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 Web3,现在最需要 Web2 的移民?

撰文:黎诗韵、赵维鹏

编辑:卫诗婕

图片来源:由 无界版图AI 工具生成

从国际局势,到新冠疫情,过去三年「新常态」的冲击,让外部环境充斥着不确定性,也令这个时代的人们处于前所未有的迷茫。

然而,技术的萌芽和发展总能带来恒久的信心,指引人们穿越周期。

在 2022 年的尾声,为了给每一位愿意保持成长和在局的从业者以信心,极客公园结合一整年的深度产业追踪与观察,以及两个月的专项走访,调研了超过 130 位专家、投资人、创业者和资深从业者,推出了特刊《涌现——2023 中国科技创业趋势》。

这份特刊锁定了七条曾在 2022 年涌现出积极变量的科技赛道,它们分别是:直播短视频、企业服务、机器人、元宇宙、Web3、全球化 和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通过找寻到行业中最关键的参与者、并萃取他们的认知——由此梳理、沉淀下来,我们希望为中国的科技行业留下一些公共资产。

目前,《涌现》推出了实体书和电子版,已经在极客公园 IF 2023 大会上正式曝光。接下来的 7 天内,极客公园公众号将每天以精华版的形式,推送其中的一个篇章。

从某种意义上看,人们在期待一场「熊市」。

在经历过 3 年的狂暴牛市之后,2022 年,加密货币行业逐渐进入熊市——比特币单价从最高的 6 万 9 千美元跌落到现在的 1 万 7 千美元,遭遇脚踝斩。第二大币种以太坊同此凉热,单价从最高 4700 美元降到现在的 1200 美元。

一方面币价下跌,但在另一方面,和区块链密切相关的概念 Web3 却成功出圈。从竞拍美国宪法草稿的 ConstitutionDAO、到最高售价数百万美元的「无聊猿」(BAYC),再到「跑步即赚钱」的 STEPN。这些热门项目分别将「DAO」(Decentralized Autonomous Organization,去中心化自治组织)、NFT(Non-Fungible Token,非同质化通证)和 GameFi(Game Finance,游戏化金融)这些听起来拗口的英文缩写,变成了普通人都耳熟能详的词汇——虽然知道它们真正意义的还不多,但确实让成千上万人体会到了 Web3 的趣味。

和上半年的火上烹油相比,下半年三箭资本、FTX 等加密货币投资方和交易所相继暴雷,让 Web3 的发展进入了「寒冬」。

在冰与火之中,出圈的 Web3 到底要去哪儿?

极客公园向数十位 Web3 创业者、投资人、行业人士发起探讨和交流,试图厘清当下 Web3 创业所面临的机遇与挑战。目前,Web3 正处于从「创新者」到「早期采用者」的跨越时期,而这个跨越时期的关键在于,「划时代」级别单个重量级应用的出现。

创业者相信,下一轮周期一定会出现千万级日活的真正的 Web3 产品——它会像苹果手机、Facebook 这样的产品一样,把新一代互联网的概念普及到全球每个角落。

但不可回避的是,当下的基础设施尚未足够成熟,远未达到足以支撑千万级日活产品的技术条件。Web3 的「破圈」还未真正到来。

相对于 Web2,Web3 大概率不会是颠覆式而可能是渐进式的。如何将更多 Web2 的用户引入 Web3,将是下一阶段创业者们面临最迫切的挑战。在此过程中,来自 Web2 世界、曾沉淀下丰富产品经验的建设者们,将被寄予厚望。


「跑」出个未来


很多人认为,STEPN 是 Web3 世界「第一个真正成功的应用」。

2022 年初,主打「run to earn(边跑边赚钱)」的跑步应用 STEPN 喊出口号:要做一款 Web3「大规模应用」,并取得了一定成绩——据 STEPN 官方推特,2022 年 5 月 6 日,STEPN 日活高达 53.3 万、月活超过 230 万。而同期 NFT 的最大交易平台 OpenSea 的月活不过 40 万。

