完成超2亿元融资。

链新(ID:ChinaBlockchainNews)原创
作者 | 杨郑君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2022年,是国内数字藏品行业潮起潮落的一年。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数藏行业走过了从起步到火爆,再到寒冬的进程。

在行业最火爆的5月、6月,国内数藏平台数量超过1000家,排名前50的平台月销售量高达500万份,数藏一级市场的月销售额曾超过2亿元,甚至部分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日流水过亿元。

2022年7月以后,数藏行业迅速下滑,销售量和销售额均大幅缩水,部分平台滞销停摆,部分平台跑路或清退。与此同时,部分平台在艰难中寻找出路,或赋能实体经济、数字版权,或进军元宇宙。

在无序炒作退潮之后,流转市场的出路也逐渐清晰,“国家队”的入场探索或意味着数藏合规流转的新动向。


“国家队”探路数藏流转


2023年1月1日,由中国技术交易所、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华版数字版权服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共建的“中国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正式发布,并开放机构合作申请。

据公开资料显示,中国技术交易所为科技部、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市政府共建。

华版数字版权服务中心总裁尹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平台交易标的物是相关的数字藏品、数字版权,具体交易商品和交易规则还在研究中,将通过制定规范的交易流程、标准来规避二级市场的过度炒作。

同一天,广西文化产业集团旗下广文数字文化资产交易平台也宣布即将上线,将有版权保护、素材交易、数字藏品三大核心业务板块。

对于数字藏品的合规流转,“国家队”的探索早已开始。

2022年11月3日,湖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联合利国数字版权交易中心(下称“联合数交”)上线,其核心业务包括为国内知名数字商品、非遗等数字版权提供合规、便捷的发行和流通渠道。

目前,联合数交已与数藏中国、INF VERSE数字藏品平台合作,并支持平台发行数藏的流转和拍卖。

另外,新华网与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等联合发起的国版链,也正在探索数字藏品的合规流转,央企中国文化传媒集团旗下数藏平台中传新文创于11月开放寄售功能。

在数藏寒冬中,“国家队”对数藏流转的探索正在为行业发展带来一线希望。


数藏平台“千团大战”


“流转”是数藏行业火爆的关键,然而,由于缺乏明确的监管政策,流转也成为行业争论的焦点。

数字藏品缘起于国外的NFT(非同质化通证),天生带着金融属性,而改名“数字藏品”本身就包含规避监管的痕迹。是否可流转、如何流转,成为上千家数藏平台必须要面临的抉择,甚至决定平台发展的路径和成败。

2022年春节是数字藏品火爆的起点,央视网、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央媒,腾讯音乐、天猫、支付宝等大厂平台推出春节、元宵主题数字藏品,推动处于萌芽期的数字藏品开始出圈。

春节后,数字藏品平台大量涌现。2月初国内数藏平台不到100家,而7月初则增长至超过1000家,其中,超过20家有上市公司背景,15家具有国资背景,央媒旗下数藏平台达6家。

据《链新》统计,在2022年5月、6月,腾讯、幻核等大厂平台月销售金额最高超过2000万元,而排名前50的平台一级市场月销售总量超过500万份,月销售总额高达2亿元。

随着市场的火爆,炒作和赚钱成为用户大量涌入和购买数藏的主要原因,在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上,用户抢到藏品转手可赚上百倍,炒币、炒鞋的资本和大学生等群体被卷入。

然而,监管就像一把随时可能出鞘的剑悬在各平台头上,平台方要么选择藏品自由流转,同时将面临较大的法律风险,要么选择稳妥的策略,禁止藏品的流转或者只允许有限制的流转。

有平台在上线初期即支持自由流转,开放二级市场,如iBox、幻藏等。由于有赚钱效应,此类平台在短期内获得大量用户和销售流水。据报道,iBox在火爆时日流水超过亿元人民币,按手续费5%计算,其日净利润超过500万元。

大厂旗下的平台往往选择稳妥策略,阿里旗下的鲸探支持有限制的流转功能,持有藏品半年后方可转赠,而腾讯旗下的幻核则完全禁止流转。

在“赚钱效应”的吸引下,用户大量流向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

从2022年5月开始,自带流量的幻核出现滞销,鲸探也不再“秒光”,而在此前的3月、4月,用户定闹钟也难以抢到鲸探和幻核的藏品。

然而,对于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而言,“赚钱效应”也不过是昙花一现,炒作的用户在平台之间快速流动,以寻找挣钱机遇,来得快去得也快。平台方往往在“割一波韭菜”后,随即面临价格暴跌、用户维权等困境。 


