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女儿国”:三千佳丽撑起虚拟世界的门面

来源:“雪豹财经社”(ID:xuebaocaijingshe),作者:丰雯

Fast Reading
1、出圈的虚拟人角色中,90%以上是女性。艾媒金榜发布的2022年中国超写实虚拟人榜单中,只有一位男性虚拟人跻身十强。
2、男性虚拟人的缺席,与市场偏好、制造者的习惯息息相关。更重要的是,女性虚拟人在商业化方面比男性更具优势。
3、一些制作公司开始打造以男性角色为主的虚拟人矩阵,凭借独特的切入口找准细分赛道,走差异化路线。它们能否打破僵局?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年末岁尾,各大地方卫视与网络平台的跨年晚会扎堆冒泡,使出浑身解数吸引观众,虚拟人也加入了这场狂欢。

初代虚拟人洛天依在出道十周年之际,登上B站的跨年舞台;东方卫视推出了虚拟人东方媛;浙江卫视的谷小雨是一位宋韵文化推广数字人;湖南卫视同台的虚拟主持人可能最多:小漾、康康和果果。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跨年晚会上出现的虚拟人几乎都是女性角色。不仅如此,在各大赛事和企业中也都闪动着大量女性虚拟人的身影。

从抖音的世界杯智能手语主播弋瑭,到中国移动的动感地带首席数智代言人橙络络,再到冬奥会冠军徐梦桃的数字分身“桃小桃”,女性虚拟人,正在征服元宇宙世界。

12月12日,腾讯音乐的虚拟音乐人鹿晓希出道,登上当日的微博热搜。同一天,蒙牛3D写实虚拟人奶思在快手进行直播首秀,吸引了近300万人观看。

据雪豹财经社不完全统计,出圈的虚拟人中,90%以上是女性形象。

虚拟人的圈子为何如此重女轻男?

鹿晓希图源:微博


01 女性撑起元宇宙门面


无论是备受年轻人喜爱的二次元偶像,还是越来越像人类的拟真虚拟人,女性角色毫无疑问地撑起了元宇宙世界的门面。

2007年,日本诞生了全世界第一位虚拟歌手初音未来,形象是可爱的双马尾女孩,凭借“神曲”《甩葱歌》迅速出圈。2012年,国内初代虚拟偶像洛天依出道,这位身穿蓝白色旗袍、腰系中国结的15岁少女不仅与多位明星合唱,还曾登上春晚舞台。2020年,乐华娱乐打造虚拟偶像女团A-SOUl,5名团员虽然风格和性格设定不同,但无一例外都是不到20岁的美少女。

近年来,随着元宇宙概念爆火,虚拟人开始从二次元向更拟真的人类形象转变,但仍然以女性形象为主。

2018年,亚洲第一位拟真虚拟人imma在东京诞生,她是一位以日语单词“现在”发音命名的女孩。当代言人、拍大片、上杂志封面,和窦靖童、绫濑遥拍广告,imma标志着虚拟人开始走向一个更广阔、更有想象力的市场。

18岁的人工少女小冰,是微软推出的虚拟人产品。从微软独立后,小冰公司开发了首个“考入”清华大学的虚拟学生华智冰,以及获得万科最佳新人奖的虚拟员工崔筱盼,二者都是女性形象。百度推出的AI数字人希加加,则是挑染了一缕银发的年轻女性,她也是集度首款汽车机器人概念车ROBO-01的000号车主。

此外,还有戴着蒂芙尼珠宝出镜的时尚博主AYAYI、虚拟乐队RiCH BOOM的主唱K-ONE、漫游在太空的数字记者小诤、芒果超媒的虚拟主持人小漾,以及可以现场试妆的快手虚拟主播关小芳。这些以各种职业身份出现在人们面前的虚拟人,无一例外都是女性形象。

但最受大众欢迎的虚拟人,仍然是影视公司、娱乐公司孵化的虚拟人偶像。

虚拟人美妆博主柳夜熙在抖音一条视频获赞360万,3天涨粉数百万,被称为“2021年现象级虚拟数字人”。以敦煌飞天为蓝本的虚拟人天妤在抖音收获356万粉丝,以她为主角的虚拟人短剧《千壁寻踪》目前更新至第8集,平均每集视频获点赞数超50万。国风虚拟KOL翎_Ling不仅拍广告大片,还参加过综艺《上线吧!华彩少年》。

天妤和AYAYI图源:微博

艾媒金榜最新发布的“2022年中国超写实虚拟人10强榜单”上,只有排在第九位的Eassy是男性角色。他是网易传媒推出的国内首个超写实数字人科技博主,担任新闻首席创造官。

在市场上具备一定知名度的虚拟人中,绝大多数都是女性形象,男性形象很容易被淹没在数量庞大的虚拟人市场中,能持续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并有一定粉丝数量的更是少之又少。

复星影视文化集团开发的国风虚拟男艺人秦佑之在抖音拥有近112万粉丝,每条视频点赞数不过万,已经算是头部的男性虚拟人角色。


02 美貌如花,也能赚钱养家


“无暇精致的五官,让人羡慕的身材,懂穿搭,能歌善舞。”元梦聚力虚拟人制作服务公司创始人李小天对雪豹财经社如此总结虚拟人偶像的共同特点。这些词没有一个是专门用来形容女性的,但听到这些词,很多人的脑海中会浮现出女性的形象。