回顾 STEPN 创立的初衷,联合创始人 Jerry 告诉极客公园,创始团队希望借由这款产品,在两、三年内吸引千万级日活的用户,让 Web3 实现「真正破圈」。

实际上,自 2020 年起爆发的 Web3 应用潮,尽管将 Web3 从金融,扩散到科技、文化艺术、社会组织等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普通人参与其中的门槛依然很高——绝大部分 DeFi 的应用中,用户创建钱包的过程非常复杂;而大部分 NFT 相关的热门应用中,发行、接收 NFT 都有门槛。

而 STEPN 做出的产品创新在于:极大地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用户注册 App 后,能在不知不觉中创建钱包,购买 token(代币),进入 Web3 世界。这有点像移动互联网来临时,周鸿祎曾主张的「一分钟变小白」产品观。

实际上,STEPN 还借鉴并改进了此前 GameFi 应用 Axie Infinity 的「play to earn(边玩边赚)」模式。即用户购买或租借 NFT(STEPN 的 NFT 是跑鞋)后,可以通过相应玩法(STEPN 是跑步)赚取 token——这个具体的、有用户牵引力的应用场景,是对人性的微妙洞察和调动,移动互联网的成功产品也曾这样做过。

有人联想到让微信支付一炮而红的微信红包玩法,也有人将它比作拼多多的「砍一刀」,而投资人则倾向于将其比作滴滴打车大战时发的用户补贴。只不过,STEPN 对用户实现的「分利」并非依靠单纯补贴,而是运用代币经济学(token economy)。比起 Axie Infinity 的游戏场景,STEPN 主打的运动场景也让用户获得了更多的价值。

STEPN 的跑步赚钱模式。|图片来源:STEPN 官网

「大部分普通人看到无聊猿(的交易价格)上百万美金的时候,都崩溃了,就是说,why?但是看到 STEPN 的时候,(大家的反应是)那就去玩。这是两者的区别。」MKTV 创始人 FuFu 评价。

据多名投资人观察,2022 年以来,大量人才正在加速涌入 Web3,这无疑是 Web3 应用层的最大向好变量。

BAI 资本合伙人汪天凡表示,区块链的发展几乎和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平行,因此 Web3 历史上的几次人才涌入都与 Web2 紧密相关:

  • 2009 年比特币诞生以及 2012 年价格波动时,大量程序员开始进入 Web3;
  • 2017 年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首次代币发行)火热时,少量移动互联网人才加入了;
  • 2020 年 DeFi、NFT 火热时,金融、艺术人才开始涌入。

而 2022 年随着传统互联网增长见顶、大厂的裁员潮,大量 Web2 人才开始涌入 Web3。

「这是一个万亿美金的机会。」如今离开互联网转型 Web3 创业、Read2N 的创始人 Chari 说。目前,他的项目已经拿到融资,产品也已成型,正在进行公测。与他一样的乐观者们认为,借由 STEPN 的「成功」,Web3 应用创业的 timing(时机)已经到来。

时机源自两方面。

一方面,STEPN 所创造的惊人的财富效应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资本关注 Web3。伴随全球宏观环境的波动、股市震荡,资本以传统股权方式退出越来越难。且随着移动互联网进入瓶颈期,资本也迫切需要寻找新方向。而以 token 方式参与 Web3 投资,不仅意味着创新机会,还退出机制快、回报倍数高,这吸引了大量资本涌入 Web3。

各大基金在 Web3 的布局。|图片来源:可信区块链

另一方面,自 2017 年以太坊生态爆发以来,Web3 的基础设施已有一定支撑。无论是公链本身的性能、还是开发者生态的工具、节点服务等,都在开源共建之中迅猛发展。这支撑了上层应用的爆发。

且相比基础设施,Web3 应用层的进入门槛更低。这也造成了应用层创业的热门。据投资人观察,目前,Web3 应用层的创业项目数量要远远大过基础设施。

云九资本合伙人牛凤轩表示,从今年看项目的整体情况来讲,基础设施类的项目看了几十个,但应用层仅 GameFi 赛道就看了几百个,没看到的还有更多。

DappRadar 数据显示,2021 年 GameFi 领域的全年投资金额为 40 亿美元,而在 2022 年,前两个季度就已达到 50 亿美元。

不过,尽管 2022 上半年,Web3 涌现出一波应用创业潮。但值得注意的是,当前 Web3 仍处于早期阶段,还未到「大规模应用」的阶段。

根据 a16z 数据,当前 Web3 用户规模(以太坊地址)与 1995 年互联网用户规模差异不大。目前 Web3 最多的用户是数字货币使用者,约 3 亿人,距离 Facebook 的月活跃用户(29 亿)仍有较大差距。

