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人2022:隐入尘埃与大红大紫

来源:慢放
作者:习习

“她应该是一位30多岁、很干练的财务部主管,她相貌的生成是由内而外的。她其实更多存在于邮箱中或企业内部的OA系统中。与众不同的是,这一次与我们互动的人变成了AI Beings(虚拟人类)。”

小冰公司CEO李笛在今年1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描述AI虚拟人崔筱盼,彼时“她”已经正式成为万科首位数字化员工。

同期,字节跳动投资虚拟人李未可,成为了2022年开年第一笔虚拟人赛道上的投资。而当时IP李未可所隶属的杭州李未可有限公司,成立时间才不过半年。

相比于元宇宙概念的普及,虚拟人目前的发展显然更加如火如荼,甚至业内不乏机构预测,未来将会有许多职业可能被虚拟人替代。据公开数据,中国虚拟数字人市场规模预计在2030年达到2700亿元,其中身份型虚拟人市场规模占比有望达到2/3。

事实上,2022年虚拟人的应用确已更加广泛,“TA们”在虚拟偶像、虚拟主播、企业IP、虚拟员工等多方向均有应用。新业态不断衍生,不仅在于虚拟人结合前沿人工智能技术、形象可塑性强,也与众多玩家入场密不可分。


众多玩家加入“造人”


2022年,“造人”市场更为明显地分化开三类主流的玩家——互联网大厂、短视频平台,虚拟人运营公司。他们重点围绕生态搭建、商业化平台打造、IP设计三个方向发力。

大厂倾向于围绕元宇宙全盘布局生态,捎带打造或投资虚拟人。如字节跳动除了手握虚拟女团A-SOUL和虚拟人李未可外,还收购了VR企业Pico、游戏公司沐瞳,且上线了社交产品Pixsoul、派对岛,凑齐了虚拟人、硬件、游戏、社交的“元宇宙套装”。

同时大厂的虚拟人也在为业务场景“打工”。今年北京冬奥会上声名大噪的阿里巴巴虚拟人冬冬,就是以冬奥宣推官的身份做“带货主播”,协助天猫奥林匹克中国旗舰店推广奥运特许商品;而百度推出的虚拟人林开开、叶悠悠,更是作为“暖心”弟弟、姐姐的形象,在百度输入法中陪网友聊天、“谈恋爱”等。

今年短视频平台也开始涌现出了更多的虚拟人。在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的《2022虚拟数字人商业化发展报告》中就提到,目前国内已经形成了抖音、快手、微博、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四大虚拟人商业化平台。在短视频平台上,虚拟人已经形成了直播打赏、电商带货、短视频广告、品牌代言、线下活动联动等变现方式。

但随着虚拟人赛道越来越火热,虚拟主播的竞争也在不断加剧。据公开数据,截止去年8月B站就已有3.6万多名虚拟主播,但一半以上的虚拟主播月收入为零,2/3虚拟主播粉丝数在一万以下。

虚拟人运营的企业也同样不容易。幸运的公司靠打造“偶像IP”来寻求投资和商业变现,如燃麦科技虚拟人AYAY,入职阿里巴巴不到6个月就获得了20个品牌的合作;乐华旗下的虚拟女团A-SOUL,因其迅速走红卖座,获得字节跳动大笔投资;而去年就开始爆火的柳夜熙,截至目前为止已合作了超过200个品牌。

但不幸运的公司,或许就只能“隐入尘埃”。不是每一位虚拟人都会红,就如同不是每位主播都能成为“带货一哥”。


虚拟人们正在不断“长大”


大量虚拟人的“出生”,既让商业竞争加剧,也对市场和生态进行着“催熟”。

2022年,虚拟人不仅没有退潮,市场规模还在不断增长。据速途元宇宙研究院测算,2022年虚拟人市场规模同比增长64.5%,增速达到近三年峰值。

快速规模增长的虚拟人赛道,在资本和市场认知上也均体现较为正面的趋势。截至2022年9月,虚拟人相关融资就有22起,其中不仅有红杉中国、软银集团、IDG资本、真格基金等等顶尖资本方,更有字节跳动、阿里影业、网易资本、小米等企业方参与该领域投资。

同时,人们对虚拟人关注度也在不断提升。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网民对虚拟人的关注度从2021年的63.6%上升至2022年87.8%。其分析师认为,社交媒体多元化发展推动了虚拟人的宣传,使“他们”在网民中的渗透率提升;虚拟偶像的涌现,也使产业商业价值不断释放,吸引用户消费。

与此同时,虚拟人在品牌营销和社会服务的应用也日益多元。概括来说,虚拟人可以分为身份型和服务型。前者倾向于在文娱领域应用,如虚拟偶像、虚拟主播等;后者则在特定的场景提供服务,替代诸多社会角色,如员工、主持人、客服等。

