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房集团上市,秀场直播的尽头是元宇宙?

作者 | 林小白

来源:鞭牛士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12月12日,秀场直播的老选手花房集团正式登陆港交所,在直播行业引起广泛关注。

不可否认,凭借直播打赏秀场直播有着较高的吸金力,但近两年短视频平台崛起以及监管加严下,擦边、涉黄不断的秀场直播一度被外界解读为正在迈入“中年危机”。

此次上市的花房集团似乎找到了化解危机的新出路。

在其上市仪式上,花房集团发布了公司未来的战略方向——娱乐元宇宙,即“FUNVERSE”。

事实上,不止花房集团此前YY直播、映客等秀场直播平台也早已发力元宇宙,这次花房集团带着“元宇宙梦”能走多远?


花房上市


继YY直播、映客直播后,花房集团也终于迎来上市。

12月12日,直播界“元老”花房集团正式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

花房集团发售价为2.8港元,全球发售4600万股,其中香港发售1380万股,国际发售 3220万股,拟募资1.29亿港元。

花房集团表示,本次上市,计划将募集到的资金用于进一步多元化及丰富公司的产品、内容及服务;实施市场推广计划和增强企业的研发及技术能力等。

事实上,这已经是花房集团第三次冲击港股。

此前花房集团于2021年10月25日、2022年4月29日分别冲击IPO,均没有通过上市聆讯。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花房是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为用户提供提供音视频直播娱乐及社交网络服务,运营在线娱乐的直播平台。

截至2022年5月底,花房集团累计注册用户达4.15亿。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按2021年所有渠道的月活跃用户、月付费用户、月使用时间计,花房集团排名前二;按2021年来自所有渠道的收入计,花房集团在中国的所有在线社交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三,市场份额约13.1%。

同时,花房也是继360数科之后,周鸿祎名下的第4家上市公司,持股达38.21%,为第一大股东。

较低的发行价加上“红衣教主”周鸿祎的背书,使得刚上市的花房受到二级市场的追捧。

上市首日,花房集团以3.29港元高开 17.5%,盘中一度涨超30%。截至12日收盘,该公司报收3.15港元/股,涨幅12.5%,总市值32亿港元。

实际上,花房的业绩表现一直不错。

近三年,花房集团营收和利润均稳步增长。根据招股书,2019年-2022年前五个月,花房集团营收分别是28.31亿元、36.83亿元、46亿元、20.87亿元,经调整净利润2.1亿元、-15.06亿元、4.3亿元、1.94亿元。

对于2020年的亏损,花房集团解释称,亏损主要是由于2020年就花椒、六间房合并产生的商誉确认减值亏损人民币17.78亿元的影响。

此外,近三年花房的毛利率也较稳定,维持在24%至28%之间。

在这其中,直播是其主要营收来源。

招股书介绍,花房集团的营收来自于直播、社交网络和其他业务三个板块。从2019年到2021年,外加2022年前5个月,直播一直是花房集团营收主力,营收占比分别是99.6%、99.6%、97.3%、96.8%。

花房解释称,主要通过向用户销售用户代币产生营收,用户使用用户代币购买虚拟物品后将其作为礼物赠送给主播表示支持及赞赏,也就是所谓的打赏。

具体到产品上,花椒(奶糖除外)产生的收益分别为21.66亿元、28.1亿元、32.52亿元、13.79亿元,分别占同期收益总额的76.5%、76.3%、70.7%、66.1%。

值得一提的是,来自一二线城市的Z世代是其用户群的核心,其收入贡献度不断提升。2019年-2021年,Z世代贡献收益百分比分别为24.1%、29.9%和35.1%,不断提升。今年前5月,Z世代用户贡献收益百分比已高达43.8%。


多面承压


然而看似潜力巨大的花房集团依然面临诸多难题。

其中“擦边”问题一直让花房集团置于较大的争议之中。

“花椒直播上真是让人大开眼界,恨不得光着身子。”在第一次接触花椒直播时,朵朵对直播间的大尺度感到不可思议,直呼“刷新三观”。

在社交平台上,也有主播分享经验:“在花椒直播上话题不重要,重要的是画面”。

正如上文提到,由于平台和主播的收入来自于直播打赏,而为了能吸引更多用户,美女主播靠擦边吸引眼球在娱乐直播中早已司空见惯。

近年来,相关部门对直播的监管不断加严。

2022年4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节目平台游戏直播管理的通知》要求直播平台加强对主播的管理,建立防沉迷机制以保护未成年人,并禁止未成年人充值打赏;6月,国家广电总局及文旅部发布《网络主播行为规范》,对直播平台及主播进一步提出严格要求。

而靠擦边取胜的花椒直播也多次因涉黄、擦边问题遭到惩罚。

花房集团在招股书中坦言,“旗下花椒直播和六间房均在报告期内受到过行政处罚”。

在过往记录期间,有33名主播因在平台展示不当内容而被列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的网络主播警示名单,公司涉及9起因在平台展示不当内容而被监管部门处以罚款的事件,总金额约为10万元。