中金公司(CICC)基于「跨越鸿沟」理论提出,目前 Web3 正处于从「创新者」到「早期采用者」的跨越时期。前者是 Web3 的原始圈层,后者是第一批真正的 Web3 圈外用户。而这个跨越时期的关键在于,「划时代」级别单个重量级应用的出现。

Web3 目前正从「创新者」往「早期采用者」跨越的区间。|图片来源:中金公司研究部

与极客公园交流的所有业内人士都认为,两年之后,随着包括以太坊在内的 Web3 基础设施进一步提升性能,这会驱使着 Web3 应用层迎来真正的爆发——届时,千万级日活的现象级应用将会诞生,Web3 将实现真正的「破圈」。

而 2022 年,以 STEPN 为代表的应用潮探索,让行业提前处在了「大规模应用」爆发的前夜。


真假 Web3


尽管 2022 上半年,Web3 出现了「大规模应用」的创业热潮,但它却不是想象中一条持续向上的曲线——2022 下半年,币圈从牛市转入熊市,应用潮创业应声冷却——而这背后,也暴露出 Web3 距离真正实现「大规模应用」所欠缺的要素。

区块链行业早期建设者,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负责人杜宇说,尽管 2022 上半年 Web3 应用层迎来了「小爆发」,但在下半年行业却更加聚焦基础设施。在他刚参与的以太坊开发者大会(注:于 2022 年 10 月 11 日至 14 日举行)上,他没有看到什么新的应用层项目,主要是基础设施的创业项目。

以 NFT 为例,熊市过后,其月度交易额跌去了 95%。根据 Dune Analytics 数据,全网 NFT 月度交易额已从 2022 年 1 月份的高点 172 亿美元,跌至 7 月份的 8 亿美元。

2022 年 2 月到 8 月的 NFT 每日交易额,单位为美元。|图片来源:Dune Analytics

GameFi 也跌去了大头。据 Footprint Analytics 的数据,2021 年 4 月至 8 月期间,GameFi 领域的新用户指数下降了 57%。而这轮应用潮的开启者 STEPN——据 Dune Analytics 数据,其月活跃用户已跌去近 93%,从 5 月的 70 万用户,跌至 10 月的 5.2 万用户。

左图为 GameFi 融资金额和融资数量,右图为 GameFi 用户数量。|图片来源:华泰研究

大盘稍稳的是 DeFi 应用。据 DeFi Pulse 数据,截至 7 月,锁在 DeFi 服务上的数字资产价值(即 TVL,Total Value Locked)虽较峰值有所回落,但仍保持在 580 亿美元的水平。

「很多产品在牛市有很多人讨论、炒作,但到熊市却没有人用。」在云九资本合伙人牛凤轩看来,用户留存是衡量一个产品是否有真正价值的核心指标,「如果用户全跑了,说明他们不是为了产品而来,而是为了套利赚钱。」

的确,Web3 应用可以通过接近 Web2 的用户体验,如降低用户使用门槛、牵引人性的金钱激励,来吸引 Web2 用户加入 Web3——但更根本的问题在于,他们为什么要留在 Web3?Web3 应用到底提供了哪些 Web2 无法提供的价值?目前,绝大多数 Web3 应用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杜宇认为,目前已有的很多 Web3 项目是「Web2 项目加了个区块链的壳子」,实际上它们的用户需求完全可以用 Web2 解决。

他记得 2016 年,某国外高校做了一个 Web3 项目,即用区块链技术验证毕业生学历的真假,最终项目无疾而终。根本原因在于,这个需求完全可以通过 Web2 的中心化教育机构完成验证。

BAI 资本合伙人汪天凡正是因此不看好目前的 GameFi 逻辑。绝大多数 GameFi 创业者都对投资人说,要如何把 GameFi 的 game(游戏)做得更好,「但这个世界上(Web2)有十几万款游戏,那么多的 3A 大作,用户为什么要玩你的(Web3)游戏?没有人能回答。」他说。这也是为什么他认为,目前 GameFi 领域虽然拿了近 100 亿美元的融资,但几乎「什么东西都没做出来」。因为它们在跟 Web2 游戏进行无差异竞争。

