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C商业化道路找到了!这个领域应用打头阵

来源:《科创板日报》

记者 黄心怡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12月21日,百度发布了新一代AIGC营销内容生产工具“营销内容AI助理团” ,百度集团资深副总裁、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总经理何俊杰表示,营销行业是AIGC的“先行示范区”,可以让Web3.0时代“人、货、场”的构建效率大幅提升。

《科创板日报》记者注意到,营销行业已成为不少企业探索AIGC的重点领域。蓝色光标也于近日发布了AIGC“创策图文”营销套件,提供从创意、策划、文案、图片等内容一体化智能生成解决方案。

联想创投高级合伙人宋春雨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营销在AIGC方面的商业模式较为明确。

“像此前完成新一轮融资的海外AIGC初创公司Jasper,其主要的业务领域就是营销文本的生成,2021年的收入是4000多万美金,今年预计收入可能达到9000万美金、接近1亿美金。”

何俊杰介绍,AICG在营销领域的应用,可以分为传统营销和数字营销两个方向。

传统营销最简单的价值是提高效率,从创意撰写到广告物料制作变的效率越来越高,比如标题的撰写、文字生成图片配图,以及从文字到图片、视频,整个广告创意整体效率会越来越高。目前,百度有三分之一的广告分发已经用到AICG能力,百度APP很多分发都是AI生产的。”

据了解,海外初创公司Jasper通过生成Instagram标题,编写TikTok视频脚本、广告营销文本等内容,截至2021年,已创造了4000万美元的收入。在最新一轮的融资里,Jasper获得了1.25亿美元资金,目前估值已达15亿美元。

“Jasper在广告营销上的落地性和应用价值,已经比较高了。像Instagram的标题生成,社交媒体的营销稿撰写,甚至重复性的电子邮件,因为海外企业做营销喜欢给用户发邮件,都为其带来了可观的收入。2021年Jasper对外披露的营收是4000多万美金,今年预计收入可能是9000万美金接近1亿美金。从这一角度来看,其估值是合理的。” 宋春雨说。

宋春雨认为,营销是永恒的主题,也是各个公司刚需、也愿意花钱的领域。

“比如,电商场景的快速搭建,除了营销文字外,商家所需要的产品介绍,图片素材都可以通过AIGC自动生成。在广告领域,AIGC也能给内容创作者更多的灵感。至于最终是否采纳,改90%还是改80%,那取决于从业者的眼光。” 宋春雨提到。

记者现场体验AI作画

百度集团副总裁、移动生态商业体系负责人王凤阳同样认为,除了降低素材创作的成本,提交效率外,提供灵感也是AIGC的重要价值所在。

“AIGC能够博采众家资产、集思广益,只需要有一点点输入,就可以给出很多的选择,对于创意人员提供更多灵感启发。”

此外,借助AIGC来快速生产,爆款创意的概率可能会更高。“我们之前通过AIGC生成的视频,点赞播放超过100万。而自己精雕细琢写的文案、做出来的视频,可能就1万多点赞。这个效果是非常明显的。” 百度副总裁璩静在采访中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


▍Web 3.0时代数字人营销升维


王凤阳指出,AIGC是连接Web3.0新场域的重要内容。

“在数字营销场景,AIGC让Web3.0时代人、货、场的构建效率大幅提升,其中,人是AI数字人;货的场景,比如利用超级链的技术,进行数字藏品的发布。场则是以希壤作为一个舞台,让各个广告主在这里发布虚拟发布会、虚拟演唱会。”

何俊杰强调,AIGC可以帮助中小广告主提升效率。“很多广告主就是夫妻店模式,卖核桃、卖油菜籽这种小商品的,自己没有视频剪辑能力,非常需要AI来帮他们把广告物料生产出来。甚至可以让三个人的小企业也能自己生产一个数字人,通过AI配音,AI生成数字人、AI生成视频,为小企业提高广告营销的效率。”

何俊杰介绍,目前百度已经推出了公用数字人,主要覆盖中小广告主。

“我们会有一些公用的数字人形象,是中长尾用户都可以用到的。这些数字人不属于谁,有男生、女生等各种不同形象。”