但花椒直播上擦边现象依旧屡禁不止,已成为平台巨大的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花房集团还是此前的映客,在上市之初都面临着变现模式单一的问题,且直播业务营收占比均高达九成。

为了使收入结构更多元,映客目前已形成社交、直播、相亲三大主要版块,且社交业务已成营收支柱。2021年映客全年营收91.76亿元,同比增长85.4%,主要归功于社交产品的增长,为57.44亿元,占总营收62.6%。

同样的,花房集团也在发力社交业务。

2019年5月,花房集团在国内推出了在线音频社交娱乐产品奶糖,目前已初步取得成绩,数据显示2020年、2021年,奶糖产生的收入分别为1640万元、2.17亿元。2022年前5月,该部分收入为1.14亿元,同比增长138.28%。

虽然增势迅猛,但目前占同期花椒产生收入的7.6%,和直播业务仍有较大差距。

不仅如此,新产品也有擦边嫌疑。在应用商店中,有用户对奶糖APP评论称,“各种充满诱惑的网图和暗示的语言,挑逗男人的欲望,引导充钱打赏”。

此外,在短视频的冲击下,花房集团无论用户活跃度还是主播增量都已开始显示颓势。

数据显示,公司2022年月活用户已经开始出现下滑。2019~2021年以及2022年前五个月,花房集团的平均月活跃用户分别为4550万名、5010万名、5940万名以及5860万名。其中花椒直播和六间房的付费用户留存率分别为72.2%和67.8%。

此外,平台的主播增量也从2019年的90万减少至2021年的44万及2022年前五个月的16万。根据公司财报,2019年至2022年前五个月,花房集团主播人数分别为958.9万、1041.9万、1086.3万以及1103万。


元宇宙和出海哪个才是未来?


多面承压下,花房集团的未来在哪?

花房集团在上市当天给出了答案——娱乐元宇宙。

上市当天,花房集团CEO于丹、CIO陶沙、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焦阳等,共同在N世界完成了国内首个元宇宙上市敲钟仪式。

此外,花房集团重磅发布了公司未来的战略方向——娱乐元宇宙,即“FUNVERSE”,官方称致力于为用户打造出互动社交与空间体验深度融合的感官享受。

于丹表示,花房娱乐元宇宙并不局限于单一的场景。基于花房生态中不同的应用,花房集团将打造直播元宇宙、社交元宇宙等多元化娱乐场景。所有场景相互打通,用户可以用自己的数字身份在不同的元宇宙场景中自由穿梭,在数字世界中,享受独特、自由的第二人生。

实际上,这一想法早有苗头。

今年以来花椒直播在元宇宙上动作频频。2月,花椒直播为主播打造出了“舞台版”虚拟直播间;3月,花房集团推出战略品牌项目花房lab,旨在重点孵化包括元宇宙、虚拟形象、虚拟空间创作、VR/AR应用、新交友方式等新赛道的创新项目;6月,花椒首个虚拟主播“上古玄儿”正式推出,借助StepVR人物动作捕捉技术,让ue实时显示虚拟人物动作,实现虚拟人物+虚拟场景直播。

不可否认元宇宙市场火热且潜力巨大。麦肯锡预测,到2030年,全球元宇宙产业的市场规模或将高达5万亿美元。

不止花房集团,秀场直播赛道内的其他玩家,同样开始布局元宇宙赛道。

在今年YY直播生态大会,公司宣布开启“元聚共生”计划,以构建“主播+网红+元宇宙”全新生态。另外,YY直播宣布将携手百度希壤进军元宇宙赛道,打造一个场景多元、形象多变、沉浸式互动体验的YY直播元宇宙。

今年8月,映客互娱集团正式更名为映宇宙,业务全面向元宇宙进军。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元宇宙更像是一个“概念大于实际”的噱头,想要真的从中获取未来互联网的船票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甚至专心搞元宇宙的扎克伯格也承认“元宇宙真正对公司业绩产生贡献,至少还要再等十年。”

即便是拥有更多资金和实力的大厂都是如此,对于花房集团这样的秀场直播平台来说,想要在元宇宙上有所突破,除了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和金钱,还要面对不确定的回报周期。

在这样的背景下,花房集团的“元宇宙梦”又能撑多久呢?

另外,在国内直播平台竞争加剧下,不少直播平台出海谋出路,花房集团也不例外。

花房在海外市场主要通过收购获得市场份额,比如2020年花房集团收购美国视频社交产品HOLLA。

但目前并没有看到太多回报。截至2022年5月31日,海外社交产品月活为460多万,收入为6640万元,只占总收入的3.2%。

元宇宙和出海谁能给花房集团一个美好的未来?或许时间会给我们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