目前,Web3 应用层项目的短暂生命力也与产品价值息息相关。几乎所有应用层项目都会发 token,但几乎没有项目能稳住代币经济模型。许多项目都因无人接盘、币价大跌,导致项目生命力短暂(即崩盘)。

而究其根本,也与产品价值有关——因为只有项目方提供了根本的产品价值,用户才会对 token 有认可和使用的需求,愿意在项目内消费、达成内循环。而不是只有投机的需求,去市场上卖盘。通过前者,项目方才能真正稳住代币的经济模型,使其可持续。

与产品价值同样重要的,还有 Web3 的基础设施建设。当前 Web3 基础设施最大的问题在于,其承载能力(即每秒交易量,TPS)有限。

截至 2022 年 12 月,以太坊的每秒交易量只有约 15 笔,即每小时 5 万笔、每天近一百万笔。假设每天有 10% 的用户交易,以太坊也只能支持大几百万的日活。尽管以太坊 2.0 扩容后,交易效率能够有百倍提升,但这或许要等到 2024 年才能实现。这也是为什么汪天凡坚持认为,Web3「大规模应用」爆发的时机未到。

「现在大家相当于还在 Nokia(诺基亚)塞班系统上开发游戏,尽管贪吃蛇成功了,但没有其他产品的持续机会。」他说。

Web3 技术堆栈:Layer 0 为基础设施与网络层、Layer 1 为协议层、Layer 2 & 3 为中间件层、Layer 4 为应用层。|图片来源:中信证券研究部

尽管应用层创业热门,但出于以上掣肘因素,资本更偏向基础设施。这构成了应用层创业的另一个难关。「大量资本扎堆涌入了基础设施和协议,反而不愿意冒险做应用,这是个可以指出的事实。」树图公链联合创始人 & COO 张元杰说。

而随着目前全球政府对 Web3 监管力度的加强,尤其针对中心化交易所、去中心化 DeFi 等金融项目,利用监管空白投机套利的机会将大大减少。且随着全球金融环境进入到通胀周期,区块链用户对加密货币的看法也将发生变化,投机热度将会大大降低——从短期看,这些无疑会让应用层进一步降温。

不过从长期来看,降温也有利于让行业沉淀出更多真实的价值。《Web3.0:赋能数字经济新时代》一书作者、科技加速器 QAQ(Quadratic Acceleration Quantum)创始人杜雨认为,一切只是时间问题,「假以时日,我们一定会看到有一些场景,在 Web3 的环境下比在传统 Web2 环境下做得更好。」

下面是我们认为可能有机会诞生「大规模应用」的方向。


Web3 的下一个「热点」


如果「大规模应用」是 Web3 接下来会发生,那么它的机会点在哪里?会在 GameFi、NFT、DeFi、SocialFi(社交化金融)等哪个领域爆发?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Web3 有太强的不可预测性。「即使是 V 神(Vitalik Butrin 以太坊创始人),他的以太坊白皮书预测了 ERC 20 标准代币(可交易的 token)的大行其道,却完全忽略了 NFT——他完全没想到 NFT 会是以太坊目前最重要的支柱之一。」树图公链联合创始人 & COO 张元杰说。有人甚至开玩笑建议他,应该像上一届 Devcon(以太坊开发者大会)一样,去关注一些在分会场无人问津的应用,也许那就是下一个爆款产生的地方。

虽然不知道谜底,但谜面或许是已知的。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负责人杜宇说,其实在每一轮周期引领热潮的概念,上一个周期就已经出现了。比如 NFT,早在 2017 年 Crypto Kitty(加密猫,一款虚拟养猫应用)火热的时候就兴起过,但直到 2021 年才真正出圈。所以引领下一个周期的概念,也许现在就已经出现了。

基于现有的每个赛道,GameFi、NFT、SocialFi、DeFi 等,创业者可以结合 Web3 真正的价值——正如前文谈到的,Web3 的本质是利用「无需信任」的代码即法律(Code is Law),把内容、数据、资产的所有权还给用户——去创造 Web2 产品所不具备的产品价值。

Web 发展历程及数据对比。|图片来源:中信证券研究部

GameFi 领域:进化方向不是 game(游戏)、而是 fi(金融)?