GustoCollective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Aaron Lau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在与不少品牌客户的沟通中,发现其对于数字人的接受度有所提高。

“过去,客户与KOL的合作过程中遇到了很多不同的问题。一是价格,KOL不会很便宜,其二是风险,如果KOL有什么负面,那么与其紧密合作的品牌,就会有潜在风险,消费者可能因此产生抵触情绪。第三是数据,品牌跟KOL合作的时候,消费者数据是不属于你的,是属于KOL的。所以,客户觉得不如直接做虚拟人,目前这一块的机会很大。”

在 Aaron Lau看来,虚拟人的挑战主要在技术和个性两大方面。而技术层面已开始成熟。

虚拟艺术家MonoC的艺术作品

“怎么让虚拟人长得像我们真人一样,并且让TA活动起来。现在这些技术已经很成熟。不光成本降低了很多,执行的时间也比以前快了。我们第一次做虚拟人是在两年前,当时非常复杂。现在四个月就能够做完。我们希望未来一两个月就可以做一个虚拟人。当然除了技术,虚拟人的个性也是很重要的,如何把握这个虚拟人的特点,吸引大家去看TA所产出的内容 ,将其包装得像一个明星一样。”


▍AIGC仍处于初步探索期


虽然前景可期,但多名业内人士也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AIGC仍在初步的探索阶段。

生成内容不稳定,生成的质量参差不齐,是AIGC当下的主要挑战。当然,这是发展阶段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问题,需要算法的不断迭代。当然我们还是要保持相对乐观。因为算法迭代的速度是非常快。随着用户量越来越大,生成的内容越多,从用户得到更多的反馈来进行纠正。这种反馈循环的过程,其实就是训练模型的过程。”宋春雨说。

而AIGC能否进一步提升,关键在于AI理解能力。“AI的生成能力是没有问题,但还不能充分理解用户输入的真实意思。很多生成的内容,并非人们心里想要的,这是大部分用户遇到的问题。距离精细化控制,我觉得还有很长的距离。”宋春雨指出。

何俊杰指出,短期内AIGC更多的是辅助能力,还无法做到替代能力。

AIGC的能力还不能与头部大咖相提并论,无法替代头部专业机构的生产。因为头部和腰尾部的需求是不一样的。AIGC大方向不是最头部的百分之一,而是99%中长尾腰部。绝大部分广告主没有能力请4A公司、广告代理公司帮它生产,而AI可以帮他们快速生产文字、图片、视频。”

在谈及对web3.0时代的展望时,王凤阳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当下web3.0或者元宇宙,还未能接近终极理想态。

目前的阶段,有点类似于15年前,正好iPhone第一代出来。那时,绝大部分互联网从业人员已经意识到新时代拉开了序幕。当然,以现在时间点,预估未来15年、20年后的发展,的确很困难。但既然改变已经发生,与其去猜测,还不如全力拥抱。”

王凤阳建议,各个企业根据自己的特点、根据营销诉求,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来拥抱新的趋势。

中小企业可以充分利用其在降本增效上的能力。对于已经发展一定规模的企业,看看能否在新场景里玩出爆款。如果有财力、有长期的投入,想在未来占据一席之地,还可在元宇宙空间里推进品牌推广或者各种各样的发布会。”

Aaron Lau同样认为,元宇宙还刚刚起步,而主要挑战在于无法互通,以及内容体验有待提升。

“现在的元宇宙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比方Facebook的元宇宙,跟Sandbox 元宇宙、Decentraland的元宇宙,或者Fornite的元宇宙、Roblox的元宇宙,这些全都不可以互通。其次,元宇宙现在还缺少一些很特别的内容体验,主要还是游戏。” Aaron Lau说。

“当然,已经有很多人开始设计一些新的东西了,比如元宇宙的演唱会。美国、澳洲也做过这种形式的时装秀。现在业界对元宇宙的投资非常巨大,即使才刚刚开始,发展速度会越来越快,也有可能未来三四年就发展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