9家央媒平台入局


2022年6月成为数藏行业的拐点。

随着数藏平台的增多,市场供需逐渐出现逆转,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而国外NFT市场的下滑引起的悲观情绪也传导至国内。

2022年7月,数藏行业的火爆退去。开放二级市场的平台藏品价格出现大跌,不少平台在短期内价格暴跌80%以上,部分平台曝出跑路传言,而大厂平台滞销成为常态。

2022年8月16日,幻核发布公告进行清退,也意味着数藏行业正式迈入寒冬期。

事实上,上半年的数字藏品几乎都处于“纯图片模式”,并没有实际应用场景,大厂平台靠自带流量支撑,中小平台则靠“赚钱效应”吸引用户,这注定是不可持续的,而数藏行业的无序炒作也被认为不会被监管部门容许。

2022年4月13日,中国证券业协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的倡议,提出坚决遏制NFT金融化证券化倾向,不在NFT底层商品中变相发行交易金融产品等。

行业进入低谷时,数字藏品的价值却逐渐得到认可。

三协会在上述倡议中指出,NFT作为一项区块链技术创新应用,在丰富数字经济模式、促进文创产业发展等方面显现出一定的潜在价值。

2022年7月12日,上海发布《上海市数字经济发展“十四五”规划》,支持探索NFT交易平台建设,研究推动NFT等资产数字化、数字IP全球化流通、数字确权保护等相关业态在上海先行先试。

数字藏品在赋能传统文化,发扬和传承非遗精神等方面的价值也开始凸显。

一方面,各地文博单位与数藏平台合作发行数字藏品,另一方面,文博单位和央媒等则建设自有的数藏平台。

2022年7月18日,工信部工业文化发展中心上线数藏平台天工数藏。2022年8月5日,上海博物馆自建的数藏平台“海上博物”正式上线。截至目前,央媒旗下的数藏平台已达9家。

同时,数藏行业的融资异常活跃,据《链新》统计,2022年数藏平台完成了超过30起融资,融资金额超过2亿元,而6月至10月,数藏行业完成融资25起,融资总金额达1.7亿元。


清退潮中寻找出路


2022年10月以来,主动清退成为数藏行业的常态。

2022年10月25日,河南商丘市公安局公布了国内第一起数藏平台涉刑案,推动数藏平台清退达到高潮。

据《链新》统计,2022年10月和11月,主动发布清退公告的数藏平台超过60家,约80%按首发价的5%-30%进行退款,其中,11月上半月主动清退的平台超过25家。

在数藏寒冬期,平台亏本经营已成为常态,在清退之前,平台几乎都存在用户维权和被大量投诉的情况。

大量平台清退的同时,数藏行业正在进行大洗牌,行业共识的发展方向是数字版权、赋能实体经济和元宇宙等。

灵境藏品从元宇宙和大品牌营销合作方向突围,光笺收藏家提出了产业化数藏和元宇宙的发展方向,而数藏中国则看好元宇宙、版权品、实体赋能三大方向。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数藏行业已逐步走向成熟,趋于合规化、标准化。

虽仍未有明确的监管政策和全国统一的行业标准,但行业已发布多个行业自律倡议和供参考的应用规范。

2022年4月,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元宇宙产业委员会、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联合发布《关于规范数字藏品产业健康发展的自律要求》;6月,百度、腾讯、蚂蚁、京东等近30家机构联合发起《数字藏品行业自律发展倡议》。

2022年7月,国家新闻出版署科技与标准综合重点实验室区块链版权应用中心、《链新》等联合发布《数字藏品应用参考》。

数藏行业的产业链也逐步完善,底层区块链平台、底层技术提供方、数藏发行平台、数藏流转平台、数藏运营方等均已形成一定的积累。

在底层区块链平台方面,形成了星火·链网、BSN链等官方机构背书的联盟链,至信链、蚂蚁链、百度超级链等互联网大厂旗下联盟链和趣链、光笺链、树图链等数藏平台底层区块链矩阵。

在数藏平台方面,除了央媒、大厂旗下平台外,数藏中国、灵境藏品、光笺收藏家、嗨艺购等平台也通过长期运营、聚焦垂直领域等方式在行业获得了一定的市场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