在 GameFi 领域,一位顶尖的游戏公司 CEO 对极客公园表示,如果元宇宙是未来,那么这个虚拟世界的游戏内容,不可能全由游戏厂商和平台创造,它应该由更多个体去创造。而 Web3 应该利用一个公平的、有效率的经济体系,让创作者获得匹配的回报,从而激发他们的创造力。

「这不只是个技术问题,也是一种商业思想的变化。」这位 CEO 说。

在他看来,下一个时代有巨大张力的 Web3 游戏,应该像 Roblox(成立于 2004 年,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多人在线创作游戏平台,被称为「元宇宙第一股」)一样,从底层机制上重构了生产关系,将收益分享给用户、创作者,从而激发平台所有参与者的生产力、创造力。

相比于 Web2 的游戏公司,Roblox 打造了基于自身虚拟货币 Robux 的一套经济系统——玩家需用真实货币购买 Robux,用于游戏中消费,而平台收到 Robux 后会按一定比例分成给开发者,以此激励内容生态——截至 2020 年底,Roblox 已拥有来自全球 170 个国家地区的、超过 800 万的开发者与内容创作者,全平台用户使用时长超 300 亿小时,开发者社区累计收入多达 3.29 亿美元。

Roblox 商业模式。|图片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

而对于 GameFi,正如前文所述,汪天凡认为 Web3 游戏很难超越 Web2,因此他认为 GameFi 的本质不是 game、而是 fi(finance,金融)。而 GameFi 进化的本质是,提供「better fi」(更好的金融)。如果说目前 GameFi 的金融模式是「庞氏」,也就是没有具体的收入来源,只能靠新用户的投入——那么他认为更好的金融模式应该是常见的「彩票抽奖」(Lottery),这背后是一种「随机性成瘾」,对应到游戏里就是「随机性的抽奖、抽卡、抽装备」,这是一个全球 3000 亿美金的合法市场。

NFT 领域:数字藏品的泡沫褪去,接下来是帮消费品公司改善用户忠诚度

在 NFT 领域,多位行业人士认为,未来 NFT 基于数字藏品的炒作泡沫将会逐渐褪去,NFT 的真正价值将在于打造消费品公司的品牌文化,如重塑客户关系、提升客户忠诚度等。

「数字藏品市场完全是非理性的。当大家发现它没有实际的用途、不能带来社交上虚荣的炫耀价值、本身又没有可持续的品牌外延的时候,藏品的内核就倒塌了。」树图公链联合创始人 & COO 张元杰说。2022 年 10 月,贝恩咨询发文指出,相比于数字藏品,未来 NFT 与消费品业务的关联性更强,应用前景也更广阔。NFT 不仅有助于优化客户奖励和忠诚度计划,还能重塑与客户的互动方式。

最重要的例子莫过于星巴克于 2022 年 9 月推出的「奥德赛(ODYSSEY)」计划。它是用 NFT 重塑星巴克的会员体系,提升用户的忠诚度。

当普通星巴克会员登录「奥德赛」计划后,可以玩互动游戏、接受挑战,从而获得星巴克 NFT(星巴克称其为「数字邮票」)作为奖励。当然,会员也可以直接购买 NFT。这些 NFT 将能自由流通、交易。而集齐一定 NFT 后,会员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权益:包括参与线上的浓缩咖啡马提尼制作课程、获得艺术家联名商品、甚至前往哥斯达黎加的星巴克「Hacienda Alsacia」咖啡农场等。

那么,这个过程是如何提升用户忠诚度的?