身份型虚拟人被越来越多的企业邀请,帮助品牌进行营销。如Keep开年便推出了“A-SOUL专属运动星球”,邀请五位女团成员入驻成为会员活力星推官;花点时间签约虚拟偶像“阿喜”为品牌“2022年度虚拟代言人”等;柳叶熙、翎Ling、希加加等热门的虚拟偶像,也都解锁了众多品牌的代言。

值得一提的是,魔珐科技和次世文化共同打造的虚拟人翎Ling,在今年冬奥会时合作京剧裘派嫡系第四代传人裘继戎,演绎了一部冰雪大片《京韵冬奥》;此外,今年还诞生了以敦煌飞天女神为蓝本的虚拟人天妤,以及首位文博界宣推官文夭夭等立足中国风的虚拟人。而“她们”与美国、英国、日本等知名的虚拟人歌手、虚拟人模特对比,也更体现出了中国的虚拟人创造在文化传播方面具备的价值。


虚拟人的“成熟”还需要时间


目前,约2.6亿人的“Z世代”群体,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的中坚力量,他们具备对新事物的消费习惯,也同样有个性化的审美需求,他们所在的时代,加速着虚拟人的研发与应用。

在此市场前景下,许多从业者都对虚拟人信心满满。STEPVR创始人、CEO郭成博士就认为,“虚拟人是一个满足精神需求的创造力型产业,也是给大众用的生产力工具,有了这个工具的赋能,每个人都能在元宇宙里闪亮草根的光辉,并成为某一领域的网红。这一领域也存在着巨大的增长红利,距离人的思想越近,用户付费意愿就越强。”

但不可否认的是,从公众的视角来看,虚拟偶像的发展也许更像是资本换了一个风险更低、可操作程度更高的圈钱工具;同时虚拟人未来如何实现真正的成熟,如何真正完全融入社会仍存在不少挑战。

首当其中的挑战就是成本问题。柳叶熙一个片子制作费高达百万,虚拟偶像单曲的制作成本高达200万元,全息虚拟演唱会的成本达到2000万……种种数据均体现出了虚拟人制作成本高企。尽管虚拟偶像大多有资本巨头“撑腰”,但如此烧钱的模式,也会造成很多公司入局门槛高、商业闭环难的问题。

同时,虚拟人的营收构成也较为单一。其主要的营收还是集中在品牌合作与直播打赏,但目前只有头部的虚拟主播能够接到代言或广告,众多虚拟主播TOB的商业推广依然很少。而随着虚拟人的大量孵化,虚拟偶像的稀有性将会被稀释,且由于虚拟偶像的覆盖场景有限,在品牌代言、舞蹈、音乐等热门领域的竞争还将不断加大。

另一个更值得市场关注的问题应该是虚拟人IP的内容塑造能力。如近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元宇宙文化实验室发布的《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3.0版》就指出,市场应生产有价值的虚拟数字人,应当打造拟人化、故事化的虚拟人IP,让虚拟人富有“生命性”的故事内核,衍生出虚拟人在用户心中的“主角光环”,赋予虚拟人特殊的人格魅力。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元宇宙文化实验室主任沈阳还进一步建议道,“虚拟数字人的形貌、表情,到所说的内容、所处的虚实相生的环境,以及与环境交互产生的一系列情节,都要围绕其文化人设来展开,要有稳定的价值观”,而这一点显然是目前的市场环境下较难做到的。

「慢放」认为,虚拟人行业被“诟病”的依赖中之人、技术能力不达标的一些现象,都可以随着技术的突破与行业标准化等得以改善。但要想让虚拟人真正融入人类社会,还要具备更完善的商业价值、内容价值、文化价值等,才能让资本和受众更愿意买单。


结语


2022年,越来越多的AI Beings步入社会,“TA们”带来了漂亮的形象、新奇的体验、低成本的服务,但由于这些虚拟人缺乏个人特色,还没能完全撼动大众的心。相应的,微软、英伟达、百度等众多科技公司,开始投入到了虚拟人生成平台的研发中,致力让人们通过一款软件实现自己的虚拟人定制。

相信不远的未来,人人拥有虚拟人的憧憬将会实现,虚拟人融入人类社会、成为另一种新型劳动力也将指日可待。正如一位行业CEO所说“让人回归人的价值”,才是虚拟人存在的目的。

参考资料:

①央广网丨AI、机器人、虚拟人的未来 加速进入职场,迎来发展新10年

②前瞻产业研究院丨2022年中国虚拟人行业市场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

③腾讯新闻-链新丨互联网大厂竞逐千亿虚拟人市场:打造虚拟人IP,投新锐企业

④澎湃新闻-中国小康网丨B站直播2小时收入超百万 虚拟主播呈爆发势态?

⑤36氪-雷报丨2022年以来,虚拟人领域22起投融资事件,热度不减,有公司融资上亿元

⑥艾媒咨询丨2022-2023年中国虚拟人行业深度研究及投资价值分析报告

⑦中证网丨2022虚拟数字人商业化发展报告出炉 动作捕捉市场空间大

⑧环球网丨虚拟人载中华文化,在元宇宙出海