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房集团上市后提出娱乐元宇宙战略,垂类直播能否打响“Z世代”争夺战?

作者:证券日报记者 李豪悦

图片来源:由无界版图AI工具生成

花房集团上市两日,股价稳定增长。12月13日港股收盘,花房集团当日涨幅35.87%,报4.28港元/股。

相比YY、陌陌、映客、虎牙、斗鱼等竞争对手的先一步上市,花房集团在上市节点上赶了个晚集。即便如此,其公开发售仍获32.44倍超额认购,股价的涨幅也足见市场对其认可。

需要注意的是,娱乐直播平台的股价目前普遍低迷。12月13日,映宇宙(映客)收盘价为1.15港元/股,天鸽互动收于0.56港元/股。

花房集团CEO于丹对此有清醒认知,她认为花房集团的股价被低估了。她在内部信中介绍,上市是公司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但上市即暴富的年代已一去不复返,在资本的寒冬下,花房集团主动选择了“抓住窗口期、牺牲市值”的策略登陆资本市场。

寒冬之下,花房集团如何破局?娱乐直播的下一步又会是什么?


营业收入稳增,投入资源探索更多可能性


花房集团目前旗下拥有花椒、六间房、奶糖(音频直播平台)、HOLLA(海外社交网络产品系列)等平台,为全球用户提供娱乐直播及社交网络服务。

花房集团32.44倍超额认购,源于稳定业绩的支撑。招股书介绍,2019年至2021年,花房集团的营收由28.31亿元增至46.00亿元,三年累计营收超百亿元。2022年前五个月实现营收20.87亿元,同比增长15.8%。

公司盈利能力也显著提升。招股书披露,花房集团净利润由2019年的1.9亿元增至2021年的3.3亿元,2022年前5个月,净利润为1.8亿元。花房集团的毛利率稳定,维持在24%至28%之间。

近些年花房集团的业务已经从直播扩展到社交、游戏等多个领域,但从收入上看,直播仍是其最稳定的收入来源。据招股书显示,音视频直播收入在总营收占比分别为99.6%、99.6%、97.3%、96.8%。其中,花椒(奶糖除外)同期收益分别为21.66亿元、28.09亿元、32.52亿元、13.79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分别为76.5%、76.3%、70.7%及66.1%。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按2021年所有渠道的月活跃用户及月付费用户以及移动端及PC端的月使用时间计,花房集团在中国在线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前二。

无论是行业影响力还是当下的业务表现,花房集团都保持着强劲的竞争力。那么继续“锚定”娱乐直播行业,是否能带来一劳永逸的商业前景?

同样都是赴港上市,以“直播第一股”映客为例。公司2018年上市后,股价整体呈震荡下滑趋势。同花顺数据显示,2018年映客股价最高值为5.9港元/股,市值高点达到107亿港元。现如今1.15港元/股的价格,市值已缩水至22.29亿港元。

但是,2021年1月初开始,映客股价曾出现拉升,从每股不及1港元重新攀升到3港元区间。

也是从2021年开始,映客业务出现大规模调整,社交产品收入猛增。根据财报数据,映客2015年至2018年,直播业务所得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4.6%、99.8%、99.4%、96.59。2021年财报显示,映客2021年的社交产品营收达57.44亿元,占总营收62.6%,直播产品与相亲产品营收分别达到25.63亿元及6.14亿元,占总营收比分别为27.9%和6.7%。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直播业务做到一定层面就面临“转型”,主要有三方面:第一,直播业务的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打赏,而打赏多少和主播的吸引力有关。想要稳住用户,先得稳住主播,主播的流动性会带来风险。第二,直播行业在类型上越来越卷,短视频平台的挤压,以及其他社交娱乐方式,都在分散用户注意力。第三,监管层对直播平台和主播的要求越来越严格,例如防沉迷机制要求禁止未成年充值打赏等。

于丹在上市致辞中提到,花房集团源于直播,却不止于直播。在娱乐直播基本盘愈加稳固的基础上,投入资源去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据了解,2019年花房集团推出了语音社交产品奶糖。2021年,语音收入11.1亿元,2022年前五个月语音收入同比增幅达50%。除此之外,上市仪式上,花房集团又放眼未来提出娱乐元宇宙的战略。


拥抱元宇宙社交,抢夺Z世代用户


12月12日,花房集团董事长周鸿祎公开表示:“随着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发展,真实与虚拟之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用户需要一个更加沉浸、更加智能的数字娱乐新空间。这就是未来的在线社交娱乐生态,同时也是花房集团未来的战略方向。”

值得一提的是,Z世代对元宇宙兴趣浓厚。智联招聘统计的2022年1月份至7月份的数据显示,有89.8%的95后和81.0%的00后愿意从事元宇宙行业。

“‘娱乐元宇宙’是留住Z世代用户的方式。‘社交+元宇宙’是元宇宙发展的方向之一,像soul等多个社交平台也早就开始在元宇宙赛道上占位。而花房集团本身在Z世代用户占比上也具有一定的优势。”张毅说道。

招股书介绍,花椒的平均月活跃用户及付费用户中分别约61.3%及59.3%为Z世代用户且普遍聚焦在一、二线城市,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

需要注意的是,直播平台早已开启对元宇宙的探索。

例如,今年5月份,映客App上线元宇宙K歌产品“全景K歌”,而在6月15日,映客集团学习扎克伯格,宣布更名映宇宙;今年下半年,虎牙在其小程序平台推出了“虚拟直播间”工具,在“穿越火线职业联赛总决赛”期间,还推出了虚拟赛事直播间;挚文集团(陌陌)则在今年投资了国内一家AR智能眼镜厂商INMO影目科技。

国内元宇宙的发展条件也越来越充分。咨询公司德勤今年发布的亚洲地区元宇宙产业调研报告介绍,中国的消费者已经拥抱了数字消费购物体验,虚拟主播正成为中国直播带货市场的关键特征。中国活跃的企业家精神、政府的强力支持,以及一线城市资金充足的金融生态系统,将给元宇宙经济提供众多机会。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前有巨头探路,后有政策帮扶,元宇宙又是面向未来多元信息技术的集成,自然有无限发展潜力,也有很多的消费和应用场景。如果能够依托粉丝基础,游戏、社交、直播,都将是不错的发展领域。但问题在于,企业是“真枪实弹”的技术金钱投入,还是仅仅做概念的炒作?

张毅也同样有此顾虑,他坦言,“meta等国际巨头在元宇宙领域的投入之大,暂时还没有给市场呈现满意的盈利模式。国内像百度、网易、华为等大厂的元宇宙产品也都处于初级阶段。社交平台想要推出成熟的元宇宙产品,并达到盈利水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编辑 上官梦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