首先,由于星巴克最大的用户群是 10 岁至 40 岁(1981-2012 年出生)的「千禧一代」和「Z 世代」,而他们也是对 Web3 最感兴趣的群体。因此,进军 NFT,是亲近他们的巧妙方式。

其次,由于 NFT 是「独一无二」的资产,它的稀缺性能让会员产生社交炫耀欲,这是比传统积分更重要的奖励。紧接着,基于 NFT 的资产属性,它既可以作为游戏道具、也可以作为记录体验的载体。并且,基于 NFT 的可交易特性(当然这也可被视作投机属性),它不像传统积分一样价值恒定,这让会员更愿意长期持有、甚至主动推广品牌以提升 NFT 价值。

最后,也最重要的是,这让用户有机会从消费者(consumer)成为品牌的参与者、甚至共建者(holder),不仅从根本上建立了用户的忠诚度,也实现了 Web3 的本质——改变平台和用户之间的生产关系。

设想一下,拥有星巴克 NFT 后,用户可以投票决定咖啡的口味、甚至给咖啡起名字。「利用 Web3 技术将允许我们的会员获得以前无法获得的体验和所有权。」星巴克执行副总裁 & 首席营销官布雷迪·布鲁尔(Brady Brewer)说。

为什么提升会员(核心用户)的忠诚度如此重要?因为这是品牌最核心的资产。以星巴克为例,最近的财报显示,2022 年 Q3,会员为星巴克总收入贡献了一半力量(会员收入占美国公司运营收入之比达到创纪录的 53%)。

这个庞大的用户基数,也是星巴克「奥德赛」计划最让 Web3 行业兴奋的地方:如果星巴克真的能成功地将自己 3000 万会员引入 Web3,这也许是 Web3 诞生「大规模应用」、实现指数级破圈的机会。

事实上,星巴克有这个潜力、也正是这么打算的。介绍「奥德赛」计划时,星巴克着重强调了自己「吸引大规模用户参与前沿新兴技术」的辉煌成绩。其中最典型的是移动支付。据 eMarketer 2021 年的报告,星巴克 App 其实是美国第二大移动支付应用程序(3100 万用户),仅次于 Apple Pay(4300 万)

「奥德赛」计划无需用户注册加密货币钱包,仅使用信用卡就可以购买 NFT。这种零门槛、零感知的产品设计,是星巴克试图将大规模 Web2 用户引入 Web3 这一野心的直接表现。

目前,越来越多品牌正在踏上跟星巴克一样的征程,如阿迪达斯、汉堡王、雅诗兰黛旗下品牌倩碧等。传统消费品牌巨头的这些探索,将构成未来 Web3 最值得关注的变量。

星巴克「奥德赛」计划。|图片来源:星巴克官网

SocialFi 领域:做一个身份更真实的社交产品

目前 SocialFi 领域还处在相当早期阶段,但 Web3 行业的从业者们均对其满怀憧憬。毕竟无论在哪个互联网时期,社交产品都是绝对的流量引擎。

实际上,Web2 时代的社交网络也有值得用 Web3 解决的地方,那就是「信任」问题。一直以来,我们在数字世界呈现的工作成果、口碑、专业水准等信息,是跟现实世界脱离的,不一定完全真实。

一位 Web2 的顶级创业者认为,Web3 的社交进化方向,应该是「将一个人的社会关系,更立体、全面、真实地映射到虚拟世界」。

比如他认为用 Web3 再做一个领英(Linkedin)是有价值的。作为老牌的全球职场社交网络,直到今天,领英上依然存在着大量虚假的个人描述、且个人真实职业生涯纪录必须依靠他人背书才能解决。而 Web3 可以通过将个人信息上链,随时溯源、记录,从而让人的社交身份更真实可信。

更低门槛的钱包

此外,为了支撑大规模应用的到来,Web3 工具也呈现出新的创业趋势,如更低门槛的钱包。

目前,Web3 的钱包使用门槛依然较高,如用户需要记住私钥、且私钥丢失后很难找回账户。有创业者试图革新底层技术和产品设计,真正做一款「所有人都能用」的钱包。比如,某钱包创业项目试图去掉 App,直接通过 H5 页面连到公链,让钱包「无处不在、随时可用」。

基于用户主权、信任的细分场景

除去 GameFi、NFT、SocialFi 、低门槛钱包这些「大规模应用」的机会,基于 Web3 的精神去切入一些细分垂直的应用场景,也是重要的应用层创业机会。

以用户主权为例。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负责人杜宇注意到一个有意思的项目,它用实验证明,目前许多 VR 设备使用的传感器,会导致大量的用户隐私信息被采集、分析,这种信息泄漏甚至比手机更严重。因此这个项目想做一款「数据插件」,保护用户隐私数据。「这就是 Web3 有价值的场景。」杜宇说。