创新数字营销公司R/GA中国策略总监Jessie Wu 认为,虚拟人形象脱胎于ACG(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在动漫与游戏的发展过程中,对于人物形象尤其是女性形象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审美,品牌或企业在打造虚拟形象时,为了确保更高的接受度与好感度,延续大家已经习惯并认可的二次元审美看起来更像一条不会出错的路径。

“虚拟形象的设计本身仍然是大众主流审美的一种投射,不免会带上一些我们在看真人明星时会习惯的角度或滤镜。而这些虚拟女性形象的共同特点,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了一定的男性凝视。”Jessie Wu告诉雪豹财经社。

被称为“宅男女神”的初音未来、洛天依等二次元形象,是大多数用户对虚拟偶像的第一次认知。一旦“初印象”形成,先入为主的观念便就此扎根。用户从内心更能接受女性角色,就连制作者也不例外。

此外,女性虚拟人更容易通过发型、妆容、服装等,针对不同的人物设定设计与之匹配的造型。

燃麦科技公司的数字潮流品牌主理人AYAYI,用银白色的短发和清冷的妆容来凸显前沿感和科技感。蒙牛第一位虚拟员工、3D写实虚拟人奶思,是身穿大红色民族服装的蒙古族少女。新华社的3D AI合成主播新小微,是着装正式、仪态端庄的女主持人形象。以翎为代表的国风虚拟人,则多用高发髻和古装头饰、服装来营造氛围。

从左至右分别为AYAYI、奶思、新小微、翎,图源:微博

相比之下,男性虚拟人的形象相对单一,发型、妆容的变化空间也相对较小。

在制作流程上,男性角色也更为复杂繁琐。复星影视文化集团总裁程笳淇告诉雪豹财经社,在制作秦佑之这一角色之前,没想到制作男性角色“会这么复杂”。大量前期调研和制作模型的时间,几乎是女性角色的2倍。

更重要的是,从目前来看,女性虚拟人在商业化方面比男性更具优势。

李小天告诉雪豹财经社,虚拟人制作价格高昂,制作公司以最大限度吸引品牌方为目的,而女性在品牌种类上适配度更广,商业化的可能性更大、价值更高。

Jessie Wu也向雪豹财经社表示,“女性形象相对更具亲和力和萌感,更容易被接受。其次,从设计角度而言,女性虚拟形象富有更多的可变性与造型上的空间,也让品牌在打造虚拟代言形象时具有更多可能。”以美妆、卫生、母婴品牌为例,它们会天然地偏向于启用女性代言人。

到目前为止,热门虚拟偶像已解锁诸多品牌的代言。柳夜熙代言了护肤品牌娇韵诗,天妤代言了集度汽车Keep邀请A-Soul入驻成为会员活力星推官,翎_Ling代言了统一的青梅绿茶,希加加代言了麦当劳,鲜花B2C网络零售商“花点时间”则签约虚拟偶像阿喜。

女性虚拟人走通了商业化的道路,也被后来人亦步亦趋地模仿和复刻。男性虚拟人还有机会“翻身”吗?


03 男性能否打破僵局?


在开发秦佑之以前,程笳淇其实已经注意到虚拟人市场女性角色“泛滥”。在她看来,女性固然有形象温柔可亲的天然优势,但市场也忽视了女性用户对男性虚拟数字人的需求。

过去,虚拟人大多面向18岁及以下的年轻群体,但现在,接受虚拟数字人的用户年龄层在拓宽,很多20多岁的年轻女性对新事物的包容度和接受度都很高。因此,复星影视文化集团决定反其道而行,为女生粉丝群体打造一个男性虚拟偶像。

虚拟人赛道竞争激烈,要想脱颖而出,首先得形象有吸引力、特点鲜明,还得具备一定的性格特色和个人魅力。

在设计秦佑之的形象时,程笳淇的团队为他打造了一个东方美学传递者的人设、细长的眼睛、留狼尾发型等差异化特点,让受众更有记忆点。男性虚拟人川CHUAN则以东亚混血的特色长相、双色异瞳,吸引了粉丝关注。

川CHUAN和秦佑之,图源:微博

此外,制作公司还会为虚拟人设计一些性格上的“小缺陷”,比如没活儿时会偷偷懒。

“这些小缺陷会带给观众更多真实感,会比单纯好看的形象多了一份灵魂,也让他和用户的链接更加紧密。”R/GA中国创意总监LokFu告诉雪豹财经社,相对于只是用单纯的文字交代背景性格,制作方还会花更多时间和精力,用一些独特的场景和小故事来交代虚拟人的背景和个性,让角色形象更加丰富、立体。

既要设计好看的外形和丰富角色内涵,还要持续创作内容,让虚拟人在观众视野中曝光,意味着背后的制作公司要付出更多成本。

在视效创作行业工作近10年的李小天,至今仍未让自己的虚拟人制作公司实现盈利。程笳淇则表示,当下的情况不能用所谓商业的投资回报率来衡量,“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分别人的蛋糕,而是要把蛋糕做大。”

据东兴证券测算,当前中国虚拟人市场已达到百亿元级别,预计2025年达到2000亿元规模。在当下缺席的男性虚拟人,或将成为下一阶段的发力点。

在维持秦佑之的内容更新、观众互动的同时,复星影视文化集团计划在此基础上打造以男性角色为主的虚拟人IP矩阵。百度推出的情感陪伴型虚拟博主林开开、阿里妈妈制作的数字偶像锘亚Noah,也都是男性角色。

未来,谁会成为打破虚拟人性别刻板印象的“关键先生”?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交易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