区块链技术为了解决信任问题,牺牲了效率、增加了成本。「所以这是一个很贵的技术,它一定要解决真正重要的社会命题。」BAI 资本合伙人汪天凡说。他认为,真正值得用 Web3 做的场景一定要涉及重要的公共价值。比如,他很看好海外多个国家正在探索的医疗数据上链这个场景。

「区块链不仅是一种技术,更是新的思维方式。我们只有用这种思维方式去改造原有的商业体系、进行商业创新,才可能诞生万亿市值的新商业实体。」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负责人杜宇说。

他认为,这无关行业、无关背景、也无关领域。唯一重要的是——创业者如何保持开放的心态,并真正抓住 Web3 的本质。


Web3 最需要什么?人才!


人才决定了行业的发展,在 Web3 世界里,真正的人才被称为「建设者(builder)」。所有受访者都认为,Web3 的建设者首先要有信仰,即一个好的初心。

这与 Web3 行业的特性密切相关。由于依托区块链技术,Web3 和「币圈」只有一墙之隔(当然仅从区块链角度去解读 Web3 有些狭隘),后者自带「骗子」、「韭菜」、「泡沫」等标签——BAI 资本合伙人汪天凡认为,这也是 Web3 和 Web2 的巨大不同:如果说 Web2 从诞生就很美好,让人联想到开源、平等、自由等理念。那么 Web3 自诞生起就很「坏」,「而且是真的坏,乌烟瘴气,满屏都是坏的。」——正是因此,Web3 创业者的初心变得尤为重要。这不仅决定了他项目的靠谱度,更关系着整个行业的靠谱度。

所谓的初心,不是指创业者讲出一个美好叙事,而是要看他真正想建设的目标是什么,是否真的在用 Web3 的技术和价值观,去解决目前 Web2 未被很好解决的问题。而且他不仅要相信,还要坚定地去建设和实现。而不是发币、融资之后,了无下文。

值得欣慰的是,随着真正想做事的 Web2 人才、年轻人涌入,Web3 有信仰的建设者越来越多。汪天凡形容,Web3 行业在 2014 年比特币周期可能有「99% 的骗子」,2017 年 ICO 时期降到「95% 的骗子」,2020 年 DeFi 时期降到「90% 的骗子」,现在可能降到「80% 的骗子」了。

衡量指标是开发者数量。真正的建设者,就会真正动手去开发。据 Electric Capital 数据,Web3 每年新加入的开发者数量,从 2014 年的 3203 位增至 2021 年的 34391 位,涨了近十倍。尽管中途因监管趋严、币值下跌有两年的倒退,但总体趋势是向上的。「无论周期如何波动,这是 Web3 行业唯一昂扬向上的指标。它不可能倒退。」汪天凡说。

每年加入 Web3 的开发者数量。|图片来源:中信证券研究部

建设者不能只有初心,还需要有基本功。因为不管初心多美好,最终还是要靠技术和产品去实现。这种基本功包含几个维度:

首先是产品力。如果说 Web3 是一次技术革命,那么产品才是最终作用于世界的杠杆。目前,仅在用户体验这一个点上,Web3 的产品与 Web2 的产品都没有任何可比性。因此多位行业人士认为,目前 Web3 稀缺真正的产品经理。

其次是全球的用户运营能力。运营指的是跟用户打交道的能力,Web3 项目几乎一出生就要面对全球用户,因此创始人需要有全球化视野,并努力获得全球用户的认可。

最后,多位行业人士认为,Web3 创业者需要保持高度的敏感性,关注、适应行业变化。由于 Web3 是一套开源的体系,全球开发者一起来共建。因此,一旦有基础设施的迭代,或者应用层玩法的更新,创业者其实都可以快速用到自己的项目中。

在这些应用层的创业条件下,多位行业人士表示,年轻人的潜力更大。一方面,他们更有信仰,正如《WEB3.0:赋能数字经济新时代》一书作者、科技加速器 QAQ(Quadratic Acceleration Quantum)创始人杜雨认为,作为数字原住民的新生代很难仅为了钱而工作,他们有强烈的实现自我价值的愿望,更有在数字世界维护自身数字资产所有权的意识,「Web3 给新一代年轻人提供了舞台,让他们在被大厂压榨和工具化自己之外,多了一个可能把梦想变成现实的选择。」

另一方面,年轻人也更有建设应用层所需的能力。STEPN 联合创始人 Jerry 注意到,很多年轻人梦想就是做一个很酷的产品,他们不仅有极强的产品感知力,还特别聪明,能够快速学习、成长——他接触过一些从 Web2 转过来的互联网人,还保留着一些固化思维,如导流、买量等,但这些可能对做 Web3 产品是包袱。

从根本上来说,Web3 行业还非常早期,它是面向所有人的。哪怕是一无所有的年轻人。

云九资本合伙人牛风轩说,Web3 行业还没有到创业者需要「打硬仗、拼效率、扣细节」的成熟程度,「其实现在任何人都可以在 Web3 创业,只要你花足够多时间,对行业有足够多的认知,有一定的技术、产品能力。」

未来,华人创业者或许也将在 Web3 应用层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这背后的原因是,中国是全球独一无二的大规模用户市场,它包含着更大规模的人性合集,创业者曾见证一系列移动互联网大规模应用的诞生。可以说,对大规模应用的执着几乎镌刻在创业者的基因里。同时中国人特有的勤奋、拼搏,也将成为重要的创业优势。

而谈到华人创业者,这里有必要澄清一个误区:有很多人认为,由于监管原因,Web3 只能在海外发生,中国没有 Web3。但多位行业人士表示,目前国内只禁止了数字货币的发行和炒作,其实基于区块链的技术解决方案和场景应用都是可做的。「监管给 Web3 留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机会,中国的 Web3 市场其实大有可为。」树图公链联合创始人 & COO 张元杰说。

2022 年 11 月,震荡了全行业的 FTX 崩盘事件,更让人们开始重新思考 Web3 去中心化的本质。作为全球最大的中心化交易所之一,FTX 被爆秘密转移了客户 100 亿美元的加密货币资产,并用以投资失败。巨大的资金窟窿下,是投资者的损失惨重和信任的崩盘。FTX 已于 11 月 11 日宣布破产。

「什么才是真正的 Trustless(无需信任的中介)?为什么 Trust(受信任的中间商和中介)都会倒下?怎样才是真正去掉了容易作恶的中间商和中介?」汪天凡说。他认为,受该事件影响,接下来几年创业者都将回归对「无信任」技术和产品的探索,简单来说就是,「In Trustless in Trust(在「无信任」中构建信任)」。

这就是对岸的那片新大陆:它象征着 Web3 大规模应用的指数级机会、代表未来的真正创新、一片大蓝海。而且它向所有人、所有市场敞开。它仍有诸多可以改变的地方。

不过目前,人们虽畅想着对岸的风景,但还身处迷雾之中。熊市、基础设施、资本、监管均有掣肘。在这片混沌下,诸多应用也许都会销声匿迹。这正是创新的残酷本质:99% 都无法活下来。

但有理想的创业者依然会选择出发——他们不是为了风口一拥而上,而是为了解决心中真正的问题。他们拥有决心和恒心,并在逆境中蛰伏,修炼能力——最终,有人会冲出迷雾,到达彼岸。他们会是那成功的 1%。

特别鸣谢:BAI 资本、区块链服务网络、CROSSSPACE、诺富腾、QAQ、Conflux 树图公链、STEPN、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云九资本

OxLeon(CrossSpace 创始人 ) 

Chari(Read2N 创始人 ) 

FuFu(MKTV 创始人 )

Jerry Huang(STEPN 联合创始人 ) 

Silicon(0xCreator Labs 联合创始人 )

Suji Yan(Mask Network 创始人 & CEO)

阿 伟 Awaei(Web3101 主理人 )

杜 宇 ( 万向区块链实验室负责人 )

杜 雨 ( 科技创业加速器 QAQ 创始人 )

付 饶 ( 诺富腾创始人 & CEO)

牛凤轩 ( 云九资本合伙人 )

汪天凡 (BAI 资本合伙人 )

王 航 (BSN 中国区市场负责人 )

吴 江 ( 变量资本管理合伙人 )

易和阳 Niko(AnyWeb 数连创始人 )

张元杰 (Conflux 树图公链联合创始人 & COO)

张孜铭 ( 科技创业加速器 QAQ 联合创始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